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东北丢失,张学良无罪

cr361 收藏 200 9867
导读:我这样一说,有人会祭出“假如法”:假如张学良当时下令抵抗,东北哪里有那么容易丢失? 我要指出:您这是庸俗的“假如法”,且慢激动,听我一一道来。 还是从乙父被杀事件谈起吧?为了便于列位阅读,重复一下梗概: 话说有甲乙两个学生逃课(甲提议),家长未制止,反而带他们外出旅游。途中甲乙均在车上大吃冷饮,后甲“顶不住”,下车小便,又拖拖延延看风景,上车时遭强盗袭入车内,抢劫,反抗中乙父遭杀。后突遇山洪,两家人遂与强盗合作,推强盗头子为首(原因可想而知),但强盗头脑简单,主意多为甲出,合作下逃离险境。

“防狼心理”与“九一八”(续五)

——东北丢失,张学良无罪

我这样一说,有人会祭出“假如法”:假如张学良当时下令抵抗,东北哪里有那么容易丢失?

我要指出:您这是庸俗的“假如法”,且慢激动,听我一一道来。

还是从乙父被杀事件谈起吧?为了便于列位阅读,重复一下梗概:

话说有甲乙两个学生逃课(甲提议),家长未制止,反而带他们外出旅游。途中甲乙均在车上大吃冷饮,后甲“顶不住”,下车小便,又拖拖延延看风景,上车时遭强盗袭入车内,抢劫,反抗中乙父遭杀。后突遇山洪,两家人遂与强盗合作,推强盗头子为首(原因可想而知),但强盗头脑简单,主意多为甲出,合作下逃离险境。

将乙父被杀事件这个冷幽默梳理一下,相关因素很多:

首先应该是众强盗(但在变态的、过度的“防狼心理”下往往被荒唐地“忘记”),我们称之为“天灾”,也称为A类因素,可以将众强盗分别编号为A1、A2、A3……。这些强盗之所以碰巧那天与甲乙两家相遇,是众多因素作用的结果。比如说是A2促成,我们会使用“假如法”说“如果A2不决定走这条线路,乙父就不会那样死,所以A2是第一凶手”吗?不会!法院也不会将之作为断案的因素之一!(请注意!)

其次是与甲乙两家相关的诸因素,我们称之为“人祸”,也称为B类因素,分别编号后大致有:

B1:学生甲,提议逃课,途中又犯了过度吃冷饮、拖拉等错误;

B2:学生乙,积极响应甲的逃课建议,并提议外出旅游,途中也犯了拖拉、吃冷饮等一系列错误;

B3:乙父,对两个学生的逃课不仅不积极制止,反而支持外出旅游,并选择了这条线路,出发前因拉下东西而拖延了几分钟(要不然可以恰好错过众强盗),与某朋友(我们称之为B7)寒暄也多了几分钟(否则也可能错过那些强盗);

B4:乙母,不制止逃课,出发前拖拉,与某朋友(我们称之为B8)打电话时间长(否则也可能错过那些强盗);

B5:甲父,不制止学生逃课并赞成外出旅游;

B6:甲母,不制止学生逃课并赞成外出旅游;

B7:与B3说了一大堆废话(要不然可能错过灾难);

B8:用单位电话“煲粥”,与B4电话中说了一大堆废话(同样按“假如法”可被扯入案中);

……

此事件的性质,本来非常简单:强盗抢劫杀人,即“天灾”。

但是正因为强盗犯罪这一点大家都无异议了,所以不愿意多说(强盗是坏人,做坏事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久之,有些人就忘记了这一点、不尊重这一点,尤其是对B类某个人有成见时,就可能搞糊涂,乃至于言谈中把B类中某人说成是罪犯乃至是第一罪人!

比如说把甲押上了(谈资中的)审判台,就容易犯如下两个错误:

一是把甲的缺点、错误、乃至于性格中评论者看不惯的地方拿出来猛烈开展人身攻击,乃至上纲上线、要求重罚。比如逃课是缺点,大吃冷饮是缺点,办事拖拖拉拉是缺点,……

二是使用庸俗的“假如法”把甲说成是罪犯:假如甲不提议逃课,乙父就不会死;假如甲不下去解手,乙父就不会死……所以,是甲害死了乙父!

