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获四枚一级勋章的开国中将饶子健

陈继承 收藏 0 74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饶子健,人称神奇将军,他经历了对国民党的五次反“围剿”、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在其指挥的无数次战役中,从未打过败仗;他一人荣获四枚一级勋章: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这在我军军事史上实属凤毛麟角。

说起丈夫饶子健的丰功伟绩,85岁高龄的王树芝不愿多谈,她更多的是回忆那些战斗中的细节。而在与王树芝的交流中,记者发现,原来这位铁骨铮铮的将军还充满了侠骨柔情……

与敌人的尸体共盖一条毛毯睡了一夜浑然不知

饶子健离家去参加红军的时候,随身只携带了十五个铜板。这是他患病在床的母亲流着眼泪硬塞给他的,也是全家所有的积蓄。这一天,是1930年9月25日。

饶子健到部队的第一个身份,是炊事班的上士,主要任务是购买油盐柴米,管好账目,找好房子,保证部队一到达目的地就能宿营。“当时那个姓彭的团长就把他叫到身边,问他,会写字吗?他老老实实地回答,一年书还没念完,学到的几个字,全忘了。团长就又问他,会写萝卜两字么?他想想,说,会写,团长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铅笔和一个小本,让他写。结果,他写错了,写成‘罗卜’了,团长看了看,说,‘行’,然后帮他把草字头给添上去了。”王树芝笑着说。

饶子健到部队后不久,蒋介石针对红军的“围剿”一波波袭来,饶子健就和战友们在枪林弹雨中,竭力做好后勤保障工作,给战士们把饭送到阵地上后,战士们吃饭,他们就端起机枪、步枪,朝疯狂反扑的敌群猛烈还击。

那个时候,能睡个安稳觉可不容易。一次,饶子健就和一具敌人的尸体睡了一晚而浑然不知。

一天晚上,部队在闽西高兴圩一带的战斗结束后,饶子健所在的机枪连奉命就地休息。极度困乏的战士们顾不上周围遍地都是敌人的尸体,倒地就睡,他与两个炊事员整理好挑子后,找到一块平地躺了下来。这时,饶子健见旁边有一个人盖着毯子睡得正熟,就凑过去悄声商量道:“哎,同志,沾点光。”说着就紧紧地挨着他,拉起毯子的一角,盖住自己的肚子,合眼就睡着了。早晨起床哨子响了好久,和他睡在一起的那人还没动静,他就推了那人一把,叫道:“同志,醒醒,天亮啦。”结果,毯子下面还是纹丝不动,饶子健一把将毯子揭开:原来是一具敌人的尸体!

1933年第五次反围剿时,饶子健已经成为红军的连长,战斗中,他无一例外冲在最前面,无数次与死神擦肩。一次战斗中,饶子健头部中弹,战友们以为他“光荣”了,准备取下他的武器。这时他醒了,拎起手枪就吼叫着往前冲去。

妙唱“空城计”,三百将士敌人眼皮底下全身而退

1937年1月上旬的一天凌晨,饶子健带领一个营300多人从临泽出发向高台挺进。就在前一天晚上,第五军政委黄超来找他,让他去支援攻打高台的军长董振堂。饶子健一头恼火。高台战役都打了快十天了,里面音信全无,这个时候没头没脑地去,而且只准带一个营,黄超到底想干什么?

第五军政委黄超系张国焘的心腹,为人阴险,善耍手段。这次董振堂受令带领三千多名战士出发夺取高台,黄超之前一不同他研究战术,二连电台都不许他带出去。高台战斗打响后,由于失去联络,在临泽只能听到隐隐约约的枪炮声,具体战况一无所知。黄超隔岸观火,既不派人前去侦察联络,也不派兵前去支援。直到第九天,黄超才找到饶子健,命令他带一个营的兵力支援高台。

高台在临泽西北方,相隔约五六十华里,饶子健的部队沿着公路向西走了二三十华里,高台方向连稀疏的枪声都听不到了。凭经验判断,他感到有不祥的事情发生了。饶子健决定弄清情况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部队刚接近土围子,从西面过来一个中年人,饶子健忙上前打听高台的情况,他摇头说:“你们别往前走了,高台已经被马家军占领了,你们的人死得好惨哪!”

饶子健立即派小分队前去侦察。不到三小时,侦察兵就回来报告了情况,高台确实在前一天被敌人占领,我三千多将士全部阵亡。这边情况刚刚得到,那边担任警戒的分队就急速报告:“敌人已经发现了我们,开始向我们包围了!”不一会儿,整个土围子四周的村寨已被敌人占领,幸好,敌人搞不清饶子健方的情况,没敢轻举妄动,也躲在附近的土围子里。就这样,双方在土围子里互相喊话,对峙了一天,敌人的兵力在不断增加。

饶子健判断敌人可能会在第二天拂晓发动总攻,因此,晚上必须突围。夜色中,天气骤变,狂风肆虐、黄沙飞舞,正是突围的好时机。饶子健安排了三位战士,继续喊话,其他人沿着白天侦察兵侦察好的安全路线突围。由于飞沙做掩护,队伍撤离非常顺利。

