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孙立人活埋过日军俘虏吗?

698 收藏 2 4460
导读:——抗战史系列(2) 近年来,纸媒网媒无不纷传国军名将孙立人的一段“壮举”,称其在二次缅甸战役期间活埋了1200余名日军俘虏,传言还有板有眼地说“孙将军不假思索地命令参谋:‘这些狗杂种!你去审一下,凡是到过中国的,一律就地正法。今后都这样办!’”[详细] 针对这种说法,也有很多网友写文章反驳,斥责这是给孙立人将军抹黑的谣言,并列举各种理由说明孙立人将军在滇缅战场不可能做出此等事。那么孙将军究竟有没有说过上面的话呢?其下辖远征军活埋过日本投降官兵么? 2012-5-28 第16期孙立人:从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抗战史系列(2)

近年来,纸媒网媒无不纷传国军名将孙立人的一段“壮举”,称其在二次缅甸战役期间活埋了1200余名日军俘虏,传言还有板有眼地说“孙将军不假思索地命令参谋:‘这些狗杂种!你去审一下,凡是到过中国的,一律就地正法。今后都这样办!’”[详细]

针对这种说法,也有很多网友写文章反驳,斥责这是给孙立人将军抹黑的谣言,并列举各种理由说明孙立人将军在滇缅战场不可能做出此等事。那么孙将军究竟有没有说过上面的话呢?其下辖远征军活埋过日本投降官兵么?

2012-5-28 第16期孙立人:从国军王牌到蒋介石的囚徒

一、没有任何史料能证实“孙立人下令枪毙日军俘虏”这种说法从2005年开始大范围传播以来,在各个媒体上陆续演变出不同的版本,各版本之间虽然内容相似,但在时间和杀俘虏的方式上略有不同。

“孙立人下令枪毙日军俘虏”的三种说法

坊间传闻的孙立人下令杀日本俘虏的说法主要有三个版本:

第一种说法:第二次缅甸战役孙立人下令杀俘——来源:人民网,凤凰卫视

这种说法2005年被人民网“历史上的今天” 采用,文中说:“第二次缅甸战役开始,孙立人指挥新三十八师如下山猛虎般扑向胡康河谷。10月10日占领新平洋,12月29日攻占于邦。当日军俘虏被带到孙立人的面前时,孙立人厌恶地皱皱眉头,不加思索地命令参谋:‘这些狗杂种!你去审一下,凡是到过中国的,一律就地枪毙,今后都这样办。’命令被迅速执行。日军第十八师团曾在中国战场上犯下累累罪行,这些俘虏手上沾满中国人的鲜血,当然在劫难逃。”[详细]凤凰卫视在2008年也曾就此做过报道[详细]。至于这种说法出自何处,两者都未明确交代。

根据这一说法,此事发生在第二次缅甸战役期间,也就是1943年10月到12月之间。但这里只是说孙立人要枪毙战俘,并没有提到活埋,更没有说有多少名战俘被枪毙。

第二种说法:孙立人所部活埋1200名日本战俘——出处:新华网,凤凰卫视

新华网2008年的文章《二战中与张自忠齐名的中国将领孙立人》[详细]和2009年的凤凰卫视《风范大国民》中马鼎盛都提到[详细],孙立人所部以活埋的方式杀了1200个日本官兵:“缅甸会战中投降的1200名倭寇士兵以及倭寇军官,统统被孙将军以活埋的方式杀掉。唯一生还的倭寇是一个叫山田进一的下士。因为经过审讯孙将军得知他是台湾人。”

第三种说法:42年仁安羌大捷开始孙立人即下令杀俘虏——出处:中国经营报

这种说法最保守,出自《中国经营报》2009年刊载的于东辉的文章《我的团长缅甸1942》[详细],丁在文中说此事始与1942年让孙立人一战成名的仁安羌大捷:“战斗结束后孙立人下令审问33师团战俘,凡曾入华作战的一律就地处决。这几乎成了后来孙立人部不成文的规定。”这里没有说孙将军活埋了1200名日本俘虏,只是声称其在1942年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时就开始枪毙俘虏了。

从现有的史料上看,以上三个版本都不可信

自这种说法出现以来,不断有人出来辟谣说这一说法乃是胡编乱造。的确,从现有史料推断,以上三个版本都不可信:

1、现有史料都未有过此类记载,持此说法的文章和媒体都没有明确出处

如果真的存在孙立人将军公开杀俘的事情,报纸书籍等肯定会有所记载。但至今所有持这种说法者都未能提供可靠的出处,网上有人称这种说法“最早出自李敖的《<孙立人研究>前言》,随后被大陆的许多军事记实小说转载”,但编辑查看了李敖在大陆出版的书籍中《<孙立人研究>前言》原文,并未看到相关说法。

