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朝鲜战争之长津湖

大仙2013 收藏 58 987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最近研究朝鲜战争二次战役的东部战线,想起史密斯的一句话:“长津湖地区根本就不适合军事行动,就算是成吉思汗也不会想去征服它。”

就长津湖战役而言,志愿军对联合国军的打击目的没有错——抓住东线敌军势单力孤且分兵冒进之机,集中精锐宋时轮九兵团予以突然打击。错在双方对人价值认识上的差异,在五十年不遇的寒冬之际翻越三百公里山区仓促攻打美军陆战1师。如果志愿军能满足吃饱穿暖的最低限度,那么长津湖之战的结局就可能改写。

长津湖风雪交加的严寒气候,山高路窄的复杂地形,突然而至的西伯利亚寒流使气温下降到零下三十度,正是九兵团诱敌深入,寻机各个歼灭的理想地点。相反,在美10军军长阿尔蒙德的眼中倒不那么重要,令美国海军陆战队陆战1 师沿长津湖西岸大胆向江界、满浦地区推进。

九兵团作战的梦想是,两个军夜行晓宿,悄然进入湖区攻击位置,形成四个包围圈,把陆战1师装进长津湖的口袋。然后,20军从侧翼穿插包围下碣隅里,切断各部之间联系,而在湖区的最北面柳潭里和新兴里,则由27军实施主攻。宋时轮甚至有凭着六个精锐主力师的绝对优势兵力可以轻松吃掉已成煮熟鸭子的美军三个团的深度幻觉。

联合国军在阿尔蒙德的催促下,美军二战太平洋战场上的王牌陆战 1 师被毛泽东钦点入朝作战的头等精锐主力九兵团含在了舌苔上。陆战 1 师师长史密斯少将以其职业军人的素质敏锐察觉出即将到来的危险,他下令部队谨慎行动,确保后勤补给线的安全,并坚持在下碣隅里修建简易机场,这一命令在以后的突围行动中令美军转危为安。

宋时轮与史密斯一夫当关,二夫莫开,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他们联手上演了长津湖血战。11月27日早晨,在陆战1师攻击柳潭里以西高地遭遇了志愿军大部队之后,黄昏,在夜色降临的漫天飞雪中,九兵团按照预定部署开始了总攻。

张翼翔的20军和彭德清的27军向美军发起突击,以求彻底封闭长津湖包围圈。崇山峻岭中传出惊天动地的军号声和呐喊声,在长达20公里的山间小路上,10万志愿军将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美军,像两把利刃将陆战1师分割成了五块。这是一场决定朝鲜乃至世界历史进程的战役,风刀雪剑的苦寒高原将上演一场英勇与顽强的史诗。在几乎绝望的不利态势下,美军陆战1师苦战突围,在一无所有的后勤补给下,志愿军九兵团完全依靠意志和精神搏杀。

在长津湖以东的丰流江河岸,以第 7 步兵师团长麦克莱恩上校为首的第31团支队已成瓮中之鳖。这个包围圈北角是内洞峙,东角是新兴里,南角是后浦,周围的高地几乎全被志愿军所控制,美军被无情分割成三部分,压缩在方圆不到2公里的狭小地域,形势岌岌可危。

阿尔蒙德指责前线指挥官被中国军队吓破了胆,并对他说——我们要继续进攻,要直捣鸭绿江,不要让几个中国洗衣匠挡住你们!结果第 7 师根本不是九兵团的对手,27军集中两个师5个团的兵力,并使用全军所有炮兵,封闭了“北极熊团”通向生命的出口。

这是朝鲜战争中,志愿军宣称的惟一一次成建制地全歼美军一个团的光辉战例。可是美军葬送第31团支队存在很多特定因素,该团位置比较孤立,山高路狭,难以得到大量航空火力支援或在友邻策应下突围,第7师在美军韩国各师中战斗力最弱,第31团支队更是由多个单位临时拼凑而成,在以后的战争中志愿军再无这样集中如此之多的有利条件。

