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李双江和他老婆到底有多大能量?

众所周知,这些天,李双江老头那不争气的坑爹儿子犯事了。老头子倒没啥动静,他老婆梦鸽的言论频频进入公众视野:

1、梦鸽一再强调,如果李某真的有罪,犯到哪,办到哪,绝不要求法院姑息袒护;如果另有隐情,存在案中案,也希望法院能排除一切外在干扰,依法查明,严格办案。

2、儿子李某涉嫌强奸案,母亲梦鸽以监护人的身份要求法院公开审理此案,让所有的事实、证据和办案过程公开化,接受全社会监督。

从第一点分析,李氏两口子自信完全有能力“要求法院姑息袒护”,只是“绝不要求”而已,一旦要求,那是小菜一碟,完全可以左右法院的判决审理。否则,那“强调”就全是些废话。他凭什么认为自己可以支配法院司法,左右法院判决?她的底气来自哪里?

从第二点可以看出,母亲梦鸽以监护人的身份要求法院公开审理此案,不晓得是否符合相关法律要求。

一个戏子,都可以左右法院判决,都可以“要求法院姑息袒护”。这法院到底是谁家开的?李天一案的这些细节折射的是目前中国可悲的现实。

李天一案如何落幕,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内容于 2013/7/31 17:45:28 被雪花飞向钓鱼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5楼 迎风撒尸水
‘从第一点分析,李氏两口子自信完全有能力“要求法院姑息袒护”,只是“绝不要求”而已,一旦要求,那是小菜一碟,完全可以左右法院的判决审理。’第一点分析从何而来,理由是什么?

‘从第二点可以看出,母亲梦鸽以监护人的身份要求法院公开审理此案,不晓得是否符合相关法律要求。’海淀法院已依法当场驳回了,但其实我个人也希望能公开审理,因为不公开就很多东西看不到,只能道听途说。
‘一个戏子,都可以左右法院判决,都可以“要求法院姑息袒护”。’首先,请别用蔑视的口吻称呼所有的文艺工作者。其次,左右法院判决理由是什么?要求法院姑息袒护理由又是什么?请提出您的证据,如果没有,那你如何能信口开河?

对于这个案子我也很关注,但因为涉及未成年人,很多东西不公开,所以很难判断。其实大多数人应该也和我一样,对案情不甚清楚,但观点却很明显,我就奇怪了,莫非只凭臆断?

6楼 雪花飞向钓鱼台
这位仁兄很能辩,适合去学律师。现在象你这样能冷静思考的网民已经不多。我很钦佩您,愿意花点时间讨论你的质疑:

第一点,梦鸽一再强调,如果李某真的有罪,犯到哪,办到哪,“绝不要求法院姑息袒护”,从相反角度来说,就是可以要求法院袒护,否则何必强调“绝不要求”?这不是自信是什么?同理,一个不自信的人,如果某平民犯了案上了法院,放言“绝不要求法院姑息袒护”岂不让人笑掉大牙?算老几啊?

如果你非要说我这个逻辑不成立,我也没办法。

第二点,既然法院已经依法驳回,我没啥说的。

其次,关于“戏子”的问题。你误会了,我并没有“用蔑视的口吻称呼所有的文艺工作者”(有过吗?梦鸽不能代表所有文艺工作者)。我与你一样敬重有才有德的老艺术家,文艺工作者,但对于梦鸽来说,冠以“戏子”头衔至少我认为非常合适。理由众所周知我就不多说了,否则还以为我一介屌丝仇富。子不教,父母过。孟母三迁,岳母刺字......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无论他们在事业上曾经多么辉煌,教育出这样可以称为人渣的儿子,实在不敢令人恭维。李天一的所作所为,其实已经宣告了李双江夫妻做人、为人父母的彻底失败。我有理由不尊重他们。我不但蔑视,而且鄙视。(这点自由还有吧?)

还有,“左右法院判决理由是什么?要求法院姑息袒护理由又是什么?请提出您的证据,如果没有,那你如何能信口开河?”司法腐败如今已成天朝一大公害。我不相信你是生活在真空里,肯定有所耳闻。我倒还真不是信口开河。我没什么证据;不信任我唯一的依据。铺天盖地的丑闻使某机构已经失去了公信力。有个段子相信你听说过没:某国人问蒙古人:你们没有海洋,怎么还有海军?蒙古人答:你们不是同样有法院吗?

