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学通:10年后中美综合国力将达到同一等级

作战参谋019 收藏 3 373
导读:7月,擅长国际关系预测的著名学者阎学通推出了自己的最新力作:《历史的惯性——未来十年的中国与世界》。 在这本被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傅莹评价为“冷静同时又是客观的前瞻性评估”的书中,阎学通预测,到2023年,中美综合国力将达到同一等级,世界将形成中美两个超级大国的国际格局。 由此带来的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也将在未来十年中发生较大变化。阎学通认为,届时在新的国际形势下,中国将需要重新调整外交思想和外交原则,需要放弃不结盟政策。 他的观点如以往一样:直接、大胆。在具体论述中国需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7月,擅长国际关系预测的著名学者阎学通推出了自己的最新力作:《历史的惯性——未来十年的中国与世界》。

在这本被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傅莹评价为“冷静同时又是客观的前瞻性评估”的书中,阎学通预测,到2023年,中美综合国力将达到同一等级,世界将形成中美两个超级大国的国际格局。


由此带来的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也将在未来十年中发生较大变化。阎学通认为,届时在新的国际形势下,中国将需要重新调整外交思想和外交原则,需要放弃不结盟政策。


他的观点如以往一样:直接、大胆。在具体论述中国需要怎样的外交政策时,阎学通建议,要对周边国家“敌友分明”、“赏罚分明”。


对此,读过此书的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表示,“阎学通撰写了一本发人深省的书”,其中所阐述的“道义现实主义”的“外在表现形式是锐利的民族主义”。


但谈及创作初衷,这位“锐利的民族主义者”却语气柔和:“我其实想让大家更重视历史发展的规律,重视发展中的改革力量。”阎学通说,“未来十年,中国能否借助历史的惯性加速崛起,取决于我们这代中国人了。”


没有哪个国家的改革快于中国


Q:您能解释一下“历史的惯性”吗?“历史的惯性”对预测未来十年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有何意义?


A:我先讲一段个人经历。我1992年回国正赶上苏联解体不久,所以我回国后参加最多的讨论都是关于苏联解体后会如何发展的。当时中国的学者,特别是研究苏联问题的专家,普遍认为俄罗斯很快会恢复超级大国地位。他们的判断基于3个原因:苏联有高度发达的工业基础;有广阔的自然资源;有受过高等教育的技术人才。于是,待政治制度一稳定,俄罗斯很快就会恢复前苏联的实力。


但我当时持有的看法就是:这是不可能的。历史上没有一个帝国衰败了几十年后就能重新恢复当年的地位,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大英帝国,从全盛时期走向衰败,迄今已有一百多年。再比如,古罗马、古埃及、奥斯曼帝国等,一旦灭亡就不复存在。有着三千多年悠久历史文化的中国也时起时落,不同兴盛期的间隔时间都以百年为单位。所以我当时说,俄罗斯百年之内也是不可能恢复成为超级大国的。


这体现了我对“历史的惯性”最早的认识——一个大国走向衰败,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是短期内能逆转的。


那么,什么东西可以改变历史的惯性


呢?我的理解是改革。改革作为一种内生的力量能够改变历史的惯性。改革可以是技术的、文化的、思想的,通过改革能形成一种巨大的力量来改变历史。所以,未来十年历史的惯性会如何发展,实际取决于大国中谁在进行改革?谁的改革力量能够改变目前状况?如果每个国家的改革都不足以强大到阻碍历史的惯性,那么历史一定会像今天一样接着向前发展。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哪个国家的改革速度快于中国。如果今后世界上出现不了比中国改革速度更快的动力,那我不认为有能够改变目前历史惯性的巨大力量。根据惯性的预测原理,如果今后十年按照今天历史惯性的方向继续向前发展,那么两极格局到2023年就有可能形成。


“历史的惯性”另一方面在于,衰败有惯性的作用,崛起也有惯性的作用。中国的崛起也受历史惯性的影响。崛起过程一点点发展,速度一点点加快,这样的惯性若没有一个巨大的外力便阻止不了。


Q:其他国家也在推进自己的改革,比如俄罗斯,为什么会形成两极格局而不是多极格局?


