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研究朝鲜战争二次战役的东部战线,想起史密斯的一句话:“长津湖地区根本就不适合军事行动,就算是成吉思汗也不会想去征服它。”

就长津湖战役而言,志愿军对联合国军的打击目的没有错——抓住东线敌军势单力孤且分兵冒进之机,集中精锐宋时轮九兵团予以突然打击。错在双方对人价值认识上的差异,在五十年不遇的寒冬之际翻越三百公里山区仓促攻打美军陆战1师。如果志愿军能满足吃饱穿暖的最低限度,那么长津湖之战的结局就可能改写。

长津湖风雪交加的严寒气候,山高路窄的复杂地形,突然而至的西伯利亚寒流使气温下降到零下三十度,正是九兵团诱敌深入,寻机各个歼灭的理想地点。相反,在美10军军长阿尔蒙德的眼中倒不那么重要,令美国海军陆战队陆战1 师沿长津湖西岸大胆向江界、满浦地区推进。

九兵团作战的梦想是,两个军夜行晓宿,悄然进入湖区攻击位置,形成四个包围圈,把陆战1师装进长津湖的口袋。然后,20军从侧翼穿插包围下碣隅里,切断各部之间联系,而在湖区的最北面柳潭里和新兴里,则由27军实施主攻。宋时轮甚至有凭着六个精锐主力师的绝对优势兵力可以轻松吃掉已成煮熟鸭子的美军三个团的深度幻觉。

联合国军在阿尔蒙德的催促下,美军二战太平洋战场上的王牌陆战 1 师被毛泽东钦点入朝作战的头等精锐主力九兵团含在了舌苔上。陆战 1 师师长史密斯少将以其职业军人的素质敏锐察觉出即将到来的危险,他下令部队谨慎行动,确保后勤补给线的安全,并坚持在下碣隅里修建简易机场,这一命令在以后的突围行动中令美军转危为安。

宋时轮与史密斯一夫当关,二夫莫开,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他们联手上演了长津湖血战。11月27日早晨,在陆战1师攻击柳潭里以西高地遭遇了志愿军大部队之后,黄昏,在夜色降临的漫天飞雪中,九兵团按照预定部署开始了总攻。

张翼翔的20军和彭德清的27军向美军发起突击,以求彻底封闭长津湖包围圈。崇山峻岭中传出惊天动地的军号声和呐喊声,在长达20公里的山间小路上,10万志愿军将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美军,像两把利刃将陆战1师分割成了五块。这是一场决定朝鲜乃至世界历史进程的战役,风刀雪剑的苦寒高原将上演一场英勇与顽强的史诗。在几乎绝望的不利态势下,美军陆战1师苦战突围,在一无所有的后勤补给下,志愿军九兵团完全依靠意志和精神搏杀。

在长津湖以东的丰流江河岸,以第 7 步兵师团长麦克莱恩上校为首的第31团支队已成瓮中之鳖。这个包围圈北角是内洞峙,东角是新兴里,南角是后浦,周围的高地几乎全被志愿军所控制,美军被无情分割成三部分,压缩在方圆不到2公里的狭小地域,形势岌岌可危。

阿尔蒙德指责前线指挥官被中国军队吓破了胆,并对他说——我们要继续进攻,要直捣鸭绿江,不要让几个中国洗衣匠挡住你们!结果第 7 师根本不是九兵团的对手,27军集中两个师5个团的兵力,并使用全军所有炮兵,封闭了“北极熊团”通向生命的出口。

这是朝鲜战争中,志愿军宣称的惟一一次成建制地全歼美军一个团的光辉战例。可是美军葬送第31团支队存在很多特定因素,该团位置比较孤立,山高路狭,难以得到大量航空火力支援或在友邻策应下突围,第7师在美军韩国各师中战斗力最弱,第31团支队更是由多个单位临时拼凑而成,在以后的战争中志愿军再无这样集中如此之多的有利条件。