最后,“其实大多数人应该也和我一样,对案情不甚清楚,但观点却很明显,我就奇怪了,莫非只凭臆断?”为什么会有这么一边倒凭臆断的“观点却很明显”。你不用奇怪,你不应该质疑网民,你应该去问问那些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名二代,看看他们的所作所为。

虽然你的观点与我不同,但很庆幸你没开口大骂我,所以我也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回答你所反驳我的观点。

其一,据新闻所述,梦鸽所提出的“绝不要求”言语其实是她自身愚蠢的体现。我个人认为,在整个事件当中,姑且不去论真相到底如何,梦鸽一方所作所为让人很无语。可以说是她自己的各种言语和倾向直接导致了今天的结果,她太不会处理这种比较尖锐问题了,而双江近来的作为和新闻报道我却认为可圈可点(最近的新闻他不论事实真相,只是去医院看望被他儿子打伤的人,不管真诚与否,做法确实是正确的)。如果这个事件一开始就如此根本不会有今天之结果,其实他儿子毕竟小,没什么阅历,犯错难免,可他母亲确实很难与她的年龄和阅历联系起来。如今社会,特别是在敏感问题上,必须第一时间占据道德制高点,之后问题就好解决了。真心不知道律师是怎么和双江家沟通的,如果不是律师蠢,那肯定就是梦鸽家蠢,必有一蠢。

其二,也许你认为梦鸽不配称为文艺工作者,但我却并不在乎她配与不配,我更关心的是她一系列的作为,很让我失望。如果智商稍微高点,都不可能导致今天的结果。回到那句话,你的‘戏子’一词确实是在事实上攻击了所有的文艺从业人员,不管你本身态度是针对梦鸽个人也好,但结果却不一定。举个例子,美国有很多时候总报道中国某某的不道德行为,他报道的是个人,但讽刺的其实是整个群体。不知道你能理解我说的不?

其三,其实你所说的一切,我身边都在发生,可我并不是你那样的看法,也许我的看法很不一样,但我可以和你说说。我在想,如果我在某某的实权位置,我会和他一样吗?其实我发现,几乎任何人(包括那些对腐败深恶痛绝之人)在那些位置,该怎么样还是会怎么样,根本不是那些人道德败坏,而是。。。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思考,但目前还未找到答案。我不去直接表达个人对社会的很多不满不是因为我看不到,而是我认为无意义的发泄百害而无一利。

也许你不能理解我为什么去‘为双江辩护’,其实我不是为双江,我是为‘理智’。你可能觉得我吹牛,也许吧,各人各路,一路好走吧。


梦鸽的言行的确经不过推敲,可以这样说,护子之心和无良律师的推波助澜已经让她失去了正确的判断和理智。

无论李公子有罪与否,她已经不适合再站在舞台上展现其“正能量”。

‘从第一点分析,李氏两口子自信完全有能力“要求法院姑息袒护”,只是“绝不要求”而已,一旦要求,那是小菜一碟,完全可以左右法院的判决审理。’第一点分析从何而来,理由是什么?

‘从第二点可以看出,母亲梦鸽以监护人的身份要求法院公开审理此案,不晓得是否符合相关法律要求。’海淀法院已依法当场驳回了,但其实我个人也希望能公开审理,因为不公开就很多东西看不到,只能道听途说。
‘一个戏子,都可以左右法院判决,都可以“要求法院姑息袒护”。’首先,请别用蔑视的口吻称呼所有的文艺工作者。其次,左右法院判决理由是什么?要求法院姑息袒护理由又是什么?请提出您的证据,如果没有,那你如何能信口开河?

对于这个案子我也很关注,但因为涉及未成年人,很多东西不公开,所以很难判断。其实大多数人应该也和我一样,对案情不甚清楚,但观点却很明显,我就奇怪了,莫非只凭臆断?


2楼thc126

这对夫妻可排上中国近代十大恶心夫妻排行榜了吧

养出这样的儿子,梦鸽,你有罪啊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