同时,编辑查阅了国民政府高官、中国驻印军官兵、英军、美军的战史记载、当时的电报往来、回忆录、日记、传记等,都未发现相关的记载,包括远征军的美军指挥官史迪威日记和远征军新38师的随军记者孙克刚(孙立人的堂侄)的《缅甸荡寇志》(上海广益书局1946年出版)等,也未提到此事。日本方面的战史如日本防卫厅编写的《缅甸作战》、生田惇的《日本陆军史》、服部卓四郎编写的《大东亚战争全史》等也没提及此事。

如果真如有的传言中所说“活埋1200名日军的事件是二次大战中比较大的杀俘事件,此事被美国报纸披露震惊了世界,美国方面大为恼火,认为这将使日军此后更加顽强的抵抗”的话,那么以孙立人在国际上的声名,国外的报刊媒体定会连篇累牍的报道,但是现在能查到的国外资料中并未有这一信息。

不仅现有史料没查到相关说法,所有持这种说法的文章(包括人民网、凤凰卫视及新华网的)都未给出任何可靠出处。这就不能不让人怀疑是有人杜撰出来的。

孙立人将军在自己的口述资料里边也根本未提及此事,一些当年随孙立人远征的38师老兵也明确否认孙下令杀过战俘。比如叶兆言曾写文章记载一位抗战老兵的说法:

"广州一位三十八师老兵托人打电话给我……这位老者是孙立人部下,当年在师部谍报队服役,是活着的见证人。出于对老长官的热爱,他强调了以下几点:第一,日本人非常顽强,生俘的很少,所谓活埋是胡说八道。第二,活捉俘虏可以奖励,为了邀功,也不会这么做。第三,为获得情报,任何一名被俘的日本士兵都有价值,为防止他们自杀,常捆绑在门板上,战俘待遇很高,有时甚至用飞机押送,如果要杀,根本没必要浪费时间。这位叫梁振奋的老兵特别提到了孙立人的留美经历,说孙将军在美国学习军事,他接受的教育,不可能做出虐杀战俘的不人道行为。"(《叶兆言:孙立人将军的传说》)

2、从现有资料中所载中国远征军战绩看,根本没有那么多日本俘虏

诚如上述远征军老兵所言,从现有的资料所载抗战时国军所有战绩来看,每次大的战役,中国军队能俘虏的日军数量少则几个,多则数百,基本没有上千的。据此可以得出结论,一次俘虏1200名日本官兵,可能性不大。从现今所有记载中国远征军战绩的史料看,基本都说在整个赴缅作战过程中,远征军俘虏的日军总数只有几百,不足一千,如孙克刚在《缅甸荡寇志》中说:“前后两期攻势作战,和我军对垒的日军有第二、十八、四十九、五十三和五十六五个师团,及第三十四独立旅和其它特种兵部队,我军击毙日军共33082人,其中包括3个联队长和其他高级军官,伤其75499员名,俘虏田代一大尉以下官兵323人,敌人几乎全军覆没,我军和敌军伤亡的比列,是1:6。”

依据孙克刚的说法,孙立人所率部队从新38师于1942年4月入缅起,至新1军成立,到1945年4月3日止,整整3年在缅甸作战所俘虏的日军总数不过是323人。那么在整个第二次缅甸战役中中国军队俘虏日军的全部数量是多少呢?据刘咏涛在《中国驻印军、远征军反攻缅北滇西胜利的原因》一文中介绍:“1943年10月至1945年3月,中国驻印军和中国远征军对日本侵略军进行了缅北、滇西反攻作战,历时17个月……共毙伤日军4.8万余人,俘600余人。”

也就是说,根据现有资料记载,在整个第二次缅甸作战中国远征军胜利的情况下,俘敌也仅600余人,根本不可能出现孙立人所率部队在一次战役中俘虏1200名日本官兵的情况。

有人说孙立人曾让3000日军战俘在广州修新一军的纪念碑,认为新一军俘虏的日军远不止数百人,但这种说法显然不成立,因为曾参与此事的新一军老兵黄隆炽在其《管押日俘修建新一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经过》中说明确说明,新一军是在日本无条件投降之后回到广州参加受降仪式时孙立人命令修建纪念碑的:“孙军长是在受降仪式刚结束,立即亲口向走在他身边的三十八师李鸿师长下达的命令,并说要派日俘来赎罪修建,要修好,还要快。现在经过3000多日浮的修建,基础工程大部完成,监工的工兵营要撤走,日俘要大部遣返,就把继续修建的任务交给留守处,留守迁把任务交给我们营。”(《纪念孙立人文集》P183)日本投降后,在华日军皆是俘虏,调用3000人来修纪念碑也不奇怪,并不能说这3000人就是新一军从缅甸俘虏的。

