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事变前蒋介石与中共谈合作:红军只许保留3000人

陈继承 收藏 0 398
导读:早在西安事变前,国共两党已就恢复合作、对共同抗日的问题进行过谈判。这其中就主要包括有红军改编的内容。这种谈判断断续续地进行了多次。直至1937年8月18日,蒋介石亲自发布朱德、彭德怀为国民革命军八路军正副总指挥的命令,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的谈判才尘埃落定,有了一个圆满的结果。 蒋介石瓦解红军的策略 1935年12月31日,蒋介石自以为“剿共”战争已经是“七分成功”,1936年就要“以抗倭为中心”。但中日两国相比,国力悬殊,英、美大国却隔岸观火,采取“中立策略”,蒋介石这才不得不把目光投向苏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早在西安事变前,国共两党已就恢复合作、对共同抗日的问题进行过谈判。这其中就主要包括有红军改编的内容。这种谈判断断续续地进行了多次。直至1937年8月18日,蒋介石亲自发布朱德、彭德怀为国民革命军八路军正副总指挥的命令,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的谈判才尘埃落定,有了一个圆满的结果。

蒋介石瓦解红军的策略

1935年12月31日,蒋介石自以为“剿共”战争已经是“七分成功”,1936年就要“以抗倭为中心”。但中日两国相比,国力悬殊,英、美大国却隔岸观火,采取“中立策略”,蒋介石这才不得不把目光投向苏联。况且,苏联也受到日本的军事威胁,蒋介石还想借助苏联影响中共。

这时,陕北红军在与东北军秘密达成谅解后,胜利地完成东征,横扫山西十多个县,兵逼河北和绥远,这使蒋介石更加担惊受怕。他调集中央军进行“追剿”,又让国民党谈判代表曾养甫给中共传递四项具体条件:一、停战自属目前迫切之要求,最好陕北红军经宁夏趋察绥外蒙之边境。其他游击队,则交由国民革命军改编;二、国防政府应就现国民政府改编,加入抗日分子,肃清汉奸;三、对日实行宣战,全国武装抗日队伍自当统一编制;四、希望中共领袖来南京共负政治上之责任,并促进联苏。

这四项具体条件不乏积极的态度,但问题症结在于,国民党的谈判代表在解释这四项条件时,明确表示“势难赞同”中共所提“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之组织”,至于谈到中共与改编后的红军的关系,这位代表尽管闪烁其词地以“全国武装抗日队伍自当统一编制”,“惟党与军之行动,或须有所分别”相搪塞,其实质内容是要中共放弃对改编后红军的领导。

毛泽东坚持红军基本不动

此后,中共中央向国民党表示,愿意“在任何地方与任何时候派出自己的全权代表,同贵党的全权代表一道,开始具体实际的谈判,以期迅速订立抗日救国的具体协定”,以期“两党重新合作共同救国”。9月1日,周恩来致函陈果夫、陈立夫:“国共两党犹存敌对,此不仅为吾民族之仇者所快,抑且互消国力,自速其之。”表示愿意外出商谈两党两军相关问题,并希望陈氏兄弟敦劝蒋介石“立停军事行动,实行联俄联共,一致抗日”。

但蒋介石解决“两广事变”后,对红军的态度又强硬起来。曾养甫十分明确地告诉中共代表张子华,国共两党达成妥协的基础是陈立夫所提的四项条件,而这四项条件的核心是:“实现指挥与编制之统一”,中共“应于此时放弃过去政治主张,并以其政治军事全部力量置于统一指挥之下。”

11月12日,毛泽东致电中共驻东北军联络代表刘鼎,表示可以接受陈立夫所提四条,即共产党公开活动,苏维埃继续存在,苏区派代表参加国会,红军改名照国民革命军编制及待遇,但不变更原有人员。同时委派潘汉年为正式代表,迅速重开谈判。没想到陈立夫在会谈时,竟然以发通牒的口气,要求立即取消对立的政权和军队,红军可保留3000人,师长以上领导一律解职出洋,半年后按才录用。

潘汉年当即予以拒绝,并拿出《国共两党抗日救国协定草案》,要求以此为基础谈判。这其中就要求国民党停止进攻红军和取消根据地,红军服从统一指挥与编制,但“不变更共产党人员在红军中的组织与领导”。蒋介石费尽心机,就是要将这支军队从共产党那里剥离出来。这当然不能为中共所接受,况且,共产国际也给中共明确指示:谈判的结果必须是“保存我们的绝对领导、组织系统和军官成分,并且绝不允许国民党干涉红军内部任何事情。”中共中央致电潘汉年,让转告陈立夫,这种条件,使我们“无法接受”。

蒋介石同意联红容共一致对外

随着胡宗南的一个旅以上“剿共”部队被红军全歼,蒋介石发现军事进攻无法压迫红军就范,只得又指示陈立夫告诉潘汉年,原先只允红军3000人,现在可以保留到3万人,不是编遣,而是改编。

蒋介石虽将红军人数扩大了十倍,可却仍然摆出一副招安的态势。中共中央在接到潘汉年的来电后,立即回电:谈判显然无速成之望,“我们愿以战争求和平,绝不作无原则让步”。12月10日,毛泽东致电潘汉年:

“红军在彼方忠实地与明确地承认其参加抗日救亡之前提下,可以改换抗日番号,划定抗日防地,服从抗日指挥。在这些上面我们并不坚持形式上的平等,也不须用两个政府(国民政府、苏维埃政府。作者注)出面谈判,但是必须两党(不是两政府)平等地签订抗日救亡之政治军事协定。红军不能减少一兵一卒,而且须要扩充之。离开实行抗日救亡之任务,无任何商量余地。”

西安事变的爆发,突然中止了蒋介石更大规模的“剿共”战争。中共中央这时必须审时度势,谨慎从事。周恩来应张学良之邀于事变后的第五天到达西安。宋子文也将来西安善后。

经张学良安排,宋子文与周恩来于23日会谈,没想到会谈取得意料不到的结果。周恩来在给中共中央的电文中说:“蒋暗示宋,改组政府,三个月后开救国会议,改组国民党,同意联俄联共。”关于红军,则是“停止剿共,联合红军抗日”。据张学良转告,蒋介石同意停战,“令东路军退出潼关以东,中央军离开西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