这两个错误,都违反了基本的一点:搞多重标准

逃课方面,本来应该是有统一标准的:别人逃课正常处罚,比如说某丙逃课两天罚站2小时,某丁逃课一天罚站1小时,可对甲非加重处罚,逃课一天非要罚站5小时不可!别人提出异议,他振振有辞:甲与别人的情况不一样,如……。废话!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是独一无二的,进而其做的每一件事都会打上自己与他人不同的烙印,非要拿着放大镜“找不同”,当然可以找来一大堆。但攻击甲的这些不同、那些缺点,有价值吗?没有!看事物要看本质,不管其逃课目的是什么、逃课后干了什么(当然打人、骂人按相应校规处罚,别与逃课瞎搅合),逃课就是逃课,按统一标准处罚就是了。

与乙父被杀的关系方面,也应该坚持统一的标准:有人祭出“假如法”把甲说成是罪犯,可你这个标准对他人适用吗?用“假如法”可以将甲(B1)“套”为罪犯,那B2、B3一直到B8呢?比如说B8,用公家电话煲粥应该吗?其电话打的时间短一点、废话少说一点,不是恰好可以错过时间、乙父不就可能不死吗?难道说是她害死乙父?

这样看来,在乙父被杀事件中,基本的定性应该是:“天灾”,即强盗行凶嘛!至于B类诸君的错误,逃课的按相应校规处罚,使用公家电话说私事的按单位相应规定处罚,其他人办事拖拉等错误批评就是了、用不着大张旗鼓加重处罚。

有无“人祸”?我的意见: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莫抱着“出事了,一定有人祸”的先入为主错误成见对待,更莫把B类诸君生活小节错误放大、瞎关联乃至上纲上线。他们那些错误,的确按照“假如法”可以与结果扯上关系,但大多是非本质性的关联性关系,而非本质性的因果关系。

那么如何判断“人祸”的存在并界定之?当然是看因果关系。如何看因果关系?我在前文中说了,要尊重“罪犯是A类(天灾)”这一基础!如何尊重?第一,牢记这一基础;第二,从诘问罪犯中寻找规律;第三,从反击罪犯的可能性中查找B类诸君的错误。(而某些使用庸俗的“假如法”的人,就不尊重这一点,而采用单一的判别标准对待他们有成见的对象上纲上线)

就乙父被杀事件看,可能存在“人祸”的恐怕只有一点,就是乙父本人选择这条线路有无问题。如果说这条线路本来就常出“刀客”,很容易查到,乙父没有查或者查了不当回事,则乙父这个失误是不应该的,存在一定因果关系,他应该预见而未预见,属于“人祸”;如果说这条线路以往都是平平安安的,长期没有出事,则就不存在“人祸”!(有人会问:你的诘问呢?就是寻找罪犯犯罪规律嘛!如果他们老在这条路上行凶,就是规律,乙父不尊重之,不诘问之、没有应有的预见性,就是错误!)

看了这个故事,想必大家对张学良在“九一八”中的错误可以有新的思考了。

如何看待张学良的错误?

首先,基本定性是:逃课性错误。他不抵抗是错的,但这种不抵抗,是旧中国历代政府、军阀(包括其父)的“惯例”。逃课是错的,他不抵抗也是错的,应该受道德惩罚。那么其“逃课”程度如何?以我看比起蒋介石在济南之“逃课”、张作霖在东北铁路问题上的“逃课”,他的性质不算重。比如说与济南惨案对比,济南事件时,日军屠杀我数千军民、虐杀我外交官,可谓奇耻大辱,可蒋介石在十几天里眼睁睁看着我国军民受屠却一直严令不抵抗!而沈阳事件时,张学良在4天后就派军官、任命官员、运送物资组织抵抗!您说说,沈阳之“逃课”(请注意:不仅仅是张学良的责任)与济南之“逃课”,哪个程度更重?

