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X丑闻

猫咪琴 收藏 4 322
导读:安阳镇,石门桥上,每天坐着一个人,名叫二瘌子。他个儿不高,其貌不扬,额前有一小撮头发总是粘呼呼地贴在上面。据说衣衫不整,却有许多人和他搭讪一起。为什么呢?因为他嘴里的花边新闻多,东家二婶咋咋啦;西家二锅头倒栽葱啦。由于揭人长短,慢慢那个村的不良陋习都怕他说漏口自觉改了过来。 应着时代发展,二瘌子为满足路人的饭后茶余,把视觉面放得更宽更广,白天不擅自离岗位,晚上还得加班加点搜罗天下的花边新闻。 正是十五月圆之日,前门村的二叔遇上坐在桥墩上的二瘌子,弯下腰鞠躬八十度:“哟!这不是二瘌子吗?久闻不

安阳镇,石门桥上,每天坐着一个人,名叫二瘌子。他个儿不高,其貌不扬,额前有一小撮头发总是粘呼呼地贴在上面。据说衣衫不整,却有许多人和他搭讪一起。为什么呢?因为他嘴里的花边新闻多,东家二婶咋咋啦;西家二锅头倒栽葱啦。由于揭人长短,慢慢那个村的不良陋习都怕他说漏口自觉改了过来。

应着时代发展,二瘌子为满足路人的饭后茶余,把视觉面放得更宽更广,白天不擅自离岗位,晚上还得加班加点搜罗天下的花边新闻。

正是十五月圆之日,前门村的二叔遇上坐在桥墩上的二瘌子,弯下腰鞠躬八十度:“哟!这不是二瘌子吗?久闻不如目见!早听说你是闻名贯耳的“道说西东”啊!!“

二瘌子一看有一位长辈级的大叔对他敬仰十分,满面微风,十足江湖侠客里的侠士,阔胸昂首,绵绵不绝道:“哪位大叔,小的后辈纯属癖好,众人有乐跟我分享,还是看得起我二瘌子。我二瘌子虽是下流说事,却是风流成人!你看大叔我,还响当当一条光棍汉,女人听得面红耳噪都不敢接近我,我也实属无聊,只能拿着闲事儿自淫自乐!”

大叔回敬三分道:“二瘌子,你这是过谦了!谁不知你是一把双刃剑!刀光一闪,没有不见血封喉的!”

二瘌子谦敬地说:“大叔,你那是小李飞刀来着!!”大叔拍了拍他的肩说:“二瘌子,你是个人才,人间少有的精品,生不逢时也只作饭后茶余品评,要你生对朝代,还准能针砭时弊为该朝代作出贡献皇爷给你加官进爵啊!”

“大叔,你别夸我了!我说的都是性丑闻!!”二瘌子不好意思地回。“说不得的东西,太阳下一曝光,知情人还不把我二瘌子扔去喂鱼!”

前门村的二叔摸了摸胡须,自语道:“自古风流唐伯虎,当今大嘴宋祖德,艳事闲话二瘌子。果然名不虚传。我见你没被人扔去喂鱼,好好的还坐在桥墩呀!!”

这时,正好一位南家胖嫂路经此地,见二男人聊得热火朝天,不免插进话:“我说二瘌,今天来新人啦!这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今个儿有什么花边新闻说给俺胖嫂听听!!”

二瘌子一见胖嫂鼓胀的胸部,心里咯噔一下:“去去去,胖嫂,女子听不得!”胖嫂驾着铁臂似的胳膊,“坏男不欺好女。二瘌子,跟我比试,我一拳能撂倒你!!”

前门村的二叔一瞧她架势,驾着眼镜道:“我说你这个彪悍的女人,这里不设比武场!!”

“奶奶的,我看即使你们二人冲上来,也能把俩同时撂倒!!”

