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文明探源工程预研究”是彻头彻尾的伪命题

颉强 收藏 4 124
导读:“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预研究”本身就是一个彻头彻尾学说伪命题。 第一, 关于“文明”的概念不清。 摩尔根在《古代社会》中,把人类社会的历史分为三个时代,即蒙昧时代、野蛮时代和文明时代;蒙昧时代和野蛮时代是以什么标志划分,野蛮时代与文明时代,如何划分。人类是怎么形成的,社会是什么概念?一笔糊涂账。 人类不是自然形成的,中国的远古时代倉颉創立了“人”这个字,能够按照“人”的字义形成了“人”的意识,意识形态的统一,才有了“人类”。人类为了求得生存,从事集体的農业活动,从事抗击动物的活动形成了人类社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预研究”本身就是一个彻头彻尾学说伪命题。

第一, 关于“文明”的概念不清。

摩尔根在《古代社会》中,把人类社会的历史分为三个时代,即蒙昧时代、野蛮时代和文明时代;蒙昧时代和野蛮时代是以什么标志划分,野蛮时代与文明时代,如何划分。人类是怎么形成的,社会是什么概念?一笔糊涂账。

人类不是自然形成的,中国的远古时代倉颉創立了“人”这个字,能够按照“人”的字义形成了“人”的意识,意识形态的统一,才有了“人类”。人类为了求得生存,从事集体的農业活动,从事抗击动物的活动形成了人类社会。

人类与动物之间的区别,人类的意识形态的统一,这就是语言。人类意识形态的固化这就是文字。人类统一意识形态就是人与自然界的逻辑关系,也就是具有善恶之分,人类意识形态中除恶扬善就是文字中表说的人类的文明。人类社会也就是集体化的行为准则就是“做人”,不是纯自然性质的动物。

人的定义:人是自然界的一分子,人是认识自然,利用自然,师法自然,人可以改造自然,創造自然,战胜自然,包括自身的本性和天性。这就是倉颉創立“人”字的定义,也是人的意识形态的基本法则。人与自然的关系是利用、师法、斗争的关系。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讨论了由野蛮向文明转变的过程,强调“国家是文明社会的概括”。

中国文字中表述的“國”和“家”是两个对立的概念,國:囗或,或:域,國:持戈守卫一方疆域。疆域:指人类生存、生活、生产的疆域。家:宀豕,豕者为豬。“家”:活着的豬。国家:人类持戈,拿起武器守卫自己的生存区域,防止豬的侵害。中国的國家是黄帝戰蚩尤,建立的中国。

“中国文明探源工程预研究”没有搞清楚文明的概念,盲目以恩格斯的“国家”当做中国文明起源研究的理论指导。甚至于“国家”的概念也不清楚,这样文明探源工程岂不是彻头彻尾的伪命题。

第二, 关于“文明”要素的理解。

摩尔根认为文明时代“始于标音字母的发明和文字的使用”;恩格斯发展了这种观点,认为正是“由于文字的发明及其应用于文献记录而过渡到文明时代”;英国著名的考古学家柴尔德(V.G.Childe)则认为城市的出现是文明开始的标志;美国人类学家克拉克洪(Clyde Kluckholn)认为,不论任何文化只要具备有高墙围绕的城市(不知谁添加了“城市居民不少于5000人”的条件)、文字和复杂的礼仪中心这三项标准,就是一个古代文明。

作为国家“十一五”重点科技公关项目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即将全面实施的学说小组,竟然不对这些“要素”全盘接受,教条的认为这些“要素”对人类文明具有什么样的意义。

中国文字中的“城”和“市”就是不同的两个概念,“城”:土成,成:卩戈,持戈守卫,卩:卫,城:以土最为防御工事,持戈守卫的地方为“城”。“市”:亠巾,亠:立,巾:古代丝绸。神農时期,古代先民“日中而市,日落而息”,考古文化遗址中仰韶文化和河姆渡文化,丝绸就已经被中国古代先民广泛认识和使用。并且成为货物交换的替代品,也就是货币。如果以“市”作为文明标志,早于黄帝时期,“丝绸”作为货币,进入了货物交换的市场。如果以“城”作为文明的标志,考古发掘只是在夏代才出现“城”的遗址。不知以“城”,还是以“市”作为标志,“城”的规模还要提出5000人以上的附加条件,如何实施中国文明探源工程预研究。