在长津湖以西的柳潭里,被五座山峰和大片连绵起伏的山地环抱,四条公路在这里交汇。早在陆战1师向柳潭里以西攻击前进受阻,陆战7团团长利兹伯格就敏锐的发现了不详的先兆,随即命令部队停止进攻转入防御,10个步兵连环绕柳潭里建立起U形防线,合编八个炮兵连的炮口全部指向威胁最大的西方和西南方。随着夜幕的降临,在孟良崮、济南、淮海、渡江等重大战役中擅于攻坚的27军79师与擅于穿插的59师,两支华东野战军的头等主力师,堪称志愿军战史上一次黄金般的组合,像两把铁钳死死钳住了柳潭里的灵魂。

很多陆战队员这辈子都忘不了寒冷冬夜中他们所看到和听到的东西,在轰鸣的枪炮声和火光中,他们第一次看到了犹如海潮般涌来的中国士兵!第一次听到了越来越清晰刺耳的喇叭声!第一次听到了迅速接近阵地的中国士兵单薄的胶底鞋在冰雪大地上发出的那种”沙沙”的声响!第一次听到了中国士兵冲击过程中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呐喊声!

分割包围进行得十分顺利,59师切断了柳潭里与下碣隅里的联系,消灭被围之敌却无比艰难,79师在美军灼烈火力下仅仅构成合围态势,战斗开始头10个小时,攻击部队减员竟达近万人。宋时轮极为震惊,如果损失按这个数字上升,整个兵团能支撑多久?此刻,毛泽东的名言破空而来——不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何况此战事关战略大局,宋时轮咬牙定下决心,打!

离题太远,回到主题。在陆战1师左剑右戟抗击59师和79师的同时,麦克阿瑟圣诞节前就拿下朝鲜半岛的清秋大梦已近破灭,急令联合国军全线转为防御,第10军开始制定海上撤退计划。再说史密斯,他比麦克阿瑟温文尔雅,所以他在骨子里应该瞧不上高傲自负的“联合国军”总司令。史密斯绝对是一位突围大师,用他的话说——撤退?见鬼!我们不过是换个方向进攻!但是在志愿军对下碣隅里虎视眈眈中,史密斯是没有心情向咸兴后撤的。

长津湖的夜晚是属于志愿军的,白天则属于美军,下碣隅一战双方都使出了全力,美军不足的兵力在战斗中进一步被消耗,在山穷水尽的地步,凭借着最后预备队的反击,才顶住了东丘志愿军的乘胜攻击之势。而担负围攻下碣隅里的20军58师被美军称为“卓越的夜间战斗部队”, 却遭到了美军猛烈炮火的密集轰击,几乎丧失战斗力,始终无法攻占下碣隅里。

面对志愿军这样的对手,美军陆战7团1营连日苦战,夜间避开公路以越野机动穿越志愿军防线驰援德洞山口,成功掩护柳潭里的陆战5团和陆战7团迅速后撤至下碣隅里。此时,陆战1师周围还有志愿军十个师,撤退之路丝毫不容乐观。陆战5团团长默里中校像失魂落魄的亡灵,与指挥仁川登陆时简直判若两人,他们究竟还有没有力量再突围出去?

12月4日,下碣隅里的机场跑道在史密斯师长的督促下终于完工,C—47运输机满载着5000名伤员安全撤离,还带来了各种重要补给物资和伤愈归队官兵。带回战友的尸体也是陆战队的一贯传统,当第10军命令史密斯停止空运战死者尸体后,史密斯师长回答道:“陆战队员对在战斗中阵亡的战友极其崇敬,哪怕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带出战友的尸体!陆战1师绝不会把战友的尸体留在一个即将撤离的朝鲜东北部的荒寂小村里!”