在长津湖以西的柳潭里,被五座山峰和大片连绵起伏的山地环抱,四条公路在这里交汇。早在陆战1师向柳潭里以西攻击前进受阻,陆战7团团长利兹伯格就敏锐的发现了不详的先兆,随即命令部队停止进攻转入防御,10个步兵连环绕柳潭里建立起U形防线,合编八个炮兵连的炮口全部指向威胁最大的西方和西南方。随着夜幕的降临,在孟良崮、济南、淮海、渡江等重大战役中擅于攻坚的27军79师与擅于穿插的59师,两支华东野战军的头等主力师,堪称志愿军战史上一次黄金般的组合,像两把铁钳死死钳住了柳潭里的灵魂。

很多陆战队员这辈子都忘不了寒冷冬夜中他们所看到和听到的东西,在轰鸣的枪炮声和火光中,他们第一次看到了犹如海潮般涌来的中国士兵!第一次听到了越来越清晰刺耳的喇叭声!第一次听到了迅速接近阵地的中国士兵单薄的胶底鞋在冰雪大地上发出的那种”沙沙”的声响!第一次听到了中国士兵冲击过程中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呐喊声!

分割包围进行得十分顺利,59师切断了柳潭里与下碣隅里的联系,消灭被围之敌却无比艰难,79师在美军灼烈火力下仅仅构成合围态势,战斗开始头10个小时,攻击部队减员竟达近万人。宋时轮极为震惊,如果损失按这个数字上升,整个兵团能支撑多久?此刻,毛泽东的名言破空而来——不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何况此战事关战略大局,宋时轮咬牙定下决心,打!

离题太远,回到主题。在陆战1师左剑右戟抗击59师和79师的同时,麦克阿瑟圣诞节前就拿下朝鲜半岛的清秋大梦已近破灭,急令联合国军全线转为防御,第10军开始制定海上撤退计划。再说史密斯,他比麦克阿瑟温文尔雅,所以他在骨子里应该瞧不上高傲自负的“联合国军”总司令。史密斯绝对是一位突围大师,用他的话说——撤退?见鬼!我们不过是换个方向进攻!但是在志愿军对下碣隅里虎视眈眈中,史密斯是没有心情向咸兴后撤的。

长津湖的夜晚是属于志愿军的,白天则属于美军,下碣隅一战双方都使出了全力,美军不足的兵力在战斗中进一步被消耗,在山穷水尽的地步,凭借着最后预备队的反击,才顶住了东丘志愿军的乘胜攻击之势。而担负围攻下碣隅里的20军58师被美军称为“卓越的夜间战斗部队”, 却遭到了美军猛烈炮火的密集轰击,几乎丧失战斗力,始终无法攻占下碣隅里。

面对志愿军这样的对手,美军陆战7团1营连日苦战,夜间避开公路以越野机动穿越志愿军防线驰援德洞山口,成功掩护柳潭里的陆战5团和陆战7团迅速后撤至下碣隅里。此时,陆战1师周围还有志愿军十个师,撤退之路丝毫不容乐观。陆战5团团长默里中校像失魂落魄的亡灵,与指挥仁川登陆时简直判若两人,他们究竟还有没有力量再突围出去?

12月4日,下碣隅里的机场跑道在史密斯师长的督促下终于完工,C—47运输机满载着5000名伤员安全撤离,还带来了各种重要补给物资和伤愈归队官兵。带回战友的尸体也是陆战队的一贯传统,当第10军命令史密斯停止空运战死者尸体后,史密斯师长回答道:“陆战队员对在战斗中阵亡的战友极其崇敬,哪怕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带出战友的尸体!陆战1师绝不会把战友的尸体留在一个即将撤离的朝鲜东北部的荒寂小村里!”

当时,美军总部曾提出,以空运手段撤出全部人员,以美军的空运实力完全可以实现,史密斯却执着的放弃了建议。史密斯撤退的思路是正确的,即使空运过程未受志愿军攻击,重装备也将无法带走,而且势必将牺牲最后掩护机场的部队,此外在古土里的部队也会因势单力孤而无法突围到达海边,所以史密斯决定拼死从公路撤向古土里。

史密斯没有想到,陆战1师刚赢得最先在仁川登陆的荣耀,长津湖战役的第一周,又担当起长津湖突围的急先锋。他更没想到,志愿军在没有制空权,缺乏装备、弹药、食品和防寒用具的条件下,忍耐一切艰难困苦,依然勇敢战斗着。

