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援助成西路军失败的重大诱因

zghnlb 收藏 0 1505
导读:苏联当时对中国红军的援助是由其远东利益所决定的,这一点,毛泽东是洞察并有心里准备的。日本在中国的迅速扩张,使苏联强烈感觉其远东地区就直接处于日军威慑之下,遏制日本扩张,是当时苏联远东外交政策的首要目标;当时的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国内的两大政治力量,而国民党当时在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居于支配地位,在国际上又代表着中国,苏联为了实现其远东外交政策目标就必然要选择以国民党为主要合作对象,希望通过与国民党改善关系来实现其共同遏制日本在远东侵略扩张的目的。其实,也正因为是苏联、共产国际对蒋介石的

苏联援助成西路军失败的重大诱因

——摘自流波《红军西路军研究之研究》

——暨西路军研究正本清源最新成果

——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暨西路军76周年祭

流波给《碧血黄沙 白骨青山》一文按语做为引读:郭建波同志关于“关于红西路军问题的历史考察”一文十分详尽剖析了这一历史问题,鲜明的回答了改革开放以来一些站偏了立场、带上了有色眼镜反扑历史上已经做出了相对正确结论的关于红西路军问题上的歪理邪说、是目前这方面较详细、全面的文字说明。红西路军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红军大规模长征结束后张国焘西退路线与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坚持以(黄)河东建立起全民抗日为起点承担起民族解放义务的大格局思维分歧产生的悲剧;也就是说,三大红军主力到达西北后,红军是坚持河东抗日前线还是完全向西北退却面临中国共产党、红军和中华民族命运的选择;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坚持河东开辟中华民族新命运,而红西路军(由红四方面军组成)主要领导表面上向中央毛主席请示,实际上却始终执行国焘西退路线,加上思想上依赖远方产生惰性(苏联援助,实际竹篮打水),军事上不执行毛主席“不打阵地战、消耗战和击溃战”、打歼灭战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甘、青二马)、建立根据地的一系列指示,在逐步损耗、失败的过程中始终不愿反醒,三次丧失折返河东的机会,最后导致全军覆灭的悲惨结局。

没有立足于自身战胜困难的决心和勇气,自始至终把战胜敌人放在外部援助上。从渡河开始就一直极端简单的认为一路向西去,就能得到远方的武器装备,从而再转过头来打马敌,这个前面已经进行了分析,完全是一厢情愿和脱离实际的危险想法,而且是在不准入新疆的情况下 不灭敌有生力量和建根据地,则越往西越快越离危险而近;退步说,就是苏联立即准备,也要时间,而西路军却恰恰连近三个月都坚持不下来,假设丢弃了“西去获得援助”这个占据满脑的思维,而是过河去生存或发展,则接近红军主力三分之一强的两万多红军在河西走廊怎么也会打下立足之地来,再败也不至于如此快就坚持不下惨败如斯的。另一方面,在迷幻西去得到武器的同时,每当受到挫折,就是希望河东红军来救援,其中还流露出强烈的宗派主义:要求中央归还四方面军建制——因为河东还有两个军当时没来得急过河——幸亏没过——否则一块搭进去了——后来的抗日八路军三个师就少了一个了。

前面一直在分析,在苏联援助尚无着落的情况下,贸然向西退却的后果只会给西路军带来灭顶之灾。所以毛泽东、中央反复指示这一点。毛泽东1936年11月25五日致电徐向前、陈昌浩:“远方接济,三个月内不要依靠。目前全靠自己团结奋斗,打开局面。”[《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二○○二年八月第一版,第613页]12月6日,毛泽东等又致电徐向前、陈昌浩,通报“远方可于两个半月后将货物送达安西”的消息和“我主力在保卫苏区、消灭胡军的任务下暂不西进”的旨意。[《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二○○二年八月第一版,第618页至619页]力主他们能在永昌、山丹地区创建苏区并保卫好所建立根据地,有所作为。看看同时段他们发来的电报,12月6日,徐向前、陈昌浩、李卓然致电中央和红军总部,建议红军主力西渡,向河西走廊进军,“……我们主张主力速来,黄河结冰,迅速向甘北古、大、凉、民进。主力西进时,主力于宁、卫方面实行取道凉、靖、丑(注:应为五,即五佛寺)段渡河;或另行先移主力于宁夏中卫地区,争取时间过冬,而后或经定远营到民勤”;为了配合红军主力西渡,同日,西路军还致电中央和红军总部,西路军主力准备东返;9日,西路军就河西敌我两军的情况及加强九军的措施致电中央,并再一次建议“主力最好在开春前西来较妥当”。[《红西路军史》,秦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140页到第141页]也就是说,此时的西路军总部还在如此急切希望红军主力西渡黄河与他们会合,实质反映的是他们严重缺乏以自身力量战胜甘、青二马的信念、勇气,是他们一贯避战心理造成的恐惧心态;这种不是将战胜敌人的希望立足于自我奋战,而是寄托于远方的武器外援和河东红军的军力外助上,是十分危险的一厢情愿和脱离实际的。这种寄希望于外力既表现为不获得苏联的武器装备武装就不主动与马匪作战,也表现为一遇困难、挫折就把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在要河东红军过来援救,这种状况一直伴随于西路军的始终,直到惨败。

