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而“贫”:禁群租逼碎北漂梦

北京的大头 收藏 1 220
导读:[中国新闻周刊网8月1日综合报道 (记者 王娜)]全国房租连涨42个月,北京房租连涨52个月,广州房租连涨45个月、深圳连涨48个月、济南连涨42个月……   高房租,一直是漂在大城市人们的“痛心之处”。辛辛苦苦一个月,大半工资都交给了房东,留在手中的钱剩不下多少;不少网友感叹相比较自己薪水的上涨速度,显然,房租“更胜一筹”。   漂在大都会 因房而“贫”   如房价上扬领头一样,“涨租行情”中北京再次拔了头筹。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北京居住价格同比上涨6.4%,住房租金上涨6.2%

[中国新闻周刊网8月1日综合报道 (记者 王娜)]全国房租连涨42个月,北京房租连涨52个月,广州房租连涨45个月、深圳连涨48个月、济南连涨42个月……

高房租,一直是漂在大城市人们的“痛心之处”。辛辛苦苦一个月,大半工资都交给了房东,留在手中的钱剩不下多少;不少网友感叹相比较自己薪水的上涨速度,显然,房租“更胜一筹”。

漂在大都会 因房而“贫”

如房价上扬领头一样,“涨租行情”中北京再次拔了头筹。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北京居住价格同比上涨6.4%,住房租金上涨6.2%。据一家媒体测算,北京住房租金自2009年3月到2013年6月已经连续52个月上涨,今年以来月同比涨幅均超过7%。

显然,逐年攀升的房租,让租房群体不堪重负,更不用说那些还在“最难就业季”中挣扎的社会新人了。

来自于民间智慧的新词“房格尔系数”,成了人们衡量租金高低的标准。该系数是指房租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可以近似地看成房租与收入的比值。据某房屋租赁公司估算,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部分城区房租与收入比高达40%,而南京等二线城市局部地区的房租收入比也已高达30%以上。沈阳年轻人“房格尔系数”多在20%至50%。

而什么样的房租收入比才是合理的?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区域研究中心王树华认为,房租收入比在25%以内是合理的,房租收入比在25%-30%处于居民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一旦超过30%则表明房租压力过大。

显然,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房租占到一个人收入的比重高达五分之二,已经远远超出专家所说的合理界限。据悉,北京市2012年的平均月薪是5223元,那么按照这个粗略计算,有将近2100元会被用来交付房租。可以想象,在北京这样的高消费城市,剩下的3000元,除去生活必要支出、交际费、服装费等等,所剩无几。

难怪网友“粉色兔子”说:“房价居高不下,房租也不甘示弱,疯长的房租,让我们实现了从房奴到租奴的转变。” 数据显示,第一季度,北京单套房平均租金价格已攀升至3660元,较2008年大涨了82%。

手握房产 因房而“富”

有人因租房而“贫”,自然有人会“富”。

手中有空置房拿出来出租,这样的行为无可厚非,这是合理合法的选择,没有什么可非议的。我们需要强调和注意的,是那些手中握有几十套房子的职业二房东,以及违规出租分割间的黑中介。

日前,北京日报报道“北京东三环80平米两居室住进25人”,该消息一出,便引发热议。据悉,这套房子是在每平方米售价高达6万元的东三环附近的高档公寓里,原本每月租金约8000元,靠出租床位竟然能达到每月2万元。

另据北京晚报近日报道,号称亚洲最大社区之一的北京天通苑,有超过30万居住人口,房屋数万套。通过查询两家大型中介公司房源情况,工作人员表示,天通苑地区,有30%左右的房源用于出租,出租房中又有一半的房源被二房东控制着。

据报道,其中一个二房东手中控制着的50多套房源,全都是通过打隔断的方式,将一套两居室或者三居室变成七八家或者十几家租户。经过他自己的计算,“现在就算是一天躺着啥都不干,也能挣2000多块。”

其实,对于收入一般的人来说,会选择合租,甚至群租,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一间房子住进这么多人,自身的安全很难保障,对周围的邻居也是种危险存在。