其次,有“人祸”但不在张学良一边。前边说了,要从尊重“天灾”(日本侵略)、诘问日本入手。有人按“事后诸葛亮”思维认为张学良应该有预见性,其实不然,对待列强的军事侵略、经济侵略、人身侵略,从来就是这么做的,日本人也没有放胆大规模侵略(正如乙父本来是考察了这条线路,发觉从来没有出过事的),让张学良长“事后诸葛亮”眼睛预见到,是否要求高了点?

咋诘问日本?也得诘问列强:为什么列强早就可以灭亡中国(比如说瓜分中国)而没有做?为什么济南惨案后日军没有敢进一步进攻?为什么“中原大战”时日本没有全面侵略中国?答案很简单:怕经济制裁!列强本来通过殖民侵略就获得了丰厚利益,这基本上是“白赚”,可一旦直接统治,这些“白赚”的东西就没有了,而通过直接侵略所得可能会比“白赚”多一点(请注意:仅仅是可能),但投入也大,“不划算”的可能性极大(几乎100%)。日本呢?怕中国经济制裁,也怕西方经济制裁(一旦中国坚决反对日本侵略,老百姓一旦闹起来,直接、间接间必然危及西方列强利益,西方列强必然干涉。日本如果硬顶,则会受到经济制裁)。——请注意:它们怕的,绝对不是纯军事上的胜负,国力差距太大,军事胜负是没有悬念的!

东北为什么丢失?为什么日军在“九一八”后继续进攻(而在济南事件后没有)?西方列强和中国都没有经济制裁的意思!英美支持、蒋介石集团纵容!

所以,可以说,东北丢失的根源就在这里,与张学良那几天里的不抵抗命令没有因果关系(而且从纯军事上看,东北军即使抵抗了,也守不住东北)。


本文内容于 2013/8/1 10:36:38 被cr36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文章的标题与文章里面讲的东西没有直接逻辑。以目前的史料看,东北丢失,张学良有罪!这个命题不是说张学良抵抗不抵抗东北会不会丢失的问题,不能说“反正东北丢失,无论张学良抵抗不抵抗都会丢失”就可以判断出张学良无罪!这是个彻头彻尾的荒诞逻辑,懒得去剖析了,留给其他战友。

我们说说张学良如果抵抗会是个什么结果。

第一,张学良抵抗,会带动东北三千万同胞的抗日热情,更会激发四万万国内同胞前赴后继的去东北抗日。张学良撤出后,义勇军一直坚持抗战,到后来的抗联,高峰的时候40万人,何等的气势?那样就会最大限度的拖住日军南下的步伐。而不是让日本人在关外休生养息了6年,做了大量移民,成为后来向华北进军的基地。

第二,张学良抵抗势必引发全国的抗日浪潮,一样可以促使一些爱国将领逼蒋抗日,同时,由于在东北的坚持,蒋介石作为一个政治家也必然会考虑全国乃至世界上的问题。他也会停下剿共的步伐,因为红军所在的地方是个三不管的地方,中央军要去进剿总会受到阎锡山、三马的掣肘,而从陕北到外蒙的路却进了很多。这些权衡会让蒋介石想的更多。

第三,张学良如果坚持在东北抗战,一样可以和GCD联手,通过GCD获得苏联的各种援助,事实上这些援助后来给了蒋介石。

第四,张学良抵抗了,那么丢掉东北的罪名肯定不是他的,可是不抵抗,这罪名他洗也洗不掉!张学良从骨子里就是一个军阀,他不过是怕在抵抗中打光了自己的部队而再无与其他诸侯周旋的本钱,因此有了老蒋的一个电话,他张学良是借坡下驴。

第五,张学良到了关内才发现自己变得里外不是人,让东北兵背井离乡抛家弃子的到关内去打中国人?那不等于是将自己的脸送给这些丘八用鞋底子抽吗?在西安事变之前东北军内部矛盾重重,逃兵、哗变屡屡发生,张学良要是再不兵谏,怕是自己那点老本真的都没了。可是兵谏后,他仍然是啥都没有了。

第六,张学良跟蒋介石回南京许多书上都说张讲义气,事实上他很清楚如果留在西安,他的日子同样不好过,东北军其实那个时候就已经名存实亡,与其当个光杆司令,还不如去南京让蒋介石处置来的光棍些。他要是到延安去行不行?不行,无论是信仰、生活习惯、工作习惯等等,根本就不是一个路子,张学良一生纨绔,吃不得半点苦最后的结局是东北军里最后留存在世的只有张学良和吕正操。吕正操当时仅仅是个少校副官,而张学良是堂堂的上将军。

