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群租普遍 城市之大竟难容一张床

北京的大头 收藏 3 120
导读:城市之大,非大楼之大,有容乃大。好的城市管理不仅需要法治的力度,更需要人文关怀的温度。 日前,北京发布群租房新政:出租房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单个房间不得超2人,不得按床位出租,厨房、卫生间、阳台和地下储藏室不能出租。房主违规出租最高可罚3万元,中介违规最高可罚10万元。 群租房确实该治理。逼仄的空间里人满为患,到处是私搭的电线,隔板都是易燃材料,由此产生的卫生、噪音、消防、治安等问题不仅威胁着租客们,也滋扰邻里,很容易发生群死群伤事件。人没了,何谈留在城里追逐梦想呢? 群租房又不

城市之大,非大楼之大,有容乃大。好的城市管理不仅需要法治的力度,更需要人文关怀的温度。

日前,北京发布群租房新政:出租房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单个房间不得超2人,不得按床位出租,厨房、卫生间、阳台和地下储藏室不能出租。房主违规出租最高可罚3万元,中介违规最高可罚10万元。

群租房确实该治理。逼仄的空间里人满为患,到处是私搭的电线,隔板都是易燃材料,由此产生的卫生、噪音、消防、治安等问题不仅威胁着租客们,也滋扰邻里,很容易发生群死群伤事件。人没了,何谈留在城里追逐梦想呢?

群租房又不是一纸禁令就能禁住的。以目前的管理手段,对群租房的监管仍面临“进门难、认定难、监督难、执行难”的尴尬。与房租相比,房主与中介的违法成本也明显过低。以媒体报道的80平方米合租25人的案例来看,最高罚款恐怕还不及房东两个月的房租收入,又如何打掉其铤而走险的念头?

更重要的是,群租房屡禁不止的背后,并非单纯的执法无据、监管不严,也不完全是租客卫生、安全意识的淡漠,更多的是异乡拼搏的无奈与艰难,是大城市中住房与人口矛盾的集中体现。

有人形容群租房是“开门上床,转身碰墙,排队如厕,不见阳光”。如果经济条件允许,谁愿意租住这样的房间?群租房的租客,多是低收入的流动人口。留在大城市,对他们意味着更多的机会、更高的收入;对他们家人意味着更优渥的文化医疗资源,以及摆脱代际贫困的梦想;对城市则意味着更便宜的劳动力、更丰富的创造力。可他们买不起大城市的商品房,又住不进供给有限、门槛颇高的保障房。面对近三年来持续上涨的住房租金,群租房里一张简陋的单人床,自然成了无奈选择。

只要城市住房供需矛盾不缓解,群租房就不会消失。换言之,整治群租房,不仅要断了房东的退路,更要给房客留下出路。政府在提高廉租房、公租房等保障性住房供应总量的同时,何妨降低申请门槛,扩大保障范围,让非本地户籍人口也享受到城市福利?盘活租赁房源,最大限度地让空置房、闲置物业有序进入租赁市场,减少“有人没房住、有房没人住”的怪事,也应是未来楼市调控的重要方向。

群租房禁令只是这些年众多城市禁令的缩影:为降低交通事故率,电动自行车禁行;为改善市容市貌,路边摊禁摆;为保持车厢整洁,地铁禁食……这些禁令层出不穷,可要禁的事儿却屡禁不止,反倒是以抑制需求为主的管理模式让城市不那么宜居了。其实,城市之大,非大楼之大,有容乃大。随着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利益冲突只会越来越复杂。好的城市管理不是消灭这些冲突,而是能够容纳这些冲突,并用制度化的方式化解冲突。这不仅需要法治的力度,更需要人文关怀的温度。

想起那首老歌,“我想要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城市之大,总能容下一张床吧?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