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巷再游

一日概要:

黑皮部上访接待室小巷午休、一员暂停上午的排队。

东交民巷阴凉、有个最高检接待递材料小窗口、巷尾广场边见到阳光时才感觉有煞气感。

市局接待室平静、给个上访室地址条。

市局上访室偏据一角、以为小敷衍。

黑皮部上访接待室周边保持戒备、受访简单、分检快速、7余1.5。

海淀分局门卫室配个简单上访室、接访不当时记录、敷衍。

市局正规接待室、表格受访、上访者激愤似偏激、疯人室?希望不是敷衍。

天安门广场阳光不错、毛老爷镇压气运?可好心情、是否可以无聊时常来逛逛观察摄像头?锻炼身体、保持好心情。






行进间保持静默!

或许咱真精神病(当然不可能!),毕竟与神奇的也许没体验过的被催眠一样,或许我就是不能计算辨别决断真实与幻觉,为防止如此,或者自我煅炼,在认为其虚幻的被扰中保持静默吧!(楼上可别相信我这些屁话,毕竟咱可还没煅炼出长性。)

当然其实也许要么楼上的后台太强大、要么官_方太变态邪恶、要么黑皮方太敷衍了事!总得避开锋芒,想法制造场景将楼上装扮成个例!用时间换场面与势态。



一日路途:

基本绝了对大黑皮组织的念想。

至于派出所,反正比较近,扰烦了再常拜访吧。


口腔医院,补牙快捷,小护士亮丽。


黑皮部人民来访室,路亮、阳光下煞气无易觅迹。不过这里似乎成为了类似医院候诊分捡处,每一上访者对窗口几分钟匆匆答辩就被掰开了(多似窗内回馈一句话就被停止上访了,让跟距那句话去做。一拨人还好有一两人可另候旁椅子上。一似乎地方局出事的小伙嚷着咋与上次不一样还是怎么还没解决、被架出了门)。而我则让回去海淀分局。似乎因只填了巴掌大小登记表纸片,未事先准备略详两三页简历。或者身份证查验后,看到以前110记录,所以笑曰让我回去海淀吧,然后我也迷糊中被出门了(太没经历了)。近距离看到个白衬衣,咱咋没跪下抱大腿摸鼻涕?另这边开访后如临大敌,又安检门又摸身还二摸且袋子放门外(还好上访客也许无心顺手,屋内惦记半天袋子)。屋内保安太不知规矩(有的协助搜身、屋内防排队不好,有的玩苹果手机,有的告密刚出去的一小伙在录音、也许职责。那小伙被重新带回屋,刚才略带没述完的怒气消失了,眼中飘过一丝惶恐,不过材料被带走下,小伙后也入内室。我出来时,小伙在外面路上,似乎幸运被多接访下),内门绿装内卫居然也戴口罩与手套(这边上访者有疫情?),屋外黑皮近十名保持威胁与戒备,上午似乎有精神病来回跑嚷撩拨黑皮(来北京上访、或者说上访的,也多有些怕小命,所以上访,所以来京欺被让软的柿子。当希翼破灭、生存无望or生无可事,又不知法排解or不好想解,那就要么对他人疯狂要么让自己疯,逃离这无望的现实)。其实还不如先上网投诉访项再约时间,或者统一只允许信访部接访、分配预处理后统一反馈、统一调度、统一督促。 小巷内十多米戒备!各方向多类摄像头,还有手持机。蔡元培故居仅外圈免费览,中心2/3办公区。


著名的东交民巷具然似乎第一次有意识的走访。本为找市局访室,倒先看到最高检上访接待点而似无室。快走出民巷或见到阳光时,才体味到刚才走出的一片暗是什么,虽然也与自己初来乍道心惦惦、或与这里树荫厚有关,但回味时想到的第一个总结词、那就是煞气!阴煞而不仅阴气(远非上次部巷感到的怨气或戾气。今天二次去部巷时,才忆比了下部访巷前几月与今天感触。或许心态吧)。特别是那不到50公分宽15公分高供递材料的小窗口更让记忆,而守候的人仍在树荫下坐地希翼,似混然未感觉到煞机(我心态不好?)。幸好巷末是广场。巷内东行,黑皮博物馆门口还亮光些,但其西侧墙下有污秽也不好好清洁,观察下几个地面墙角的管线标记都引来警惕的目光。


