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区潜伏十年的开国少将朱军 图

陈继承 收藏 0 347
导读:1949年朱军在安东率领重庆舰部分官兵上街游行 在白区潜伏十年 伴随着枪声秘密入党 在白区潜伏十年 父母最初给朱军取的名字叫朱玉佩。1919年,十二岁的他独自离家去了北京,在叔叔的资助下上学,从高小念到了高中毕业。 上学时,他为自己改名朱大鹏,后来冯玉祥部队的一名军官曾这样评价这个名字:“好好的一个人取了个大鹏的名字,这般的有志向,就算不是共党,也是个赤化分子。” 朱大鹏毕业那年,上海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满怀爱国热情的他投笔从戎,进入西北陆军干部学校学习,成了冯玉祥

在白区潜伏十年的开国少将朱军 图

1949年朱军在安东率领重庆舰部分官兵上街游行

在白区潜伏十年

伴随着枪声秘密入党

在白区潜伏十年

父母最初给朱军取的名字叫朱玉佩。1919年,十二岁的他独自离家去了北京,在叔叔的资助下上学,从高小念到了高中毕业。

上学时,他为自己改名朱大鹏,后来冯玉祥部队的一名军官曾这样评价这个名字:“好好的一个人取了个大鹏的名字,这般的有志向,就算不是共党,也是个赤化分子。”

朱大鹏毕业那年,上海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满怀爱国热情的他投笔从戎,进入西北陆军干部学校学习,成了冯玉祥嫡系部队中的一员。其间,他接触到了军队中的一些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思想发生了转变。

1927年,国民党大肆搜捕和杀害共产党人,在窗外就是枪声的情况下,朱大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秘密的地下党员。同年9月,他开始了长达十年的白区地下工作,在中央特科与中共北方局的直接领导下,辗转于北京、天津、上海、武汉、西安、香港等地,从事党的情报、保卫、联络、兵运等工作。

由于那个时期的地下党屡遭破坏,他还曾几次失去与党的联系,但他始终没有忘记身为党员应尽的职责。

吸收何基沣成为特别党员

参加卢沟桥战役

吸收何基沣成为特别党员

抗日战争爆发后,朱大鹏积极投身对日正面作战的战场,参加了卢沟桥、南苑等重要战斗,并利用自己在西北军中的公开身份,积极宣传抗日主张。

1939年秋,长期潜伏在西北军的朱大鹏出任国民党二十九军军士训练团副大队长,是何基沣的下属。在抗日游击区的同志们那里,他给自己起了另一个名字,叫朱军,这在那个年代是没什么人敢用的,因为它代表了“红军”。

何基沣,在青年时期就参加了北伐战争,因在卢沟桥事变中指挥驻军抵抗日军,赢得时人赞誉。那时候的何基沣,已经对国民党失去了信心,他看到了中共为抗日做出的努力,与中共取得联系,以养伤为由秘密前往延安,遍访了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1939年1月,他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而朱军正是何基沣入党时的介绍人。

当时,朱军接到李先念交给的任务:向何基沣公开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并向他宣布我党发展他为特别党员的决定。那时,何基沣的态度尚不清楚,朱军此行是冒着很大风险的。

朱军到达了何基沣所在的谷城,何基沣没有立刻见他,而是将他安排在城外的军械处休息。到了晚上,何基沣将他接到司令部,并把别人都支使出去。朱军告诉他:“师长,李先念同志让我正式通知你,鄂豫边特委决定吸收你为特别党员。因为师长的地位特殊,为了保密,今后指派邱晓停(又名邱静山,中共地下党员)同你保持党组织的联系。”

后来,在新四军向鄂豫皖等地发展和建立大别山根据地的过程中,何基沣起了重要作用。在淮海战役中,何基沣率部起义,为解放全中国创造了有利条件,并在建国后出任水利部副部长、农业部副部长等职,1980年病逝于北京。

为鄂豫皖抗日根据地作出贡献

带团参加新四军

为鄂豫皖抗日根据地作出贡献

在何基沣的部队期间,朱军出任了七十七军七七工作团团长。朱军所在这支部队的成员是从军事训练团中抽调出来的政治进步、并且经过战斗考验的学员,其中很大部分是中共党员和抗日先锋队员。所以,从诞生起,它实际上就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工作队。

1938年冬,朱军带着整个工作团参加了新四军,出任新四军鄂豫边区挺进纵队第三团团长,为创造、巩固和扩大鄂豫皖抗日根据地作出了积极贡献。朱军表明身份后,何基沣对这支队伍很照顾,给予了很多武器弹药和先进装备。