回到主体,张学良在东北抵抗,丢掉东北他不仅无罪,那才是真正的中国人的,民族英雄。丢掉了东北,张学良难辞其咎!兵谏算是一种剑走偏锋的赌博,为其人生写上了休止符。杀了老蒋的亲侄子而没有被老蒋枪毙,这点气量当时折服了许多草头王。

抗日战争轰轰烈烈,是蒋不放张吗?反过来说,张要是被放出来能干啥?他既没有白崇禧、李宗仁那两下子,又没有阎锡山那样的谋略,更不要说比肩刘湘那样的骨气了。

呜呼!张某人是历史上最滑稽最运气的一个人,传至后世其名不会亚于扶不上墙的刘阿斗!乃至到了晚年都不敢回国。其胆已破,其智已残,其德已无,其髓已烂。

1楼 cr361
“防狼心理”与“九一八”(续五)

——东北丢失,张学良无罪

我这样一说,有人会祭出“假如法”:假如张学良当时下令抵抗,东北哪里有那么容易丢失?

我要指出:您这是庸俗的“假如法”,且慢激动,听我一一道来。

还是从乙父被杀事件谈起吧?为了便于列位阅读,重复一下梗概:

话说有甲乙两个学生逃课(甲提议),家长未制止,反而带他们外出旅游。途中甲乙均在车上大吃冷饮,后甲“顶不住”,下车小便,又拖拖延延看风景,上车时遭强盗袭入车内,抢劫,反抗中乙父遭杀。后突遇山洪,两家人遂与强盗合作,推强盗头子为首(原因可想而知),但强盗头脑简单,主意多为甲出,合作下逃离险境。

将乙父被杀事件这个冷幽默梳理一下,相关因素很多:

首先应该是众强盗(但在变态的、过度的“防狼心理”下往往被荒唐地“忘记”),我们称之为“天灾”,也称为A类因素,可以将众强盗分别编号为A1、A2、A3……。这些强盗之所以碰巧那天与甲乙两家相遇,是众多因素作用的结果。比如说是A2促成,我们会使用“假如法”说“如果A2不决定走这条线路,乙父就不会那样死,所以A2是第一凶手”吗?不会!法院也不会将之作为断案的因素之一!(请注意!)

其次是与甲乙两家相关的诸因素,我们称之为“人祸”,也称为B类因素,分别编号后大致有:

B1:学生甲,提议逃课,途中又犯了过度吃冷饮、拖拉等错误;

B2:学生乙,积极响应甲的逃课建议,并提议外出旅游,途中也犯了拖拉、吃冷饮等一系列错误;

B3:乙父,对两个学生的逃课不仅不积极制止,反而支持外出旅游,并选择了这条线路,出发前因拉下东西而拖延了几分钟(要不然可以恰好错过众强盗),与某朋友(我们称之为B7)寒暄也多了几分钟(否则也可能错过那些强盗);

B4:乙母,不制止逃课,出发前拖拉,与某朋友(我们称之为B8)打电话时间长(否则也可能错过那些强盗);

B5:甲父,不制止学生逃课并赞成外出旅游;

B6:甲母,不制止学生逃课并赞成外出旅游;

B7:与B3说了一大堆废话(要不然可能错过灾难);

B8:用单位电话“煲粥”,与B4电话中说了一大堆废话(同样按“假如法”可被扯入案中);

……

此事件的性质,本来非常简单:强盗抢劫杀人,即“天灾”。

但是正因为强盗犯罪这一点大家都无异议了,所以不愿意多说(强盗是坏人,做坏事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久之,有些人就忘记了这一点、不尊重这一点,尤其是对B类某个人有成见时,就可能搞糊涂,乃至于言谈中把B类中某人说成是罪犯乃至是第一罪人!