当时,美军总部曾提出,以空运手段撤出全部人员,以美军的空运实力完全可以实现,史密斯却执着的放弃了建议。史密斯撤退的思路是正确的,即使空运过程未受志愿军攻击,重装备也将无法带走,而且势必将牺牲最后掩护机场的部队,此外在古土里的部队也会因势单力孤而无法突围到达海边,所以史密斯决定拼死从公路撤向古土里。

史密斯没有想到,陆战1师刚赢得最先在仁川登陆的荣耀,长津湖战役的第一周,又担当起长津湖突围的急先锋。他更没想到,志愿军在没有制空权,缺乏装备、弹药、食品和防寒用具的条件下,忍耐一切艰难困苦,依然勇敢战斗着。

此时,浴血苦战数夜的九兵团决定全力以赴组织一切力量,围追堵截,20军击毙美军团长缴获团旗,27军翻越雪山分割美军坚守阵地。可是零下30多度的酷寒像鬼魅一样无处不在,带着大盖帽,毛巾捂着耳朵,穿着胶鞋和南方棉衣的志愿军无粮充饥,冻饿减员甚至超过了战斗伤亡,其艰苦程度超过长征!有生力量愈发消耗,继续强攻下碣隅里难以为继,宋时轮急调26军驰援。

12月6日,史密斯拥有的第7团战斗群和第5团战斗群一前一后向古土里突围,充分利用从下碣隅里到古土里的开阔地形,由步兵对公路两侧各700米范围的志愿军进行驱逐性攻击,700米距离以外则由迫击炮、榴弹炮进行火力压制。美军总部也集中该地区所有空中力量——在兴南附近海面上 的7艘各型航母,在连浦机场上的4支攻击机中队,舰载机和陆基飞机总共约500架,这是整个朝鲜战争期间美军最大一次航空兵力的集结,为陆战1师的撤退撑开一柄巨大的空中保护伞。

志愿军战士们能用的武器只有步枪、刺刀和手榴弹,冻饿和战斗中严重减员已使部队战斗力大大打折扣。27军主力取道社仓里向咸兴攻击,26军遭受美空军高密度攻击无力增援,担负阻击的20军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人员疲乏困顿,弹药所剩无几,无力阻止美军的突围。

美军撤退初始,宋时轮急切的要知道前线的状况,懊恼万分的询问作战参谋: “第二十六军为什么不上?”,“第二十六军还未到位!”,一拳击碎铺着地图的木板桌。宋时轮绝对是一员虎将,毕业于黄埔军校五期,在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都留下了他彪炳功勋,在长津湖却没有,这是他终生遗憾。

陆战1师经过柳潭里—下碣隅里—古土里的艰辛转战,将分散在各地的部队如同滚雪球般集中起来,且不做任何停留继续向南撤退。携带大型降落伞的C—119运输机连夜从日本飞抵前线,空投8套M2车辙桥,成功修复已被志愿军炸毁桥基的水门桥,彻底打通了从长津湖地区通往海边的唯一公路。如此惊人的综合能力和迅捷的机动速度,完全超出了志愿军官兵的认知水平,经历过这场战争的士兵,比任何人都渴望自己的军队插上现代化的翅膀。

作为对手的美军也在惊叹志愿军勇敢的同时,感到可怕!——“中国军队这种勇敢战斗精神和坚韧性,到底来源于什么呢?那大概不单纯是强制和命令,可能是因为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对帝国主义的憎恶,坚信现在进行的这次战争是’正义战争‘,这些都渗透到了中国军队官兵的心灵深处,不!已渗透到骨髓之中。”

用一种客观的角度来形容长津湖之战就是——陆战1师在沿途只有一条狭隘公路,而且公路两侧制高点均为志愿军控制的极端不利情况下,携带几乎全部重装备和伤员,建制基本完整地成功突围而出。志愿军九兵团成功收复三八线以北东部地区,却在五倍以上兵力优势及态势地形都非常有利的情况下,付出了巨大代价仍未能全歼甚至未能给予陆战1师重创,导致美国军方上层信心大增,最终确立了将朝鲜战争持续下去的决心。

1952年9月,第九兵团从朝鲜回国,车行鸭绿江边,宋时轮将军默立良久,目光向着长津湖方向无限伸展,眼前仿佛展现出一部九兵团将士忍耐一切艰难困苦,忠实执行命令,默默行动与战斗的史诗,两万志愿军士兵在严寒和炮火中倒下。

当初,九兵团先清除新兴里,主要还是打歼灭战的思想作祟。迈入美军合围的钳口,应该在深远一些,集中主力猛攻下碣隅里而不是在新兴里和柳潭里。如果按照此战略目标实施,在开战伊始,即一下打在美军的死穴上,防御力量薄弱而又是指挥后勤中枢的下碣隅里根本无力承担志愿军精锐的战术打击,那麦克阿瑟就彻底疯了,他在平安夜就会询问史密斯—你确信陆战1师还能突围么?



