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认识的一位老抗联战士的最后下场

erxianjiangjun 收藏 10 7803



1968年冬天,我下乡到了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县福洞公社东新一小队,在一次汉族社员学习会上,认识了一位七十三岁的老大爷,他姓杨,我管他叫杨大爷,大家给他送个外号叫“杨二尿”。杨大爷虽然七十多岁的年纪,可是精神头很足,腿脚利索,整天挽着他刚刚才6岁的儿子,他去哪,那个小儿子就跟他到哪儿。小家伙胖乎乎的,还真挺招人喜欢。

听人说他家在安图县老头沟住 ,他为了再生个儿子,才在这儿——东新部落,找了个精神不太正常的朝鲜族女人,结了婚,才生下这么个儿子。据他自己说,他有个姑娘,是前老伴生的,老伴过世后,算卦的说他还有个儿子命,老来得子,可是站不住哦。他就不信邪,真结婚了,生了这么个儿子。

村里人还说,老杨头抗日打过鬼子,是抗联的老战士。我就崇拜英雄,一听说他有这个历史,立刻对他就亲热起来,有时也上他家去和他唠嗑,他也经常来集体户找我聊天。我主要就是问他的历史,最感兴趣的当然是打鬼子的那些事,后来他告诉我,自己当抗联之前是当胡子的,小日本进来后,才重新归顺抗联打鬼子的。

杨大爷告诉我:他十三岁就杀过人!那时他们家四口,刚从山东逃荒过来没几年,在汪清县的大山沟里安了家,那时候人少,谁在山口住下,这附近的大山就是谁家的。一年夏天的一天上午,他在家劈木柴,哥哥比他大5岁,也在一旁收拾马具,他的爹爹和娘在屋里唠嗑。这时候来两个汉子,走进了他家的院子,要喝水。山东人实惠,就把他俩让到了屋里,娘去给这两个人舀水,爹爹陪着这俩人说话,可是突然这两个人变脸了,因为他们看见了家里墙壁上挂的一支猎枪。一个人上前就摘下了墙上挂的猎枪,并且熟练的看了一下枪机:里面有子弹。他当即把枪口对准了爹爹,另一个人从怀里抽出一把刀子,跑出屋门逼住了在院子里蹲在地上干活的哥哥,紧接着,那抢猎枪的人把爹爹和娘全押到院子里,要抢马匹和钱财。

十三岁的杨大爷当时也没想啥,就眼瞅着那个要水喝的陌生人用刀子逼住了自己的哥哥,紧接着,自己爹娘也被另外一个陌生人用自己家的猎枪逼了出来,他当即火了,轮起劈柴的大斧子,对准旁边用刀逼住自己哥哥的陌生人后脑袋就是一斧子——咔!这位想抢劫的陌生人当即脑袋开了瓢!

那位拿枪的陌生人一看,当即吓住了,喊了一声:“出人命啦!”扔下猎枪就跑了。后来,他们家把这具尸体掩埋,为了怕官府知道,他们搬了家。虽然换了一个地方,当爹娘的还是怕儿子被官府抓住,躲了几年,就让儿子上山,入了绿林——当了胡子。一晃快十年过去了,小日本侵占了东北,东北的绿林立刻全都调转了枪口——一致对付小日本。杨二尿的山头也归顺了杨靖宇部队。他们最大的胜利,就是在1938年袭击了被日本鬼子侵占的八道沟镇,这个镇是金矿大镇,他们共计打死鬼子和满洲国警备军好几百人,缴获了很多战利品,杨二尿还缴获了一把手枪。

我问他杀没杀过人,他说当胡子的时候就是抢有钱的老百姓,一般不杀人;当抗联、打鬼子那可就是没少杀人,大都是杀得鬼子和汉奸。枪子不长眼睛,也兴许会杀死老百姓,打仗那就没法说了,特别是“推”八道沟那次,后半夜进攻的,人不能少死了。

我问他抓住日本鬼子咋处理?他说:“砍了,一个不了留。”

“那要是满洲国的汉奸军队呢?”

“当官的砍了,当兵的放了,参加抗联也行。”

时间不长,上面下来了清理阶级队伍的指示。杨二尿成了典型,开始几个朝鲜族青年斗他,问他杀死多少人?他眼睛一瞪说:“我杀人无数,没查,咋了?枪子可没长眼睛。”几个朝鲜族社员说他不老实,让知识青年发言,我们集体户的矫红(矫桂芹)第一个发言,然后就是康海星发言,康海星和马树文还上前煽了杨二尿几个嘴巴,我看得清清楚楚,杨二尿瞪着不服气的眼睛,再问啥也不说了!

一连几天,批斗杨二尿,集体户几乎人人都发言了,我却没吭声,我住的那家老贫农,他的儿子是民兵连长,姓韩,他问我:“红向东,你怎么不发言哪?集体户同学都发言了。” 我没有吭声,因为我觉得这样对待一个抗联的老战士不对,可是我又是右派子女,根本也不敢辨护,自己只好不吭声吧。

后来,福洞公社办了个学习班,这些有历史“问题”的人都去了公社。时间不长,就听说杨二尿家的小儿子病了。村里的大队医生去看了看,也没重视。没几天,就因为发高烧,肺部感染,死了。

听说杨二尿的儿子死了,公社才让杨二尿回到了家,我记得杨大爷满是白胡子的脸上,全是泪水。他埋葬了儿子后,找到我,说:“人家算我有个儿子,可是留不住,我就不信,他咋留不住呢,要是没有这文化大革命,我不去公社学习班,我儿子咋会死呢?”

我听了他这话,明显的感到这是极其“反动”的言论,可是我却没有向任何人汇报,因为我的爸爸就是死在省建一公司的学习班里的,也是市医院不给治疗,活活的死在医院的观察室内!

由于我没批斗杨大爷,他对我很好,经常来集体户找我。我也从他那里了解了不少抗日联军和过去东北胡子的秘闻轶事——想不到,这些闲话,竟成了我后来文学作品的基本素材。

我在1970年5月被招工去了卧龙钢铁厂,再回来的时候,杨大爷已经离开了这个小部落,听说他去了八家子,他走之前和那个朝鲜族半疯女人离了婚。

我再也没见到杨大爷,可是他给我讲的经历,却使我记忆犹新。后来“四人帮”被打倒了,记得那是1977年春天,我去到延边煤矿——地点在福洞公社,参加《延边日报》举办的“通讯报道学习班”,当时的辅导老师就是易洪斌(现在的吉林省文联副主席),我和他说了杨大爷的事,他让我去公社查查,我去福洞公社一问,才知道公社也在找他,想给他平反,却找不到他人。我离开延边前夕,才听说了杨大爷的消息:他在八家子南沟和中南一带以放羊为生,惨淡度过余生吧……

感慨而填:

昔曾抗倭美名扬,

日冦胆寒震东洋;

英雄落难遭人戏,

怒目含冤谁罪狂?

是非颠倒无讼处,

后辈唯我书真章。

但得老骥一息在,

敢笑东京不霸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这英雄的故事,多数是前半部看了让人兴奋,后半部看了让人心酸,他娘亲的。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