天还没亮,土围子那里响起了激烈的枪声。敌人更早地发动了总攻。饶子健赶忙问那三个留下喊话的战士是否安全归队,得到证实后方放下心来。

敌人整整向那座土围子轰打了一夜,由于他们在夜色中四面炮火一起狂轰滥炸,所以分辨不清土围子里到底有没有人还击。待第二天天亮时,敌人才知道中了“空城计”,而此时,饶子健带领300多名战士毫发无损地回到了临泽。

重返淮北的壮举奠定其名将地位

1947年1月上旬,华中军区确定组建淮北挺进支队,打过运河去,重建淮北根据地。饶子健任淮北党政军委员会书记。

淮北路东地区,抗日战争时期就是新四军第四师的根据地。1946年7月,国民党军队侵占了那里。他们建立还乡团无恶不作,就连雪枫陵园也遭到了他们的践踏。“还乡团”惨无人道地扒开彭雪枫师长的坟墓,劈棺暴尸。

1947年1月18日,夜降大雪,饶子健带领支队三千多名干部战士强渡运河。此时,正是农历年关前夕,地主的“还乡团”正在忙着过年。饶子健和将士们站在一户地主的门前,很仔细地看着一副对联。这副对联的上联为:放三千爆竹,把穷鬼轰开,几年来被小牲畜弄得我一双空手;下联是:点几炷清香,将财神请来,从今后望老人家保佑我十万缠腰。将士们一脚踹开大门,地主们吓得抱头鼠窜,留下一桌桌丰盛的宴席。

“打回淮北的日子是艰难的,因为国民党不断地在苏北各地清剿,将士们基本上都处于行军、打仗状态,吃不上一顿安稳饭,睡不上一次舒坦觉。”熟知这段历史的王树芝告诉记者,饶子健利用了敌人的矛盾,最终化险为夷,“苏皖边界,安徽和江苏国民党军队的指挥是不统一的。他们就根据情况,在两省边境跳来跳去,拖疲敌人。”

饶子健率领挺进支队重返淮北1 年零2 个月的时间里,共进行大小战斗649 次,解放人口150 余万,为人民解放战争做出巨大贡献。正是率领淮北挺进支队重返淮北的壮举,奠定了饶子健在中国战史上名将的地位。

一场被误诊的疾病

成就了将军的爱情

媒人李任之给21岁的王树芝介绍饶子健的时候,她一口回绝了。

那是1947年10月中旬的一天,她给地委副书记李任之汇报土改工作。几天后,李任之就派骑兵给王树芝送来一封信,主要内容就是给她介绍对象,对方就是当时淮北党政军最高指挥员饶子健。王树芝从未见过饶子健,毫无思想准备。可当时骑兵就站在那儿等着她回信,她想了想,就回信说,自己才21岁,谈婚姻问题为时过早。

“那个时候我看到一些女同志有孩子后,自己带不了,就丢到百姓家,可怜啊。另外,他是高级干部,我是一名普通干部,差距太大,怕别人说我高攀。还有,他年龄比我大多了,他大我17岁。”

1948年,元旦刚过,王树芝去轮训队学习,饶子健来给学员做报告。后来,两人的接触就多了起来。“有一次,他来到我的住处,走的时候留下了一个小本子,我以为是学习资料,打开一看,原来是他的个人介绍,很详细。我觉得他挺有心的。”

转机出现在1948年6月。

1948年6月初的一天晚上,王树芝突然发高烧超过40℃,医生诊断为回归热,而实际上,她得的是大叶肺炎。错误的诊断使得王树芝的病情在不断加重,她躺在小凉床上,被卫生员抬到了江淮军区卫生部。然而,卫生部的主要医生都上前线了,王树芝又拖了好几天,眼看就不行了。“就在这个时候,饶子健出现了,他是到巡视团来看我,得知我生病被送到卫生部,就快马加鞭几十里赶到卫生部,又挨家挨户地找才找到我。我一看到他,眼泪就流出来了。”饶子健赶紧找到刚从前线下来的卫生部部长郭光华来诊断,对症下药。

1948年8月15日,王树芝出院了,随后她就去看望他。“就在这一天,我们决定结婚,我们打了报告递交了上去,以为最起码要好几天才能批下来,谁知道十几分钟后就批下来了。”王树芝乐呵呵地说。

王树芝与饶子健共有两男三女五个孩子。“他是个好爸爸,大女儿出生时的所有衣服,都是他做的,他在参加革命前曾学了三年的裁缝。”王树芝回忆说,饶子健对孩子们的管教十分严厉。“不许孩子们说父母是做什么的。小儿子六岁半的时候,上了上海交大附属小学一年级,人家问他,你爸爸是干什么的?孩子想了半天,说,我爸爸是学校看大门的。”

链接

1955年、1957年,我国先后两次对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有功人员授予勋章,其中荣获一级八一勋章的有178人,荣获一级独立自由勋章的有313人,荣获一级解放勋章的有991人。但在全军同时能获得三枚一级勋章的开国将帅仅有144人。

1988年7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委发布命令,授予835名军队离休干部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饶子健将军一人荣获四枚一级勋章,实属凤毛麟角。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