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如何理解中国的古代历史和中国的文明

一百多年前,摩尔根的《古代社会》提出的“血婚制家族”、“伙婚制家族”、“偶婚制家族”、“专偶制家族”,这种“血缘史”是无法考证。有人说DNA检测等求证历史,这也是一种伪科学。中国古代历史上也有以家族的形态表述历史,实际上,家族和王族表述历史的方式,都是唯心主义的历史观。血缘历史不仅无法考证,淡化历史求实性,历史的表述仅仅局限于所谓的权威机构的说辞和工具,也就失去了历史的意义。

中国古代,也就是新石器时期,人类早在8千~1万年,就已经对稻黍農业的耕种痕迹。并不是表明中国的历史应该从8千年以前开始建构。農业耕种文明是早期人类的文明形式,但是,并没有形成统一的意识形态。在農业文明的基础上,人类语言最初局部地域得以统一,人类面对的農业选种技术,耕种技术,也是局部地区,散落在各个部落之间,这个时期并没有形成社会。

中国史前的历史,也就是“三皇”时期的历史,或者称为神農时期的历史,这段时期的历史,只能根据文献的推测,考古求证的方式,解读中国这段时期的历史。文献中记载:神農尝得百草,识得五谷。头顶一颗珠,珠形声豬,也就是神農时期,人类依靠仿生技术,仿生豬創立農业文明和医药文明。

中国古代的历史,不能教条的依据发掘的古代文化遗址中,如仰韶文化,河姆渡文化,良渚文化,红山文化等,这些反应了古代先民的生活状态和文化状态。没有文字的史前,也就是从这些古代文化遗址中的实物遗存,从中解读古代先民的意识形态。如陶器、玉器等。红山文化出土的“玉猪龙”,准确的说应该称为“玉豬”,不应该称为“龙”。从玉器的器形上,扁平的鼻子,就是“豬”的标志,圆形喻指繁殖能力最为旺盛的“豬”。并不是专家学者认为的熊,胚胎一说,这也反映了一种历史解读的史识和历史的态度。

文献中记载三皇为天皇、地皇、泰皇。天生地,地生万物,天地之间,天是母系,属于阴性。天皇指史前的母系,也就是传说中的女娲。相对应的地皇是指史前的父系,形声伏羲。泰皇:也就是指農皇,从事農业活动的史前先民的总称。皇:白王,白:从来没有,空白,王:旺盛。皇:也就是史前对人类做出杰出贡献的先民,均称为“皇”,三:也不是实数“三”,而是,泛指很多,所以,巢皇:构木为巢,燧皇:钻木取火等,均在三皇之列。

在考古学界的成果对于中国史前人类文化的形成,发展历程是具有积极的意义,也具有可靠和可信的依据,产生过广泛的影响。但是,不能所有古代文化的研究和探索,只能采取考古的方式,这就狭隘的思维方式,或者教条主义的思维方式。中国学者自从具有文献以来,学者总是“引经据典,有书为证,有据可查”,引用他人的理论,这对于研究和探索中国历史和文化是一种陋习,阻碍中国历史的方式。

研究和探索中国古代历史,不同时期,采取不同的方式,例如史前采用文献记载和考古相互印证的方式,最为确切。史后时期,采用的方式有所不同,时代的特征不一,但是史前和史后的分界点,也就是历史坐标的原点,这就需要具有独特的思维,原点的思维,严谨缜密的思维逻辑来求证中国历史的原点。这个原点就是黄帝戰蚩尤的涿鹿之战。

如何考证中国历史坐标的原点—黄帝戰蚩尤,也就必须理解“蚩尤”两个字的字义,必须搞清楚“蚩尤”是人类还是动物。文献中记载的“蚩尤”是一个“恶神”,是一个“兵煞”,是一个“贪戎”。不能解读“蚩尤”的原型,黄帝时期的历史只能是“神话和传说”,也只是虚无缥缈,难以令人信服。“蚩尤”的原型是中国古代历史原点的关键的关键,也就是原点思维,原点的求证,这一点考古学,文献学是不能证明的,只有文字学,而且倉颉創立“蚩尤”两个字的字义,能够真正的揭示“蚩尤”的原型。