复杂的礼仪中心:在清华大学教授李学勤的演讲中,埃及恶金字塔是礼仪性建筑,这就是文明标志。中国至今没有金字塔,如何探索中国文明起源,也就是至今没有文明可言。复杂的礼仪中心本身就是一个模糊的概念。

回到“文字”要素。中国的文献记载是黄帝时期的倉颉創造了中国的文字体系。前几年,倉颉創字说,被文字学界的权威机构,以及中央电视台定性为“神话和传说”,也就是间接的否认了倉颉創字说。考古学界也只能确定甲骨文是发掘中国文字最早的实物,史前的陶符不能称为“文字”,从文字学界对此走入绝境。

中国文字和西方的文字体系不一样,埃及的图画文字和中国的象形文字,从概念不同,中国的象形文字是仿生学創立的表意性质文字,埃及的图画文字,直接以图形表述内容。通过对倉颉創字的研究,中国文字是仿豬学創立的文字体系,长期以来,中国文字学界并不真正的理解“字”。中国每一个“字”的字义都是记载了黄帝时期的历史事件和文化状态,也只有黄帝时期的倉颉具备这个时代的思维逻辑。中国文字出现在黄帝时期,但是,中国文明始祖是黄帝,并不是指倉颉。

一个没有直接表述的要素是青铜器:考古学得出的结论中国的青铜器出现在夏末,盛行于商周时期。这个成为中国文明探源的学者头痛之处。也就编造一个“铜石并用时代”以弥补时代的差异,探源机构成为不知羞耻的学说造假机构。

第三,把“文明时代”与“文化遗址”混为一谈。

根据生产工具、手工业分工、金属技术、财富分配、建筑规模、防御性城墙、战争与制度性的暴力、祭祀法器性的美术品、文字九项标准,从社会演变史的角度分成三个阶段:1、从裴李岗、老官台文化到仰韶文化的阶段;2、以龙山文化为代表的阶段;3、从二里头文化到殷商文化的阶段。他认为“如果说阶级社会便是文明社会,龙山时代至少可以说是初级的文明社会,而二里头、殷商文化可以说是高级的文明社会”。对于中原地区以外其他地区文明起源的研究,他则建议“中国其他地区的史前史与历史时代早期文化也需同样的分析、分段,各地区可能各有它自己的文明阶段”。

“中国文明探源工程预研究”经过十年的考古研究,从概念不清,要素不明,再到方法不对,进入了混编乱造的结论阶段。尽管现在没有下最后的结论,但是,“文明探源工程”的绝境已经显现,不知学说造假的卑鄙和劣迹如何收场。也许只能是一个不了了之的结果。

第四:“中国文明探源”的反思

中国文明源头实际上无需这些学者的探索,无需这些缺乏学说道德的学者无耻的辩驳。说不清道不明的“文明”,逆向思维,谈谈什么是人类的“不文明”。在中国,人类面对的早期不文明是动物灾害,自然灾害,瘟疫疾病等,人类为抗击和铲除这些不文明,人类凝聚起来,形成了人类社会,这就是黄帝戰蚩尤,以及黄帝之后的五帝时期。

蚩尤只不过是野猪群落,蚩尤在涿鹿被杀,尸体被分解,也就是中国文化的“龙”,尤匕为“龙”。“龍”:立月匕(首)己彡,字义解读为长肉、杀头,碎尸的“蚩尤”,也就是龍的原型是“豬”,并不是“蛇”。

倉颉創造中国文字记载了“黄帝战蚩尤”,只不过我们现代没有人真实认识倉颉創字的字义。正是倉颉創立文字,统一了古代先民抗击蚩尤,也就是野猪灾害的社会群体。中国的文明是抗击动物灾害,抗击自然灾害,形成社会群体,这就是“文明”。黄帝是中国文明的始祖,并没有把倉颉作为文明始祖。

倉颉創字的字义中蕴含历史、文化、文明的信息,不能解读字义,也就不能解读文字本身蕴含的信息,也就不能理解中国以“黄帝”作为文明的标志的含义。黄帝的字义辨析良莠,区分善恶,除恶扬善,就是中华民族的文明。

人类的文明是意识形态的文明,并不是古代文化遗址的文明。再次批判清华大学的李学勤,北京大学的严文明,中国社科院的王巍等,不要用伪命题糊弄中国人,教条主义连狗屎也不如。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