“胖嫂,我服了!你是男人豪爽式的女人!!”二瘌子仰慕道,胖嫂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人类是个群居动物,在生活的方式中,只要有一个人围观,就象蚂蚁获得食物,慢慢聚拢。这是一个秋季的白昼,太阳并不热辣,石门桥下的流水格外的温柔,它因风吹皱,引起的阵阵漪涟,犹如山野中,闻风吹撩起黑发的美丽少女,荡着波光盈盈而笑地看着桥上的人们。不远处的荷叶翻卷着绿片,绿蒿似的茎部摇曳在水中,雄伟着一支独秀,嬉戏于微波之中。

石门桥上热闹地聚着一群人,他们围拢在二瘌子的身旁,时而开怀大笑,时而屏听凝神,那个场景,不亚于奶奶给一窝蜂的孙子讲过去“让我们荡起双浆”那个年代的故事。

“话说,某某地方有一官儿,高不成低不就的,爱摆门面,说老子我有多少钱,家产有几,房子是欧式建筑,车子是劳斯莱斯。大家都熟懂那句鬼话:有钱男人就变坏。那官儿前世休来厚福,家有贤妻,膝下三儿,都是赚计划生育空子,大儿在家顺产;二儿送港生产;三儿抵美偷产。三个儿,三户籍。”

其中有人道:“换作我们老百姓,脱光裤子,卖光家产还抵不过一罚款!!”

胖嫂应道:“钱啦,我叫你一声龟爷爷!!”

二瘌子没有被七嘴八舌的人打破,继续口沫唾飞:“钱还真是龟爷爷,官儿招了一位年青貌美的秘书,城里人实则叫小蜜,那个小美人啊,还确实惹人垂涎。”

胖嫂听得有意见了:“要不这妞怎么会做他的龟孙子!!”人群中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男士,胖嫂一说,大伙儿嘘了一声。

二瘌子似乎在讲这样的事件永远都是乐此不疲,且情节生动。

“有一天晚上,夜黑风高。”

有人插进一句:“这句引子,我听多了!!”

二瘌子并不以为然继续:“小蜜随同官儿出去应酬,应酬嘛,都是官们,所谓官们,都是官官相护。小蜜一出局啊,惹得在场的其它豆大豆小官员都齐唰唰说他好话。你家小蜜长的沉鱼落雁,怯的闭月羞花,美的胜七女天仙。官儿一喝酒,胸襟勃发,越瞧小蜜,小蜜越害羞。光圈中隔空送来倒魂秋波,把官儿乐得好几次丢了场,不是失手把菜夹丢了,就是酒杯置空,呯得掉地。其它官儿窃窃私语,认为他喝酒起性,酒不在他们,而在美人也。”

胖嫂羞言道:“逢酒场上,没个好男人!!”

前门村二叔有意见:“我不就是一个?”

胖嫂目不斜视:“拉倒吧!就你普通男人,要长相没长相,要官职没官职,哪个小蜜能看上你!!”

众人一阵起哄。

二瘌子脸不红,心不惊:“酒真是坏事,眼光局面越来越难收拾,其中有一官员索性提前结帐,一路还眼迷迷地对那位小蜜说:“局长喝多了,你一定在路上好好照顾他!!”小蜜深知官场话,她想好好照顾他定有另一番意思。果然,小蜜驾车到某个山路口,副驶上的官儿借故下来尿尿,等小蜜扶他上完车,一把倒在小蜜身上,好几次小蜜扶了他起来,他又象泥菩萨又倒下去。官儿重复同行的话:“路上好好照顾我!!”小蜜心惊之余,见官儿头顶抵她,小蜜害臊,平时官儿工作上铁面不苟笑。但见官儿爽歪歪私下暗藏多日的私欲,很想借酒生吞了眼前的小绵羊。说时迟,那时快,他用力一扯小蜜的裤衩,把小蜜的网眼丝袜也撕破了。小蜜荒山野岭惊叫起来,女人越尖叫,男人越兴奋!“

