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菲军吸毒泛滥 驾驶鹰狮战机时或犯毒瘾


专家:菲军吸毒泛滥 驾驶鹰狮战机时或犯毒瘾

专家:菲军吸毒泛滥 驾驶鹰狮战机时或犯毒瘾

专家:菲军吸毒泛滥 驾驶鹰狮战机时或犯毒瘾

专家:菲军吸毒泛滥 驾驶鹰狮战机时或犯毒瘾

专家:菲军吸毒泛滥 驾驶鹰狮战机时或犯毒瘾

[菲欲购单价6000万美元鹰狮战机]

鹰狮战斗机,空中的“杂食动物”

作者: 萧萧

菲律宾空军想咸鱼翻身了。菲律宾国防部副部长费尔南多·马纳洛7月初表示,由于“亚洲国家军备竞赛升级”以及与中国的领土纠纷,菲律宾要加强自己的军事力量,空军看上瑞典萨伯公司制造的鹰狮战斗机,该机可携带远程反舰武器、空对空导弹,目前已被同为东盟成员的泰国皇家空军引进,马来西亚也将跟进。

菲靠买飞机强军

菲律宾空军目前的状况,可以用“破烂不堪”形容,人数从鼎盛时期的近2万人下降到7000多人,装备各型飞机220余架,但其中一大半是直升机,而一小半固定翼飞机中已无一架战斗机。菲律宾空军司令奥斯卡·拉班那中将曾无奈地说:“我们的防卫能力是非常低的,因为我们只有教练机负责领空防御,而且我们的雷达能力也很有限,难以有效监控外国飞机的行动。”

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曾誓言到2016年要“再造一个强大的空军”,这已纳入菲律宾政府 “未来五年军备升级计划”中,该计划投资总额约17亿美元,其中大部分给了空军。菲空军内部要求购进强力战斗机的呼声很高。几经探讨,瑞典鹰狮便进入菲律宾的视线。

马来西亚《亚洲防务月刊》援引菲律宾退役军官的话说,鹰狮战斗机能对地攻击、空战以及侦察等,是多用途作战平台,因为体型小巧,售价相对低廉,单价仅6000万美元,而相关设备又是直接引用美国产品,作为美国盟友的菲律宾无论买还是用都比较放心。

但专家认为,菲律宾出于同中国南海的主权争端问题,仓促采购鹰狮战斗机,难以对菲军实力有太大改观。首先菲军使用现代化装备的能力不足,10万菲军积贫积弱良久,特别是滥用毒品的问题严重削弱了战斗力,海空军技术人员及各情报兵种吸毒现象最为严重,这意味着,如果他们驾驶鹰狮战斗机时毒瘾发作,会造成巨大损失。其次,菲律宾国内资金筹措也存在问题,据称菲律宾国防部准备向外出售军事用地来攒钱。

从瑞典走向世界

在国际军界,鹰狮战斗机被划为“三代半战机”,即在第三代战机的基础上增加了超视距攻击能力、相控阵雷达,同时提高了机动性。

鹰狮战斗机是“三代半战机”中个头最小、重量最轻的,却在主要技术指标上毫不逊色那些更大、更重的同代机,并在价格上占尽优势。正因为如此,鹰狮受到了那些财力不是特别充足,但又想获得先进战斗机的国家的青睐。自20年前服役瑞典皇家空军之后,南非、匈牙利、捷克、泰国等国都陆续购买。

鹰狮的成功,首先来自瑞典工程师的先见之明。众所周知,身为中立国的瑞典,长期处于东西方军事集团对抗的“中间地带”。“为了和平,准备战争”成为该国的信条,也成就了瑞典后来拥有发达的军工业。

早在设计之初,瑞典国防部就要求鹰狮战斗机突出空中机动性能、短距离起降能力、低采购成本和低维护费用。鹰狮战斗机的军用编号是JAS(J表示空战、A表示对地攻击、S表示侦察),代表它是多用途战斗机,但实际上,空战能力处于最优先的地位,对地攻击和侦察只是辅助性任务。

