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园口决堤和长沙大火、重庆防空洞惨案并称的三大惨案之一。重庆防空洞惨案倒是可以归罪于日本,最多也只能说是炮党政府的防空管理部门工作疏忽了。但花园口决堤和长沙大火就是炮党政府自己自作孽搞出来的。

1938年4月,李宗仁指挥台儿庄战役大捷后,蒋介石“抗战三日即亡国”论一下变成了速胜论。匆忙把他的20多万中央军调到了徐州战场,计划借李宗仁等胜利余威,和日军在徐州决战,结果却被日军认为是消灭中国军队主力的好机会。5月初,日军迅速集结10多个师团30多万人向徐州地区夹击。1938年5月15日,日军在徐州的包围圈马上要形成时,蒋介石发现自己的主力部队有被包围在徐州的危险,就又匆忙决定放弃徐州。所谓的徐州会战刚开始就失败了。从各处调来的机动部队就这样被拉来拉去,毫无作为,对全国各地的战局造成不利影响。但这个时候有个机会歼灭日军一部,日军土肥原贤二14师团约2万人却强渡了黄河,其目的是阻止一战区的援军增援徐州,土肥原师团在陇海线附近就形成了孤军深入之势。蒋介石大概是看到李宗仁台儿庄战役出够风头,自己也想出出风头,想着吃掉这支孤军深入的日军,就匆匆飞往郑州程潜第一战区指挥部,亲自指挥豫东战役。此时豫东中国军队有6个军,6个军12万人包围土肥原1个师团2万人,程潜积极进行作战部署,称“就是吃也能把土肥原吃掉”。结果战争过程非常可笑,也体现了果粉所谓国军是抗战主力真是个笑料。大致过程如下:1938年5月23日,土肥原开始突围,重点进攻镇守兰封的桂永清(蒋的嫡系第二十七军,装备精良,有一个德式战车营的支援,装备的德国坦克使用钨芯穿甲弹可以在近距离击穿日军87式、94式、95式轻型坦克,这连日军的师团也未必有的),桂永清军只守了不到一天,兰封就失守了,全线溃退,往兰封以西的地方逃去。土肥原跳出包围圈后,程潜不得不再次调兵布阵,围攻土肥原。战斗正激烈进行,据程潜预计,再有两三天的时间,就有全歼土肥原的可能,关键时刻结果是守商丘的第八军黄杰所部又不战而逃了(未与日军先头部队交火,一枪未放就放弃了商丘,逃跑的“理由”是电台被炸,无法与第一战区联系),让位于商丘和兰封一带的中国军队又处于被日军东西夹击的危险境地。蒋介石的两支嫡系部队不听指挥,临阵脱逃,彻底打乱了程潜的战略部署,歼灭土肥原的宝贵战机被葬送。中国军队前后共投入15万多人,没能消灭土肥原的2万人,连蒋介石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兰封战役是“战争史上一千古笑柄”。

程潜刚一撤退,土肥原就重新占领了兰封,并立即向仅有50公里的开封进攻,开封失守已成定局。如此,郑州危急,武汉震动。6月9日,为阻止日军西进,蒋介石采取“以水代兵”的办法,下令扒开位于中国河南省郑州市区北郊17公里处的黄河南岸的渡口——花园口,造成人为的黄河决堤改道,形成大片的黄泛区,史称花园口决堤。可见这个花园口决堤完全是蒋光头的嫡系不抵抗所致。

说到长沙大火,不得不提及“焦土抗战”战略思想,这最先是李宗仁提出,他曾发表《焦土抗战论》,随后发表一系列文章,明确提出:“举国一致,痛下决心,不惜流尽最后一滴血,更不惜化全国为焦土,以与侵略者做一殊死之抗战。”本意是积极抗战,同时吸收当年甲午战争满清军队将大量物资留给日本人的教训,为了避免军事物资遭日军获取而规定焦土抗战的作战思想——敌军进入城郊30华里以内时实施焦土政策,烧毁一切带不走的物资。这思想本来是没错,是积极抵抗的意思。但是到了蒋光头嫡系那里就变味了。日军占领岳阳后,距离岳阳尚有130多公里的长沙当地驻军,在仓惶之中以奉蒋介石“焦土抗战”的密令为名,于凌晨2时在长沙城内数百处同时放火,使全城成为一片火海。长沙大火焚烧了三天三夜,全城被焚十分之九,烧毁房屋5万余栋,烧死百姓两万余人。长沙大火是因应日寇的进犯,国民党当局采用焦土政策,制定了焚烧长沙的计划。但在计划正式实施之前,一系列偶然因素却让这场火灾变得完全不受控制,最终导致长沙三万多人丧生,全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房屋被烧毁,经济损失约十亿元。也让长沙与斯大林格勒、广岛和长崎一起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毁坏最严重的城市。不过让人无语的是,斯大林格勒是苏联战胜德国的转折点,虽然代价大,但胜利了,长崎广岛的原子弹事件,是小鬼子自作孽,而长沙老百姓何其无辜,无端牺牲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