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是一条黑鲩,住在澜沧江的下游,每年4、5月份我要溯江而上,回到孔雀湖——我的家,来产卵。 途中,两三丈高的山坡,被瀑布冲刷出七八道石坎,像层层梯田。我休息一会,一个打挺,跳到更上一层的石坎,就像爬楼梯似的层层登高。有时,我被激流冲了下去,可我从头再来。历尽艰辛,我终于回到我出生的地方——我的家。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