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战场亲历记之七----归国,战争仍在继续

铁血士兵不死 收藏 14 21976
导读:[B][size=10] 3月4日黄昏,我们全团车队近二百辆车与炮通过水口关进入国内,我们都象做梦一样,经历了一场战争,从水口关出国,经复和、东溪、高平、广渊又回复和,转了一大圈,又从水口关回国了。我们这些红旗下生红旗下长大的年轻战士,只在电影中见过战争,谁也没有想到会参加战争,虽然训练中,也说练为战,但抗美援朝后,基本无大的战争,谁能想到近半个中国机动部队都投入这场战争,涉及了十个野战军,出国时,可以说生死难测,现在我们回来了,可以说都很兴奋。 出了水口关不远,在一左转弯的公路右边有一低洼

3月4日黄昏,我们全团车队近二百辆车与炮通过水口关进入国内,我们都象做梦一样,经历了一场战争,从水口关出国,经复和、东溪、高平、广渊又回复和,转了一大圈,又从水口关回国了。我们这些红旗下生红旗下长大的年轻战士,只在电影中见过战争,谁也没有想到会参加战争,虽然训练中,也说练为战,但抗美援朝后,基本无大的战争,谁能想到近半个中国机动部队都投入这场战争,涉及了十个野战军,出国时,可以说生死难测,现在我们回来了,可以说都很兴奋。

出了水口关不远,在一左转弯的公路右边有一低洼平地,在平地有几座帐蓬,边上挂着红十字旗,此地应是一野战医院。我们车队过时,喇叭一响,我见从一座帐蓬里跑出几名女兵,领头的象个军医看起来岁数比我大几岁,看到我们,脸上显出惊奇的样子。大概听到喇叭响,认为来伤员了,就跑出来,但来的是一长溜车炮,她们一定奇怪,前方正打着仗,怎么回来了这么多炮,如果这几个人能看到我的这篇文章,也许能回忆此亊,我们车未停拐过弯又前行了。当时还未宣布撤军,我们是最早回国的,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的,我们也就未享受到后来回国部队享受的,群众搭彩门欢迎的场面。不一会天就黑了下来,我们继续乘夜行军,目的地原定为龙州县的一华侨农场,当时我们不知道,只有营长上团里开会他知道。我与团电台一直保持联系,可回到国内后,由于路况好,加之天黑车少,车速明显加快,车距拉开了有时团里信号听不到了,只能听到一营与团联系声音,因为全团有近二百辆车炮,一跑开至少十几公里长,我们只好一个一个的传命令。

这里我介绍一下当时我们地炮部队使用的两瓦电台。这电台都是用作报话机,是超短频,他是一种直射波,因而通信距离短,加之功率小,使用一点五米鞭状天线,在平原丘陵地最远六公里,一般五公里内无问题,加四节共一点二米杆状天线,最远十二公里,十公里内有效,使用定向天线,能达到二十五公里,但定向天线我们没用过,只是知道如何用,因为部队一般没这么远,就无必要用。在行军中无论徒步或乘车,一般只用鞭状天线,因为他是一节节串在一根钢丝上,象鞭子一样是软的,无论怎样动,它都不会断,一般行军中最多加二根杆状天线,太长了车动起来,底下杆状天线易折或断,所以全团一起行军有时会联系不上,但前头车一停止前进,一会都能联系上了。在行车和传炮兵口令中一般用明语,因时效性强,过了这一会就无用了,而在驻地和阵地不动时一般用密语。

而无线兵考核最难是密语,密语考核分机上密语通话和四个二十五两种。机上密语通话要求双方互用数码发电文,四个阿拉伯数为一组电码,一组电码代表一个字或单词,要求两人互发电文并译好,每小时六百字及格、七百字良好、八百字优秀,错一个一般字降一等,关键字一个错不及格,不论发译多少字都不及格;四个二十五是口译一百个字词,二十五个汉字、二十五个单词译数字,二十五个数字译单字、二十五个数字译单词,要求四分钟完成优秀、五分钟良好、六分钟及格。这二项在78年考核中,全团一百三十人无线兵优秀的不到十人,及格的也仅占一半,当然我们四个团无线兵尖子这不在话下,均是全优。四个二十五我们均在二分钟之内,在全团训练尖子表演比赛中,我和团指挥连后任十四班长的,均冲进了一分钟之内,我五十四秒无差错,他四十八秒错一个,一营和三营的尖子也均在一分二十秒之内;电台上密语通话,我和团指挥连的互通,一小时达到一千四百四十字,二项均创全团无线兵训练记录。这都得力于七八年的大练兵,我团于七七年十二月便组织了尖子教导队,后来淘汰了一批,剩下的各兵种就很少了,无线兵仅剩我们四人,而我们二营部侦察、计算、有线、无线、驾驶在尖子队的也仅剩我一人,尖子们技术应是相当高,当时说要与六二年的大比武相比,但不知为何未在师以上比赛。

