3167.我的童年

2013.8.6

我的童年是在深宅大院里度过的。

首先是保育院的深宅大院,进去了就很难出来,只有周六父母都在家时我们才能回家。否则,就一直在那里关着,别的小朋友都走了,阿姨就把我们哥几个集中到一起照顾。父母身体不好,又工作很忙,难得与我们团聚。而一旦回到家里,我们就不愿意再回到保育院,周一的一大早就东躲西藏,公务员叔叔要花费很大的气力才能把我们一个个找到,塞进校车,押送到保育院。

保育院培养了我最初的组织纪律性:按时作息,集体用餐,集体活动。夜晚值班阿姨困得东倒西歪的样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午间装睡和往暖气后面扔肥肉让我终身难忘。一次不小心从楼梯上滚落,正好撞到楼梯角的陶瓷痰桶上,头上留下了一点五公分大小的伤疤不长头发,我也经历了第一次脑震荡。

其次是我们家的深宅大院:除了上学、为父母取工资、交党费、买东西,很少离开。我在院子里养了二十只鸡,开垦了不少园田地,种了玉米、豆角、向日葵、茄子、西红柿、蓖麻,还养过一只小花猫。

我八岁开始养鸡、侍弄园田地,十岁开始承担洗衣、做饭等全部家务劳动。在小学我是班里的生活委员,这是我最初的社会活动。直到文化大革命将全国卷入政治的漩涡,我的目光才转向社会。1968年3月2日我穿上了绿军装,17周岁的生日还没有到就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

把我送入部队的是《红旗飘飘》、《欧阳海之歌》、《雷锋日记》和《南京路上好八连》。

父母虽然对我们要求严格,不给一分零花钱,买书订报从不吝啬,所以从小看过不少好书,影响了我的一生。

将我送入监狱的是《红岩》和《在烈火中永生》,那是后话。

我从父母身上继承了节俭、坦诚、刚正不阿和坚强,也继承了他们的才华和善良。当然,后面还有社会大环境与自己的努力。

父母身居高位一生没有接受过请客送礼,除了为母亲出殡没有让我们坐过小汽车。

上了中学我才用上钢笔,当兵三年父亲才给我买表的钱,而我的第一块手表是当了工人以后才买的。

我的童年给了我最初的生活能力、人生哲理,却影响、决定了我的一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