1939年9月,朱军前往延安马列学院学习,先后担任中央军委一局三科科长、第三处处长、中央情报部三室研究组组长、研究室主任。

1945年6月至1949年5月,朱军先后担任热辽纵队参谋长、冀察热辽军区副参谋长、热东军分区司令员兼热河独立第八师师长、辽西军区副司令员等职,参加组织和指挥了锦州战役、赤峰保卫战、热河反攻、攻克隆化、解放叶柏寿、攻克望海甸及辽沈战役中的辽南破交等数十次战役。

组建人民海军第一所军校

接待重庆舰起义官兵

组建人民海军第一所军校

1949年2月25日,国民党海军“重庆”号巡洋舰起义,3月3日拂晓到达并驶入葫芦岛港。朱军当时任辽西军区副司令员,考虑到他有长期白区工作经验,中央军委命令他接收重庆舰。为团结重庆舰的起义官兵,提高他们的政治觉悟,朱军做了大量的深入细致的工作,直至他生命的最后。这些人后来在不同的岗位上为新中国的海军建设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1949年5月,朱军率领“重庆”号起义官兵550人前往安东,组建了安东海军学校,原“重庆”号舰长邓兆祥任校长,朱军任政委。后来国民党“灵甫”号军舰起义官兵70人也加入该校。

这是人民海军的第一所海军学校。内部教学行政等机构非常健全,设置了教育(训练)部、校务部和政治部及供给、卫生、管理、组织、宣传、保卫等处科。全校设有两个学员大队,每个大队下设3至4个中队。此外,校部还编设有文工队和警卫、通信分队。不久,军委指示:凡是部队中曾当过海军的人员,一律到安东海军学校报到。

1949年10月1日的开国大典阅兵仪式中,走在最前面的就是人民解放军的年轻军种——“海军代表部队”,这支队伍就是由安东海军学校和华东海军舰队各出一个排组成的。

第二年,朱军出任海军快艇学校政委,该学校的专业教员几乎全由“重庆”号上的业务长和技术骨干担任,设有航海、枪炮、机电、通信、鱼雷、化学6个专业。

1953年,朱军在苏联伏罗希洛夫海军学院学习,1957年毕业回国。同年8月出任南京海军军事学院副院长兼研究部长。1962年调任大连,组建海军工程学院,任院长。文革结束后,主持恢复了南京海军学院,任院长,1983年离休。

在樱桃花开的季节悄然离世

潜心研究孙子兵法

在樱桃花开的季节悄然离世

离休那年,朱军已经72岁,但他仍旧以满腔热情关心着海军和军队院校的建设,提出了许多重要的建议和意见。

他不顾年迈,坚持将中国的海岸线走了一遍。他潜心钻研,将大量心血倾注到中国古代兵法的研究中,先后发表了百余篇研究论文,出版了《孙子兵法释义》、《孙子兵法博议》、《孙子兵法浅议》等著作。其中《孙子兵法释义》一书已经被选为军事科研人员的必读书,美国国会图书馆还专门收藏了该书的朱军签名本。人们给予了这些书很多赞誉,而朱军最喜欢的却只是一句:这是一个老共产党员写的书。

1999年3月,朱军在南京离世。去世前不久,他刚参加完“特科”70年的纪念活动,刚参加完国际孙子兵法研讨会,刚参加完中国思想家研讨会。他去世这一年,是海军建军50周年,南京海军指挥学院的庆祝活动正在开展,准备请这位历经了岁月、看着人民海军发展起来的老院长讲话,却只能从此成为一个遗憾。

朱军离世后,他的八个子女从全国各地赶到南京,齐聚在父亲的书桌边,这是父亲离世前仍伏案工作的地方。桌上,摆着一页页写满蝇头小楷的宣纸,这是他正在修改的《管子释义》书稿,80万字的书稿尚没来得及成书。旁边,还摆着他常用的老花镜。子女们谁也没有动书桌上的东西,就这么安静地将父亲送走了。

朱军的小女儿朱南妮告诉记者:“那几天,院子里爸爸妈妈亲手栽种的樱桃树已经花开满枝头,9年前,妈妈也是在这个花开时节离去的。所以,我们想,爸爸和妈妈大约已相聚在花树丛中了。他们用他们的一生养育、引导了我们,教会我们用忠诚、宽厚和坚韧面对人生。这是爸爸妈妈留给我们兄弟姐妹最珍贵的财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