A:我尚且看不到能够使世界在中国和美国之外出现一个第三级的改革力量,现在能够看到的历史轨迹就是走向一个两极格局。你所说的俄罗斯等一些国家确实在进行一定程度的改革,他们自己跟自己比是向前发展了,但他们改革的力度不会比中国大,所以跟中国的差距只会越拉越大,不会缩小。


两极格局有利于中国崛起


Q:形成了两极格局后,您觉得两极格局和冷战的区别是什么?


A:两极格局下可以是冷战,可以是热战,也可以是和平竞争。所以冷战是两极格局下的一种形式。


形成冷战,不光需要“两极”,还需要意识形态的对抗,需要两大军事集团的对立,需要双方没有任何社会经济文化各方面的往来。而现在,意识形态的对抗已不成为国际政治的主流。中美之间的文化交流、经济往来是冷战时期美苏之间根本不存在的。


我的看法是,形成两极格局后,不是会不会发生冷战的问题,而是人类根本没有能力再让冷战重新恢复。试问,谁有能力去阻止全球化?让意识形态变为全球政治核心矛盾?让中美之间没有经济往来、文化交流、跨国婚姻?没有人能做得到。所以担心两极格局会引发冷战基本属于杞人忧天。


Q:那么中美之间发生热战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A:两极格局下会不会发生热战也取决于发生热战的条件。从目前看,在核武器条件下,核国家间进行热战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冷战时期之所以没有发生热战就是因为不敢进行核战争。在冷战时期都不敢进行的核战争,为什么说未来十年内中美就敢于发动呢?对此,现在的中美两国政治家的观点和当时美苏政治家的观点有哪些不一样呢?如果找不出政治家更愿意进行核战争的原因,那怎么能说中美未来十年内有进行战争的可能呢?


Q:您认为两极格局对中国崛起有利吗?


A:有利。因为如果不是一个两极格局,是多极格局,那么中国就崛起不了。“崛起”的概念就是指从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到成为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过程。当你改变了崛起的定义,这个崛起就变得没有意义了。也就是说,世界上有三个以上的同等实力国家,你不是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你崛起什么。如果把不是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称作“崛起”,那么世界上哪个国家没崛起呢?


Q:那么您认为中国还是应该主动去营造这种两极格局的实现吗?


A:只有两极格局,才能向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强大国家迈进一步。


“韬光养晦不当头”需要转变


Q:您为什么选择以10年为期限作出预测?


A:首先,我反对一种说法:我们现在到了历史的关键期,未来十年是关键时刻。这种说法是没有依据的。过去的哪个十年不是关键期?抗日战争不是关键期吗?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不是关键期吗?对中国而言,未来十年的特殊性在于,中国有可能成为名副其实的超级大国,但也不是说只有今后十年能成为超级大国。若今后十年才不能达成这个目标,往后十年仍有这个可能性。能不能实现?是由国际领导力决定的。我为什么在最后一章写了《未来十年的中国外交战略》?我实际上是说,我认为采取这样的外交政策,我们在未来十年内实现民族复兴的目标,然后成为世界超级大国,这是做得到的。我们过去太长时间把民族复兴作为一种历史任务留给后人去完成,其实我们这代人活着就能把它实现了。


Q:基于这个目标,您提出了什么样的外交思想?


A:随着未来十年两极格局的形成,韬光养晦不当头的外交思想将使中国被国际社会视为不负责任的国家,这会严重损害中国自身利益。中国需要提出与美国不同、但又比美国更为进步的国际政治思想。我认为,未来十年,道义现实主义有成为中国外交政策指导思想的可能性。中国应借鉴古代王道思想发展当代道义现实主义,以“公平、道义、文明”为对外政策指导思想,建立责权相等的国际新秩序。


Q:如果我们继续秉持韬光养晦不当头的外交思想和原则,是不是未来十年会拖慢中国崛起的脚步?


