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我军8×8轮式装甲车族

mqwusy 收藏 0 196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为适应未来信息化战争的需求,世界各军事强国纷纷开始对陆军进行重塑,以轻型机械化部队建设作为陆军转型的切入点。以美国陆军为例,近年来其陆军改革的一大重点就是组建多支反应快速、能在短时间内以空运方式抵达全球任何一个角落并立刻投入实战的旅级战斗部队,以8×8驱动形式的“斯崔瑞克”系列战车构建的“斯崔瑞克旅”便是美陆军向着这一目标转型的轻型部队。美军“斯崔瑞克”系列战车以步兵输送车为基型,已经逐步发展出如指挥车、机动火炮系统、火力支援车、战场救护车、迫击炮车、工兵车、反坦克导弹车、核生化检测车、侦察车这十余种具有不同用途的作战车辆,成为一支经过实战检验的功能齐全、性能优异、作战力强的装甲车族,抢尽了轮式装甲车辆舞台上的风头。

美军“斯崔瑞克”系列装甲车族

A.步兵输送车 B.指挥车 C.机动火炮系统 D.火力支援车 E.战场救护车 F.迫击炮车 G.工兵车 H.反坦克导弹车 I.核生化检测车 J.侦察车

8轮车族是现实需要

我国陆军在上世纪90年代末,根据未来陆军建军思路,也开始急迫的组建我们自己的轻型机械化部队。最初,立足于现有装备,以刚列装不久的国内自主研发的ZSL92式(WZ551)6×6轮式步兵战车为基础,遵循“系列化、车族化”的原则研制了一些配套车辆,初步形成了一个6×6轮式装甲车族并陆续装备部队。随后相应摸索性的编制与战法也陆续出台,为我军轻型机械化部队的轮式装甲装备体系建设铺开了路子。虽然如此,我军装备部门和科研机构也清醒地认识到,原来的6×6轮式装甲底盘受当时技术水平的限制,各项性能指标已远不能满足未来信息化战场的需要。以此同时,世界各国已经一致认为,8×8轮式装甲车(战斗全重15~30吨)以承载能力和机动能力强、更便于实现通用性和变型能力等绝对优势是轮式装甲车辆中最为理想的作战平台,国内也不失时机的顺应潮流,发展自己的新一代8×8装甲车族。

依照各国采用的一贯思路,均为先研制8×8的装甲人员战术车辆,等技术成熟后再变型为其他车辆。国内装备使用部门在本世纪初向相关的多家兵器科研机构提出了关于新型8×8轮式步兵战车研制的战技指标要求,此后几年,经过多种方案的选型,最终由国内兵器工业之一、技术实力雄厚的内蒙古一机集团拔得头筹,他们研制的轮式步兵战车样车经大量测试后被军方认可,确定为我军新一代轮式装甲车总体设计方案,经过进一步对方案的优化,一机的8×8轮式步兵战车被我军装备部门正式定型为“09式轮式装甲步兵战车”,并开始大量生产装备部队。

先期装备了8×8轮式步兵战车的部队士气非常的高涨

在新一代8×8装甲车族的论证之初,兵器装备部门就已经着眼于未来一体化联合作战需求,高瞻远瞩的拟定了轮式装甲装备系统集成、统筹谋划的宏伟目标。即8轮车族应当统筹机动突击装备、指挥控制装备、支援保障装备、战场感知装备的发展,按照科学合理的比例,技术通用,形成“一种平台多种载荷”的模块化、系列化、组合化的发展模式。依据这一目标,紧接着一机集团作为主要研制单位又紧锣密鼓的展开了涉及炮兵、装甲兵、防空兵、工程兵等多兵种的后续变型车辆研发的大会战。经过近几年的努力,8轮车族的各类车型已经陆续开始定型装备,并日臻完善中。