二、国军在抗战中的确有杀日本俘虏的现象但上述理由并不能否认孙立人所部存在杀日本俘虏的可能性,因为中国远征军在滇缅作战过程中的确存在杀俘虏现象,而且用活埋的方式也出现过。

林彪1937年:“华北军队”曾活埋、火烧日军俘虏

虽然中共在抗战中对日本俘虏采取优待政策,但并不等于国军也是如此。不知何种原因,涉及国军抗战中俘虏政策的资料极少,从能查到的国军对待日本俘虏的资料来看,的确存在杀日本俘虏的情况。比如说,林彪1937年11月在《平型关战斗的经验》中谈及日军不肯投降的原因时说:

“日兵之死不肯缴械,一来因日本之武士道教育,法西斯教育,同时也因他们对中国军民太残暴,恐怕中国人报复,但最主要的,是过去“华北军队”对日军俘虏政策之不正确,采用野蛮的活埋、火烧、剖肚等办法。故我们今后须加紧对日本士兵的日文日语的政策宣传与优待俘虏。”[详细]

在1938年8月《关于军队领导问题的报告》也提到:“军队纪律我们刚才讲过有对内对外之别,还有对敌军纪律,这主要的是优待俘虏,不杀俘虏,不搜俘虏腰包。我们对这些是作惯了,不成问题,但在其他军队及民众中就成了问题,他们主张杀俘虏。但这种狭隘的办法是帮助敌人、巩固敌人、健全敌人。”[详细]

也就是说,在八路军高级将领林彪所掌握的信息中,国军部队对日本俘虏的确不够宽容,存在杀俘虏甚至用活埋、火烧、剖肚等方式杀日本俘虏的现象。对于国军杀俘虏的说法,史沫特莱在其《中国的战歌》一书中也有提到:

“杨团长一次讲话中……说:‘九一五团的前身是一三一师,全师人打光了,仅剩下一个团,大多数人是新兵。我们牺牲了许多军官师部提拔我当了团长。’一个军官告诉我,抗战头几个月里肉搏中对举手投降的鬼子决不宽恕。全中国都知道南京大屠杀案,几十万老百姓和动不了的伤兵被鬼子杀害了。杨团长一看到恳求饶命的鬼子就高喊:“杀!杀!杀!”身先士卒,冲向敌人,不留一个活的。”(《史沫特莱文集1中国的战歌》,新华出版社1985年09月出版P370)

同样的情况也存在于滇缅会战中,远征军老兵张体留在回忆腾冲之战时说:“说老实话,当时年轻,看到日本人来投降,眼睛已经打红了,因为家乡人被打死太多了,战友也被打死太多了,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就一排冲锋枪把他们都打死了。”[详细]

由此可见,由于日军在华罪孽深重,国人深受其害,远征军战士在战场上由于仇恨过深而杀日本俘虏的情况恐怕也在所难免。

现有的战史资料水分较大,不排除存在为“尊者”、“胜者”、“受害者”讳的情况

现有的战史资料中歼敌和俘敌数据都是由作战部队自己上报并写入资料的,这中间不可避免的存在多报战功或者隐藏不合理行为的情况。

比如,关于孙立人一战成名的仁安羌大捷的歼敌情况,孙立人、白崇禧、孙克刚、当时直接与敌作战的113团团长刘放吾都宣称:“敌遗尸1200具,解英军7000多人之危,救出驮马1000多匹,美国教士与新闻记者500人。”(白崇禧回忆录P230)甚至有人说:“仁安羌一役,我军仅以战斗员1121名的113团,与7倍于我之敌军33师团的214和215两个联队主力激战,为国捐躯的官兵计204名,负伤者318名,几占全团战斗力的一半。但我军却击毙、击伤敌中队长吉柳仲次以下官兵1000多人,并且挽救了7000多英军的生命”(《孙立人将军抗命驰援仁安羌》,《<孙立人将军传>副刊——印缅抗日战争书刊评论集》P10)