A:应该是这样,今天的外交政策如果不进行调整,我觉得对我们实现民族复兴来讲,应该会起到比较小的正面作用。现在的外交政策显然不是能够加速我们民族复兴的外交政策。


需要对不结盟政策进行调整


Q:您坚持认为中国需要放弃不结盟政策。具体来说,就是未来十年,为了提高国际战略信誉,中国应承担更多的国际安全责任,特别是为友邦提供安全保障。


A: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是不是应该保护别国?结盟不结盟是在这个思想下的原则。我们现在不结盟是建立在认为我们不应该保护别人、我们没有责任保护别人、别人被欺负被侵略跟我们没有关系的思想上。不结盟是一个经济利益主导的外交政策。现在在国内,支持不结盟政策仍是主流,这其实也很好理解。因为过去三十年来认为结盟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不能做付出代价的事。


Q:对中国而言,结盟的迫切性有哪些?


A:国际格局是由大国实力对比和大国战略关系两个要素决定的。大国实力对比是有利于中国崛起的,但是大国战略关系却对中国不利。未来十年,实力相对衰落的美国将更加依靠软实力优势来弥补其硬实力的不足,因此强化同盟关系将是其必然的外交策略。要拓展新盟友,美国必然会主动争取那些得不到中国保护和支持的国家。为了防止被国际社会孤立,中国将需要对不结盟政策进行调整,从而增加真实战略伙伴的数量,有助于国际格局向有利于中国的方向更快地转变。


树立“赏罚”分明的外交思想


Q:您列举了中国的潜在盟友,其中首当其冲的是俄罗斯。但是俄罗斯前外长伊万诺夫不久前访华时专门回应说,俄罗斯仍然奉行不结盟政策。您对此怎么看?


A:现在俄罗斯方面和中国结盟的动力比以前弱。所以我自己认为,我们如果不主动去结盟,中俄结盟就更不可能。今天,中国和俄罗斯的地位已经发生了变化,不再像上世纪50年代,苏强中弱。现在中强俄弱,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中国不主动提出结盟,俄罗斯也不会主动这么做。


中国有很多人还是以50年代的那种心态来看待俄罗斯,认为俄罗斯不是一个可靠的盟友。这仍是一个弱国对强国的心态。强国对弱国则考虑的是,我能不能利用你。


我们曾经做过一个调查,认为中国是不是世界第二强国?如果不是,那么除了美国还有哪个国家比中国强?很多人认为是俄罗斯。为什么?因为当时俄罗斯有航母中国没有。所以,现在这种弱国心态妨碍我们正确认识中俄之间的结盟关系。


Q:您在书中把日本等国划分为“敌人”。


A:这是说在今后十年之内,不可能永久不变。十年之内,基本发展趋势是这样的。日本首相安倍的对华政策,不会换一任首相后马上就得到改变。我认为十年之内,我们需要加大力度,通过“接触”政策改造日本,使其从一个西方国家转变为亚洲国家,使其在中美之间进行“平衡”。如果你不去做什么,日本和中国“敌对”持续的时间可能会更长一些,可能超过十年。


Q:您的好友、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认为,您的外交思想的外在表现形式是“锐利的民族主义”,您对此认同吗?


A:我基本同意他的这种判断。我们过去总认为“王道”的思想,是对所有人都很仁义。但是仁义建立的前提是,得对敌对者不仁义。你对敌人也仁义就不是王道思想。正所谓“非威非怀,何以立德?”言下之意,当你看到坏事时不去阻止、不去惩罚,也不给予做好事的人奖励,这是不道德的行为。因此,我认为至少王道思想不是不分是非,而是对朋友,对按照国际规范办事的国家给予保护和支持;对破坏国际规范、与国际规则背道而驰的国家或者故意和本国作对的国家,如菲律宾、日本,就是要给予惩罚。这才是王道。这也就是陆克文讲的、思想中“锐利的民族主义”一面体现出来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