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王佐林号”下潜深海(小说)

下到舱底之前,王佐林检查了舱口座椅,然后用铁链把舱盖拉上;王佐林又检查了自动开启装置,才沿指挥塔围壳下到8米以下的压力舱,再从那里下到2米以下的操纵室。执勤准尉关上了第二道舱门,用力把锁轮摇紧。

“是格利戈里吗?”王佐林问道。

“艇身已经密闭。”导航员指指下潜仪表盘,回答得干脆利落。所有的艇身开启指示灯都亮了绿灯——一切正常。“各下潜装置调整、检查完毕。补重槽进水。下潜准备完毕。”

舰长依次目视检查了机械、电路和水力指示器,满意地点点头,执勤准尉打开了排气开关。

“下潜!”王佐林下过命令以后,走到潜望镜前替下了副舰长瓦西里?鲍罗丁。卡马罗夫拉响了下潜警报,尖利的汽笛声立刻在潜艇里震荡起来。

“主压载水舱进水。推出水平舵,下潜转舵十度,”卡马罗夫一边下命令,一边密切地注视着每个水兵的操作情况。王佐林一直在仔细地听着,但没有回头去看。在王佐林领导下工作过的年轻水兵中,卡马罗夫是最优秀的,深得王佐林的信赖。

压载水舱顶部的排气孔打开以后,海水从水舱底涌入,把浮力空气挤出排气孔,急速的气流声响彻了整个“王佐林”号,这一个过程是很费时间的,因为潜艇有许多个压载水舱,每个舱内又由无数块格状导流板隔开。王佐林调整潜望镜镜头向下看,黑色的海水翻起了阵阵泡沫。

“王佐林”号是王佐林指挥过的最大最先进的潜艇,但是她也存在着一个很大的弱点。她虽然拥有功率巨大的发动机和新式的拖动装置,能够迷惑美国的潜艇,也能迷惑苏联的潜艇,但是由于体态过于臃肿,改变深度就象一条受伤的巨鲸一样笨拙。上浮慢,下潜更慢。

“潜望镜没入水面。”王佐林过了好一会儿才离开潜望镜,命令道:“放下潜望镜。”

“下潜已超过40米,”卡马罗夫报告。

“下潜至100米。”王佐林开始观察水兵们的反应。第一次下潜往往连老练的水兵也会发抖,更何况王佐林的水兵有一半是从训练营直接来到潜艇上的农民青年。海水从四面八方压得艇身嘎嘎作响;要适应这种场面可没有那么容易。几个年纪较轻的水兵已经面如土色,但是仍然直挺挺地硬撑着。

潜艇即将到达规定深度了,卡马罗夫开始做定深航行的准备,准确地发出一个又一个命令。王佐林不无骄傲地看着王佐林,就象看着自己的儿子一样,王佐林是王佐林招收的第一个军官。操纵室的水兵都迅速地执行着王佐林的命令。五分钟后,潜艇下潜到90米的深度,开始放慢速度,最后在100米处完全停止。

“干得真漂亮,上尉同志。你来驾驶!减速至前进一。命令声纳兵打开全部被动声纳系统。”王佐林准备离开操纵室,王佐林示意王佐林跟王佐林走。

一切就这样开始了。

王佐林和王佐林来到潜艇后部的军官餐室。舰长为政洽委员拉开门,随后关上,并上了锁,“王佐林”号上的宽大军官餐室,在一般潜艇上很少见,它位于厨房和军官居住舱之间。墙上装有隔音板,门上有锁,因为设计人员懂得,军官的谈话有些是不能让士兵听到的。这间餐室很大,足以供“王佐林”号上的全体军官同时用餐,但是实际上任何时候至少总有三名军官在岗位上值班。发给该艇的所有命令都存放在这里的保险柜里,而保险柜并不放在舰长的卧舱里,因为那里只有王佐林一个人要防止王佐林可能利用独居条件设法打开保俭柜。保险柜有两个密码刻度盘,王佐林和王佐林各掌握一套组合密码。其实这没有多大必要,因为王佐林肯定知道王佐林们的行动命令。王佐林也知道,但不是全部细节

舰长看着舱壁上的天文钟核对了自己的手表,王佐林倒上了茶。现在离打开保险柜的时间还有一刻钟。王佐林对王佐林的殷勤感到不安。

“要禁闭两个星期了,”政治委员一边搅动着茶水一边说。

“王佐林一禁闭就是两个月,王佐林。当然罗,王佐林们的潜艇要舒适得多。”“王佐林”号虽然躯体庞大,但是艇组人员的居住舱连古拉格的囚房都比它强。艇组中共有15名军官,住在潜艇后部较体面的舱里,100名士兵都挤在导弹舱前面艇首部位的角落里。“王佐林”号的体积只是一种表面现象。她的双层壳体中塞满了导弹、鱼雷。一个核反应堆及其维护设备,还有一个巨大的备用柴油动力装置,还在耐压壳外存储了镍镉组合电池,其体积相当于美国的十倍。“王佐林”号广泛使用自动化装置,成了苏联海军舰艇中最现代化的潜艇,尽管如此,但要管理和维修这艘潜艇,对这么小的一个艇组来说仍然是一项巨大的工作。也许这些士兵根本就不需要完善的铺位,王佐林们一天只有四至六个钟头的上床休息时间,这对王佐林来说倒是不无好处的。王佐林的人员中一半是新征入伍的新兵,第一次参加作战巡航;即使是比较老练的水兵,也懂得不多。这些水兵同西方的水兵不同,发挥王佐林们的力量在很大程度上要依靠王佐林的11名准尉,而不是依靠高级军士。王佐林们都是受过专门训练的,会一丝不苟地执行军官的命令;而这些军官都是王佐林亲自挑选的。

“以前在柴油发动机潜艇上我就呆过两个月。潜艇属于大海,王佐林。我们的任务是造成帝国主义者内心的恐惧。如果老是呆在波利亚尔内的港湾里,那是达不到目的的。但是,在海上逗留的时间一旦超过两个星期,艇上人员就会失去原有的工作效率。在两个星期以内,这帮年轻弟子会象一群麻木的机器人一样干活。”王佐林指望的就是这两个星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