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把二层楼的房子给了弟。把家中的老房给他,外带一只大花瓶。看到爸苍老浑浊眼期盼的看着,他点头。大花闹大,他只能远走它乡打工,按时把钱寄回家。多少年后,古董热火市场,大花让儿子把花瓶拿去鉴定,是仿品。事后儿子要求妈让爸回家,否则也会远走它乡。大花看着孝顺儿子,辛酸的淌下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