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生军训沦为队列训练:缺乏军事味

何凯 收藏 5 907
导读:中国早在西周时代就有学生军训 学生军训,在中国可追溯到古代的奴隶社会。据《礼记》、《周礼》等记载,西周官学已有“国学”与“乡学”之分,并有小学和大学两级。西周大学,以习武为主,教师一般由军官担任。军训主要内容是习射,即学射箭,加驾御五种战车的方法等。这是我国古代最早对学生进行军训的记载。以后各朝代都有过对学生实施军训的记载。 全日制学校学生有履行兵役的义务 中国的兵役法规定,正在全日制学校就学的学生可以缓征兵役,但他们仍有履行兵役的义务。很少有人知道,大学生在就学期间接受基本军事训练,

中国早在西周时代就有学生军训

学生军训,在中国可追溯到古代的奴隶社会。据《礼记》、《周礼》等记载,西周官学已有“国学”与“乡学”之分,并有小学和大学两级。西周大学,以习武为主,教师一般由军官担任。军训主要内容是习射,即学射箭,加驾御五种战车的方法等。这是我国古代最早对学生进行军训的记载。以后各朝代都有过对学生实施军训的记载。

全日制学校学生有履行兵役的义务

中国的兵役法规定,正在全日制学校就学的学生可以缓征兵役,但他们仍有履行兵役的义务。很少有人知道,大学生在就学期间接受基本军事训练,是除了服现役、服预备役以外,履行兵役义务的一种基本形式。

军训任务是使学生在训练过程中掌握基本军事知识和技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培养后备兵员和预备役军官、为国家培养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打好基础。而军训的目的就是通过组织学生军训,提高学生的思想政治觉悟,激发爱国热情,增强国防观念和国家安全意识;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教育,增强学生的组织纪律观念,培养艰苦奋斗的作风,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

中国学生军训沦为队列训练:缺乏军事味

中国早在西周时期就有学生军训。图为1923年,岭南学堂军训照片。

美国大中学校设有351个学生军官训练团

现代战争是高技术的较量,需要大量知识面广阔的中、初级指挥官和技术军官,如果只从军事院校培养,就很难满足战时大规摸兵员动员的需要。对此,世界各国无论是是发达国家或发展中的国家都十分重视学生的军训,把其作为培训后备兵员和现役、预备役军官的重要途径。各国不仅设立了健全的组织机构,而且还制定了相配套的大纲、教材和实施方法。可以说,学生军训已成为世界各国加强国防建设的一项重要措施。

美国除制定了全民性的《国防教育法》以外,还专门针对青壮年制定了《普遍军训与兵役法》,要求公民在规定的年龄必须参加军训,履行兵役义务。对高等学校的学生军训,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完善的制度。在全国350所高等院校和650多所高级中学设了351个后备役军官训练团,由国防部统一领导。学生是自愿参加的,结业后授予后备役少尉军衔。军训分为二年制和四年制两种。训练时间以四年制的学校为例,一般前两年为每周2~3学时,主要学习基础军事课程,后两年每周5学时,并参加一次为期6周的军事夏令营(相当于我国的集中军训)。这些学生在毕业以后,有相当一部分可能成为现役部队中非常出色的军官。据统计,美军现役部队中有30%的将军和40%的校、尉级军官是来自后备役训练团毕业的大学生。

英国国防部预备役局在全国十余所大学设立陆军军官训练团、海军训练中心和空军飞行中队。各组织分别负责所在地区几所大学学生的军事训练和宣传工作,解答对军事有兴趣的学生所提的问题。学生可自愿参加陆、海、空军组织的训练活动,训练时间安排每周一两个晚上或周末,假期集中训练一两周。参训学生可领取参训费。其中部分参训学生已与国防部签订参军合同。根据合同,学生学习期间由国防部支付学费,并发给生活费,毕业后参军。如违约,学生将如数退还所有学费和生活费。

越南初中以上学生每年都要进行军训

以色列学校把国防教育列为必修课,由各驻校军士按统一计划部署实施,每个高中学生每年接受为期一周的国防教育。每逢寒暑假,另行组织军事训练,为期一周。军训结束时进行考核,请家长出席观看并讲评。以色列学生接受军训情况较好,效果比较理想。以色列全民性国防教育的经费由各军政单位自理,不存在师资问题。学校国防教育的经费及师资均由以国防军承担。驻校军士及负责人员均系总参教育部与青年部队的现役军人。每年约4万名学生接受国防教育与军训,参观免费,所需交通工具主要由军队提供。

