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妓被四名富婆包夜 体力不支致死

跳跃攻击 收藏 69 268111

“很多人对男性性工作者的设想都是帅气,有钱,被富婆包养。但是实际上,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在为自己的生计发愁。”

走在深圳的大街上,人们时常会看到类似某大酒店“因工作需要诚聘男公关数名,可兼职,录用者保底月薪万元加提成”这样的招聘启事。这里所说的“男公关”,其实就是“男妓”,港澳通常又称之为“鸭”,本地俗称“仔”。

在浙江某一个以轻工业为主经济较发达的县级市,最近广为流传一个真实的故事,四个富婆寻欢包一个男妓度夜共享激情,结果这个鸭哥为挣钱逞强靠伟哥恶战四富婆,不想在第二轮吞下第七粒伟哥时,体力不支,被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四富婆均为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据说这四位富婆均拥有相当规模的家族企业,年收入都在数百万以上,四人年龄分别从35岁到54岁不等,A女年龄最大,54岁,是四人中的老大姐,其家族的纺织品企业在其行业中也算小有名气,基本的“课外活动”均由其招呼,C女42岁、经营着一家上规模的玩具工厂;B女今年40岁,拥有自己的针织厂,年产值据说也有数千万,而C女的妹妹小C今年才35岁,和姐姐一样开了一家玩具工厂,C姐妹由于关系较好,常常妹随姐影。

由于摊位和工厂的运转已经进入了良好的循环状态,而企业的各路人马均已配备完整,也已经进入了稳定赢利和发展的时期,于是,辛苦多年以后,四人常常开始进入了“享受时期”,美发美容、疯狂购物、频繁换车等等成了生活的主题,于是去聚首小赌、下酒吧、进歌厅也成了调节生活不可缺少的部分。


四人常常聚在一起赌博时先是谁输了谁请吃饭,然后再赌钱,由于输钱多少对这些富人来说都没有多少刺激性,到后来变为谁输一局脱一件衣服的游戏,直至脱光的游戏,再后来竟然变成谁输钱负责买“鸭”更刺激游戏,于是,频繁去个夜总会、酒吧、会所找鸭成了她们最大的刺激,由于她们频繁更换场所,变换“鸭哥”,逐渐对市内的鸭群有一种腻了的心理,于是,一些“雏鸭”成了她们新的目标。然而2007年的这个冬天,她们竟然玩出了这样的“刺激”。

22岁小王来自东北的农村,刚从部队到地方的小王南下来到了这个随小但经济发达的城市,和所有的年轻人一样梦想谋一份正当的职业,多挣些钱尽快让在农村的父母和正在上高中的弟弟尽快摆脱现在的贫困现状,于是小王应聘到了市内最有名的“XX会所”做一名保安副队长,由于会所提供食宿和制服,2500元的月薪对小王来说已经基本满足了,每个月可以节约1000多汇给自己的父母解决家里的困难。

在最初的两个多月里,小王每天尽心尽职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后来从部门的老保安们的议论中才知道,那些帅气、潮流的男孩其实都是会所里的“鸭子”,是专门为女宾和一些有同性的男士做性服务的,每月的收入基本都在15000以上,开始听到这些还脸红的小王后来逐渐被高额的收入吸引,慢慢也动了心思,想想自己做个2、3年就可以让农村的家可以完全摆脱贫困了,越发骚动难熬,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小王开始了第一次。

平安夜的晚上,会所的生意出奇的火暴,所有那些做服务的男孩忙的不可开交,乐不透支,由于女客的太多,小王在门口看到直焦急的老板正在不停地打电话催促着什么人快来快来,于是骚动多天的小王委婉地向老板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深得信任的老板虽然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为了燃眉之急,还是把小王安排到了一个昏暗、但充满诱惑灯光的包厢,脸红的小王半天都没有勇气抬头看女客人一眼,任凭那位40多岁的女客人摆布,感觉到女客人的亢奋以后,小王的生涩渐渐褪去,喷张的血液把女客人燃烧的十分满意,2个多小时的时间,女客人埋单过以后又塞在小王内裤里的1000元钞票让他彻底下了决心,在随后的10多天里,虽然服务的都是一些四、五十岁的女人甚至偶尔还有男同志,难以启齿的恶心曾经闪念打过小王的心头,但也因为金钱的诱惑而逐渐平衡,于是小王走上了一条“不同”的路。

