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反对派闹内斗 阿萨德坐收渔翁之利

吹短笛的时候 收藏 3 810

几个月以来,温和的世俗派和极端伊斯兰派一直在共同反对阿萨德政府。然而最近几周,叙利亚反对派之间也开始闹内讧。

在叙利亚自由军(FSA)的一名圣战指挥官被枪杀后,叙利亚反对派的内部斗争开始白热化。这名被杀军官名为哈马米(Kamal Hamami),是反对派的最高指挥官之一,他在沿海的拉塔基亚省被基地组织的极端分子杀害。

在哈马米遇难前,温和的世俗派和极端的圣战战士派之间的关系已经恶化。尽管两者有着共同的目标--推翻阿萨德政府,但两派在阿萨德倒台后的政策主张相去甚远。

美国非营利咨询研究中心American Progress在2013年5月发布的一份名为“叙利亚反对派的组织和结构”的调查报告指出,“叙利亚武装起义分子并非是一个旨在推翻总统阿萨德的单一运动力量,而是多种意识形态和各种不均衡势力在区域间的结合 ”。

为权力和地盘而战

众所周知,叙利亚反对派内部存在分歧,然而现在这一分歧逐渐扩大,变得不可逾越,欧洲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皮耶里尼(Marc Pierini)在布鲁塞尔表示。 “叙利亚的反对派,尤其是军方,早就各自为营。最近几周的情况更加糟糕。这是场争夺权力和地盘的斗争,其发展非常戏剧化”,皮耶里尼对德国之声说。

据叙利亚一家从事人权观察的非政府组织消息,过去几个月里,反对派间的内斗时常发生在叙利亚土耳其边境一些重要公共场所,如水井、加油站、北部检查站等。这家设在英国的人权组织支持叙利亚反对派,通过当地的人权活动分子跟踪叙利亚局势的发展。

皮耶里尼表示,即使内战最终告捷,反对派之间冲突的持续时间越长,他们在财务方面和“后阿萨德时代”的国家政策上发生争端的可能性越大。

叙利亚反对派闹内斗 阿萨德坐收渔翁之利

世俗派缺乏财政援助

近年来极端伊斯兰团体,如亲基地组织的胜利阵线(Jabhat al-Nusra),在叙利亚逐渐得势。他们曾多次击溃政府军,并最终成功夺取各军事基地、城镇和村庄。

安全问题专家皮耶里尼认为,极端组织得到了充裕的财政支持,这是他们成功原因之一。而世俗派虽然被西方认可,却很少得到具体的支持。

皮耶里尼在去年12月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曾表示,希望叙利亚全国联盟的成立成为“过渡到后阿萨德政府时代重要的一步”。当时他认为,成立联盟是叙反对派终于能够克服内部分裂的一个标志。

去年11月成立的全国联盟由叙利亚革命、反对力量组成,又名叙利亚反对派联盟(SOC),本应是一个团结了活动家、警察、反对派地区议员的温和性质的联合会组织。理论上, “反对派联盟的成立会使叙利亚反对派和国际社会将极端分子孤立起来,将其边缘化”,美国咨询研究中心American Progress的报告表示。

尽管西方社会认可叙利亚反对派联盟为该国正式的反对派代表,但该联盟却未能确立一个可以将不同的政治力量团结起来的政治目标。联盟的军事主体--最高军事指挥,也未能将军事力量集中起来。“各派的目标各不相同”,皮耶里尼说,“有些人想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而西方拒绝这个提议”。

叙利亚反对派闹内斗 阿萨德坐收渔翁之利

“俄罗斯允许战争继续”

2012年夏天,大量来自海外的极端主义分子回到叙利亚国内。在他们眼中,叙利亚内战是圣战的一部分。尽管如此,皮耶里尼认为真正的危险在别处。“这些势力确实存在,也很危险。但更令人担忧的是俄罗斯允许战争继续”,他对德国之声说。

皮耶里尼认为,只要俄罗斯继续支持阿萨德部队,像现在一样每周一到两次给予其部队供给,那么亲阿萨德和反阿萨德派的在叙的武力争端就将继续升级。

反对派并非单一同质力量,尽管这一点在动乱之初就已经显现,但皮耶里尼认为,当西方国家决定不进行积极干预时,他们很可能低估了其他两个重要因素:“一方面他们没想到阿萨德政权一直继续使用武力,甚至不惜以分裂叙利亚为代价;其次,西方恐怕根本没有想到,俄罗斯真的会在如此长的时间里采取同样的行动。”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