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岳飞活在宋孝宗时代 北伐能否成功?★

31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孝宗北伐有三个不可再生:

1、仇恨不可再生。靖康年间中原百姓对金人恨之入骨的那种不共代天之仇弱了。当年金人在河北,河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中原百姓恨不能食金人肉,寝金人皮,想想八字军,赤心报国,誓杀金贼,要在脸上刻八个字,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而从1140-1160年,整整过了二十年,一代的人,已经垂老,那对金国最仇视的一代人,被扼杀阉割在赵构和秦桧的和谈中。如何再出现岳飞北伐时,中原百姓戴香盆、运粮草以迎官军的盛大场面。

2、时机不可再生。1140年前后,金国内讧,场面混乱,军心不齐,所以,金兀术虽起兵十万,全线出击,结果处处碰壁,战战败北,此时,正是防守反击的大好时机,机遇,可遇不可求。到了1160年,金国虽有采石之败,但完颜雍上台后,总算励精图治,金国回光返照,内外安定,虽有十个岳飞,又如何达成光复中原的目的?

3、最关键的一点。能征善战的军队不可再生。什么是军队不可再生?1130-1140年前后,南宋涌现出大批擅长做战的将领和能征善战的部队。岳飞,刘奇,韩世忠,杨沂中,吴介吴零,王彦,还有他们各自的部将,如张宪,牛皋,杨再兴,王德,魏胜等等,而他们守下的士卒,大都经过靖康之耻,有多少家庭被金人拆散,对金人有刻骨的仇恨,而且又有丰富的行军打战经验,不管是打金人,打土匪,打水贼,反正是在战争中成长起来的一代。这些都是孝宗时期无法比拟的。

而这些的始作俑者是谁呢,赵构一个,秦缪丑则是主谋,甘当奸细、卖国求荣、媚事敌国、残害忠良、结党营私、独断专行、徇私舞弊、迫害异己、贪污受贿、贪赃枉法、卖官鬻爵,大肆收刮民脂民膏。

他专权十余年,正直的人都避到山林中了,高宗见到他,都要在靴子里放一把短刀,随时准备和秦桧玩命。

这样的局面下,岳飞凭什么去完成北伐重任?

张浚和陆游之间,韩侂胄辛弃疾之间,那主战派之间,不可避免的隔阂,都使北伐蒙上阴影,“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辛弃疾的忧虑,正是孝宗及其后北伐无法避免的现实问题,拿什么去北伐,一个被秦缪丑弄得乱七八糟的南宋,拿什么去北伐。

孝宗时,纵有岳飞再世,北伐又怎么成功?


不但是把抗金名将集中在孝宗时代北阀无用,就是再把不反对北阀的名臣集中到孝宗时代同样没用。我们总会把北阀失败归结为一两个人的因素,其实南宋的政治环境不变的话,再有一百个岳飞都是没有用。这是因为南宋缺少一个机制。一个思想机制和社会机制。

纵观中国历史,对北方民族占上风的时代曲指可数:秦,汉武,东汉,初唐,明初。唐与明,可以说是开国的惯性,开国本就是战时机制,能战的大将,能战的兵。秦是自身军功制度,杀一个人头有一个人头的爵位,能免税多少年,很清楚,战斗力很强。只有汉,才是真正的从和平向战时成功转型的时代,大家看看,汉武时期的南宋有什么不同:1,思想,汉有大复仇思想,被人打了一定要打回去的,这是思想机制,全国上下对向匈奴开战有民意基础的。南宋却没有,当时的主流是用点小钱换和平,你打打杀杀的惹起金人兽性才是错误(我们现在这种思想也很有市场,认为对美国好点美国会对我们也好点)。2 ,军功。汉武以后,要想封侯只有军功,所以将军用心的打仗,很想打胜(等轻烟散入五侯家的宦官封侯时代,汉已是末世了),宋代自从某人说出“东华门外唱名的方是好汉”以后,武人作为一个团体,在宋代没有了出头之日(这也是岳飞必死的根本原因),保住自己的小地盘才是真理。3,儒的力量强弱,汉武帝说是独尊儒术,可儒只是他的工具,宋却是儒家的天下,儒家当正的时候,就是中国对外软弱的时候,中国对外强硬基本上有两个情况:开国,那是武官政治,皇权或外戚强大的时候,比如武则天,唐玄宗,又如东汉的窦宪,儒对外从无建树,他们讲的内圣外王,就是老百姓勒紧腰带,给外族吃肉,那么他们就会服我们的。终宋一代,若不是国力实在强大,赵家子孙不知会有多少到五谷城坐井观天去了。4,外战不能给百姓带来好处,汉武是复仇,盛唐有荣耀,本朝是为了东亚病夫四个字。南宋为什么?北宋被欺负了一百多年,儒家还得意洋洋的说自己以一点小钱维持了和平。宋徽宋横征暴敛,难道是把他迎回来继续?南方民众开战是要出钱出命的,可是为什么而战?可以说南宋的主流是反战,这也是为什么后来的北阀从来都是虎头蛇尾的原因。