◆苏联当时对中共的援助由其远东利益所决定。苏联当时对中国红军的援助是由其远东利益所决定的,这一点,毛泽东是洞察并有心里准备的。日本在中国的迅速扩张,使苏联强烈感觉其远东地区就直接处于日军威慑之下,遏制日本扩张,是当时苏联远东外交政策的首要目标;当时的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国内的两大政治力量,而国民党当时在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居于支配地位,在国际上又代表着中国,苏联为了实现其远东外交政策目标就必然要选择以国民党为主要合作对象,希望通过与国民党改善关系来实现其共同遏制日本在远东侵略扩张的目的。其实,也正因为是苏联、共产国际对蒋介石的错误认识,才在当时蒋发动反革命政变时对其实行绥靖政策,把蒋送上中国权力的顶峰的;而恰恰又是苏联高看的蒋介石政府,当日本在东北野蛮侵略时,他居然下令采取不抵抗命令,才迅速让中国失去东三省,极大地助长了日倭侵华的野心。毛泽东等于1936年8月25日发给共产国际关于红军战略方针的详细电报中就说:“我们希望同南京谈判红军驻地问题的结果,能够与向苏联提出的问题在大体上不相抵触,使国际与苏联对中国的方针,不致因红军局部要求而破坏其统一性。”[《红西路军史》,秦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26页]当时中共中央向共产国际阐述了从北面或西面两个方向接近苏联,获得援助的设想,就是向苏联提出的“问题”、“要求”。既然苏联优先选择改善与国民党的关系来实现其远东外交政策的目标,那么苏共对中共的援助就必然会受到苏联与国民党关系及当时政治形势的影响,从而呈现出多变和不确定性的特征。

当苏联表示对中共提供援助时,恰逢两广事变,胡宗南部被调南下节制,西北国民党兵力比较薄弱,苏联明确表示了从宁夏方向援助中共;但随着两广事变的结束,胡宗南部迅速北上,蒋介石又组织国民党军队对陕北发动了大规模的“围剿”,苏联担心在这种情况下给中共提供援助易于被国民党察觉,同时也担心一旦日本发觉后会导致日苏关系恶化,当时正值中国红军宁夏战役执行之际,苏联(共产国际)突然通知中共,将援助地点由宁夏移到了新疆。而当西路军到达高台、临泽地区后,苏联又为什么不声不响地中止了援助呢?分析当时中国局势:西安事变后,蒋介石与张学良、杨虎城积怨甚深,国民党与东北军、西北军、共产党关系恶化。国民党重兵云集于陕西,虎视眈眈,妄图肢解共产党领导的红军与东北军、西北军形成的抗日联军态势,双方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苏联又担心给西路军提供援助,实际上就标志着苏联在一定程度上卷入了中国的内战,意谓着苏联支持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和东北军、西北军,反对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中央军,这会大大恶化苏联与国民党的关系,影响到苏联通过加强与国民党的关系来实现遏制日本扩张的战略目标,从而严重损害苏联的民族利益。陈 云后来回忆:“由于后来发生了西安事变,斯大林误认为这是日本和国民党内的亲日派通过张学良策划的,因此改变了援助中国红军的承诺,决定已放在边境的装备不再给西路军了。”(朱佳木:《听陈云同志谈党史》,载《中共党史研究》2005年第四期,第8页)一句话,当时的苏联无论对国民党、共产党、新疆的盛世才等的援助,都是紧紧围绕苏联安全、利益为轴心的,而在当时的苏共眼里,中共的地位甚至于还不如新疆的盛世才。要不是毛泽东火眼金晴,也许今天的中国就是今天的朝鲜半岛格局。

