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改变不结盟策略 最孤独的大国

中国应改变不结盟策略 最孤独的大国

中国应改变不结盟策略 最孤独的大国

不久前,英国广播公司(BBC)发布的2012度“全球最受欢迎国家调查”显示,中国成为全球第五大最受欢迎国家,对中国持有积极看法的比例从46%上升到50%,是所有受调查国家中上升幅度最大的。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的经济高速发展,使中国具备对世界的强影响力。但在中国的全球受欢迎程度上升的同时,近邻对中国好感度却在下降。

随着国力增强,中国对自己的国家统一和国家安全日益显示出重视,无论在台湾、西藏还是南海、钓鱼岛问题上,都表现出愈加强硬的态势。但上述这些看来很正常的主权国家行为,再加上一直以来难以解决的朝鲜问题,这一切都给中国的邻国造成了“困扰”。

许多国际战略学家们也早已注意到了崛起中的中国难以言喻的“孤独”感。“中国确实是在崛起,但只是个孤独的崛起中国家。”美国《时代》周刊记者及评论员法里德·扎尔里亚不久前如此表示。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教授裴敏欣更是不客气地在《外交政策》撰文称:“强大和自信的北京如今拥有的朋友多了许多……但除了巴基斯坦之外,谈不上有什么真心实意的盟友。”

从经济发展的困境和各种力量的此消彼长,扎尔里亚说:“我们发现总是会有一种清晰的声音在提醒,中国应该走向何处。”

中国处于最险恶的地缘环境

摊开世界地图,围绕着中国这只公鸡按图索骥,从北往南有俄罗斯、朝鲜、韩国、日本,接下来是东南亚国家,再下来是缅甸、印度、不丹、尼泊尔,再到西亚和中亚国家。从世界各大国所处的地理位置来看,中国是唯一被核武器四面包围的国家,也是唯一被大国从近海可以围堵的国家。

进一步查找和中国具有“战略性共同利益”的国家,会发现真正被外界广泛承认的,只有鸡喙上的朝鲜和鸡尾上的巴基斯坦。而同一张地图上,检索美国的战略盟友,仅西边的北约——美国参与和主导的最主要的军事同盟——就为其带来27个盟友,而东边的盟友:日本、韩国、菲律宾、澳大利亚、新西兰,则恰恰形成围绕公鸡腹部的环状结构。

于是,中国被外界形容为处于世界上环境最为险恶的一个地缘政治地区。

据BBC调查显示,对中国好感有下降趋势的国家包括俄罗斯,下降6%;印度尼西亚,好感下降12%,反对率上升8%;在韩国,反对率上涨11%;而在日本,半数受访者对中国持消极态度,只有不到10%的民众抱有积极态度。

中国国力的上升没有让中国变得更加安全,反而却引起邻国的恐惧,并招致美国把安全重心转向亚洲的战略反应。在西方不断渲染的“中国威胁论”这一阴影之下,全世界都在以狐疑的眼光看待中国的发展,中国适度的军备增强为西方武器出口大国提供了难得的机会。由于亚洲国家普遍担心中国军力强大可能会对自己构成威胁,因此纷纷增加武器采购,东海、南海和克什米尔问题加剧了亚洲的紧张局势。

“只要是大国,不管是中国还是俄罗斯难免会遇到上述问题。”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莫斯科中心主任德米特里·特列宁向《凤凰周刊》解释称,这些年来中国过分重视发展与大国的关系,而忽略了小国。中国应该明白,地区安全和秩序是基础,所以要想改善这种情况就应该重视与周边小国的关系。“俄罗斯在这方面已有举动,它学习了欧洲的经验,与芬兰、瑞典等北欧国家的关系都开展得很好。”

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国际安全学者阿兰·杜庞德看来,中国的资源脆弱性、维权意识和恢复自己在东亚地区历来主导地位的决心,将使本地区各国对中国行为的担忧加重,并引起美日两国的对抗性反应。

“政治与商业动机”饱受诟病

回溯60多年来中共的对外关系,至今已有两次被“光荣孤立”的历史。第一次是1949年至1970年代中美建交;第二次是1989年至90年代中期。近来亚太九国欲签订环太平洋经济合作(TPP)协议,被认为意在排除中国在外,使其在亚太地区的孤立从军事领域延伸到经济领域。BBC评论称,中国正滑入第三次被“光荣孤立”的通道上。

