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带头唱衰美国梦:“拼爹”是最大阻遏

作战参谋019 收藏 1 20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来源:世界新闻报


“过去10年中,美国中产阶层苦苦挣扎,收入几乎没有增加。所有增加的收入,都不断流向人口比例只占1%的最高阶层。”7月24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伊利诺伊州发表的一番演讲,引发美国舆论的普遍关注。奥巴马发出警告称,美国梦有正在沦为“神话”的危险。他说,“如果美国继续得过且过,那么旨在实现改善的美国梦,这个让每一代人都比上一代人更加富足的开国箴言,就将慢慢死去”。


近来,美国媒体再度集中报道有关美国梦的话题,不少看法都倾向于担心美国梦逐步削弱,甚至消亡。而与此同时,美国舆论又热衷于将美国梦面临的问题,与中国梦的兴起进行比较。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美国问题专家金灿荣对《世界新闻报》分析,这种现象显示了美国当下越来越严重的不自信心态。


“拼爹”阻遏美国梦


自1776年以来,世世代代的美国人都追求一个信念的实现:只要经过努力不懈的奋斗,任何人便能获得更好生活;这意味着每个人都要通过勤奋、勇气、创意和决心迈向繁荣,而非依赖于特定的社会阶级和他人援助。这其实就是美国梦的一般性意义。200年来,“美国梦”一直激励着世界各地的青年人,来到这片土地实现自我价值,美国也因此成为全球成功人士的摇篮。


奥巴马在2008年竞选总统时,他的畅销书《无畏的希望:重申美国梦》曾经感召了众多美国选民,为他赢得了不少选票。然而,最近一段时间,美国媒体舆论却在纷纷报道称,美国梦正在退色。《纽约时报》7月21日就发表《你的爸爸是谁?》评论文章,引起许多美国热议。渥太华大学经济学教授乔拉克称,在美国要成功,必要因素是拥有已经成功的父母,此言直指“拼爹”现象目前在美国盛行,普通人要实现“美国梦”并不容易。乔拉克教授提供的数据显示,来自美国最高层和最底层家庭的孩子,都有更大可能性留在原有阶层;富人拥有更多资源保护或提升其后代的社会地位,而下层人注定翻不了身。


美国媒体举例报道,22岁的格斯·温纳最近刚刚大学毕业,但是他却掌管了《滚石》杂志的网站,而这一工作是他爸爸找的。目前在美国,依靠家庭关系寻找实习和工作机会是相当普遍的做法。不过,来自10%顶层家庭的孩子,与其他90%普通家庭的孩子在机遇上截然不同。对于美国普通年轻人来说,谋职是一件并不轻松的事情。《彭博商业周刊》曾撰文讲述芝加哥麦当劳快餐店员工的故事。为了每周工作达到40个小时,一位美国小伙子不得不在两个门店打工,每小时只挣8.25美元;假如想挣到其终极老板、麦当劳CEO詹姆斯·斯金纳的年薪880万美元,他就必须连续工作550年。这种收入上的差距,以前并没有如此悬殊。1950年时,美国年薪最高CEO的收入只是车间工人的40倍而已。


奥巴马在上讲演讲中承认:“过去30年里,追求上进的机遇越来越难找了。这有悖于美国的理念。我们必须继续做大量工作、从而让每个美国人都有机会通过劳动进入中产阶层。”奥巴马还警告说,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的话,美国社会紧张形势会不断升级。


唱衰的根源在哪里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著名美国问题专家金灿荣对《世界新闻报》分析,实际上,美国梦通常有两个版本。一个是指“从小木屋到白宫”的成功故事,最典型的标本就是美国前总统林肯,他虽然出身平民,但最终靠奋斗而入主白宫。这一版本说明社会流动性大,人人都有往上走的机会。克林顿和奥巴马也都被认为是美国梦的当代标本。然而,经合组织2011年发布一项报告,对比了发达国家的社会流动性,并指出,“人们很难从较低的社会地位流动到较高地位”这一规律在美国尤甚。在美国,如果拥有一个“好爸爸”,进入中产阶级或上流社会的几率要比普通人高三四倍。

美国梦的第二个版本更多指向物质层面:一对夫妻养育两个小孩,拥有两辆私家车,外加一个带院子的独立房子。金灿荣说:“奥巴马重点强调的也是第二个版本的美国梦。美国中产阶级现在受到挤压,处境相对困难。”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多种解释,但其中尤为值得思考的是,冷战结束后,美国的精英阶层由之前相对收敛变得骄傲起来。在缺乏竞争的状况下,美国开始对外滥用力量,打了两场战争,可是战略目标却不明确。此外,华尔街集团被默许搞各种各样的金融创新,创造虚拟信用,转移财富,中产阶级的实际财富被虚拟化。最后,当金融危机爆发时,大批美国中产阶级的财富也被剥夺了。按照美国官方说法,在由次贷危机引起的金融动荡打击下,大约有400万户美国家庭失去了住房,他们一辈子积累的财富由此化为乌有,400万个美国梦就此破灭了。


美国精英阶层滥用金融信用,剥夺中产阶级的财富,导致中产阶级萎缩,贫富分化越来越严重,美国社会中许多人对此早就不满。2011年9月爆发的“占领华尔街”抗议,持续一年多才渐渐平息,这场运动背后反映的正是美国中产阶级的愤怒。金灿荣为《世界新闻报》分析说,美国梦被唱衰的另一原因是美国经济出现了结构性问题。上世纪末IT革命曾为美国赢得了10年黄金期,集中表现就是克林顿执政10年的繁荣。最近10年,美国仍在享受IT革命的效应,但却在蛋糕没有做大的形势下,继续加以挥霍,导致现在美国综合国力相对下降。


近来,美国舆论界还出现一个颇有意思的现象:中国梦经常被拿来与美国梦加以比较,甚至有人说“中国梦的兴起恐怕是美国人的噩梦的开始”。对此,金灿荣认为,这种对比显示了美国的某种不自信,“美国自信的时候,根本不会跟中国进行比较”。金灿荣举例说,当前的中国与美国,就如同妙龄少女与成熟妇女,前者天生丽质,但有时不怎么会打扮自己,就算被挑剔也不会黯然神伤。美国前国务卿、著名战略家基辛格去年在美国大选期间就曾站出来说:“要知道一个常识,批评中国并不能解决美国的问题。”


另一方面,金灿荣认为,美国梦现在所遭遇的问题,对中国也有某些参考意义。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普通民众所追求的就是一种往上走的机会,同时还要有体面的物质生活,中国现在追求的也是这两个方面,“美国面临的困境,提示中国也要注意解决好类似的问题”。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