8轮车族的技术特点

新8×8装甲车族的研制采用了许多新技术、新理念,代表了目前国内轮式装甲装备研制能力的最高水平。该车族各车型的总成部件均采用了模块化设计,整车由动力模块、传动模块、车体模块、操控模块、行动模块、上装模块六个基本模块组成。根据车族变型的需要,可以将模块进行不同的组合设计,以实现不同的底盘形式,如动力前置或动力后置,这样完全能够摆脱受同一种底盘车体结构限制,各上装载荷模块不便于布局的大问题,更利于不同用途车型改装的灵活性。除了车体结构和上装模块在生产阶段有所不同外,其它模块部件完全能够通用,由此形成的较完善的车族体系,不但可以为作战部队提供全面的支援保障能力,而且采用模块总成,车辆各个零部件的通用程度很高,利于后勤维修,使部队在获得全面作战能力的同时并不需要增加额外的保障工作量,这种车族化模式目前在国际上也是独树一帜的。

动力机械性 8轮车族的发动机均采用了功率为330千瓦的涡轮增压V型6缸柴油机,采购成本低且有较长的使用寿命。散热系统为高效水冷紧凑型散热器,与发动机一体可实现整体吊装,极大地缩短了维修保养的拆装时间。传动模块采用了国际流行的“H”型传动,能够降低战斗室内地板高度,增大车体内容空间,并增强底盘稳定。早期的量产型配用了9前1倒同步器换挡的机械变速器,后期改为自动换挡机械变速箱(AMT)。悬挂装置为全独立式,第一、二桥为性能优异的滑柱摆臂式(麦式悬挂),第三、四桥为可调油气单臂式,这样的设计能使底盘具有较高的越野舒适性,也能适应承载的不同武器发射时的影响。

指挥控制性 8轮车族各型采用了以驾驶员计算机(综合显控装置)及车长计算机(综合显控装置)为核心的车辆电子信息系统,并配备了性能先进的数字化电台,配套我国自主的“北斗”卫星导航与惯性装置组合的导航系统,以及战场敌我识别系统。8轮车族的各类变型车利用这套车载信息系统及指挥网络,可实现与上级指挥机构互联互通,在运动中显示敌我双方位置、接受作战命令和路线拟定等等。同时,这套系统也能够满足同一车族的火力支援、侦察车、指挥车等不同功能的变型车混搭成战斗编组,对各车辆都要有数字地图、卫星定位、导航和数据共享等信息化作战的能力需求,以实现战斗力的最大化。

防御性 8轮车族各型针对突击车辆、支援车辆以及保障车辆对防护等级要求的不同,也引入了“模块化”的概念。各车体模块采用了高强度薄壁装甲钢冲压、焊接结构,可以根据需要在车体上安装不同厚度的陶瓷装甲模块,获得不同的防护级别。车体底部设置了“框架”增强结构,提高了车体强度,并能使车体抵御6公斤TNT地雷的爆炸。全钢丝子午线安全防护轮胎,中弹后仍能低速行驶100公里左右。此外,各车型也都采用了集体三防装置、抛射式烟幕装置(有的安装灭火抑爆系统)等辅助防护措施,进一步提高车辆的战场生存能力。

机动性 8轮车族主要车型的车宽均不超过3米,能够满足公路和铁路运输的标准,最大公路速度达到100公里/小时,越野平均速度40公里/小时,具有优越的爬坡越壕能力。行动模块的车轮配备了计算机控制的中央充放气系统,增强了车辆在沼泽、沙漠地带的通过能力。转向系统为一、二桥助力转向,转弯半径小,各车型均具备水上浮渡能力,水上推进系统采用了液压驱动的螺旋桨推进装置,水上行驶速度能达到8公里/小时。

8轮车族各型均具有良好的水上浮渡能力,这是外军一些8×8轮式装甲车所不具备的

8轮车族各型简介

地面突击车辆——

轮式步兵战车

8×8步兵战车是8轮车族的基本车型。它采用了动力模块右前置、驾驶舱左前置、乘员舱后置的布局。在车体后端安装了一个双人炮塔,主武器为一门30毫米自动炮,可针对不同目标发射榴弹与穿甲弹,对地面和空中目标的有效射程分别达2000米和4000米。在炮塔两侧各加挂一枚改进自“红箭”73C的AFT反坦克导弹,使战车具备反坦克能力。车长配高/平两用观瞄镜,炮长配三光(微光、白光、激光测距)瞄准系统,火控系统为简易式。载员座椅吊挂式安装,可避免人员遭受地雷爆炸冲击波的伤害,并可缓解长途行军的疲劳。该车型具有较高的防护级别,在一定距离外,正面可防护25毫米穿甲弹、侧面可防护12.7穿甲弹、背面及顶部可防7.62毫米穿甲弹及炮弹破片。