令人大为光火的是,时值中国已经“和平崛起”,并将与美国共同履行世界领导责任之时,这次的孤立竟然发端于自家庭院中。考察这三次被孤立的原因,在外界看来,与长期以来中国被指责的“格格不入”的意识形态密不可分。裴敏欣认为,中国独特的政体是除地缘政治之外中国感到孤独的原因之一。他批评中国的“交易外交”,以金钱换取“安哥拉和苏丹等国家通常穷困、孤立和老朽的政权”的外交支持。

除了受到来自自由民主派的批评外,中国外交中缺乏意识形态的元素还同时受到来自国内左派的批评,认为中国放弃了毛时代革命外交中对“反殖反霸”的强调。以与非洲的关系为例,他们哀叹在今天的非洲,中国的油井取代了昔日的铁路援建工人和医疗援助队。

新的现实是,随着1990年代以来多党政体制在许多非洲国家的建立,中国和非洲国家间的共同政治话语在流失。一位在非洲工作多年的外交官私下向《凤凰周刊》感叹,在“不干涉”问题上,由于许多非洲国家接受了西方“保护的责任”、“人道主义干预”等理念,中国在许多非洲问题上的态度越来越难被这些国家理解了。

谈到中国为何缺乏吸引力,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政策项目主任沈大伟认为,中国缺乏软实力,“不是别国想效仿的榜样。”由于中国改革开放的30多年都是强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给世界的感觉似乎是中国只追求国家利益不讲国家价值,更有一些国家认为中国是在进行“掠夺性”发展。“中国外交主要考虑的是成本收益,而非全球公益,是个利己主义的国家。”沈大伟说。

“有人说中国在买下整个世界”,帮助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法德双重国籍商人龙德望在接受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采访时说,“但这不是事实。”华盛顿彼得森研究所的丹·罗森则表示,一些人批评“中国对外投资具有国家动机,或某种地缘政治动机……我认为纯粹是商业动机,是追逐利润的行为。”

这种态度的结果是,中国富有却孤独。

中国多年来对缅甸十分慷慨,投资不断。但就在2011年9月新总理吴登盛上台之后,缅甸政府宣称暂停中国投入36亿美元在缅北兴建的密松电站工程,原因是该工程会对当地环境造成恶劣影响,遭到缅甸民众的强烈反对。在对待利比亚问题上,中国政府更是被西方国家指责为了维护自己在利比亚几百亿美金的投资工程,对利比亚人民民主变革的诉求予以漠视。

此外,伴随国力崛起,中国国内产生的“虚骄之气”也在妨碍中国与其他国家的交往。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王逸舟曾坦言:“很多中国人在多种场合给人财大气粗、咄咄逼人的‘新面目’,改革开放初期那种埋头苦干、虚心学习与努力提高的风气荡然无存。在这种局面下,一些邻国的敬而畏之、畏而远之甚至‘远交近防’是不难想见的。”

不过,也有美国学者指出,多年来华盛顿的外交政策僵化,由于亚太地区一些国家统治集团的政策不符合“民主价值观”而冷落它们,从而将这些国家推入北京的怀抱。比如对于处于战略要地的斐济、塞舌尔、东帝汶等。而在经济助推力下,中国与安哥拉、尼日利亚、莫桑比克、津巴布韦等国都有自然资源开采合作协议,即使这些遥远的朋友难免有些“远水难解近渴”。

经济靠中国,安全靠美国

不过,说中国完全没有“朋友”有失公允。自1980年代以来,中国奉行不结盟政策,不以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划线,大大拓展了国际交往空间。到2010年底,中国已与全世界171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自1990年代起,中国还积极在全世界建立“伙伴关系”。自1994年中国与俄罗斯宣布建立建设性伙伴关系以来,中国已与巴西、欧盟、日本、韩国、印度、东盟等重要的国家和区域性组织建立了不同级别的伙伴关系。