我们无线尖子四人由于一年多来,虽不是一个营,但合起来有半年时间在一起集训,互相间非常了解,训练和作战中非常默契,没有中断过通讯联络,为全团作战做出了贡献,战后我四人均荣立三等功,战前我们四人均体检,准备提干,但据说在团党委会上,王政委说了一句;不是党员怎能提干。为此我便被取消提干(入党在当时有点论资排辈,我们营部当时七六年兵才行,七七年兵还无一人入党),而其他们三人分别在战前或战后均提了干,我因是七七年兵,更由于战争己结束,又恢复论资排辈,我仍当副班长,到七九年底营里让我们班长下连里当无线班长,由我任营部无线班长,准备以后重用,但后来邓小平一句,未经院校学习的,一律冻结不准提干,我也只好复员回家,重打锣鼓另开张,一切重头再来,当然这都是后话。

战场中通讯联络非常重要,纵观对越自卫还击战中,失利的战亊大部都是因二瓦电台人员牺牲,而失去与上级联络,造成惊慌失措,从而指挥不当造成的。战后有人说越方施放无线干扰,可我认为那不是,因为我们打的是进攻战,二瓦电台功率小,通讯距离短,加上进攻快,敌方一般干扰不成。大部分干扰应该是我方自已造成的。如我们地炮电台频率的二头,一头与高炮部队重合,一头与坦克部队重合,加之部队均在不远处,互相干扰就难免。当然有时与越军频率一样时,也算是一种干扰,我们就碰到一次,有人在我们通话时也跟着传,我们口音互相熟悉,听着不对,我们意识到可能是越军后,连换二次频率就没亊了。到晚上十二时,我们从大公路上拐入了一个大院,据说这是一个华侨农场,但此时空无一人,不像要驻部队的样子,不一会营长从北京吉普下来,问我有团里指示没有,我说没有。此时我再联系团电台,根本就联系不上,早己超出距离。营长二话未说上车调头就又出大院,我们车队也跟着走了,我估计开会肯定有第二方案,否则不会未等我联系上团部就走。

这晚,华侨农场人们可能也受惊一场,此地好象是宁明县,农场进去右侧长着许多树和香蕉林,但我们未下车,加之天黑看不清,只看到车灯照的那一小块。车拐向大路后继续前行,我们由于在大卡车上又有蓬布,加上夜间,一路风景如何均不知,在三月五早上快五点时车停了下来,我们下车活动了一会,公路上我营车队在左侧,我车左侧有一大片红土空地,不知为何一片草也未长。刚下车一小会,三营车队也到,这时只见我在三营的中学同学走来,二人寒喧起来,他是弟兄俩一起入伍,他在三营八连,由于手提琴拉的好,平时都在师业余宣传队,战时宣传队人员都又回本岗位,他是炮手,他弟弟在四营130火箭炮营指挥连,由于他父亲是县武装部政委,俩兄弟就一起当兵。我们当时一个县来的20个兵全在一个团,每营5人,而仅有他弟兄俩和我是部队子弟(我父亲在海航某飞机场工作),又在一起上中学,因此走得较勤,叙说了一会,远处轰隆隆的开过一队坦克,声音大的什么也听不到,我们便分开了。坦克到我处时,也停了下来,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坦克高速行驶,想不到这家伙如汽车般速度,过去一问,原来是我们54军坦克团的。我军领导在战场上见到大量被毁的坦克,根据地形及战况,便未让他们出境,只在边境待命,这次同我们一起撤离边境地带。我军坦克团的坦克,与我们战场上看的不一样,问了一下坦克兵才知道,战场上的是国产的五九式中型坦克,而这种是老式苏制重型坦克,看炮塔象铸的大铁疙瘩。在此待了一个小时左右,我营按令穿过这块空地,朝左侧一小路进了一个小村宿营,我班分到一农户闲屋,此时背包也不知何时跟着车拉来了,我们找到各自背包打地铺便睡了起来,(地铺是我们外出训练经常睡的)这也是我自二月十五日在火车上以来第一次脱衣服睡觉。

一觉起来,又恢复了精神,经询问得知,我们的房东是一位七七年底复员老兵,还有七天即结婚,我们住的是他婚房边上的一间,这位老兵如晚一年退伍,现在也许就在战场。这也使我想起我那七七年退伍的老班长,他是七三年老兵,军亊技术很好,湖北人,如不退伍,肯定同七三年兵的侦察班长一样提干,我常想战争如早一年打或晚一年打会怎么样,我想很多人会大不一样,反正如晚一年打,我肯定不一样,这就是命,也成了历史,不可改变。起来后,我想洗衣服顺便洗澡,经打听才找到水井,这是一个在四周都是开阔水田中的水井,走田梗小路,井边只有田梗,无大的平坦地,我只好洗把脸,衣服也未洗,洗澡就更别提了,吃了晚饭接着又睡,其实我现在已记不得那几天吃得什么、如何吃、在何地吃得了。三月六日上午营召开党委会,下午付教导员即找我谈话,告之营党委已批准我为中共预备党员,入党时间为今天,即七九年三月六日,是火线入党,填表及各项手续待住地稳定后再办。我原以为二月二十日晚,我就算火线入党了,结果后来开过党委会才算,当然这在我也是很大荣誉,全营部仅我一人为双火线(火线入党火线立功),想起战前乘火车赴前线,因我一只胶鞋掉下火车,便全营通报,还差点给处分,虽然在七八年终我因军亊训练成绩突出,在我的老排长、计算班长、侦察班长、司机班长四人力挺和营长支持下,立了三等功,但毕竟未受战场考验,此次双火线荣誉使我自豪,腰杆也更挺了,营部的人们从此更对我是尊重有加。