轮式装甲突击车

8×8装甲突击车用于紧密配合轮式步战,为其提供最直接的直瞄火力支援,以顺利完成突击任务。它采用了动力模块后置、驾驶舱前置,战斗舱中置的布局。在车体靠近中央利用座圈安装了一个多面体炮塔。这种炮塔由ZTD05两栖装甲突击车配套的炮塔优化改进而来(如,火控软件重新设计、取消视频采集设备等),武器系统为一门105毫米加长身管低后坐力线膛坦克炮,其配套的脱壳穿甲弹在2000米距离能够击穿550~600毫米的均质装甲,可有效毁伤二代及二代改进型主战坦克。其他弹药还包括混凝土攻坚弹、人员杀伤榴弹以及105毫米炮射导弹。车长配昼夜观察仪,炮长配瞄导合一上反稳定瞄准镜组(带热像仪),火控系统具备自动跟踪能力。该车型同样具有较高的防护级别。

轮式装甲人员输送车

8×8装甲人员输送车用于跟随步兵战车和突击车之后运送大量兵员,必要的时候也可用于装载物资或技术器材。其车体布局与步兵战车基本类似,但后部载员舱顶部加高,内部空间明显增大,两侧各布置了多个吊装载员椅仍显宽松。由于是输送型,在突击行动中较为靠后,因此对武器系统的要求相对较低,该车仅在载员舱顶部安装了一个可360°旋转的半包络式“枪塔”,载员可站在舱内中央的坐凳上伸出车体操纵12.7高平两用机枪行自卫射击,也可以用自带武器通过两侧的观察/射击孔向外射击。

火力支援车辆——

轮式122毫米自行榴弹炮

8×8的122毫米自行榴弹炮是8轮车族中威力较大的火力压制型号,能够在前沿靠后的地域承担用于支援步兵战车和突击车作战的压制、歼灭、破坏和护送等炮火射击任务,必要的时候也可行直瞄射击。该炮车采取了动力前置、战斗舱后置的布局,在车体后部安装了可周向旋转的薄壳钢装甲炮塔,炮塔托架上安设了一门122毫米榴弹炮的起落部分。这种火炮改进自我军制式的PL96式122毫米牵引榴弹炮,为了能够满足“上车”的要求,对炮身管、反后坐装置进行了大量的减重优化设计,但弹道性能依然保持不变。该榴炮采用了捷联惯导和卫星定位系统,可连通炮兵射击指挥系统,实现自动操瞄,具有较快的反应速度以及射击精确度。该炮可发射制式的底凹榴弹以及底排榴弹,最大射程分别为18公里和22公里。

轮式35毫米自行高炮

8×8的35毫米自行高炮,主要对我轻型机械化部队遂行跟进防空掩护以及保障部队开进、集结、展开和突击时的空中安全。8轮的自行高炮经历了多个方案选型的过程,其中已公开露面的就有一款单管35毫米炮。此方案对车体结构改动较大,采用动力后置、驾驶舱前置、战斗舱中置的布局。底盘后部两桥的可调油气悬挂能为武器系统提供车体调平、锁定稳固的功能。车体中央上部为安装35毫米自动炮的无人炮塔,搜索/跟踪一体式相控阵雷达和光电跟踪系统安装在炮塔顶部。车体尾部开有两扇尾门,分别为人员进出门以及动力系统维修门。自动炮采用转膛自动机,射速可达1000发/分,可发射目前制式的所有35毫米高炮弹药, 包括多用途榴弹和新型的AHEAD弹。轮式35炮与双35履带自行炮相比较,在目标搜索、跟踪范围上要小一些,且不具备进行间射击能力。

电子信息车辆——

轮式装甲指挥车

8×8指挥车包括团、营、连指挥车以及炮兵指挥车几种类型,区别在于安装了不同的指挥计算机、电台和自动化指挥系统。该车型与基本型的布局基本一致,但在后部指挥舱部位加高隆起,形成了一个“方舱“的结构。沿指挥舱一侧布置了指挥用车载计算机、各类电台、图像采集装置、北斗定位/惯性导航设备、昼夜周视观察镜以及伸缩式通信天线等。