本文内容于 2013/8/1 10:33:35 被大仙20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35楼w555

志愿军司令部前期主要是4野人当家,宣传4野部队也不奇怪,9兵团冻伤重,志司有主要责任,虽打仗很勇敢,给敌美军重创,避忌一下,少提9兵团,有利于志司、彭德怀威信,9兵团宣传多会冲淡对13兵团宣传,淡化对9兵团正面宣传,也是高层的无赖。上甘岭战役志司决策人变了,15军不存在冻伤,战斗伤亡比9兵团第二战役大,15军接手26军防区后,连连丢失阵地,一直丢到上甘岭,己无可丢了,15军一星期仿亡百分之七十,在12军协助下守住了上甘岭,直到24军接手上甘岭,才由24军收复15军丢失的大量阵地,15军也被宣传得如雷贯耳,从二野三类部队一跃为香悖悖,英雄部队,后期志司2野当家人喜欢那个部队,就突出宣传那个部队,淡化其它部队是领导水平。


5楼 tttt8866
这场战役 其实以中国惨败告终 死伤惨重没有达到预期目标

很多资料表明了 这场战役投入的是南方兵 是经过训练准备进攻台湾的 根本不适应严寒不说 为了这次行动的保密 直接从南方拉来 御寒衣物都没有来得及提供 还有说法是怕暴露意图及仓促 上面领导规定不要衣物 在东北火车站一些接待人员把自己的棉衣脱下 在火车启动时候塞给他们 这导致了一进入朝鲜遇到严寒天气


本文内容于 2013/8/2 19:50:29 被小编a41编辑
8楼 tufonhan
又见一位真相党,即然美军赢了,志愿军输了,为何美军还要上船跑路呢?
11楼 tttt8866

前面所写都给删了 看东西不要只看表面 投入攻打陆战1师的队伍 是在沿海训练多年准备攻打台湾的部队 这支部队是在各部队筛选后组建的 精兵中的精兵 想包饺子 打陆战1师个全军覆没 没想到让人家成功突围不说 尸体也成功拿走了 自己损失惨重 还让麦克阿瑟等知道了中国的实力 要是一般部队去打至少说是个平手 但这可是精兵呀 底牌露出来了 台湾解放不了了 等等一系列连锁反应都出来了 对中国都有害无利 你还能说中国胜了

其实这次投入的部队 是哪位老人家 非想来的让世界瞩目 有国际影响力的战役 军方才投入的 一打完 多年心血都毁了 可惜了 台湾要不早就回来了

16楼 涅槃之地
说你真相帝你还不承认。

一 还训练多年准备解放台湾,多少年啊?49年才建国,到了50年多少年啊?

二 南方兵?有多少士兵是南方的?二十军你说南方兵说得过去,二十六军和二十七军也是南方兵?后两军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都是活跃在山东附近,要是山东是南方的话我就没话说了。再说,第九兵团在国内的防区是上海一带,华中地区,气候比东北好,但是也好不过广州吧。再者说,世界上有哪个国家训练军队就为了适应一种气候作战的?要知道这不是一百人二百人,这是几十万人,就为了在亚热带气候作战?

三 为了这次行动的保密 直接从南方拉来 御寒衣物都没有来得及提供 还有说法是怕暴露意图及仓促 上面领导规定不要衣物

尼玛的说你真相帝是我错了,应该是造谣帝。部队刚开拔时的确保密,但是到了山东境内时朱德总司令亲自出面给部队打气,这个时候是人都知道要跟美国佬玩命了,还有什么秘密可言?当然对美国佬来说的确是秘密,因为CIA工作不称职。至于棉衣问题,只要你看过哪怕一丁点的史料就不会说出“还有说法”之类的屁话。九兵团本身有冬装,不过这个冬装是薄棉衣,因为其原驻地是华中地区,因此薄棉衣没有问题,要是驻地在广州的话薄棉衣都不需要,穿个褂子就行。棉衣东北方面早就准备好了,只不过因为朝鲜前线的需要,九兵团没有前往预定的换装点,而是改道直接奔赴前线,即便如此,火车站的接待人员还是尽量为三分之一的战士提供了棉衣。

