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龄女欲奉子成婚未如愿 勒死男友逃亡28年

妙龄女欲奉子成婚未如愿 勒死男友逃亡28年

妙龄女欲奉子成婚未如愿 勒死男友逃亡28年

荆楚网讯 首席驻站记者卢成汉 通讯员卢贻斌 李静

28年前,怀孕两个月的石首女子刘敏 (化名),勒死男友自杀未遂后,开始了逃亡生涯,这一逃就是28年。

7月29日,已当外婆的刘敏被批捕,一件28年前的凶案终于真相大白。

一对热恋中的男女,何以反目成仇?这么多年来,刘敏逃到了哪里?

奉子成婚碰钉子 妙龄女勒死男友

1978年,农村户口的刘敏初中毕业后,托关系当上了石首县大垸血防站“临时”护士。在当地人看来,这也算一脚踏进了城里。

谁知好景不长,干了一年多,她便被清退,只好进了乡镇企业。在她看来,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是“农业户口”,要过城里人的生活,首先必须要嫁给城里人。

1984年5月,经人介绍,22岁的刘敏结识了家住石首城区、在大垸区副食品所工作的王某。王某的条件,十分符合刘敏的要求。相识不久,他们便偷吃了禁果。

1985年3月27日,王某从大垸区调往石首市副食品公司工作。“进城后两人是否会分手?”王某调动后,她心里开始不安。据她的一位女伴回忆,刘敏当时已有两个月身孕。她半真半假说过,如果王某与她分手,就和他同归于尽。

1985年4月7日晚,刘敏从大垸赶到石首县城男友王某的宿舍,她向男友提出见见未来的公公婆婆。“这事不能急,你是农村户口,有了孩子后只能随你上农村户口,这不太好办!”男友如是说。碰了这个软钉子后,两人由发生口角到动手。

据刘敏交代,当时红了眼的她失手击中男友的命根子,见他痛得在地上打滚,情急之下拿起一条捆行李的背包带套住王某的颈部狠勒。不一会,男友气绝身亡。

此时的刘敏万念俱灰,她拿出一个注射器,给自己注射了空心针,接着静静躺在男友身边等待着死神的召唤。

然而不知什么原因,死神并未光顾她,等她醒来时,天已蒙蒙亮了。于是,她挣扎着起身,找出几张纸片,写下了“王某对不起,我下手狠”、“王某忘恩负义,我杀死了他”之类的话,接着跌跌撞撞走出宿舍,上了一辆开往大垸区的班车。

4月8日是星期一,家人和同事不见王某回家和上班。9日,依然不见王某的身影。王某的父亲急了,四处找王某的同事打听,甚至还到王某所住的副食品公司宿舍楼敲门,见无人应答后,悻悻离开。

4月10日上午9时,大垸灯泡厂两位与刘敏同宿舍的女工,慌慌张张找到王某的朋友柯某,称刘敏亲口对她们说,她杀死了王某,自己也不想活了。刘敏还打听过去荆州的班车票价。

王某父亲闻讯后,打开王某宿舍的大门,发现儿子赤裸在床,早已身亡。

石首警方很快赶到现场,进行现场勘查。种种迹象表明,王某的女友刘敏有重大作案嫌疑。

调查中,有人称看见刘敏上了开往沙市的客车。专案组兵分几路实施抓捕,但均无功而返。多年来,这起凶杀案一直未破。随着时间的流逝,此案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夜间磕头妇女是凶案嫌疑人

2013年上半年,石首市公安局开展了侦破历年积案的"利剑"行动。"1985.4.10"命案再次摆上了民警的案头。

该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黄金榜与刘敏是同乡,他在调查中获得一条重要线索:2011年,刘敏父亲去世时,有一位50岁左右的妇女趁着夜色回来磕过头,尽管她有意躲开人,但还是被人认出,她就是失踪20多年的刘敏。

知情人透露,刘敏可能居住在相邻的公安县,两地相距仅几十公里,她竟然一直"潜伏"在民警眼皮底下。但公安县有上百万人口,刘敏可能已改了姓名,要想从人海中将她捞出来,困难重重。

今年6月,民警在公安县拜访了许多上年龄的老职工,获取了一条重要信息,一个叫刘莉的石首女人曾在某镇一家企业打工。

名字一字之差,难道会是同一个人?

民警通过户政信息,查明刘莉生于1960年,住公安县斗湖堤镇荆江社区,育有两个孩子。经过比对和辨认,民警初步认定刘莉很可能就是在逃28年的嫌疑人刘敏。

据查,这个叫刘莉的女人已于去年4月,与丈夫和儿子赴广东中山市打工。民警既没有刘莉的联系电话,也不知其具体住址,案子一时陷入僵局。

经过化装侦查,民警获悉,曾有一部来自中山市的固定电话打到过刘莉邻居家,这个时间正好是刘莉娘家失火的那一天。同时,这部固定电话也打过刘敏的姐姐家。民警觉得这部电话很可能与刘敏有关。

经查,这部电话是一名罗姓男子家的电话。而刘莉的丈夫今年就失踪了。难道这个男子与刘莉存在某种关系?

7月9日,民警迅速赶往广东中山市,通过侦察,发现该男子与刘莉是情人关系,并得知刘莉在一家五金灯具厂上班。12日,民警将正在上班的刘莉抓获。

刘莉承认,她就是刘敏,并交代了杀死男友王某的作案经过。

潜伏邻县成家生子 逃亡生涯不堪回首

民警介绍,从广东押回湖北的路途中,刘敏称,作案后,她与公安县一男子结婚,育有一儿一女。对于28年前的命案,她对丈夫儿女守口如瓶。

刘敏回忆,在一手结束了恋人生命、自杀未遂后,她心中又产生求生的欲望: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要活下去。她在现场纸上留下了"王某,对不起,下手重"的字样后,逃回厂里照常上下班。

刘敏说,杀死男友后的那两天,是她人生中最受煎熬的日子。她强装镇定,做好了潜逃的准备后,便踏上了逃亡之路。为躲避抓捕,她还制造了一个"南辕北辙"的假象,明明逃往湖南,却故意放风说去沙市。

逃到岳阳后,刘敏拖着两个月的身孕干活,身边没有人照料,时常是饱一顿饥一餐。想起自己犯下的罪恶,面对随时有被抓住的可能,她选择割脉了断一生。

"姑娘,你这么年轻,有什么想不开的?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岳阳市一对纯朴的农民夫妇将她救下,并收留了她几天,这么一点点温暖,再次让她鼓起了活下去的勇气。

由于岳阳市离石首太近,刘敏又逃往长沙,先后在多家餐馆打工。在这里,她实在撑不住了,忍痛打掉了5个月的胎儿。

1988年,刘敏悄悄潜回到与石首相邻的公安县,她化名刘莉进了一家企业打工。她认为,公安县离家近,有一种回家乡的感觉;另外,躲藏得越近越安全。

1990年,经人介绍,28岁的刘敏以孤儿的身份,与邓某结了婚,并趁机申报了"刘莉"的户口。婚后,她随丈夫走南闯北,销售药品,期间,在海南生下了一对儿女,两个孩子都只读到初中,目前女儿已嫁人当妈,一家人的日子过得平平淡淡。而隐藏在她心中的那起命案,像一块巨石,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2010年,刘敏丈夫患上了精神病。2012年,刘敏带着丈夫和儿子到广东中山市打工,今年初,丈夫走失了。

"我从没将自己的身世告诉给家人,现在孩子知道了,会怎么想?他们的爸爸失踪了,妈妈又进去了,他们今后会怎样面对?"看守所里的刘敏,最放心不下的是她的儿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