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只空谈主义 还要多关心和解决实际

taweze 收藏 2 107

2010年9月,中国温州林董事长在老朋友斯拉瓦的带领下,不远千里从中俄合资的赤塔矿区公司总部,来到圣彼得堡(列宁格勒)。斯拉瓦热情地带着老友林克伦在圣彼得堡城里游览,不时向林先生介绍着。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城市很是自豪。斯拉瓦与从中国温州来的实业家林先生合作了三年,正在俄罗斯赤塔经营着一座大铁矿。

圣彼得堡市区依然保留着古都风貌,鲜见现代建筑,特别是沿河两岸多为三、四层建筑,街上人也不多,到处十分宁静。”

林董事长说,此次圣彼得堡之旅,尽管也经过了俄罗斯其他地方,但他最喜爱的还是圣彼得堡。圣彼得堡被称为“北方威尼斯”,涅瓦河边的狮身人石像、瓦西里岛的古港口灯塔、打响俄国十月革命第一枪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亚历山大纪念柱等这些著名景点都让他流连忘返。

游览伏尔加河也是难忘的经历。白天,伏尔加河沿岸的俄罗斯小城市的美丽一览无余,沿河有很多人在钓鱼,现在的俄罗斯人的生活看上去悠闲而宁静。

晚上,船上组织晚会演出,游客与船员都会参与进来,俄罗斯独特的手风琴独奏先将大家带进了俄罗斯原野里,恰恰舞、吉他弹唱、传统的俄罗斯民歌独唱等各式表演陆续登场。受此感染,林董事长也拿起麦克风用俄语唱起了中国的民歌《茉莉花》,没想到,俄罗斯演员中居然也有人和声跟着唱了起来,独唱慢慢变成了大合唱唱。“那感觉就像中国人也会唱《卡秋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一样,真是棒极了!”林先生说。

在圣彼得堡斯拉瓦老友家里,更让林先生想不到的是,斯拉瓦在家里还珍藏着他们儿时的物件。

林先生说, “那些小时候的照片我都已经忘记了,他竟然还收着。”在斯拉瓦家里的晚宴中,斯拉瓦拿出了一个纸盒,盒子里整整齐齐地放着50年前他们的数十封通信及4张照片,照片已泛黄,其中一张是戴着一副圆圆眼镜的少年林克伦,一张圆脸稚气未脱。在异国他乡“偶遇”少年时的自己,林克伦不觉中眼眶有些湿润。

这一下子把林先生与斯拉瓦先生的思绪带回到难忘的60年前的少年时代,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

林先生与斯拉瓦相识于1952年。当时12岁的林、作为随军家属,来到父亲工作的哈尔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生活,住在哈军工(因位于哈尔滨,通常简称哈军工)大院里,随之他结识了也随父到中国哈军工的斯拉瓦。

林先生回忆:“我们和当时苏联派来中国的专家组同住一个院子,称为‘红楼’。他们住的是61、62、63号楼,中国教授住在64、65、66号楼。”林、边说,边在桌上画起来,“红楼”中间是个鱼池,旁边有篮球场及冰球场。

当年在哈军工,两家相距也就30米,初见面时,彼此语言不通,却通过交换邮票结下了情谊。

斯拉瓦说: “红楼”专家的孩子们,都在一个院子里玩耍,小朋友在一起交换邮票。一个偶然的机会,“嘿,要不要换邮票。”他们就这样认识了。两个少年迅速成了好朋友。此后,他们到太阳岛上划船、到松花江边游泳、到雪地里打雪仗。林先生从此学得一口流利的俄国生活用语。

林先生说,现在我在俄罗斯三年,我越来越感觉到普京政府,还是坚持着原共产党人为人民服务的朴素理念,而且服务的非常到位!实实在在、踏踏实实,官员不能夸夸其谈,不能搞花架子与形象工程。遭到大多数群众举报的官员,首先就地免职,然后再查实。自普京执政以来,俄罗斯正在从戈巴乔夫和叶利钦制造的苦难中逐步摆脱出来。军队和国防逐渐强大,人民生活逐渐富裕,人心逐渐稳定,社会治安变好,犯罪率迅速下降。国际威望逐年提高,昔日王者正在归来!

普金政府首先从提高俄罗斯军人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做起,然后带动其他社会各个阶层。

政府和人民首先掌握了强大的武装力量,就可以铲除阻碍俄罗斯发展的国内外一切反对势力和组织,从而保证了俄罗斯经济的迅速恢复。普京政府还是坚持着原共产党人为人民服务的理念,首先让广大人民和军人享受到这些经济恢复成果!完成了现在名字上还叫共产党的组织,所完不成的任务:

医疗全部免费,国家提供优质低价的住房,政府安排就业;军人、教师、科技人员待遇很高;孩子上学全部免费,上大学可以贷款,找到工资在一定数额以上的工作以后才用还贷款。生孩子国家奖励3000卢布,孩子每月的补贴够付一个普通家庭的600平米房子的租金,或少加一点就可以付购房贷款了。老婆每月领到的养育孩子的补贴和孩子拿到的差不多,一家如果有一个5岁以下的孩子,政府要给很大的育儿补贴!……