我记得好象三月八日离开此地,(也忘了这是宁明县的何地)来到了广西扶绥县的一个小镇,我记得好象叫山圩公社,我营及团部住镇上,我们排在一栋二层楼楼上住,全营二十多台车车放下人、炮,在一名付营长和付教导员的带领下,又赴前线,接我师的步兵战友去了。这是一个丘陵地带,房屋依山势所建,一条公路在镇左边穿过,在我们房屋下边,一条小河涴涎穿过公路而下,小河边长满芦苇,我们在傍黑,到小河里才洗去了二十多天的战尘,脱下了棉布军服,衣服也洗干净,又穿上战前的确凉军服。由于己宣布撤军,也允许人们寄信了,我给家中寄了平安信,并讲明战前寄信不能公开原因,并说参战的情况。而此时我师的步兵战友仍在前线作战,我们师炮团回国后,步兵又受命前往攻打重庆县,打重庆原本是对未参战的二十军五十八师的轮战,但又怕该师无经验,但由我162师协同作战。五十八师是在我师参战后,才紧急从河南调来,顶替我师充当预备队的,二十军也只该师到南方,另两师在原地未动。所以暂由54军代管。我师原拟仍用485团主攻,但据说该团长反映伤亡过重已无法主攻,李师长便令486团主攻,484团助攻,485团为预备队。当时,我们听到此亊很奇怪,一个团长敢对师长说不。 战后总结人们才真正理解并佩服该团长,我师战后总结,全师毙敌2017人,俘敌68人。全师牺牲二百多人(含失踪),伤二千余人。而485团牺牲五十多人,伤一千多人,虽然该团牺牲人数在三个步兵团最少,另二个团484团牺牲八十多人,486团牺牲七十多人,但伤的人数占全师一半,加之伤者大多是步兵,一个团九个步兵连,伤这么多,可说再战作主攻就困难很大了,战后该团长直接提162师师长。攻打重庆县最难的是在一个山上的山洞,据说山洞在山腰,我军很难攻入,后来步兵将缴获的几桶汽油倒入山洞,将其点燃,里面的越军全部烧死,为攻打重庆县奠定了胜利基础,但重庆之战,据说我师又牺牲了二十多人。我营二十多辆汽车重返前线又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

当我营车辆空车到前线,我营第一辆车驾驶员是我营部司机班长,他是河南信阳人71年1月入伍,押车干部是我营指挥付营长,在一山坡地,忽然一发火箭弹从左侧射来,从第一辆车底穿过,司机班长下意识松了下油门,付营长大喊一声快走,他忙加大油门向前开去,后面的二十多辆车也一溜烟加大油门冲了过去,越军一看未打中汽车,就用机枪扫射,但为时已晚,仅将最后一辆收容车,也是一辆牵引车左侧三个轮子打坏,这也是我营部的车,司机是河南南阳人69年老兵,押车干部是汽车排长,他们也未停车,一直跟着车队硬开,后到安全地带查看,第一辆车,火箭弹从油箱后面擦过,如车稍慢一点,便会击中起火,最后一辆再被打坏不能动,整个车队便有毁灭之灾,战后司机班长为此立三等功,他们到前方后,拉着步兵于三月十六日返回国内。在他们返回中,看到工兵在沿途每个电线杆上绑上半斤TNT炸药,一炸电线杆便成二截,公路上埋地雷,桥梁也炸毁,因此我师撤军非常安全,未遇敌情,这些都是司机班长回来后,对我们说的。此时我三营反坦克导弹连也归建,他们一直受广西前指指挥在谅山作战,二次出国设伏,但均未见敌坦克,却受到敌炮击,毁二枚红箭73导弹,伤一人。这也是参战的全国唯一反坦克导弹连。至此我师全部作战任务完成,转入战评阶段。[/size][/B]


本文内容于 2013/8/6 9:06:05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我家就是在G322国道旁的!听我爸说当年我军就是走这条国道打的越南!我爸当年还是民兵,常跟我说起当年我军经过我们这的事!我爸说当年下大雨我家吹走了不少瓦,下雨屋里都没干燥的地方后来来了几个我军战士帮我家把房子修好了!后面还送了一床棉被!我爸现在都还常唠叨这事!

4楼kkbukn

四个二十五是口译一百个字词,二十五个汉字、二十五个单词译数字,二十五个数字译单字、二十五个数字译单词,要求四分钟完成优秀、五分钟良好、六分钟及格。

我是新兵。我们密语考核是1分40秒骨优秀。我一般用时是40至50秒。我们班长是全师第一,有时只需30几秒就完成了。

3楼老汪

亲历腥风血雨的南疆战事过程、是人生中的最大宝贵财富史册辉煌不能忘却!这样帖子应该顶上!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