市局接待室仅一人,非上访用,但提示去接访室,并给个地址条。


市来访室,偏地一角,午休关门。特勤驻地?下午二次来,居然幸运还开着门。进去还不错,有一室,虽室外入口安检机,但不那么慌,入室内门边领大表,学会略详填写,递入玻璃板后给黑皮。晕,一会,黑皮具然被旁边占窗口的一上访者斥为不尊十八大等怒言给吓跑躲起来了。还好没听另上访者话,咨询下室门内保安,被告知如留联系方式可先走,待处理后有反馈(虽也许无下文,但总比海淀直接无下文后。希翼,呵呵,至少可平复几日)。然这保安似有些无奈的说,有事可走了,瞟瞟室内另外自从我来后无一走的十多人说,”他们无事、喜欢常呆在这"(室内有桌有椅,似有空调。黑皮如银行柜员在玻墙后、且还有内室可躲。室内保安则只好共处不便语)。出室门,居然另一保安开外门。出大门,几无搭理另一同出上访者,逃之夭夭。路上想,怎么这么像疯人院?担心自己被关在里面?虽然后来想,怎么还有些像演戏。逃跑,最后一个念恐,不必再找大黑皮了?


海淀区门卫室,居然加个来访铭牌,挂规章,以为改进。谁知狗头而已。其实虽有人来这小小门卫室接听,但只坐着听却不记录、也无填表就可知仅有招牌而已!或许与这里只是或匆匆、或近期才建接待室,仅工作日上班,无经验吧。这里也许来人少、且建于开阔地阳光好,气息略正。忠诚第一、为民第二、公正第三、最后廉洁。此处保安主要是门卫,待人还可。



天安门广场

今天几次经过广场边缘,好久未来了!

今天最后一站就逛逛吧。今天阳光还不错。在广场享享社会主义阳光吧!这词定义在现在有些虚了,但还好不完全假,毕竟还有如此人之喜悦(丁评阳光没照着某地下从业者,可怎知那是自己心里避开了阳光、或背对了阳光、或被剥夺了!)。广场周边安保比较多,但入广场地下道还要安检(且协查还查看我补牙病历本,说见纸了。疑传单?)又让人记起以前似乎只有节假日如此(场侧中地面安检还有一人不服深入搜包,急了一黑皮一便衣。安保的确辛苦,但咋不管咱事?)。不过,平常如今日工作日,游人如斯,只能说心、中。走在广场上,阳光比中午部巷减弱些,分享着他人的快乐,想:是否一周来一趟广场,锻炼身体,分享快乐,多在摄像头前转悠,无聊下,反正又未限制到广场的次数。 看一白衬衣自举伞站岗,以为辛苦,他随口一口水。绿装内卫用新式塑料水壶。天安门毛老爷留几张影。



今天无聊,正好快回时看到一篇新闻。似乎所谓党报,评述薄案。标题似乎以中央为中心,意思先一会要与中央保持一致,要保持中央的权威和令行禁止。一会说法可及侯,其中在提到某些官员或地方大员,虽然曾经恩惠一方,但是触犯法律一样要严惩之类。但是这时举了一个例子,现在都没有想清楚,为何要以秦始皇为例子。说秦皇丰功伟绩统一帝国,但又焚书坑儒造孽。秦皇建立了中央统一,其是中央的象征,其焚书等理应被批判但为何又作为侯之范例?或者编者拍马屁,当今核心可压秦皇、即使秦皇也仅一侯也?或者编者乱举例子、表本文其实就是狗屁不通?不明白,总不至于写文章的就知道秦皇不知各种王爷的乱朝反叛事迹?或者找不到更好的例子来?党报何时这么肤浅或者故意为之?让咱这等屁民,不免YY,这等蠢货还是有抵触心不好好敬业之人都可以党报画狐假虎威,这么好挣钱?屁民好辛苦呀。



(提交本文时补记:

咱保持静默,是不大再准备去找黑皮了,结果楼上不满意了。

晚上睡觉,迷糊快睡着,才开始打个呼噜,楼上就在床头重跺地板2-3秒。郁闷,醒后半天才再次睡着。

凌晨5点左右,做梦,迷糊快醒,翻个身子,楼上又在床头重跺地板2-3秒。咱只好又醒了,努力半天才再次折腾个回笼觉出来。而楼上在跺地板后,似乎喜滋滋的收拾收拾,开始睡觉了。夜班完毕了?

比较奇异的是,楼上如何准确踩准这个点?总不至于一直盯着吧,那么也太辛苦了。想来偷学咱,用opencv了吧。夜视仪这么贵,真有钱。5mm以下的蛇管也挺贵的,咱总不能说是特型设备吧。




本文内容于 2013/7/30 11:14:03 被小编a39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