虽然朋友遍天下,铁杆兄弟却寥寥无几。这种“伙伴关系”毕竟不同于带有战略协防义务的“盟友”。

2010年春天伊始,中国经营了20多年与周边国家的友好关系,一夜之间变得岌岌可危。在该年举办的东亚峰会上,当时还没正式成为东亚峰会成员的美国抛出“南海航行自由关系美国国家利益”论,掀起南海问题国际化的序幕。到2011年的东亚峰会时,18个与会国中,有16个国家轮番提及“海上安全”问题,造成中国外交上的被动应对局面。

曾有分析指出,当东盟还是个末流国家组织,无人正视其存在的时候,中国便放下身段,低调地与东盟国家发展互惠友好关系。正是中国的刺激,东亚的另外两个大国日本和韩国,积极参与到与东盟对话中来。正是中国的支持,由东盟主导的“10+3”峰会才得以召开。

东亚政治格局的吊诡之处在于:东盟的影响力由于中国的支持而强大,而强大的东盟却需要拉入美俄来制衡中国的影响力。“北京想充当一种柔性的、你情我愿的领导角色,但做不到,因为邻国不接受。从日本到老挝,邻国都知道经济前途要仰赖中国,而安全则要和美国绑在一起。”澳大利亚前国防官员休·怀特一语中的。

在近期与越南、菲律宾等国发生的交恶事件中,这种态度更加明确地表现出来。毕竟,不论从历史上来看还是从现实来看,中国从未在任何鼎盛时期随意侵略或者打击邻国的记录。中国竭力向世界保证其成功对所有人是“双赢”,为了防止引起外界紧张,中国政府把原来用以描绘中国未来的“和平崛起”改为“和平发展”。

中国一直是其“半个盟国”朝鲜最为坚强的后盾,但这个国家从来没有按照中国的意愿在国际舞台上表演过。在裴敏欣看来,中朝两国相互之间存在严重的厌恶。“尽管平壤将中国当做加油站和提款机,但它并不因此感激北京,并且几乎很少让自己的安全利益与北京的安全利益保持一致,朝鲜对核武器的追求严重恶化了中国的安全环境。”

谈到“同志加兄弟”,越南给中国上过生动的一课。中国曾倾国之力帮助北越打败了美国,实现了越南国家的完全统一。而恰恰是兄弟之邦越南,与中国争夺包括西沙和南沙群岛在内所有岛屿的主权。作为东盟轮值主席国的越南在东亚峰会上,还邀请美俄的加入来抗衡中国。

那么似乎只剩下“铁哥们儿”巴基斯坦,全方位支持中国。不过在裴敏欣看来,作为内部混乱的弱国,这种关系的净收益也在减少。中国与中亚地区扩展贸易和安全关系,但面临着俄罗斯和美国的竞争。“这些国家需要中国来平衡其他垂涎他们的资源和战略位置的大国,但是他们也很担心与中国的关系陷得太深而结成真正的盟友。”

如何玩转双边关系,俄罗斯也深谙此道。5月重返总统宝座的俄罗斯总理普京称中国的发展是“一股扬帆的东风”。为实现“强大俄罗斯”的荣耀,俄罗斯开始拉近与世界第二经济大国——“战略协作伙伴”中国的关系。

不过,德米特里·特列宁则指出,尽管俄罗斯努力与中国这个邻国建立更密切的关系,但其外交政策仍以西方国家为重,因为西方国家能提供给俄罗斯进行现代化所需的技术。

他分析称,尽管俄罗斯担心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实力,但处理中俄关系的首要任务是保持和平和友邻关系。虽然俄罗斯与中国开展军事合作,但目的是增强俄罗斯控制远东地区的实力。在经济方面,俄罗斯远东地区与中国接壤,极利于俄罗斯获得中国商品或进入中国市场。然而,俄罗斯认为一味依赖中国有其危险性。

中国外交学院外交学系教授苏浩则向记者指出,中俄两国都面临来自美国不同方向的压力,共享战略利益,本应成为天然的盟友。但俄罗斯的社会精英对中国在东亚的崛起深怀疑虑,甚至有联合美国共同遏制中国的声音,这深深地阻碍了两国发展更紧密的关系。

“中俄之间的关系更多的是建立在一种共同利益上的关系,特别表现在经贸方面,两国在安全领域方面的合作显然不足。”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欧洲改革中心主任查尔斯·格兰特向《凤凰周刊》表示:“中俄若想成为真正的伙伴关系,应平衡好各领域的发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