但真实情况是无论当时的敌人数量还是最后歼敌人数都有所夸大。就歼敌人数而言,据1942年4月20日罗卓英给蒋介石的战况报告说:“现据孙师长皓未报称:……敌向南退却,其死伤约500余名,我亦伤亡百余。”(郭汝瑰《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P1131;《抗日战争正面战场》P1419)当时的远征军美方指挥官史迪威在其日记中也说:“38师(孙立人的师)重新占领了仁安羌,击毙了400名日本人。”(《史迪威日记》1942年4月20日)也就是说,仁安羌大捷其实敌人死伤人数也就四五百人,而最终战报上却说“遗尸1200具”或者“击毙、击伤敌官兵1000多人”。

既然在战果上有所虚报,那么即便真的在战场上出现了杀俘虏这种并不是很光彩的事,肯定不会将其写进资料大肆宣扬。上边提到了国军的确存在杀俘虏的行为,现有的正式文件和战史中找不见任何相关描述。虽然这种行为不符合日内瓦公约,但与日军杀俘虏的规模和残忍程度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何况中国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最大受害者,所以有所隐讳也就可以理解了。

因此,可以说的确存在远征军俘虏了日军并将其活埋对外宣称是“击毙”的可能性,但这种行为即便真的存在,也不可能大规模进行,更不可能有人专门对此进行统计,因此1200人这一准确数字还是值得怀疑的。

以孙立人的留美经历否定此事并不可靠

上述新一军老兵以孙立人留美受过良好教育一事否定其下令杀过日本俘虏,这种观点并不可靠。诚如叶兆言所言“我们讨论问题,必须就事论事,孙立人是否虐杀过战俘,关键是有没有,不是会不会。”

别忘了,虽然孙立人在美国受过良好的教育,但是他也参加过淞沪会战和武汉保卫战,对日本在华兽性再熟悉不过,并且他在第二次缅甸战役期间遇到了曾经的老对手第18师团,新仇加旧恨,出现过激行为不是没有可能。诚如美国人法兰克吉伯在其《日本人记忆中的二战》中说:“任何军队都有可能出现过于粗暴、残忍和不公正。在交战地区,这类行为往往还会升格,施加到平民和俘虏身上。在二战期间,美国军人也曾违悖民主社会的教养,干下野蛮残忍的行为。虽说可能属意外事故,但这类事从一战到越南战争都有发生。”

受到的教育再良好,在残酷的战争和对方令人发指的兽行面前,动怒甚至做出过激行为都是可能的。虽然可以肯定孙立人在公开场合没有下过此种命令,但也不能否认其在私下里发此言论的可能性,而仅凭现有的关于孙的史料来做出判断是不可靠的,因为现有关于孙的资料几乎都出自其本人、部下及家属,即便孙真的私下里说过此话,一来知道的人范围有限;二来知道者有可能为维护其声誉,恐怕不会真的将其写进资料。

根据萨苏的说法:日军曾经指责孙立人部下杀俘虏

学者萨苏曾说:“日本资料中没有‘孙立人杀俘’的说法。倒是有一个叫李鸿(曾是38师团长,后接替孙立人担任38师师长)的将军,日军曾经指责他有杀俘的现象。”

据跟随远征军入缅作战的《大公报》随军记者煦东介绍,在1943年11月的于邦战役中,李鸿率部遭遇了曾经在淞沪会战中让其部损失惨重的日军第18师团,在这次战役中李部歼灭了该师团的55联队:“我们检查虏获的文件,知道敌人这第18师团,就是以前的久留米师团,六年前淞沪之役,曾经同我们在周家桥刘家宅一带碰过面。1940年冬季,施坦恩顾问从上海归来对我们说:‘敌人在上海损失最大的要算周家桥刘家宅之战,他们为了不忘记那一次的教训,曾刻下一块纪念碑,竖在苏州河边。’到今天可说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我们决不肯把他轻易放过。”(煦东《于邦之捷》,《中国驻印军印缅抗战》P177)

从这份文件中可以看到,时任团长的李鸿碰到了昔日的仇人,的确有可能有杀俘虏的过激行为,萨苏所提到的日本材料如果真的存在,可以算作孙立人部下李鸿杀俘虏的孤证。

结语1、迄今为止,尚无任何可靠资料能够证实孙立人或者其部下杀过日本俘虏。

2、出于对日军侵华暴行的愤恨,抗战期间中国军队确实存在一些杀俘现象。

3、即便孙立人或其部下杀俘虏是真的,我们也没有必要为这种战场上的极端行为欢呼。确实,日本在华曾犯下滔天罪行,其残忍程度令人发指,面对“孙立人活埋日军俘虏”这样的段子,高呼一声“是中国人就转”[详细],确实相当解恨。但解恨归解恨,这样的欢呼,一者,不能让我们更文明,二者,也丑化了孙立人将军的形象。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