“蚩尤”:蚩:草丛,虫:动物的总称,尤:指疣豬。蚩尤是出没草丛的疣豬群落,并不是人类。文献记载,蚩尤在涿鹿被斩杀,尸体被分解。涿鹿的含义:很多豬和鹿出没的地方,形声“猪猡”。蚩尤冢,冢:冖豕,豕者为豬,冢:死了的豬。蚩尤被斩杀,为“尤匕”,即为“龙”这个字,繁体字“龍”:拆分为立月、匕(首)、己彡,字义为长肉,杀头、碎尸的动物。等等,据笔者分析,任何“蚩尤”的概念的分析,都是指野猪群落。正如文献中中蚩尤八十一兄弟都称为“蚩尤”。从字义上揭示了蚩尤的原型是豬,龍的原型是蚩尤,也是豬。倉颉創立文字体系,創造了“龍”字,所以,黄帝时期的“龍”称为“蒼龍”。蒼:艸倉,艸:杂草、毒草,含有贬义,倉:人启,人类启蒙之意。倉颉創造文字是从“蚩尤”成为“蒼龍”中启发了倉颉,倉颉从人类的灾害,灾难中創造了启蒙人类思维的文字体系。

人类学家常常提出人类的起源。人类从猿人进化而来,倉颉没有創立文字之前,人类属于动物的一种,没有规范人类的思维,这段时期只能属于动物人。即使人类創造了農业文明,也属于动物。倉颉創造了文字“人”,确定了“人”的定义,确定了人与自然的关系,这就是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創造了人类的意识形态,规范了人类的思维逻辑。倉颉創造了人类,人类社会的形成,应该符合倉颉創字的思维逻辑关系,统一于倉颉創字的思维体系之中,这样,才能形成人类社会。人类社会形成是人类意识形态的统一,不是零散的,纯动物本性的,天性的人类。而是,具有人类独特的性质,具有人类的善恶之分,具有人类的思维逻辑,这就是“人性”。

人类社会的形成和发展,并不是自然性质的存在,而是,人类开始认识自然,学习自然,利用自然中形成,人类与自然的斗争中形成,人类把与自然的斗争,作为人类唯一的生存哲学的,就是中国文字体系的創立者---倉颉。倉颉是中国的人文始祖,是字聖,是史皇。没有丝毫过誉和夸张。

倉颉創立了文字体系,这不仅是中国古代历史的史实,而且,倉颉以独特的方式創造了文字体系,也就是以仿生学中仿豬学創造了表意的文字体系,倉颉創造的中国文字体系称为象形文字,或者称为鸟虫书,或者称为大字,都是指仿豬学創立的文字体系。倉颉創造了文字体系中,蕴含了人类的原点哲学,就是人类只有在斗争中求得生存,只有在斗争中求得智慧,只有在斗争中,人类的存在才有真正的意义。从这个方面,倉颉創造了人类,創造人类的哲学,創造了人类的意识形态。

考古学界对人类的意识形态是难以解读,而意识形态中的考古,也就只能借助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倉颉所处的黄帝时期,客观的决定了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是辩证的,唯物的,不会創立一种具有愚民性质的文字体系。解读每一个“字”的字义,就是意识形态的考古,这种考古,不是西方人类学,哲学所具有的的思维,只有在中国土地上能够认识中国文字的学者,对每一个“字”的字义,有所思考的学者,才能真正的解读黄帝时期。真正的解读黄帝时期,也就是也解读中国历史坐标原点的问题,也就可以理解中国文明的起源。

中国的古代历史不能套用西方的思维模式,中国具有独特的思维逻辑的古代历史。中国的人类历史不是自然形成,也不是达尔文的进化理论可以解决的,而是,人类与自然不断斗争的过程中,創造性的谱写了中国的古代历史。

黄帝战蚩尤是人类抗击野猪灾害,开启了人类与自然斗争的意识形态。倉颉創造文字体系,每一个字的字义,都是黄帝时期的文化、历史、文明信息。黄帝是中华民族的始祖,“中”的字义就是抗击动物灾害之意。“中”:丨虫厶,“厶”是“虫”字的构字元素,指动物引起的灾害,丨:抗击,用“棍子”打的含义,“中”与“虫”比对以后,理解“中”的字义,再去理解“中国”的字义,也就能够理解中国文明的含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