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鼎盛:中央军委是否清楚俄军的蓄意陷害

狐狼001 收藏 2 404
导读:中国直升机入俄境遇险,排除俄军刁难自行飞到机场 2013年08/05 《新华网》昨天发表“陆航参演编队创造我军航空兵空中投送境外航程最远纪录 ”的消息,引述解放军陆航编队副队长、第39集团军某陆航团参谋长尹向明说:“整个转场过程中,陆航编队先后经受了直升机最大航程和低云、低能见、大雾以及持续降水等复杂天候的考验。”我们从报道看到中国直升机进入俄境遇险,排除俄军刁难自行到机场的事实,证明俄国对中国“全面战略协作伙伴”的虚情假意。 尹向明说: “从海拉尔到沙戈尔转场过程中,陆航编队克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直升机入俄境遇险,排除俄军刁难自行飞到机场


2013年08/05

《新华网》昨天发表“陆航参演编队创造我军航空兵空中投送境外航程最远纪录 ”的消息,引述解放军陆航编队副队长、第39集团军某陆航团参谋长尹向明说:“整个转场过程中,陆航编队先后经受了直升机最大航程和低云、低能见、大雾以及持续降水等复杂天候的考验。”我们从报道看到中国直升机进入俄境遇险,排除俄军刁难自行到机场的事实,证明俄国对中国“全面战略协作伙伴”的虚情假意。

尹向明说: “从海拉尔到沙戈尔转场过程中,陆航编队克服语言不通、地域地形生疏等困难,航程4300多公里,创造了我军航空兵投送境外航程最远的纪录。” “整个转场过程中,陆航编队先后经受了直升机最大航程和低云、低能见、大雾以及持续降水等复杂天候的考验。”出国的解放军是万中挑一的顶尖精英,直升机飞一下最大航程和低云、低能见、大雾以及持续降水等复杂天候,算得了什么考验?真正“贴近实战”的是俄军蓄意陷害。

尹向明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俄罗斯乌茹尔机场和沙戈尔机场降落的两次险情。他说;

“我们起飞时,云顶高大概在900米,云底高俄方气象报400米,当时俄方引导机确定我们从云上飞行,到了乌茹尔机场上空后再穿云下降。但航程中,前方天气预报说云底高在不断压低,俄方途中决定临时要进行穿云,避开航路绕行50多公里从一个水库上空寻找云隙,进行云下飞行。可云下飞行不久,持续降水,云底高也不断压低,最低一段只有50米左右。编队一直下降到云底时,带队长机不断提醒编队要紧凑一些,防止丢失。”我们知道中国参加演习的2架米-171运输直升机和4架武直-9应该是全天候直升机,保持好紧凑的队形,是让俄国人见识一下身手吧。

后来尹向明他们发现,云顶越来越低,甚至已经接地,几乎没有云隙可以绕飞。他回忆说,“这时我们询问俄方怎办,俄军两架引导机是一前一后,把中方6架直升机夹在中间。在没有任何预报的情况下,他们两架飞机全部跃升进入云上。他们都是单机飞行没有后顾之忧,而我们是一个密集队形的编队飞行,不能随便跃升。”带队长机的带领中方编队一度下降到20米高度,低空、编队掠地飞行。这段报道向中央军委和全国人民公开交待俄军的蓄意陷害。俄军两架引导机一前一后把中方6架直升机夹在中间。解放军在语言不通、地域地形生疏;更要严格遵守俄罗斯法律和军纪的困境下,把指挥权交给俄军,等于把身家性命放在“全面战略协作伙伴”手中。演习的逼真等同作战的危险,友军在生死关头临阵脱逃,明知你“是一个密集队形的编队飞行,不能随便跃升”,被迫冒险超低空、编队掠地飞行。解放军在出国转场前已经考虑到协调保障困难,尹向明认为是靠过细的准备和过硬的素质才能取得成功。我看这次化险为夷有很大的侥幸的因素。因为等到解放军飞出了云雨带,俄方飞机才在上空联络尹向明他们说,“你们是不是解散了?”可见俄军遇到这类意外的险情发生,都要“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 像尹向明那6架直升机还是按照紧密的编队队形在云下飞行,危险性不是一般的大。解放军回答俄国人说“我们看到前方了,准备自行到达乌茹尔机场”。其实已经是骂人不带脏字-------用不着你献殷勤,咱爷们能搞定!

北京这段报道蹦出“看见”两个字大有文章。尹向明说:“当时持续性降水,编队飞行了近一分半钟,每架飞机看自己的长机模糊,只能看见一个轮廓。”“一直到前方平原地带能见度相对转好。这时我们回答俄方说,我们看到前方了。我们老百姓总以为凭视觉飞行是1950年代的水平,信息战时代不是依靠仪表飞行吗?如今连“的士”也有雷达测距,先进的武直-9解放军驾驶员为何要看自己的长机才能跟着飞行?在战场上要是看不见敌人的坦克、直升机、自行火炮怎么办?

“从鄂姆斯克机场起飞到车里雅宾斯克的沙戈尔机场着陆,这次天气不好,航程上能见度大约有1.5公里左右。但在接近沙戈尔机场30公里时,突然遇到强降水,云很低,当时编队高度只有100米左右,和沙戈尔机场塔台指挥员也失去了联系。俄方指挥员一度向指挥部通报我们返航了,过不来。”

中国陆航编队航程4300多公里,全程由俄方负责引路,俄军两架引导机是一前一后,把中方6架直升机夹在中间。从海拉尔到沙戈尔转场过程中,突然遇到强降水,云很低,当时编队高度只有100米左右,和沙戈尔机场塔台也失去电子联系。此时俄军两架引导直升机呢?北京高度信赖的亲密战友又一次在生死关头临阵脱逃。如果第一次是偶然,在短短几天内俄军引路人遇险即走原来是本能。那么沙戈尔机场塔台在30公里无线电联系失灵又有什么说法?

尹向明说,无线电通讯中断后,我们抓住云隙不断绕飞,最后从上空穿云而出。保持良好的编队飞行,自主安全着陆沙戈尔机场。俄方指挥员居然向指挥部通报解放军陆航编队返航了,过不来。俄国佬真是不顾常识的胡说八道!

中国陆航团参谋长尹向明说得很清楚;“整个转场过程中,陆航编队先后经受了直升机最大航程的考验。”从海拉尔到沙戈尔转场也是武直—9的最大航程,既然已经飞到离沙戈尔机场只有30公里的航程末段,武直—9的燃油最多剩下10—15%,怎么能够返航回到海拉尔机场?!

贴近实战的中俄联合军演刚刚序幕,俄罗斯的天时、地利、人和已经摆出下马威,中国兵要提高警惕,防人之心不可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