四 战役的胜负。长津湖只能算一场战斗,原因不解释。要讨论胜负,首先要搞清楚作战双方的战役目标。从战役目的看,九兵团的战役企图主要有二:一是全歼陆战1师,二是收复三八线以北的东部地区。战役结果是第一项目的没能完成,第二项则达到了。而美第10军最初的战役企图是配合第8集团军向北攻击,夹击朝鲜北部的志愿军主力。但是随着战局的发展,进攻计划不得不终止,而改为从志愿军九兵团的重围中夺路而走,最后陆战1师带着几乎全部的重装备和伤员,建制基本完整地突围成功,从这一点看,美军最初不切实际的战役计划夭折后,迫于现实在极其不利情况下的突围却取得了成功。因此,客观的说,美军是战术胜利,中国是战略胜利。具体到长津湖战斗,一开始中国军队进攻失败,但是美国人有原本的进攻被迫变成了撤退,中国方面不战而胜,原先伤亡惨重没有打下来的目标随着美军撤退唾手可得,随即又对美军赶了鸭子。战斗是实现战略的手段,但是战略又决定了战斗的方式。虽然长津湖之战中国进攻失败,但是战略形势又让美军的战斗胜利变成了鸡肋,毕竟一次战斗影响整个战略目标的情况少之又少。长津湖的战斗中国方面进攻失败不要紧,其他地方中国军队的进攻却大获全胜。因此长津湖之战美国胜利的意义可大可小,说他小是因为,赢了战斗,却输了战略,最终还是不得不逃命;说他大是因为此战的胜利保证了美军有逃命的权利,对某些美军士兵来说不胜利就得死。

五 中国方面失败的原因 客观上,火力差距和后勤保障是致命的,这个不需多言。我想说的是主观上,第一,轻敌。这种思想从在国内开始就有了,对美国佬不是一般的藐视啊。这个很多资料和老兵回忆都有提到。第二,战术。从全局来讲,第九兵团跟包围圈里的美军在兵力上相差不多,但在长津湖战术上犯了一个大错,违背了我军长久以来集中兵力的原则,变成了添油战术,无法组织起与美军抗衡的火力,进而导致无法突破美军阵地。这也是我一直以来不解的原因,按理说当时全军上下从士兵到指战员都是百战余雄,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因此个人推断,由于当时条件恶劣,各部队非战斗减员多,拖累了部队的行军速度,前锋跟美军接上火之后,各部队开始向长津湖集结,可是由于伤病多,再加上各部队的行进速度,战役配置不一,因而到达前线的时间有差距,从而导致这种添油战术,虽然不是由主观上的原因造成的,但是也反映出了指挥上的问题。

首先你能有这样的见识,首先说明你看书了,也对此有一定的了解和认知。但是,可能是你年纪的原因,对长津湖血战的认识上有一些似是而非。我的先辈就参加过这场血战,而且有幸参加了歼灭北极熊团的战斗。现在我就此战谈一谈我的理解,就简单的说下和你不同的吧:

先谈后勤补给的问题。的确如你所说,26、27军大都是北方兵。尤其是王牌27军,那是胶东子弟兵。但是,全国解放后,一直驻扎在江苏无锡一带。金门失利后,粟总受命重整战力准备解放台湾,当时的训练和装备的确是以亚热带作战来准备的。朝鲜战争爆发,美军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武力协防台湾,打乱了我军的战略企图,部队接军委命令北调山东整训,当时朱总司令来曲阜讲话时是对团级领导的,下面的战士是不知情的。二次战役爆发前,九兵团奉调入朝,直到车出了山海关做战前动员时战士们才知晓要和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打仗了···但这时,战士们身上就是单薄的华东地区冬装,多数战士脚上还穿着胶鞋,20军的战士甚至还带着50式大檐帽。因为当时说好了的去沈阳换装的。但是战况紧急,部队根本来不及到目的地换装,27军80师甚至调头回转到达辑安匆忙入朝。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是当时情况十万火急,容不得按部就班。二者也是我们的确缺少经验,温带的御寒经验在东北严寒地区完全不当事儿,尤其是当时是百年一遇的酷寒,结果吃了大亏。

