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浮躁的社会(系列,添加中)

三天的记忆 收藏 2 303
导读:声明:本系列添加文为本人原创,原载天涯社区--天涯论坛--散文天下(http://bbs.tianya.cn/post-no16-213247-1.shtml),首发于2011年07月23日晚上22点10分,时隔两年,继续添加中,于天涯社区、铁血社区同步更新,特此声明。联系方式,QQ:308782308,手机:18235671570。账号:三天的记忆;笔名:三天。 一.浮躁的时代   人类骄傲地站在这个地球上,高唱着岁月的赞歌。人类孤独地站在这个地球上,感叹着来日不多。    我们都生活在

声明:本系列添加文为本人原创,原载天涯社区--天涯论坛--散文天下(http://bbs.tianya.cn/post-no16-213247-1.shtml),首发于2011年07月23日晚上22点10分,时隔两年,继续添加中,于天涯社区、铁血社区同步更新,特此声明。联系方式,QQ:308782308,手机:18235671570。账号:三天的记忆;笔名:三天。

一.浮躁的时代

人类骄傲地站在这个地球上,高唱着岁月的赞歌。人类孤独地站在这个地球上,感叹着来日不多。

我们都生活在充斥着利益的社会里,我们的时代正在被利益所占领。我们的灵魂啊,在咏唱的诗句中变得污秽不堪。

这是一个浮躁的时代,身体正被无法抵御的欲望所占有。无法发泄的欲望,站在我们古老的文明面前,呼喊着,咆哮着,诉说着一切的正当理由。

文明啊,已被剥的光光的,赤裸裸的,再没有任何的掩饰。历史已只是历史,即便昨天,也只是历史。欲望的人们高喊着,历史已然过去,这是一个开放的时代。

开放吧,文明,开放吧,国度;开放吧,思想;开放吧,身体!

一群高呼着文明的年轻人,一群高呼着开放的年轻人,用自己的青春不停地试探着历史,试探着文明,试探着道德。他们把自己的思想定位在纯洁的高度,又把自己的身体放到欲望的享受之中。他们剥光自己,站在高高的演说台上,用自己赤条条的身体说,我要拯救这个灰暗的社会。

社会啊,多么可怜,穿着锦华的外衣,做着看不到的交易。那么多年轻的身体投入进去,缔造着一个不同凡响的时代。

这个不同凡响的时代,甩着鞭子,抽着香烟,引领着那么多的青少年。他们呐喊啊,又把自己搁浅在呐喊的欲望当中。

是呐喊吧,一个黑暗的屋子当中一个沉闷的响声,不知惊醒了几个人。屋子还是黑暗的呀,没有人会舍得去点起一盏小灯,或者一根火柴,只等着睡意得再次来袭。

是睡意吧,那么多人甘心沉睡在没有光的屋子之中,梦死。确实梦死了,即便睡在这屋子当中,别人也警告着,不许做梦。

是做梦,做梦都是一个奢求,一种欲望,一种贪婪。就这么简单的在这个屋子里睡吧,没有脑子的睡吧,即便醒来,也重新睡下吧。

这个屋子啊,睡着我们的灵魂。屋外高声地咏赞着我们的灵魂,激动地表达着我们的灵魂已死这个含义。

这个屋子是上了锁的吧,这个浮躁的时代,怎么会不给屋子上锁呢?