越南:规定初中以上学生,每年都要进行军训训练。按规定训练结束经严格考核合格者,视情况授予预备役准尉或少尉军衔,个别授予现役少尉军衔,分配到部队技术兵种任职。

印度:通过国民学兵团对全国地方大、中学生进行军事训练。学兵团属国防部国防学兵团总监署领导。学生根据年龄、性别分别编入高级组(18~26岁)、初级班(13~18岁)和女子组。通过训练使他们掌握一定的军事知识和技能。

南斯拉夫、罗马尼亚、以色列等国家都对大中学生规定了不同形式的军事训练。瑞典、瑞士等中立国家对全民的国防教育更为重视,他们要求所有中小学生必须接受国防教育,在大学期间直至参加工作,到45岁以前,必须去部队接受2~8个月的军事训练。

中国学生军训沦为队列训练:缺乏军事味

世界各国无论是是发达国家或发展中的国家都十分重视学生的军训。图为匈牙利学生在进行战术训练。

中国学生军训沦为队列训练:缺乏军事味

韩国对于学生军训一直都非常重视。图为2013年1月3日,韩国汉城南部安山地区,11至17岁的韩国男生赤膊接受军事训练营的冬季课程培训。

55年的兵役法从法律上确定学生军训制度

中国的学生军训,开始于20世纪50年代。1955年7月,经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第一次从法律上对学生军训作了规定。1955年8月,中央军委根据兵役法的规定和广大大中学生的要求,就高等院校进行学生军事训练,为部队培养预备役军官问题,向中央做了请示,1955年11月1日,中央批准了上述请示。从1955年冬季起,先后在北京邮电学院等12所高等院校进行了试点。

1955年至1957年间,国家教育部和国防部为了对中等学校学生进行征集前的军事训练,并为高等院校军事训练打下基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的规定,先后在全国127所中等学校进行了学生军训。60年代初,经国务院批准,全国53个大、中城市的38所高等院校和70所高级中学或中等专业学校的一年级学生进行了军训试点。1965年,根据党中央有关大专院校学生到部队当一段时间兵的指示精神,全国又有部分大专院校学生到部队下连当兵。

2001年中国学生军训进入制度化阶段

2001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以国办发[2001]48号文件转发了《教育部、总参谋部、总政治部关于在普通高等学校和高级中 学开展学生军事训练工作的意见》;11月,教育部、总参谋部、总政治部联合在天津召开“全国学生军训工作会议”。文件下发和会议的召开,标志着自1985 年开始、历经16年的学生军训“试点”工作的结束,同时也标志着学生军训进入制度化的轨道和新的发展时期。

中国学生军训沦为队列训练:缺乏军事味

图为60年代中国女性学生在进行军训。

中国学生军训沦为队列训练:缺乏军事味

现在有的学校简单地把军训当作加强学生管理、树立纪律观念、锻炼学生吃苦耐劳的一种特殊方式.图为新入学女大学生参加军训。

2001年中国学生军训进入制度化阶段

2001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以国办发[2001]48号文件转发了《教育部、总参谋部、总政治部关于在普通高等学校和高级中 学开展学生军事训练工作的意见》;11月,教育部、总参谋部、总政治部联合在天津召开“全国学生军训工作会议”。文件下发和会议的召开,标志着自1985 年开始、历经16年的学生军训“试点”工作的结束,同时也标志着学生军训进入制度化的轨道和新的发展时期。

有些学生军训变味为“拓展训练”

笔者查阅了很多学校的官方军训总结文件,以及相关资料,发现许多学校把学生军训当作一项指标,能从政治高度来落实军训工作的高等学校和承训部队只是少部分。大多数高校只为安全、顺利组织军训,完成任务。

更有的学校简单地把军训当作加强学生管理、树立纪律观念、锻炼学生吃苦耐劳的一种特殊方式,把军训搞成了“拓展训练”,没有把军训的重要意义提到国防建设的高度,一味地、简单地组织训练。这样难以取得实质性效果,没能达到军训预期的教育目的,使得军训工作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其特有的价值和意义,造成了军训工作目标的迷失。