至于此战的胜利问题,这个智者见智。九兵团三个军,实际参战两个军,八个师。27军主要对付美七师。20军附27军79师对付美陆战一师。要说明的是,美七师也是一只王牌部队。该师绰号----滴漏器师,意思就是完成任务就像滴漏器一样准时高效不打折扣。麾下三个团也是太平洋战场上威名赫赫的英雄部队----北极熊团、矛头团、水牛团,并不是像有些网友所说的一无是处的垃圾部队。我军在不足三倍兵力的情况下,冒着零下三十五度的酷寒向被围之敌发起猛攻。但是因为双方的差距太悬殊,在我方最初取得一些进展之后敌我陷入胶着。最后是敌人在远东空军和远东海军航空兵的鼎力协助下,狼狈的逃到元山地区,从海上撤走。我军完成了战役任务,但受到重大的损失,是惨胜。美军用巨量的钢铁勉强全身而退,保住的颜面,实在谈不上胜利二字。我们打的是初级的战斗而美军是立体化三维战斗,这差的不只是一个数量级的。

这场血战,我军在进攻上受阻,原因很多。但你说的不对,你明显是把砥平里之战弄混淆了。长津湖之战是包围战,从一开始就是政令统一,倾全力而为之,没有你说的添油战术。但我军对现代化战争的认识几乎是零,战术思想局限在国内解放战争对国民党军队的认知上。当美空军在敌我双方相距三十几米的距离上投掷凝固汽油弹时,我们的攻击能力就显得太微弱了。对于中国军队来说,拿着相对原始的武器要想突破由航弹、炮火组成的火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中国军人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现代化立体作战。当陆战一师连夜用从日本运来的桥梁组件只三个多小时就重新搭建起水门桥时,我军心里有的不只是羡慕,对于双方总体实力的差距也有了深刻的体会。

现在有些人突然拿长津湖之战说事儿,诋毁嘲笑我英勇的九兵团将士浴血奋战取得的胜利。甚至胡说什么15万人拿不下一个陆战一师,还让人家整建制的全身而退,并且带走了全部的伤员和重装备。这些人要么是眼瞎了,要么就是别有用心,其心可诛!美军的伤员大部分都是被C--47和直升机运走的,这得益于史密斯师长当时违背阿尔蒙德的命令,坚持在下碣嵎里修建的简易机场的英明决定。要是没有这个机场,而是带着这些伤员一起撤离的话,那九兵团的战果要大大的修正了。美国人最是欺软怕硬的主儿,从53年7月战争结束以来,很少提到长津湖之战,因为他们自己知道这场战役他们自己是失败的。在动用了几乎全部可以动用的空中力量的情况下,灰头土脸的勉强保住了脸面,实在不值一提。看看当时陆战一师的参谋长是怎样说的吧:陆战一师能突围出来完全是奇迹,要是中国军队的情况能有所改善的话,陆战一师就非常不妙了,还好,都过去了,感谢上帝!

现在美国人也在出类似回忆录之类的书籍,采访一些老兵,拼凑成书,而国内的有些人就当做权威的史料来解读。须知美国人也是很好面子的,事情过了六十二年才搬出来说事儿,本身就有心虚的成分。要是真如他们所说,那为什么美国人一直都不愿意提起?