由于帅气高大的小王初入鸭群,俗成“雏鸭”,是一些来寻欢的富婆最喜欢的对象,所以,小王的生意总是应接不暇,本来一晚上接两个客人的规定有时不得不临时更改,逐渐体力有所下降的小王也不得不和其他同行一样靠高价的补品来填补自己的身体,有时更要靠“伟哥”等壮阳药品来维持体力。

一个周末,A、B和C姐妹四人玩了一个下午的麻将以后,B女输的精光,按规定四人分别开着自己爱车来到了“XX会所”,由B女负责埋单,包厢坐定以后,领班先将小王带进了包厢,当小王出现在四人面前的时候,四人的眼睛一亮,A女随后诡秘地与其他三位商量以后示意领班也不要将其他男服务生带进来,然后,四人裸露的目光将小王的羞涩越发染红,B女上前将一只手搭在小王的肩头:“怎么样?今天晚上你陪我们四个,一万块,干不干”,当听到一万的诱惑以后,小王禁不住自己的欲望,随着四位富婆走进了附近的一家四星级宾馆。

宾馆的大房间里,可调光线的床头灯光打在两张宽大的席梦思床上,在一阵阵浪笑、喘息和毫不压抑地呻吟声中,小王汗流甲背,为了很快就要得到的一万块钱,小王也尽所能及、频繁更换招数,一会服侍这个,一会招呼那个,俨然淹没在了淫海情窝里一般,四富婆也是各分其职,各占其位,让小王疲于招架。

每搁一个多小时,小王不得不吞下一粒伟哥维持体力和精神,四粒伟哥下肚以后,第一轮“鏖战”告一段落,小王似乎要瘫倒在了床上,已经昏昏沉沉,但是四富婆怎么可能轻易白花银两,更不能轻易放过这难得的帅哥,于是,从A女开始,按年龄大小四人决定分别独自享受一番,于是,第二轮战斗在小王已经基本没有体力的情况开始了。

由于过于劳累,为了一万元报酬的小王在昏昏沉沉中尽职地履行着自己义务,于是,小王勉强吞下了第七颗伟哥,躺在床上昏昏欲睡,10多分钟过去了,B女似乎感觉躺着的小王没有反映,便用力推了推,但是,小王还是没有反映,B女的惊叫也震醒了其他三位姐妹,于是大家预感不妙,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可怜的小王在送往医院后不久断气了。

经急救中心的医生检查结果主要是由于伟哥服用过量造成的,加上严重的体力透支、虚脱等均有一定的原因,而小王身体多处有牙咬、手指抓伤的痕迹、嘴唇渗血、生殖器受到严重损伤等。

次日凌晨,公安人员在宾馆凌乱的现场搜出多只使用过带有精液的安全套、多张用过的纸巾以及装伟哥药品的包装物等,而A、B和C姐妹等四人也被公安机关予以拘留,等待法律的处理。

据近日了解,四人中除B女身为当事人不得保释外,其他三人已经分别被家人保释,四人并分别向小王的家人支付了12万总计48万元的赔偿。

而C姐妹同去寻欢的事情也给当地百姓带来了太多的话柄,据说,姐妹常常在一起是为了不引起各自家人的怀疑,而据说,妹妹是为了感谢帮助自己起家的姐姐才常常邀请自己的已经不年轻的姐姐出入各种娱乐场合的。


本文内容于 2013/7/30 8:17:47 被小编a29编辑

29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我知道这事,发生在浙江省的玉环县,不过楼主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其中有一个是开服装店的,我那时候在那眼镜店上班,就在她隔壁。她根本就还没玩那鸭就死了,呵呵,冤枉花了10万块呢,

这完全是瞎扯,伟哥在体内的浓度并不会随着次数减少,而只会根据时间减少,所以不可能吃到7颗的地步。再了不起两个小时一颗都顶天了。

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

这男的也是找“死”四男战一女还行,四女战一男若不控制你不死定啦!女人有不射,你插就是了

这类型的故事在七八年前就听说了,还说是发生在我的隔壁镇子,三女一男,呵呵,这几年,内容一样,女人数有所增加,吃下去的伟哥也有所增加,地方也常改变。

6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