想当时苏德战争爆发,为了防止驻守中国东北的关东军配合德军夹击苏联,苏联又一次向中共提出在外蒙古边境储存着一批武器装备,希望中共领导的八路军到达蒙古边境,利用这批武器来装备部队,一旦日苏战争爆发,八路军能够主动出动,成为配合苏军对日作战的一支重要力量。为此,苏联方面曾连续几次给毛泽东打来电报,要求中共领导的军队走出根据地,向北向东,以大规模行动牵制日军,给苏联以直接援助。毛泽东审时度势,并没有按斯大林的乱指挥、瞎指示行事;中国抗日胜利时也没遵斯大林要中国共产党交出政权和军队,到国民党政府里去作官的意愿;解放战争时也把斯大林要求中国人民解放军不要过长江的混帐要求愤然脑后,才有了中国革命的好光景。

当时的毛泽东对共产国际的援助,头脑非常清醒,他说:“中国人的事要自己干,相信自己。从前我们有信心,才创造了苏维埃,现在为什么失掉信心?但招个朋友更好。故一应相信自己,二不要朋友是不对的。”[《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二○○二年八月第一版,第525页]领袖就是领袖,看问题、分析问题了于胸心。所以毛泽东不断去电报告诫西路军总部要树立一切问题要靠自己解决的信心和决心,并且结合中央与共产国际交涉的结果明确指示西路在近三个月内不要指望远方援助。虽然苏共对中共的援助确实是有所准备的,但这种援助很大程度取决于苏联同国民党关系的发展程度以及国民党在实现其远东战略目标中的作为,因而对中共的援助呈现出不确定性并最终导致西路军也没有获得这种援助。这对于希望先向西退却等获得苏联援助后再返回头来打马家军的西路军领导人来说无异于望梅止渴,并成为最终导致西路军几近全军覆没的一个重要的外部诱因。当年的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总书记季米特洛夫经历了共产国际对西路军援助的整个过程。他当然清楚苏联从提出援助到最后取消援助的内幕,但是他又无力回天,因为共产国际的决策权实际上掌握在苏共手中。正因为这样,当他听到西路军失败的消息时,他当然清楚共产国际在西路军失败上的责任问题,也为共产国际对西路军援助上的出尔反尔感到愧疚,但也只能以自己的职权范围内作一些力所能及的补救工作,在西路军余部退入新疆的背后就隐现着季米特洛夫的身影。

◆共产国际的指令暗含致命伤。共产国际明确了中国工农红军可以从北、西两个方向接近苏联,现在,由于张国焘等因素导致宁夏战役流产,中央也及时向共产国际反映了张国焘不执行中央命令的情况及红军的动向,共产国际于11月3日也明确了暂时停止从北面也即宁夏、绥远方向改为从西面也即甘西、新疆方向援助,但同时坚决指出,不准红军向新疆发展。如果此时苏联明确了援助物资已经到了哈密等地,则红军相机一路打通过去,得到援助增强力量后再迅速打回在此建立根据地或东返,这在理论上是说得过去的;而如果不东返,则务必打马敌的歼灭战,方能建立起根据地,如果在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和在特殊民族地方建立红色根据地方面没有认真准备,红军的生存定如江河日下,非常危险。回到现实是,那时气候进入冬季,一是能在甘西补充充足的粮草、衣物么?虽然当时共产国际正在考虑从新疆给予援助,但那也还只是个计划,是个未知数。同时,共产国际已经明确不准红军进入新疆,就是进入了,新疆的盛世才会欢迎红军去吗?强行进去后,又会是什么结局?总之,远离河东,深入荒漠,冬季、粮草、阻敌、追兵……不定因素太多。

2013-8-5首发巍巍昆仑网

相亲文章:

红西路军形成前夕毛泽东洞若观火挽危局减损失

张国焘与四方面军西渡

西路军是计划外的“早产儿”

过河红军前景分析

返回昆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