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禁后张学良与蒋介石重遇不胜唏嘘:总统你老了

飞鹰兵团司令 收藏 0 1533
导读:“苏俄在中国”的写作,意外让大溪宾馆再次跃上政治舞台,原来老蒋自觉对西安事变不够了解,为尽善尽美,更具权威性,透过管道嘱咐被软禁日久的张学良把西安事变与共产党“勾结”的内情写出来。这番心思也意外促成了少帅与蒋介石在大溪宾馆的会面。 自1946年11月2日被国民党押运来台后,张学良随即被幽禁在新竹县五峰乡清泉村山区的井上温泉,前后一住11年,山间寂寥、特务严密监控,及228事件冲击,都让张学良颇为无奈 。 监控张学良的刘乙光甚至曾传递蒋介石指示,严令张学良不得收听中共广播;蒋介石更曾对刘乙光说

“苏俄在中国”的写作,意外让大溪宾馆再次跃上政治舞台,原来老蒋自觉对西安事变不够了解,为尽善尽美,更具权威性,透过管道嘱咐被软禁日久的张学良把西安事变与共产党“勾结”的内情写出来。这番心思也意外促成了少帅与蒋介石在大溪宾馆的会面。

自1946年11月2日被国民党押运来台后,张学良随即被幽禁在新竹县五峰乡清泉村山区的井上温泉,前后一住11年,山间寂寥、特务严密监控,及228事件冲击,都让张学良颇为无奈 。

监控张学良的刘乙光甚至曾传递蒋介石指示,严令张学良不得收听中共广播;蒋介石更曾对刘乙光说:”他还不悔过?国家到今天这样都是他害的,他早该死了,多少人要杀他知道不?”

直到1956年12月,蒋介石要求张学良提供自述作为参考,张学良连上三次函件说明西安事变过程,1957年中,蒋经国更将张学良函件并成一篇文章,且略作修改后发回,希望他重新誊写,提供老蒋与国民党高级干部参考,即日后引发争议的张学良“西安事变反省录” 。

由于蒋介石满意张学良的反省,除将手稿留下参考,并采信张学良所说非由中共发动西安事变,而是个人受共党势力影响因而“妄作”的说法。

张学良并分别致函蒋介石与宋美龄自我检讨,希望能在外活动,并愿因此“受训”;蒋介石初未否决,之后则说担心外界物议、误解而须缓议,但他也称拟将张学良迁至较近处。

此时双方关系似有解冻迹象,甚至一度传出张学良可能获释消息,虽然最后只是空穴来风。

但宋美龄也于1958年5月17日南下高雄机会,突然造访已迁居到西子湾的张学良,两人晤谈约半小时,张学良向她力陈重返社会的期待,表示仍愿为国家有所贡献,也提出盼一见蒋介石,希望宋美龄转达。

由于得知蒋介石将于8月南下西子湾,张学良再写了篇反省文字,希望透过蒋经国转呈;虽然蒋介石此时已离开高雄并返回台北,但蒋经国仍协助转交文稿,并安排张学良到台北诊治眼疾。

此时张学良遭软禁处与“官邸咫尺”,自然让他更感无奈。蒋经国也在当年10月17日会见张学良。

这是两人首度碰面,张学良除了再提想见蒋介石以慰心中想念,也说自己“富贵于我如浮云,唯一想再践故土耳” 。

1958年11月23日,在蒋经国安排与陪同下,蒋介石终究还是在大溪宾馆召见了张学良。这是蒋张两人来台后首度碰面,张学良从西子湾奉令飞往台北后,到大溪拜见,双方不由得感触万分,分别以“总统你老了”、”汉卿你也头秃了”的对话揭开序幕,谈来不胜唏嘘。

蒋介石亲自接待张学良到行馆书斋,会面并以茶点款待。茶叙中,老蒋除问张学良的身体状况,读些什么书、和哪些人往来,要他多读大学与传知录外,还是抱怨西安事变影响太大。人在屋檐下的张学良则在日记中说,“闻之,甚为难过,低头不能仰视”。

之后,蒋介石亲送张学良到行馆长廊,再由蒋经国招呼张学良出大门,并护送他回到西子湾,对他倍加礼遇。但张学良总还是天字第一号政治犯,依旧摆脱不了软禁隔离的命运。

宋美龄在1959年中再度与张学良长谈,除引介他接受基督教,并安排曾约农、董显光、周联华等牧师引领张学良接受教义,对开释问题,宋美龄只说,“你的问题,时间还要很久哪,我需要有忍耐,我人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 。

不过在蒋经国居间安排下,张学良先从西子湾迁居台北阳明山禅园招待所,继而于1961年8月落脚北投复兴三路70号,张学良与于凤至所生长女张闾英获准返台见面,算是管制开始较为松弛。

少帅逐渐可外出旅行、购物、上馆子和会客,除了张群、张大千、王新衡等人来访外,皆需事先请示且受到监视。

1964年7月4日,张学良与赵四小姐在美籍友人吉米·爱尔窦位于台北市杭州南路的寓所举行家庭婚礼,包括宋美龄、总统府秘书长张群、前联勤总司令黄仁霖、张大千、王新衡等人也都出席了婚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