我在俄罗斯住宅的后门从来不锁,任何人都可以从后门进到我家里,当然就可以拿走任何东西,但却从来没有丢过贵重的物品。你的钱包丢了,就会有人打电话给你(如果他能找到你的电话的话),拿到钱包后,你会发现连零钱硬币都在里面。

无论多么拥挤的场合,从来不会有人故意去挤你,再急也要自觉地去排队,所以总会有人问你:你是这个队伍的最后一个吗? 观看世界杯比赛除外。

永远不会有开车别车加塞的情况,也总会有人给有急事的你让车让路。永远不会堵车,但高峰期你会发现车速会慢的出奇。没有交通警察,只有那一明一灭的红绿灯,没有人会无视交通灯的存在。所有的汽车都会给行人和自行车主动让路,包括在小路上闲庭信步的小猫、鸽子和小鸟。周末,几乎每一个购物中心的停车场都会人满为患,很多人会开车在停车场转圈找位置,或等别人离开,但,你会发现离大门最近的几个停车位却空着没有车去占位,那是大家自动留给残疾人与母婴的停车位。

永远听不到大声喧哗,无论是饭店,车站,商场或酒吧(体育场除外)。凡是带屋顶的地方全部禁烟,离儿童游乐设施50米之内禁烟。

我在路边随意向公共汽车招了一下手,会引来车里几个人对我热情地招手示意。


注册一个公司、75卢布三年的注册费,然后就可以营业了。没有注册资金,也没有经营范围。没有工商,也没有税务,更没有什么城管大队。年底,自己填表自己报税,没有人管你,如果你不想报,没问题,当然查到你,你这一辈子就别想轻松了。

买车的附加费用就是车牌,费每年500卢布,仅此而已!没有养路费,没有购置费。当然肯定是要买保险的,我的车全保每年不到500卢布(当然和车的高级程度有关)。没有过桥费,收费站是不存在的(城市隧道除外,一年也不走一次,还可以绕行)。


这里人均年收入大概50000卢布,每周大概为1000卢布。一个DVD为40卢布,液晶平板32″电视2000卢布,SONY的摄像机 800-1300卢布,NIKON的专业数码相机D50,800卢布,意大利3+2真皮沙发1800卢布,IBM手提电脑2000卢布,收费电视所有频道加一起大概40个,每月100卢布,全新的韩国现代车,起价13000卢布,本田雅阁3.0,40000卢布,BMW318,50000卢布,保时杰20卢布,一般级别的的游艇60000卢布,两个城市之间的飞机票一般为100-200卢布,飞回中国的机票为700-1200卢布,飞到美国的机票为1500-2500卢布,一个 600平方的土地,上面盖着一套150-250左右面积的平房,大概要30万(看地理位置)。

在圣彼得堡,没有贫富两级分化,只有富裕程度的差距,这是一个没有底层赤贫的社会!

富人住10万平方的大庄园,“穷人”住500平方的小平房;富人开100万的宾力,“穷人”开15000卢布的韩国车;富人可以有几个自己的私人别墅,“穷人”在假期的时候可以花一点钱去租一个同样风景秀丽的海边别墅;富人可以有一个象航空母舰那样的游艇,“穷人”可以很轻松的分期付款买一个足够全家人一起出海的游艇.

重要的是你从来就不可能一眼分辨出你面前的这个人是富人还是穷人。他一样的遵守交通规则,一样的照章纳税,一样的被警察抄牌罚款,一样的为了找一个停车位在停车场转来转去,一样的不会在公共场所抽烟大声喧哗,一样的光着脚在自己家门口的人行道上走来走去。…………

在这里我看到了,俄罗斯人民得到很多以前想都想不到的各种公民福利待遇(完全不用交钱),而且许多东西可能是我在中国要努力一辈子才能得到的。

咱们在国外拼命赚钱为了什么?老婆,孩子,父母,全家的幸福生活。但到了俄罗斯,我发现这些,在普京领导下的政府,都已经在替俄罗斯人民考虑,并按计划逐步实现。俄罗斯百姓只需要做好自己份内的工作就行了,其余的,不用他们再操心,一切由政府来做。

林董事长说,我不想简单地从表面上去评判中国和俄罗斯,因为两个国家的国情差距很大,几乎没有可比性。也没有必要再僵化地、教条地、用传统的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的概念,去评判好坏。

俄罗斯的工人师傅说:过去的教训告诉我们,不管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里面对人民有好处的制度和政策就坚持,就去做。反之,就废除,就不做!一切从人民民生的实际需要出发,不要再被 美丽的[主义和理论空谈] 所迷乱。

流传在俄罗斯的名言:不能只空谈主义 还要多关心和解决实际。

这恰恰是当前俄共的软肋。


本文内容于 2013/8/5 16:59:53 被小编a46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