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年前的带路党始祖

精忠传奇 收藏 3 740
导读:出卖国家出卖百姓这种三孙子事儿,即使在皇权至高无上的古代,也是不能被容忍也是要招骂的。何况赵构自己不是没经历过。——前面说了,绍兴八年宋金第一次和议时,赵构就被大臣百姓骂了个狗血淋头。当时大臣上书言辞之激烈大胆,足以亮瞎现在某些只会玩办公室政治,满脑子也只知道办公室政治“人际关系”的“聪明人”的狗眼。甚至三衙也就是御林军的将领杨沂中、韩世良(韩世忠的弟弟)、解潜都去找秦桧,说你如果真让天子去跪迎敌国诏书,导致激起民变的话,我们管不了;那三个大军头(指韩世忠、张俊、岳飞)回头问我们为什么眼看着皇帝

出卖国家出卖百姓这种三孙子事儿,即使在皇权至高无上的古代,也是不能被容忍也是要招骂的。何况赵构自己不是没经历过。——前面说了,绍兴八年宋金第一次和议时,赵构就被大臣百姓骂了个狗血淋头。当时大臣上书言辞之激烈大胆,足以亮瞎现在某些只会玩办公室政治,满脑子也只知道办公室政治“人际关系”的“聪明人”的狗眼。甚至三衙也就是御林军的将领杨沂中、韩世良(韩世忠的弟弟)、解潜都去找秦桧,说你如果真让天子去跪迎敌国诏书,导致激起民变的话,我们管不了;那三个大军头(指韩世忠、张俊、岳飞)回头问我们为什么眼看着皇帝干这个,我们也张不开嘴。临安的百姓也到处贴小字报,直接说“秦相公是细作”。闹到最后,赵构不得不抬出“孝道”+让秦桧代行跪迎礼,外加下狠手打击嚷嚷的最难听的大臣,才险险过关。

——绍兴八年尚且闹到如此声势,叛卖行为更严重更令人发指的绍兴十年议和怎么走?岂不是真要造反清君侧?

然而实际的情况却是,绍兴十年和议的反对力度,远没有绍兴八年大。

而之所以有这样的局面,主要要归功于当时另一位著名的历史人物:秦桧。

这个人物从进入南宋政坛开始,惟一的但也是最大的政治资本,就是他认识金国的上层贵族,尤其是一开始认识比较早的认清形势变化的完颜昌,所以能帮助赵构实现议和的愿望。

而秦桧自己为什么要担着骂名干这么个其实也挺辛苦的事儿?

很简单,为了权势。对于秦桧来说,只有借助金人的力量才能逢迎赵构,只有把赵构哄高兴了,他才能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甚至打破宋代设置“左相”“右相”和经常更换宰执大臣的政治传统,“独相”直到终身做宰相。

所以如果你有兴趣看到岳飞被害后的故事,看到这位秦丞相逼迫赵构给他加九锡、甚至弄的赵构天天防着他谋反,直到秦桧挂掉才长出一口气,然后做太上皇后搬到秦桧故居里住着天天得瑟“你到底没活过我”时,你也不用太惊讶。这不过是这个人物必然的发展路径,早在赵构应允金人的要求,答应不无故更换宰相时就注定了。

也许有人看到这里会问,毕竟很多人还是在乎名声的,秦桧就算想大权独揽,难道不能换个方式么?

——还真是不能。

原因也简单,秦桧自己能拿的出手的东西太少,而南宋当时的能人太多。论战略眼光和政治水平有李纲;论让神经病皇帝听自己话和年轻有为精力充沛有张浚;论善于协调各方面的人际关系和能得人心有赵鼎;就算论政坛大乱斗的手段论黑人的本事,秦桧刚回南宋第一次入中枢的时候,都没玩过吕颐浩。

而且秦桧这人才是真正的不会处理人际关系的人。他虽然也是科举出身的文士,但是实际得罪人的本事很强,涵养也很差。第一次做宰相,就和自己的好友翟汝文翻脸,以至于两人在政事堂(宋代宰相的办公室)隔着办公桌对骂。——这在宋代也是属于SB才会干、一旦干了就要成笑话的事儿。更不用说他以后还陆续得罪了张浚、赵鼎,并且在去假惺惺送赵鼎的时候,惹得一向老好人的赵鼎都公然和他对喷了。