此时,浴血苦战数夜的九兵团决定全力以赴组织一切力量,围追堵截,20军击毙美军团长缴获团旗,27军翻越雪山分割美军坚守阵地。可是零下30多度的酷寒像鬼魅一样无处不在,带着大盖帽,毛巾捂着耳朵,穿着胶鞋和南方棉衣的志愿军无粮充饥,冻饿减员甚至超过了战斗伤亡,其艰苦程度超过长征!有生力量愈发消耗,继续强攻下碣隅里难以为继,宋时轮急调26军驰援。

12月6日,史密斯拥有的第7团战斗群和第5团战斗群一前一后向古土里突围,充分利用从下碣隅里到古土里的开阔地形,由步兵对公路两侧各700米范围的志愿军进行驱逐性攻击,700米距离以外则由迫击炮、榴弹炮进行火力压制。美军总部也集中该地区所有空中力量——在兴南附近海面上 的7艘各型航母,在连浦机场上的4支攻击机中队,舰载机和陆基飞机总共约500架,这是整个朝鲜战争期间美军最大一次航空兵力的集结,为陆战1师的撤退撑开一柄巨大的空中保护伞。

志愿军战士们能用的武器只有步枪、刺刀和手榴弹,冻饿和战斗中严重减员已使部队战斗力大大打折扣。27军主力取道社仓里向咸兴攻击,26军遭受美空军高密度攻击无力增援,担负阻击的20军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人员疲乏困顿,弹药所剩无几,无力阻止美军的突围。

美军撤退初始,宋时轮急切的要知道前线的状况,懊恼万分的询问作战参谋: “第二十六军为什么不上?”,“第二十六军还未到位!”,一拳击碎铺着地图的木板桌。宋时轮绝对是一员虎将,毕业于黄埔军校五期,在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都留下了他彪炳功勋,在长津湖却没有,这是他终生遗憾。

陆战1师经过柳潭里—下碣隅里—古土里的艰辛转战,将分散在各地的部队如同滚雪球般集中起来,且不做任何停留继续向南撤退。携带大型降落伞的C—119运输机连夜从日本飞抵前线,空投8套M2车辙桥,成功修复已被志愿军炸毁桥基的水门桥,彻底打通了从长津湖地区通往海边的唯一公路。如此惊人的综合能力和迅捷的机动速度,完全超出了志愿军官兵的认知水平,经历过这场战争的士兵,比任何人都渴望自己的军队插上现代化的翅膀。

作为对手的美军也在惊叹志愿军勇敢的同时,感到可怕!——“中国军队这种勇敢战斗精神和坚韧性,到底来源于什么呢?那大概不单纯是强制和命令,可能是因为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对帝国主义的憎恶,坚信现在进行的这次战争是’正义战争‘,这些都渗透到了中国军队官兵的心灵深处,不!已渗透到骨髓之中。”

用一种客观的角度来形容长津湖之战就是——陆战1师在沿途只有一条狭隘公路,而且公路两侧制高点均为志愿军控制的极端不利情况下,携带几乎全部重装备和伤员,建制基本完整地成功突围而出。志愿军九兵团成功收复三八线以北东部地区,却在五倍以上兵力优势及态势地形都非常有利的情况下,付出了巨大代价仍未能全歼甚至未能给予陆战1师重创,导致美国军方上层信心大增,最终确立了将朝鲜战争持续下去的决心。

1952年9月,第九兵团从朝鲜回国,车行鸭绿江边,宋时轮将军默立良久,目光向着长津湖方向无限伸展,眼前仿佛展现出一部九兵团将士忍耐一切艰难困苦,忠实执行命令,默默行动与战斗的史诗,两万志愿军士兵在严寒和炮火中倒下。

当初,九兵团先清除新兴里,主要还是打歼灭战的思想作祟。迈入美军合围的钳口,应该在深远一些,集中主力猛攻下碣隅里而不是在新兴里和柳潭里。如果按照此战略目标实施,在开战伊始,即一下打在美军的死穴上,防御力量薄弱而又是指挥后勤中枢的下碣隅里根本无力承担志愿军精锐的战术打击,那麦克阿瑟就彻底疯了,他在平安夜就会询问史密斯—你确信陆战1师还能突围么?



本文内容于 2013/8/1 10:33:35 被大仙20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