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莫斯科:直观苏联解体

狐狼001 收藏 1 1823
导读:1991年8月19日,苏联发生“八一九事变”,戈尔巴乔夫被囚,莫斯科爆发大规模集会抗议活动,军队介入,坦克装甲车开进市区。我当时住在莫斯科战士大街的一幢高层楼里,清晨从窗口探身俯瞰,楼下的士兵正在垒沙袋,架机枪。向来活跃的广播电台和电视台突然取消了娱乐节目,取而代之的是冗长而沉闷的古典乐。 后来知道,早在苏联解体前的1990年3月,莫斯科就是否需要解体苏联,举行过一次全民公决,大多数苏联公民同意保留苏联,并开始政治和经济改革。1991年夏季,苏联开始准备旨在维持苏联的“联盟公约”,其实,这已

在莫斯科:直观苏联解体

1991年8月19日,苏联发生“八一九事变”,戈尔巴乔夫被囚,莫斯科爆发大规模集会抗议活动,军队介入,坦克装甲车开进市区。我当时住在莫斯科战士大街的一幢高层楼里,清晨从窗口探身俯瞰,楼下的士兵正在垒沙袋,架机枪。向来活跃的广播电台和电视台突然取消了娱乐节目,取而代之的是冗长而沉闷的古典乐。

后来知道,早在苏联解体前的1990年3月,莫斯科就是否需要解体苏联,举行过一次全民公决,大多数苏联公民同意保留苏联,并开始政治和经济改革。1991年夏季,苏联开始准备旨在维持苏联的“联盟公约”,其实,这已经是挽救苏联解体的最后机会,恰在此刻,爆发了震惊世界的“八一九事变”,苏联无力抵挡,最终彻底崩溃。苏联解体是一个缓慢的和不可逆转的过程,“八一九事变”成为最终压垮苏联的那根稻草。

苏联1922年成立,其宗旨是建立联邦制国家,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政治经济形势的发展,它直至最后解体,始终是中央垂直管理的单一制国家。长期以来,苏联一直忽视各加盟共和国和各民族之间关系的问题,以至于截止苏联解体时,民族问题已经积重难返。在戈尔巴乔夫倡导“新思维和公开化”的改革时期,民族问题恶化到了极点,事态已进入临界状态,虽然不能说苏联政府却没有重视,但由于政府高层纠缠于权力之争,已经无心冷静考虑和解决民族问题了。这样,到1990-1991间,处理民族事务的最佳时机已经过去。

苏联,是建立在各民族享有民族自决权基础上的联盟。这个联盟,不是建立在单纯领土意义上,而是建立在民族——领土意义上的,这个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我们查阅1924年、1936年和1977年的苏联宪法时,看到每部宪法都规定,加入苏联的各共和国的各享有独立主权,并规定了主权标准。所以,随着苏联后期民族矛盾日益激化,原来宪法规定的主权标准,却被分裂者利用,成为分裂国家的口实,成为加速各少数民族加盟共和国,决意脱离苏联的离心主义催化剂。

还有,苏联从建国之初,便开始建立人口民族主义机制,并将其作为国家和社会组织的基本原则,即苏联价值观标准。这一机制最终形成了诸多社会群体,他们的个人利益获取的途径,主要是通过鼓吹和利用民族主义,所以,苏联的民族问题,有相当一部分产生于苏共党内,苏共制定的民族政策中,可以找到很多在“民族”与“人民性”之间自相矛盾的地方。此外,苏联的民族人口政治方面也显示,社会体系表现出多样性和相互的抵触,这方面与苏联社会政治基本原则十分相像。

苏联民族危机还表现在,中央对各个加盟共和国资源的垄断和监控十分严厉,引起地方对中央的不满,这种不满最终演变为抵触和反抗。俄罗斯研究苏联解体的学者指出,在苏联最终解体前,中央与各加盟共和国之间龃龉不断,矛盾愈演愈烈。苏联中亚诸国曾强烈批评莫斯科,没有向他们提供足够的国家补贴,以发展少数民族文化与经济。而中央政府则批评地方政府,逐年要求中央追加财政投入,目的不是为了发展当地民生,而是企图扩大地方政治和经济势力,达到与中央抗衡的目的。

苏联时期,为了确保国家经济一体化,逐步建立了统一的国民经济配套体系。苏联后期,随着经济问题不断加剧,各加盟共和国之间经济关系失调,经济发展呈现出闭关自守的态势,自我保护主义倾向日趋严重,苏联后期,莫斯科无力协调和解决日趋危险的国家经济关系。地方经济发展的放任自流状态,以及中央肩负不起主导和协调国家经济的作用,最终导致地方经济失控引发政治事态失控,结果只能是苏联国家倾覆。

不少苏联培养的各加盟共和国的政治和经济精英,后来竞相成为苏联解体的推手,或成为鼓吹敦促加盟共和国脱离苏联的民族分离主义者,简直是苏联时代国家培养精英的悖论。这些精英在苏联强盛时期,从国家捞到数不尽的好处,而苏联解体将临,他们却又推波助澜,在削弱苏联国家机构和破坏经济方面,给予苏联致命一击。

苏联解体,其实事先有征兆,这个征兆就是国家危机,而国家危机的本质是苏共危机。苏联的统一和完整,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统一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支撑。苏联后期,共产主义价值体系危机四伏,苏联国家意识形态出现了前所未有大混沌状态,这点我们从苏联后期,思想理论和文学艺术的发展,可窥见一般,它造成了苏联社会呈现信仰真空状态,它很快就被觊觎已久的西方自由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的思潮添补。

总之,在苏联存在的最后几年,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三重危机严重地削弱了中央政府,却稳固了各地方加盟共和国的地位,并且至使各加盟共和国精英的羽翼日渐丰满,最终成为反对中央,鼓吹独立的主导力量。苏联有100多个大小民族,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历史和命运。苏联意识形态以俄罗斯为主,其他加盟共和国被视为附庸,俄罗斯沙文主义本身就孕育着民族危机,而戈尔巴乔夫无论怎么改革,也难祛病。从这个意义上讲,苏联解体,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的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