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七月流火炙如亲情

秦皇岛外打渔船 收藏 79 449
导读:一个多月前,远在美国的二姐就打电话,说今年一定要带着一双儿女回万州看母亲看外婆。七月流火啊,再热的天气也挡住不二姐炙热的亲情。临到归国的日子,没曾想到,二姐夫的妈妈中风了,二姐一家人只得匆匆飞往成都,二姐夫留下照看和陪陪他的父母。二姐和一双儿女在成都呆了一周后,便乘车赶往万州看望母亲和我们。 前天中午,我早早带着老婆儿子到车站等候二姐一家人。翘首而望,秋水似穿,亲情绵绵。大概20多分钟后,看到一辆重庆来的公交车稳稳停住,在人流中看到二姐和她的一双宝贝儿女。二姐风尘仆仆之间掩盖不住她一贯的勃勃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个多月前,远在美国的二姐就打电话,说今年一定要带着一双儿女回万州看母亲看外婆。七月流火啊,再热的天气也挡住不二姐炙热的亲情。临到归国的日子,没曾想到,二姐夫的妈妈中风了,二姐一家人只得匆匆飞往成都,二姐夫留下照看和陪陪他的父母。二姐和一双儿女在成都呆了一周后,便乘车赶往万州看望母亲和我们。

前天中午,我早早带着老婆儿子到车站等候二姐一家人。翘首而望,秋水似穿,亲情绵绵。大概20多分钟后,看到一辆重庆来的公交车稳稳停住,在人流中看到二姐和她的一双宝贝儿女。二姐风尘仆仆之间掩盖不住她一贯的勃勃生气,凯文高了壮实了,成为了一个英俊的小伙子。凯菲精灵活泼,才下车就叽叽咕咕的和二姐说着鸟语,我走上前,递上凉水,大家都欢快的互相招呼。儿子和凯文小哥俩以前已经见过几次面,早已经熟门熟路联手拉着笨重的皮箱向站外走。

我家因为母亲生病请了人照顾,平时在家就有5口人,130平米的房子稍小。二姐一家三口人只得就近在万州太白宾馆落脚。到了宾馆房间,小凯菲两脚一蹬,甩掉鞋子的同时小人人飞跃而起,稳稳站到了床上。紧接着,凯菲仰面而倒,继而双腿举起再猛向下甩,一个鲤鱼打挺,人重新稳稳的站起。如此动作,周而复始,四五个连续的鲤鱼打挺看得我这个老舅目瞪口呆喜笑连连。要知道,我从小喜欢武术,小时候也喜欢比划几下,但是这个鲤鱼打挺动作始终没有掌握要领一直没有学会,看着小侄女这个小小的练家子,不由自主的鼓掌叫好。菲菲看到我的一脸兴奋,更加得意了,出拳,起腿,旋身,一个漂亮的小套路即刻飞速完成。

凯文则拿出一副扑克,和儿子交流着扑克魔术的体会。

在宾馆小憩片刻,大家到我家看望母亲。

八十岁的母亲大脑萎缩,虽然一直按照医嘱吃着各种药,但是已经不能说话了。二姐和孩子们向母亲问好,母亲萎靡的眼神有了一丝亮光,脸上也努力地的呈现出淡淡笑容。母亲虽然不能说话,但是意识是清楚的,看到久久没有见面的女儿和外孙儿女,心中的温暖肯定是如一泓古潭忽经春风漫起涟漪的。

给二姐一家人接风就在万州有名的家常菜馆——菜香园。菜香园的菜肴都是万州百姓的家常菜,只是比我们平时做得精致些,毕竟是专业水平啊。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着喝着,多年没有开启的话匣子打开了,交流着各自的生活体验和工作情况。二姐聊着聊着,提到了我们儿时生活的李和镇石马小学,说想去看看,了了三十多年的心愿。石马小学我也20多年没有去了,前几次二姐回国探亲,我就建议去看看,每次都因为时间紧迫没有成行。这次二姐回国时间比较充裕,所以我们商量后决定去石马小学看看。

昨天上午11点左右,我们一家人经过40多分钟的车程后,站到了李和镇街口的石狮边。这里是个十字岔路口,从这里向北沿着公路前行,100多米处就是原来的川东国防医院。川东医院在多年以前已经搬迁到重庆主城,在原址处现在是一个驾校。我们站在驾校门口探头一望,川东医院面目全非了,便一边感概,一边失去了游览的兴趣。从驾校门侧的小路一直绕行,就到了儿时熟悉的那一排排于石板凿出的古老石梯前,沿着石梯步步爬升,儿时那熟悉的大黄角树如梦中的母亲依然矗立原处,深情的迎接我们。半山腰一棵,山顶一棵。两棵高大茂盛的黄角树见证着我和姐姐的童年时光,那个时候也是暑假,母亲到李和镇上集中学习,到了傍晚,我和大姐二姐就到这黄角树下等候学习归来的母亲。暮色渐晚,站在黄角树下,极目远眺,山下攀登而来的母亲那小小的身影慢慢变大,我们的希望也慢慢变大。73年-78年我们生活在这里,40年的时光一晃而过,老树枯焦,新枝初出,田地易位,沧海桑田,此语最合。

一路回忆,一路感慨。终于到了石马小学原址,遗憾的是石马小学早已经搬迁,此处原址也已经多次改建过;高兴的是我们家的老屋居然历经沧桑,还在院子后排静静的存在。虽然破败闲置,但是看到这房子,我和二姐的激动不能言表,举起相机留下珍贵的纪念。留守照看的大伯是因为我说出了当年小学校长文起旺的大名,才认同接纳我为老乡,并为我们打开校门的。大伯79岁了,身体健旺,和农村通常的老人一样夏天打着赤膊,脑筋清楚,动作麻利,带着我们东转西转,把我和二姐大脑深处的记忆一丝丝唤醒。天很热,孩子们跑到学校旁边的大堰塘边纳凉。我们和照看大堰塘的大哥聊天,居然发现他是我母亲的学生。大哥也很惊喜,停下手中的酒杯,有点腼腆,和我们谈着他对妈妈的印象。

满塘的清水赶跑暑热,和这些故人聊天摆道,往事清凉如水,淅淅沥沥,一滴滴一串串,带着情,含着爱。

烈日正当空,而我们却到了回家的时间了。上山容易下山难,我们正犯愁。大伯大哥就像看穿我们心事一样,立刻主动帮我们联系,叫来了乡亲的摩托,驮着我们完成了比较艰难的下山行程。

下山的时候,才注意到小道旁的地里面满是快要成熟的稻子,沉甸甸的稻穗低垂着头,看得人满心欢喜。稻子熟了,又是一年稻米香啊。和着亲人的脚步,今年我们和姐姐回到了第二故乡,这样美好的时光希望不久的将来又能重现,等着这一天,希望母亲也能在下一个重逢的季节重展笑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3/8/4 9:19:54 被秦皇岛外打渔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