时代啊,你唱吧,跳吧,欢呼吧,灵魂已上了枷锁。时代啊,你尽情地享受吧,发泄吧,你的欲望啊。

二.套子的主义

一个年盛,一个年轻;一个酒兴,一个酒醉。所以,一个梯子倒进了一个窗口。

酒兴的男人,终于还是依靠裤腰带在思考问题。他耍起长枪,淋漓尽致地挥舞。

他还是不要取人性命的,尽管他的长枪锋利,但他依旧小心翼翼地为枪加了一个坚实的套子。所以,他的激战没有留下多余的痕迹,连一小撮皮都没有蹭破。

他的细心竟连某位公仆都很佩服,看着他耍枪带套,啧啧称奇道“不算犯罪不算犯罪”。毕竟他还是一个公仆,所以,他的主义绝不是一个套子能左右的。

他和他都是公仆才对,他们的主义是没有分别的。一个懂得耍枪带套,另一个必然懂得套子的定义。

如果他们胜利,这必将是一场套子的胜利,一场他们的公仆主义的胜利。他们愿套子飘扬在风里,他们愿他们的主义飘扬在风里。

他们是希望所有的人都欢歌,歌唱他们引以为豪的套子,歌颂他们引以为豪的主义。他们希望每个人都欢呼,欢呼套子的胜利,欢呼套子的主义。

套子终归是套子,怎么就能胜利了呢?即使他们将套子举得再高,让风如何地吹扬,套子终归还是套子,不是法典。

于是,一个公仆和另一个公仆饮尽了最后一杯酒。从此,一个公仆不知以后是否还有机会耍枪,另一个公仆不知以后还能否为套子再次高喊主义。

三.小丑的把戏

他们该是一群小丑吧,每天都用各种滑稽的行为取悦着大众。他们咧着足以吞人的大嘴,在社会的每一个角落活跃。

他们更是一群赤裸着身体的小丑吧,每天用着自己的下半身讲着自己所谓的下半生。在她看来,她的下半身无论如何是一辆宝马,而不是单车。在她看来,她的下半身至少是一个高学历的帅气男人,没有资本她怎么看得上。

他们都称呼自己是美丽的人,化着浓妆,摆着足以扭断腰椎的姿势,不知是男是女的在那嘟着嘴,扮着可爱。路人评说着他们的从头到脚,他们咧着嘴让路人来摸。

他们称呼自己是高雅的人,是这个社会太低俗。周树人的笔不如他的水平高,相对论的智商对他也就是一般。他说他的诗歌该如太白般垂青史,芳万代。

他们是一个队伍呀,一个数不尽的小丑的队伍。他们竭尽所有的做着小丑的工作。

他们是一群可怜的小丑呀,每天想象着自己像太阳一样被追捧。他们用舌头舔着筷子大放厥词,又在几亿乃至几十亿人面前故作娇羞。

小丑啊小丑,瞧你,大红的鼻头,大红的裤衩,还有一张大红的嘴巴。

小丑啊,瞧你那媚笑,多像你的第一次,看似纯洁,却实在笨拙。

小丑呀,你竟然也是明星了,站在舞台上,大声地喊着自己的身价。

多么可笑啊,小丑的行为竟然可以让一个人更辉煌。我们坐在观众席上,他们站在舞台中央。

这真是一个可笑的事呀,竟也有人给小丑献花。那是一束玫瑰,一束鲜艳娇艳的玫瑰。

这是多么肤浅的一个故事,那些赤裸裸的看点和笑点。这些简单的把戏,竟让我们笑了这么久。

这些把戏多么让人眼馋,小丑可以像明星一样。那么多人来学习小丑的把戏,小丑的职业火了!!!