轮式装甲通信车

8×8通信车为基本型布局、后部为“方舱”结构。通信车依照不同的配属级别在车内安装有不同功率的各波段的电台和微波中继设备、北斗卫星定位设备、信道交换以及语音数据终端等多种类的通信电子装备。该车型在“方舱”顶部的微波卫星中继天线用“倒扣锅”一样的外罩防护是其明显的特征,车体后部还安装有辅助电源系统以备发动机熄火后为大量的电子设备供电。多部通信车编组,以构成联通整个轻型机械化作战编队各级的通信网络。


轮式装甲光学侦察车

8×8的光学侦察车为基本型布局,但在后部设备舱没有“方舱”结构。设备舱顶部的前面,安装了一套带稳像系统的远程观察镜,靠后还安装了一套带升降桅杆的万向架侦察平台,平台上带有球形侦察舱,内整合有如热像仪、近红外摄像机、昼光彩色电视摄像机和激光测距机,组成了一个多传感器光电侦察系统。当不同的传感器同时运行时,利用传感器融合技术,可大幅提高光学侦察系统反伪装、反隐蔽、反欺骗的能力。带稳定装置的传感器平台能够便于在崎岖地形、林地或有障碍物的地域工作,增大传感器的作用距离、扩大侦察车的侦察范围。该车型没有安装模块附加装甲,防护不足不适于前沿部署。

轮式装甲雷达侦察车

8×8雷达侦察车是主要以战场监视雷达作为侦察手段的车型。其布局与步兵战车基本一致,同样安装有30毫米自动炮的双人炮塔,但在炮塔后部另开有一个升降桅杆出口,顶端连接一部矩形的J波段雷达,能探测到远距离活动的人员以及车辆。在雷达下面,还布置有能够独立俯仰的昼光摄像机和激光测距机。相对于光学侦察车,带有自动炮的雷达侦察车,具有一定的自卫能力,防护能力也稍强,可靠前沿部署。


轮式装甲电子对抗车

8轮电子对抗车仍然采用标准布局,从目前公开的图片来看,其安装的对抗设备应该包括无线电侦察和干扰两个组成部分。车体后部的可升降无线电侦察天线和设备,能够对敌方各种无线电通信信号进行搜索、截获、识别、定位,以确定正在工作的敌方通信电台的精确位置。而车体顶部一字排开的多频率干扰天线,能够发射与敌方通信信号频率相同或相近且更强大的干扰型号,使敌方的无线电通信设备无法正常工作,从而达到扰乱对方正常通信的目的。

工程保障车辆——

轮式装甲架桥车

8×8架桥车采用了后置动力的布局,为便于操控,在车体前段设置了两个突起的防弹玻璃观察舱,左右分别为驾驶舱和操纵舱,使操控有良好的视野。架桥机构为两节用铰链连接的双车辙式桥节,行军时桥节折叠背负在车体上,架桥时通过液压操纵及各连接传动部件使桥竖起,桥节如剪刀般张开,最后呈一条线,逐渐降落搭在障碍的两端。通过这套架桥设备,能够在10分钟以内架设一部跨度20米左右、承载小于30吨的桥面,主要用于轻机械化编队通过干沟、断崖或陡壁等地段(8轮车族均有浮渡能力,不用担心水域障碍)。

轮式装甲扫雷车

8×8扫雷车为标准布局,采用了综合扫雷装置。在车体前部安装了两部由液压臂动作的扫雷犁刀,车头前段安装了电磁感应扫雷装置,车体后部舱内安置了两部火箭扫雷装置,车尾中央还设有通路标示装置。扫雷时,先用火箭将一定长度的爆破带抛进雷场爆炸,尔后沿通路开进,以犁排、磁感应诱爆的方法将残存的地雷清除干净,并自动投掷标示器使通路形成闪光标示带。这种爆炸、机排、感应诱爆综合式的扫雷作业,不论配用哪种引信的地雷都难以漏网。