长津湖之战美军最大的收获就是见识了中国军队的实力,知道了双方的真实差距,从而定下决心在朝鲜呆下去,而且一直呆到现在···

本文内容于 2013/8/11 15:05:25 被tunshiyu2011编辑

当时九兵团投入战斗仓促,物质方面远远没有准备充分,但一旦战机错过,等美军站稳脚跟,摸清我方虚实,后果又会怎样,从战略上看,不管是彭德怀,还是宋时轮,是不得已而为之。象陆战一师这样物质充足,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兵员文化程度高,军事技术过硬,是我们基本上各方面还处在农业时代的社会出来士兵不可想象的。就是这些扔下锄头,绝大部分还是文盲,自身身体条件也不如人家的从军士兵,处在饥寒交迫状态下面对这样对手时竟然能毫不畏惧,誓死拼搏,前赴后继,这种精神也让美军上下震撼,之前西方人是怎样看我们的。长津湖之战虽然惨胜,但总是胜了,并且从整个朝鲜战争结局看,是完全必要的,志愿军不仅仅是战斗精胜,战术素养也令对手称道,但起初想吃掉对手的想法也是对困难认识不足,后边作战也吸取了教训,只能说战争中学习战争,毕竟双方条件不在一个量级,任何人都没资格做事后诸葛亮,这场战斗中冻死战死的前辈国人许永远记住,他们是我们民族的魂,当时历史背景下,能做到这一步已是奇迹。朝鲜战争说明中国人是可以真正的团结一致的,不是东亚病夫,也可能是汉族人民族精神最好的年代,毛泽东功不可没,就已经奠定了其伟大。承认主席晚年的错误,给国家造成很大损失,不应该否定,但我们有今天的国际地位与和平环境,当年有主席的领导起着决定性因素。

32楼w555

9兵团以少于13兵团百分之三十三人数击溃敌人,26军因志司、总后后勤供应问题进朝比20、27军晚些,未赶上全战役,只有20、27军,7个师参加战斗8万多人,27军消灭了一个整团编制,13兵团39军消灭敌一个整连编制。美军高级指挥员认为:9兵团比13兵团更难对付。9兵团冻伤很大,根本原因彭等志司高层指挥、处置失当,而至大量冻伤有关(非指兵团指挥有关,以后宣传中9兵团倍受冷落)。至于9兵团匆匆入朝,准备不足,重武器也未能带入朝,无棉衣使得冻伤、饿死严重,则是源自彭德怀的电报(但因这件事不光彩,因此《彭德怀军事文选》没有收录二次战役前,彭德怀关于9兵团的任何电报),而毛主席接受了彭德怀的建议,原定9兵团先整顿,补足物资再入朝。战局急变,突然改成不用整顿,直接3天之内紧急入朝,其实无任何补给,战士无防寒衣,进入零下40度雪地中。彭德怀最大的失误,是低估了美军迅速反击能力,也没想到敌从东、西两线向北推进,彭被搞了错守不及,兵家大忌,东线美军人数:第10军,由阿尔蒙德指挥(又译为阿尔曼),下辖:陆1师、美3师、美7师。6.3万人, 其中陆1师为2.5万左右。另有韩军3个师共约10万。

陆1师在美3师接应下突出包围。

38楼w555

西线部队42、39、40、55、60军等27万人,由于未能在战术上对敌构成分割包围,形成平推;或将敌人分割包围后攻击点过多,兵力分散,未能歼灭敌人,敌美军逃脱,错过了歼敌机会,敌人撒走也没有追打敌人!对敌美军打击有限,一部分美军撤向9兵团阵地,9兵团被迫进行阻击。2次战役中,39军已经对美25师一个团实施了合围。但由于军领导缺乏歼灭美军的决心,命令部队撤下来,虽然前方部队一再请求出击,但军领导坚持错误。结果导致美25师全师而退。只是在后来的追击中迫降了美军一个连。真正是捉了泥鳅、放了大鱼。结果是39军在扭转朝鲜战局的2次战役中几乎毫无作为。2次战役中,42军在完成宁远战斗后,在向肃川穿插的战斗中,遇到美骑1师骑5团阻击,在先期已经歼灭其一个营的情况下,由于先头师的个别领导犹豫怯战,没有利用有利战局果断穿插分割歼灭骑5团,反而停滞于大同江畔,遭到敌人空中火力打击。没有完成穿插肃川的任务。眼看着美国佬逃跑。如果当时军长跟随先头师实施指挥,则可能战局会有很大不同,不但能够歼灭美军一个团,而且能穿插到肃川切断美军南逃的路线,对美军造成双重包围,迫使美国佬遭受更大损失。西线只是赶走美军。

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