四.爱情的快感

爱情,多么美好的一个词啊。你也在追求着,我也在追求着。我们说,爱情应该是纯粹的纯洁的。

你们的爱情多纯洁啊,纯洁的一丝不挂。你们坦诚相见着对方,在对方的每一个地方寻找着你们共同的切入点。

爱情是天长地久海枯石烂的吧,你们的誓言多让人羡慕。你们相互吃着对方的嘴,吃着对方的每一句话。

哦,不,你们还说,爱情还是曾经拥有的快乐,快感。你们口口声声地说爱着对方,绝不分开。

你们相拥在一起,体味着爱情带来的刺激。你们说,怎么会没有争吵,那说明我们在乎对方的点点滴滴。

爱情究竟是长的什么样的东西,你们说,自己也不清楚。经历了那么多云云雨雨,你们感觉它也就是那么个玩意。

你们说,多羡慕十五六岁的爱情,好想回到过去。那是一个多纯粹的季节呀,那样的爱情才无忧无虑。

你们多羡慕纯粹的季节呀,后悔没能品尝到最新鲜的禁果的甜蜜。你们看着那些开了花的十五六岁,欢呼着这个开放的时代。

爱情真的像极了玫瑰,它的鲜艳多让人想亲近。你们顾不得它满身的刺,它的艳丽和香味已经让你们找不到疼痛的理由。

玫瑰还是扎手的,你们终于相信了。你们哭着,喊着,疼痛着,又把鼻子凑到玫瑰的跟前。

你们说,以前太不小心了,居然没看到刺。你们这次小心着,小心地嗅着玫瑰,小心地体验着新的快感。

你们计算着刺得距离,重新掂量着天长地久海枯石烂的依据。你们说,不怕,曾经拥有累了,也就天长地久了。

爱情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东西,即便你计算得再仔细。它的刺那么锋利,你们高呼,那是一种刺激。

玫瑰花也是会枯萎的,你们数着它凋落的花瓣。你们哭着,说多爱玫瑰啊,为什么它的艳丽没了,刺还在?

五.疯狂的石碑

一块石碑也是可以疯狂的,如果它敢于挑战人的模样。一块石碑也必然是疯狂的,当它在中国的土地上叫嚣日寇的辉煌。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可惜了,石碑不是白铁;更可惜了,石碑却同白铁一样的无辜。

然而,石碑毕竟疯狂了,它努力地站在风口浪尖,去让人们看它妖娆的身姿;犹如一个饥渴的处女,恣意的敞开着自己的衣襟。

但石碑终究是无辜的,一位领导沉着地说:“它的风姿绰灼只是为了铭记历史。”领导继续说,“不要看它坦胸露乳,一丝不挂,它即使再扭动身体,也只是为了让年轻人更好地记住历史。”

这位领导是高明的,高明的疯狂,疯狂地就像一个急需处女来解决饥渴的男人。他努力地宣传着他的历史和友好,聚精会神地撕扯着处女的衣襟。

领导和石碑都是疯狂的,他们需要彼此来满足彼此;就像一个疯狂的日寇,需要一个疯狂的人和石碑来开路。

一块石碑疯狂了,还有多少石碑要疯狂?一个领导疯狂了,还有多少领导要疯狂?

六.死了的时代

这个时代死了,在车轮两次碾过小女孩的时候,在拾荒人被呵斥“想出名”的时候。

这个时代死了,不是因为有人灭亡了它,不是因为有人改变了它,而是因为良心。

这个时代死了,被埋进了钢筋混凝土的坟墓,被埋进了金钱欲望的坟墓,被埋进了无视冷漠的坟墓。

习惯都市的人们,已经不再似一个肉体走过街头,更像是一个孤魂飘进荒野。四周的人,死着的与他无关,活着的,亦与他无关。

这个时代死了,一如那些飘进荒野的孤魂,四周,死,与它无关,生,亦与它无关。

这个时代死了,文人们站在它的坟墓前,口诛笔伐地祭奠着它的死亡,庆祝着。

这个时代死了,它的死讯像闪电一样,环绕地球一周。人们把它的死讯东渡日本,飞传美国,让全世界的人一起来庆祝它的死亡。

习惯欢呼的人们,已经不再似过去一样,欢呼胜利,更像是一群幸灾乐祸的痞子。胜利了的,他在欢呼,失败了的,他亦在欢呼。

这个时代死了,在它奄奄一息的时候,年轻人都在摧毁它。

这个时代死了,在它濒临死亡的时候,只有一个老妇人试图挽救它。

这个时代死了,在试图抢救它的时候,人们焦急等待的,是它死亡的消息。

习惯了死亡的人们,已经不再似六十年前那样,珍爱同胞,更像是处于食物链最顶端,需要吃人来满足的兽。是同胞的,他要吃,不是同胞,他亦要吃。

这个时代死了,死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