有些学校不重视只当成例行公事

从现实和一些对今年参加过军训的网友访谈来看,许多学校怕耽误时间和浪费财力,仅仅把军训当成一个固定的例行公事,没有作更多的投入和建设。有不少地方的教育行政部门还是没有设立专门的学生军训工作管理机构和配备专职人员,导致对学校军训工作的协调和监督成了不可能的事。从一些学校的公开资料来看,没有长期设立军训机构的比比皆是,有的是学生处管,有的是保卫(武装)部管,有的是挂靠在体育教研室。在落实军训工作的最基层高等院校,军训机构的设立如此混乱,那么军训制度建设更是无从谈起。军训的考核、评估体系更不健全,军训的管理也是五花八门。这种局面使得军训工作很难规范化、制度化。这种混乱的管理环境最常见的结果就是有学生对待军训不严谨,随意性强,甚至出现过“盛装上阵”的现象。

军训内容单调枯燥 完全变成列队训练

新生军训一直是相关学校给新生上的第一堂课,是加强国防教育,培养学生的忧患意识、责任意识和爱国主义精神,提高大学生的智力素质、政治素质和身体素质的重要途径。从目前的军训内容来看,多数是以队列为主,注重军训成果汇报时的阅兵分列式表演,忽视了要以军训中最重要的“军”字。这样的结果是,军训成了单调枯燥的列队训练,其他的科目基本上只是一带而过,甚至有的基本军事科目训练根本就没有开展。

比如射击科目只能练习一两次实枪的瞄准,接着就是实弹体验;战术只是简单地教几个单兵动作;行军宿营是带着学生走上几公里,根本没有做到按纲施训。在这样的情况下,现在的军训内容可以说是有表无质,根本无法满足现代大、中学生强烈的求知欲。一些学术资料中显示,绝大部分学生在中学时就已经军训过,理想中以为大学的军训会更加规范和更具知识性,但在军训中发现训练的内容和形式与理想中训练的内容和形式有极大落差。这种落差让大学生以为军训只不过是一种无理的压迫式受苦,枯燥、无味、不值。也就难怪一些坚持不住的学生不爱军训,甚至让家长帮忙请病假逃避军训等。

招生人数剧增军训保障工作跟不上

由于军训工作规模大、数量多、分布广,特别是近几年来,随着高校招生数量逐年增加,军训工作保障难度大的现象更加突出。首先是帮训官兵的需求量难以得到保障。由于大部分院校的军训工作是集中在新生入学时进行,这对教官的需求量非常大。而许多部队有其自身沉重的训练和任务,很难抽调出更多的教官来协助军训工作。又或者是抽调的教官其自身都还是新兵一个,根本没有经过教学法的培训,无法胜任教官一职,特别是在国防观念的灌输上,显得明显不足,优秀的教官则更是难觅踪影,影响了军训效果。

其次是训练保障有困难。近年来,请官兵到校内集训的模式占了不少比例。有的院校军事技能训练场地缺乏,或是有些科目的训练场地根本就没有,枪枝难以保障到位,没有军事地图等等,导致了综合训练难落实。尽管国家曾今要求有条件的地区,地方政府要增加经费投入,完善现有民兵训练基地等相关设施,逐步使学生军事技能训练在基地集中进行。各省军区、军分区、县(市、区)人民武装部要为学生军训工作使用训练基地提供便利条件。但能够有条件在军事基地实施军训的学校,屈指可数,寥寥无几。

学生军训

台湾80后官兵常被说成“草莓兵”。岛内媒体认为那些体能差、抗压性不足的士兵被称为“草莓兵”,十分形象。这些年轻的“草莓兵”虽外表光鲜,但内心却极为脆弱。岛内媒体还报道了台陆军部队中曾出现过这样“戏剧性”的一幕:一位士兵用餐时望着一颗番石榴哭泣。经询问,该士兵啜泣着回答,“我在家时都是妈妈将番石榴切好,把籽挖掉”,现在面对一个完好的番石榴“我不知道怎么吃”。这样看似笑话却又真实的事例屡见不鲜。

但最近几年,《新生高温军训被晒脱皮家长怒》、《90后新生入校军训家长陪站》、《家长找宾馆帮军训孩子“逃夜” 》这类的新闻不时见诸于报端,这说明整个社会对军训工作的认识和理解已经到了一个岌岌可危的地步,这样下去,我们有何理由来嘲笑所谓的“草莓兵”呢?。苏轼有句话:“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对于大、中学生而言,军训只是短暂的一堂课,其背后蕴含着丰富的精神“宝藏”,如果有所领悟,必将受益无穷。正因为军训对学生有着重要的意义,所以我们看到军训工作在近几年虽然取得了长足进步,但新的形势下,尤其是90后,00后学生成为主流,这对学生的军训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使军训工作真正取得实质性效果,这应该是每一所院校,每一个关心国防教育的普通公民都值得深思的问题。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