7月18日,北京有关部门发布通知规定,北京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单个房间不得超2人(有法定赡养抚养义务关系的除外)。规定一出,便引发众多观点的碰撞。

于合租一族来说,最为关心的恐怕就是,叫停群租是否会推高房租。有观点认为,政策出发点是好的,但“理想很美感,现实很骨感”。北京市房协秘书长陈志表示,群租乱象被遏制后,个人承担的租金肯定会略涨,但租户应该更注重正规合租带来的人身财产的安全保障以及居住舒适度、个人隐私方面的提高。

伟业我爱我家市场研究中心分析师则指出,对群租的清理整顿短期内不会推动北京市房租的上涨。虽然政策落地会催生出更多的租赁需求,但在整个租赁市场之中,住宅楼群租主要集中于交通便利的区域和一些保障房区域,比重很小,短期内难以影响到整个租赁市场。

同时,也有观点质疑规定的后期执行效果。北京大学房地产法研究中心中方主任楼建波认为,“群租房”新政的出台给出了衡量正规合租的“尺子”;但在治理群租乱象、整治黑中介、处罚违规出租方等方面,这根“棍子”却略显软弱。楼建波说,首先,《通知》只是一个一般性规定,在最触及群租房要害的处罚方面,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据悉,即使拨打“110”对群租房扰民等行为进行举报,警方出警后也首先要“口头警告”、责令改正;逾期拒不改正的,处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显而易见,这样的处罚效果并不大,房东觉得在群租带来的利益面前,区区百元的罚款无疑是‘九牛一毛’。”

北京市住房管理部门负责人也坦言,政策出台后,将面临群租治理过程中“进门难、认定难、执行难”的问题,尤其是对个人或“二房东”打隔断、分割出租的行为。因此,群租治理有赖于属地监管力量,市级有关部门将建立重案要案联合查处机制,震慑市场违规行为。

我们要逃离大城市么?

上海中原地产研究咨询部总监宋会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没有人想要群租住房,弱势低收入群体没有能力单独租房而选择群租,降低住房成本。“之所以会产生‘二房东’、群租等现象,高房价是重要原因。”他说。

但禁止群租后,那些难以负担高房租的人们去哪里呢?

“我们要逃离大城市么?”这是很多“北漂一族”的心里话。新华网近日所做的一个关于“房租飞涨,你还愿意待在北京吗?”的调查显示,有100多人选择“房租疯涨负担太重而选择离开”,但只有零星的几个人选择“留下”。

早前一位毕业于一所北京知名理工大学毕业生,在其QQ签名中这样写道,“5年租房两茫茫。不辞职,自难忘。夜来幽梦忽还乡……”最终,他在北京奋斗了5年后选择了离开。

而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小王也表示,“也许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就适合财力雄厚的人居住生活,像我们这样的‘屌丝’应该赶紧逃离。”小王说:“我们刚毕业,一个月也就3000-4000多元,现在一个单间都要1000多了,负担很重。很多同学都决定以后要回老家,觉得北京生活压力太大。”

中房信分析师薛建雄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政府对群租房的治理不能仅仅是限制,只堵不疏最终只会造成堰塞湖。相关部门应该考虑为中低收入者提供更多的房源,将保障房、公租房的保障范围扩大到外来人口,降低外来人口的入户标准,增加供应量。

北京大学房地产研究所陈国强教授也同样认为,市场的需求是多层次的,政策的规范和市场之间应该寻求一个平衡点。在校学生和很多低收入人群需要更加廉价的生存空间,单纯的禁止并不能解决问题。

“这样只会将学生和低收入人群赶向远郊区县,不仅给社会带来新的问题,也同时浪费了很多社会资源。”陈教授说。

陈教授建议,应在如何规范化管理群租房上下些工夫。“政府可以尝试建立一套可行的群租房管理办法,甚至改造一些楼宇作为专门的群租公寓。只要管理得好,群租房也可以干净整洁。”陈教授说。

(综合国际金融报、北京晚报、北京日报、经济参考报、法制晚报、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报道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