1993年,第一代鹰狮进入瑞典皇家空军服役时,苏联已经解体,冷战在欧洲宣告结束,瑞典军方和萨伯公司因势利导,加快鹰狮战机的转型升级工作,将其用途真正从领空防御向海外联合行动及维和行动拓展。

萨伯公司认为,在海外联合行动及维和行动中,对地攻击和侦察远比空战重要,因此鹰狮要重点加强“A”和“S”性能,真正成为空战、对地攻击和侦察能力都很强的多用途战斗机。同时考虑到出口的需要,升级的鹰狮还应具备空中加油能力以及能够兼容不同国家机载武器。经过努力,萨伯公司于21世纪初开始投产新一代鹰狮型号——JAS—39C/D。

新一代鹰狮采用突出机动性的鸭式气动布局,机头部位的小翼能根据现场气流情况调整角度,使飞机能用更少的推力达到自己想要的飞行状态和攻击角度,可谓“四两拨千斤”。

鹰狮的座舱很有特色,它号称“黑暗座舱”,意思是除非机上有系统故障,否则系统不会发光或发出声响,只会保持“缄默”,这样可以减少飞行员的精神负担,且一旦真的有事,飞行员对于系统发出的声、光等警告信号也比较敏感。如此“智能”的系统可以提供给飞行员所有他所想要的信息,但不会将无关的信息显示给飞行员而引起混乱。

至于武器,鹰狮绝对算得上“杂食动物”,得益于标准化的武器接口标准和通用接头,飞机的武器兼容性非常强,除了挂载瑞典本国生产的武器外,还能挂载欧洲其他国家、美国以及南非、以色列等众多国家研制生产的空空和空地武器。

鹰狮最具威力的武器莫过于能够攻击视线范围外目标的中距空空导弹了,当前该机主要以美国雷锡恩公司研制的AIM—120C5导弹为主打,以欧洲导弹集团的“流星”远程空空导弹为补充,导弹射程达100公里以上,有很高的机动性,令被攻击的目标“可以躲避,但不能逃脱”。

鹰狮战斗机最大亮点是短距离起降,曾有过仅滑行200米就升空的例子,主流战机普遍在500米左右。降落时对地面要求也很低,例如在普通公路上降落,无须特别加固即可完成,因此可以利用的降落场所非常多。甚至有人说:“它简直在菜地里都可以起降了。”

征战利比亚

评价武器性能讲究“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2011年3月,西方国家发动了代号为“联合保护者”的军事行动,旨在摧毁利比亚卡扎菲政权,瑞典政府迅速跟进,派出鹰狮机群飞赴利比亚构筑“禁飞区”。

瑞典空军派出的是操作鹰狮时间最久的第171中队。他们运用鹰狮上的先进装备,对利比亚地面目标“发现即摧毁”。据参战飞行员回忆,卡扎菲军团的防空能力虽然很弱,但绝不能掉以轻心,因为他们所装备的便携式地空导弹是俄罗斯现役最先进的“针—S”。

在战役过程中,西方战机遭到过不少于100枚此类导弹的袭击,这还不包括地面车辆上携带的高射机枪和机关炮。为克服难以预知的威胁,鹰狮战斗机往往从没有防空武器的方向靠近目标,并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攻击,然后再沿着别的航线返回。

不论在戈壁还是山区,鹰狮与地面的距离不得小于2000米。进入危险地区后,鹰狮的灵活性得以发挥,飞行员熟练地利用各种技能避开地空导弹攻击,如发现导弹后立即实施规避机动,或朝向太阳飞行,或直接钻入云层。

鹰狮还有对付敌人防空火力的巧方法,那就是布设“空中陷阱”。鹰狮携带一批照明弹飞抵敌军防空阵地边缘,投下照明弹后立即撤离,散发出巨大热能的照明弹可吸引敌人导弹,这种方法不仅诱骗了敌人导弹,也让敌人的防空阵地暴露无遗。

利比亚之战显示了鹰狮的宽广用途,“零伤亡、零故障”也为其带来潜在客户,就在它们参战后不久,瑞士政府就向萨伯公司采购22架鹰狮战斗机,用来取代服役40年的美制F—5战斗机。而在未来,鹰狮战斗机将更多地活跃在亚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