除此之外,秦桧因为出身贫寒,中进士以后又长期在太学这种清水衙门混,之后还被金国掳掠到北方,所以也没有自己的班底。相比之下,张浚、赵鼎这些人,手底下都是有自己一套人马的,武的文的都不缺。所以秦桧论人脉也拼不过人家。

总之,要才干,要人品,甚至要城府涵养,要人脉和圈子,秦桧一样也拿不出手。所以他想在政坛上起步,就只能剑走偏锋,凭自己和金国上层的关系做资本来迎合赵构议和的需求,才好满足自己的权力欲,满足一直以来飞黄腾达的渴望。

而作带路党这种事情,大家都懂,一旦开了头,这一辈子都别再想摘出来了。

具体为什么摘不出来就不解释了,还有不明白的自己捉摸吧。

但是既然自己是剑走偏锋,换句话说干的是见不得光的事儿,所以光上台当宰相还不行,还要把那些才具比自己高的正常人都清理掉,否则自己才不如人德不如人,还特么是个卧底,岂不是随时都可能被干掉,再次被打进政治冷宫甚至送掉小命?

另外一个好汉三个帮,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终归是有限的,所以还要培植党羽。张浚、赵鼎这些政坛大佬手下不都是有门生故吏有文武亲信么?那么秦桧也得慢慢培养。

所以绍兴七年,秦桧接着张浚和赵鼎俩人互相乱斗和张浚的祥瑞级错误上台、又借着自己能迎合赵构深层需求的资本和政治手腕,挤走赵鼎以后,他就开始着手做这两件事儿了。

一方面他开始培养自己的党羽,拉拢的人里有真的比较能干、至少出身、学问上看着比较档次的,比如何铸、沈该这样的;也有不上道的人渣,但是秦丞相本着海纳百川不择细流和人尽其用的原则,还是收下了,比如后来担任岳飞一案主审官的万俟卨。

另一方面他不遗余力的打击其他政敌。从绍兴七年到绍兴十一年,陆续被他干掉或间接干掉的人,包括张浚、赵鼎、李光、王庶这样的宰执大臣,也包括薛徵言、胡铨这样的言官、名士,总之比较像样的差不多都撵走了。

当然这里要说明一下,这两件事儿,特别是后一件,秦桧自己一个人是干不成的,必须有高宗的支持。而高宗也确实给了他这种支持:因为知道秦桧能帮助自己实现与金国议和的夙愿,所以秦桧干什么赵构都没管,直到最后突破宋代的政治传统让他一个人做宰相也没管。

当然秦桧也没有让赵构陛下白支持。——绍兴十一年的时候,朝廷上下,比较重要的位置,包括在宋代的政治体制中负责制衡宰相权力的台谏、监察系统,都是秦桧的人了。所以当秦桧和赵构倒腾着卖国的时候,已经没有人能站出来说话了。

一言以蔽之,赵构;以及绍兴七年时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私人恩怨而彼此乱斗,结果给了秦桧东山再起机会的张浚和赵鼎,这三人在绍兴七年种埋下的种子,到这个时候才终于结出了最大的恶果。

而且是对于宋金和议能够达成,相当重要的一枚恶果。

绍兴十一年,赵构秦桧和兀术商量出来的、对南宋来说卖国程度比第一次绍兴和议更严重的第二次宋金和议,之所以在南宋朝廷中没有遭遇像三年前一样大、甚至按理说应该更大的阻力,根子在这里。

而为宋金和议解除这一重制约,秦桧花了大概两年多的时间,也死了很多脑细胞。很多时候说提着脑袋干的也不差。——因为那种情况下,他的这些勾当一旦失败、暴露,就不是像第一次为相那样,单纯下台的问题了。

所以你看,不管好事儿坏事儿,凡是最后能成功的事儿,都要费很多周折的。

当个成功的间谍、带路党也很不容易的~~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