轮式装甲铺路车

8×8铺路车为标准布局,在车体前上部左右两侧各刚性连接有铺设导架,车体上后部安装有路面滚筒。行军时滚筒纵置于车顶,以缩小整车宽度。铺设时,滚筒横置,柔性路面向前经前部导架,铺向地面,可边行进边铺设。这种柔性路面铺路车用于泥泞、雪地、沙滩等低承载能力的地段快速铺设临时通道,保障轮式装备克服障碍,具有较强的抗断裂能力。

轮式装甲工程作业车

8×8工程作业车为动力后置布局,在车体前部安装有一部液压控制的推土铲,车体右前上部安装了一部液压挖掘/夹持多用铲,铲臂能够在车体右侧一定角度能旋回转动作。车体左前驾驶与操纵舱分别呈前矮后高布置。为便于在封闭的驾驶舱内自如的操纵液压铲,在驾驶舱一侧还增设了一部CCD摄像机和照明灯具,由操纵舱显示器内显示图像。此车型主要用于移动巨石、树木,挖掘、平整土石方,为编队快速开辟通路。

技术保障车辆——

轮式装甲抢救车

8×8抢救车为标准布局,在车体右后顶部设置了一部液压吊车,在原载员舱内部安装了液压绞盘,绞盘钢丝绳从尾部中央伸出。为保障车体的稳定性,在车尾两侧各设置了一个钢丝收放的机械驻锄。车体左侧固定有硬性牵引杆。当遇到其他轮式装甲车沉陷、掉沟或翻车时,可利用抢救车拖救或牵引。遇到其他车辆战损丧失制动能力时,可采用硬性牵引杆拖曳到维修站。抢救车还可用于起吊大型总成部件,如突击车、122榴弹炮的炮塔等,以配合抢修车战损维修。


轮式装甲抢修车

8×8抢修车为标准布局,后部“方舱”结构。在方舱顶部的左侧布置了一部小型液压吊车(该吊车仅用于起吊较轻型部件,如散热器总成、变速器等,大型部件仍需要抢救车的配合),方舱前部开有防弹玻璃观察窗,舱内安装了大量专业抢修设备如大功率的电焊机、发电机、液压切割机、便携式检测设备等。该抢修车用于在战场上快速抢修战损战车。通过各战车电子信息系统兼有的故障检测/诊断系统,能及时检测各主要部件的状况,并可将出现的故障信息发送给就近的抢修车,以加快战场维修速度。

后勤保障车辆——

轮式装甲救护车

救护车为标准布局,后部“方舱”结构。在方舱内部布置了救护床位、救护器材和活动担架。为便于快速进出,救护舱的尾部采用了“跳板式”大门。在该救护车上,战地医护人员能够借用配属的器材对重伤士兵实行就地抢救,对轻伤士兵及时包扎,也可作为高机动运送工具,将伤员快速转移到野战医院。

轮式装甲补给车

补给车为标准布局,后部“方舱”结构。在方舱顶部的右侧同样布置了一部小型液压吊车。从外观看,该车型与轮式抢修车外形极为相似,但不同的是,补给车后部为货舱,内装有6个集装箱,能够根据弹药、油料、器材的配送需要调换不同集装箱。集装箱在舱内分呈两列纵向放置,并固定,可利用吊车装卸。主要对轮式轻型机械化部队实行多种保障补给。

除以上车型外,目前仍有若干变型车正在进行研制或各项测试中。初步估计,全部定型完毕后,我军8×8车族的所有车型将达二十五、六种之多。从研发角度来说,实现车族化可以缩短改型车辆的研制时间,减小研制经费。而从实用角度来说,能否形成车族也是一个检验一款轮式装甲车是否优秀的一个重要标志。通过对8轮车族的简介我们可以很清楚的了解到,论变型车的多样性,美军的“斯崔克”车族已经相形见绌。虽然与国外顶级8×8轮式装甲车比较,我们的车族部件的技术先进性仍有一定差距,如动力系统、传动系统、模块化程度、自动化水平、信息技术能力等等,但我们的8×8车族在成本、机动性、防护性能和人机功效四大方面取得了最佳的均衡点,绝对称得上是最优秀的轮式装甲车族。受篇幅所限,本博文暂不将8轮车族各型与国外同类车型主要结构性能一一比较。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