历史从来都是是这样,一两个人可以在历史将要转向时小小的拔一下方向,但当历史在它的轨道上隆隆前进的时候,你要想改变它的方向,只能自己粉身碎骨。中国历史上绝大部分改革都是以失败告终:王莽,阻挡不了毫强,王安石,动不了北宋官员,张居正,奈何不了官僚阶层的利益。以古论今,中国可别让官僚阶层给绑架了。

岳飞要想北伐成功只有像太祖皇帝那样黄袍加身反了赵构才成其他都是一场空

五代十国因为军阀混战,北方和西北的产马地逐渐为游牧民族所控制。北宋建立后,为战乱为掩盖的强大生产力喷薄而出,北宋军械非常精良,刀枪弓胄远比那些蛮荒之地的少数民族先进,但这个也使北宋的战争的战争成本远高于敌手。整个北宋,都没有看到宋军团长驱千里,征伐十年的大规模军事行动,主要原因就是由前面的客观历史条件产生的。宋军失去了产马地,使军队的机动的能力下降,进攻不足,防御有余,退敌有力,追击无力;因为失去了机动能力,使得宋军在北伐契丹和西征西夏的战争中只能稳打稳扎,错失了战略时机,不能够有效杀伤敌人,想到汉唐时期动则对游牧民族追杀千里的雄壮场面,真的对宋王朝的历史感到可惜。宋军的战争成本高,使得他们极度后勤,对于北宋的生产能力来说是小意思,制约战争的条件还是因为机动能力跟不上,因此在北宋的征伐史总是会出现先胜后败的可惜结果。

北宋的遗传病也传给了南宋。

宋高宗的过,我这里就不说了,但是赵家没有他的放,真是恐怕也没有南宋了。与北金签定和约,也使长年因为战争而破坏的生产力得到了恢复,南宋的战争实力得到极大增强,这也为之后两百年间北金未能灭亡南宋并与蒙古对抗半个世纪打下战略基础,这也是他的历史贡献。

南宋继承了北宋的遗传病。但与北宋不同的是,南宋的战略后方更靠前线。至唐朝中期的安史之后,中国的经济重心已南移到江南一带。从北宋开始,国家的财政收入,生产力大部分出自富裕发达的江南。南宋可以在战争中利用水路运输为前线提供强大的支持。但如果战争到了黄河以北,这个地利优势恐怕就不存在了。如果要一鼓做气收复北方,为机动能力所制约,恐怕难度很大。地利不和。

我们从历史书也大约觉察到,南宋朝整个历史时期基本是没有发生过什么重大的历史灾难,如农民大起义,大饥荒,大政变。整个南宋朝的统治也还算是风调雨顺,这个是历史各大王朝少有的。南宋基本是没有内忧,只有内患,即北患。这个北伐的有利政治基础。这个是人和。

南宋一直有主和和主战之分,其实这个主要皇帝的决策。他的决策也主要来自于对自身的雄心和国家军队的强弱。宋孝他想北伐,伐了之后被金人痛打,打不过只好求饶啊。打得过他还会跟金人客气吗,肯定是往死里打了,打死了恐怕还要分尸。这个是要看天时了。

宋孝宗北伐,他有雄厚的物资条件,稳定的政局,胜算至少也有六成了吧,宋军也不是软柿子想捏就捏的,他没有足够的骑兵,可他拥有中世纪时期最大的火器军队,射程最远的弓箭军队,装备精良的重装步兵,海军就不说了(到了北方也许用不上)。现在胜算至少也有个七成吧。可惜整南宋朝自岳飞后就没有出现在一个拿得上台面的大将军,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将军。(蒙古军队灭亡北金多快,不用一两年就秋风扫落叶一样,扯个稀吧烂。蒙古军可算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吧,可是就是在衰弱时期的南宋硬生生地跟他玩了半个世纪,而且还是跟一个不到五岁的南宋小皇帝作战。)北金的战争潜力远远比不上南宋,根本不是一档次的。 如果岳飞在宋孝宗时期北伐,战术得当,收复北方不是不无可可能。蒙古帝国说不定也统一不了中原。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