胖嫂这时听得呯呯乱跳,她眼见几十双眼睛在她身上扫射,就象敌我战场,威猛的火力把她的身体射得全部穿孔。

前门村的二叔瞄了一眼胖嫂的肥臀,嗯了二声:“如果有人听不下去,赶紧撤哦,高潮在后头!!”胖嫂挺起胸:“我看谁先撤!!有胆量同时达到高潮!!”众人掩笑。

二瘌子名不虚传的心定神宇:“官儿就似恶虎扑食,一把将小蜜按倒。小蜜毕竟是弱女子,油门加速吧,窄门小道的,说不定飞车两命儿都没有;下车吧,夜黑风高,外面鬼哭狼嚎,不是一般女子所能承受!!”

胖嫂捶了高耸的胸脯:“要我,能承受!!”

二瘌子深吸一口气:“小蜜有苦说不出,她又时时念及其它领导的话:好好照顾局长,心想,莫非他们也是一丘之貉,不由她想,官儿已经象鹰爪把她的柔质的衣裙脱开,并强迫地把棍棍驶入港湾,一把游舌把她的嘴封住了!!”

胖嫂骂道:“狗官!把闺女贱踏了!!”

前门村的二叔怒冲冲道:“我叫你撤,你还等着和我高潮!!”

二瘌子不急不燥:“官门游舌一进,象霸占了一方天下,官儿有征服欲望之感。但是官儿乘火打劫,半夜深山黑岭,谁人知晓,拔出一根棍,双手举头要把小蜜的嘴凑到棍子上。小蜜不从,官儿火烧欲望,哄孩子地哄:“小乖乖,回去我给你支个十万!”小蜜一听,也含泪地拨弄吮吸!!“

二瘌子看着每个人,只见个个面红耳赤。

二瘌子佩服肥婶还有勇气听下去,继续说:“正在他们高潮迭起时,摇得厉害之际,只听到咔嚓一声响,随着官儿刺耳的惊叫,一股鲜血从小蜜的嘴唇喷涌而出。官们掴她一个重重的耳光。小蜜不知发生什么事,一下眼冒金星,大声啼哭,冲出车门,眼光中,望到一辆黑糊糊的车和官儿的车尾相碰,却见一男一女头发凌乱从车子下来,对着突然的意外面面相觑。

官儿的命根子断了,他如梦初醒,拿着截断的命根子冲出车门,恶狠狠捧着那东西,也不知羞耻地嚎啕:“你们还我命根子!!”

小蜜害怕的在发抖,其它一男一女不住地喃喃口语:“对不起,对不起。个个都吓得面瘫脚软。小蜜此时第一反应给120打电话。

车震事件很快遍布传开。官儿因性丑闻丢乌纱帽,妻儿老小个个指责他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小蜜恬不知耻悄无声息离开。

胖嫂听完后摇摇头:“可悲啊!可悲!”

二瘌子此时见一个个呆若木鸡,问大家:“你们都高潮了吗?”

大伙众声回应:“高潮了,不过,高潮又退潮了!!”

前门村的二叔叹了口气:“当官要为民服务,就如回家斗地主!”二瘌子一听,听出弦话问:“大叔,莫非你正是前门村村长,号称水上飘陈四贵村长!?”

大叔摸摸胡须:“鄙人正是!!”

二瘌子露出仰敬:“水上飘村长,你的行事和风格与我有异曲同工之妙!!”

陈四贵摇着蒲扇笑步离去:“安阳有名二瘌子,性事丑闻逗人痴,前门老翁水上飘,戒银戒色独乐去!”

众人不舍:“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胖嫂跺着脚:“众乐?看你们乐,人家村长是回家斗地主去!

“你们说斗的地主是谁”

众问:“是谁?”

“当然是他妻喽。”二瘌子头发往后一甩,非常潇洒。

[原创]X丑闻

2009-9-17 17:30 猫咪(版权所有),2013-8-1改编(原创网易博客,此贴转铁血)

本故事根据新加坡车震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