比如说把甲押上了(谈资中的)审判台,就容易犯如下两个错误:

一是把甲的缺点、错误、乃至于性格中评论者看不惯的地方拿出来猛烈开展人身攻击,乃至上纲上线、要求重罚。比如逃课是缺点,大吃冷饮是缺点,办事拖拖拉拉是缺点,……

二是使用庸俗的“假如法”把甲说成是罪犯:假如甲不提议逃课,乙父就不会死;假如甲不下去解手,乙父就不会死……所以,是甲害死了乙父!

这两个错误,都违反了基本的一点:搞多重标准

逃课方面,本来应该是有统一标准的:别人逃课正常处罚,比如说某丙逃课两天罚站2小时,某丁逃课一天罚站1小时,可对甲非加重处罚,逃课一天非要罚站5小时不可!别人提出异议,他振振有辞:甲与别人的情况不一样,如……。废话!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是独一无二的,进而其做的每一件事都会打上自己与他人不同的烙印,非要拿着放大镜“找不同”,当然可以找来一大堆。但攻击甲的这些不同、那些缺点,有价值吗?没有!看事物要看本质,不管其逃课目的是什么、逃课后干了什么(当然打人、骂人按相应校规处罚,别与逃课瞎搅合),逃课就是逃课,按统一标准处罚就是了。

与乙父被杀的关系方面,也应该坚持统一的标准:有人祭出“假如法”把甲说成是罪犯,可你这个标准对他人适用吗?用“假如法”可以将甲(B1)“套”为罪犯,那B2、B3一直到B8呢?比如说B8,用公家电话煲粥应该吗?其电话打的时间短一点、废话少说一点,不是恰好可以错过时间、乙父不就可能不死吗?难道说是她害死乙父?

这样看来,在乙父被杀事件中,基本的定性应该是:“天灾”,即强盗行凶嘛!至于B类诸君的错误,逃课的按相应校规处罚,使用公家电话说私事的按单位相应规定处罚,其他人办事拖拉等错误批评就是了、用不着大张旗鼓加重处罚。

有无“人祸”?我的意见: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莫抱着“出事了,一定有人祸”的先入为主错误成见对待,更莫把B类诸君生活小节错误放大、瞎关联乃至上纲上线。他们那些错误,的确按照“假如法”可以与结果扯上关系,但大多是非本质性的关联性关系,而非本质性的因果关系。

那么如何判断“人祸”的存在并界定之?当然是看因果关系。如何看因果关系?我在前文中说了,要尊重“罪犯是A类(天灾)”这一基础!如何尊重?第一,牢记这一基础;第二,从诘问罪犯中寻找规律;第三,从反击罪犯的可能性中查找B类诸君的错误。(而某些使用庸俗的“假如法”的人,就不尊重这一点,而采用单一的判别标准对待他们有成见的对象上纲上线)

就乙父被杀事件看,可能存在“人祸”的恐怕只有一点,就是乙父本人选择这条线路有无问题。如果说这条线路本来就常出“刀客”,很容易查到,乙父没有查或者查了不当回事,则乙父这个失误是不应该的,存在一定因果关系,他应该预见而未预见,属于“人祸”;如果说这条线路以往都是平平安安的,长期没有出事,则就不存在“人祸”!(有人会问:你的诘问呢?就是寻找罪犯犯罪规律嘛!如果他们老在这条路上行凶,就是规律,乙父不尊重之,不诘问之、没有应有的预见性,就是错误!)

看了这个故事,想必大家对张学良在“九一八”中的错误可以有新的思考了。

如何看待张学良的错误?

首先,基本定性是:逃课性错误。他不抵抗是错的,但这种不抵抗,是旧中国历代政府、军阀(包括其父)的“惯例”。逃课是错的,他不抵抗也是错的,应该受道德惩罚。那么其“逃课”程度如何?以我看比起蒋介石在济南之“逃课”、张作霖在东北铁路问题上的“逃课”,他的性质不算重。比如说与济南惨案对比,济南事件时,日军屠杀我数千军民、虐杀我外交官,可谓奇耻大辱,可蒋介石在十几天里眼睁睁看着我国军民受屠却一直严令不抵抗!而沈阳事件时,张学良在4天后就派军官、任命官员、运送物资组织抵抗!您说说,沈阳之“逃课”(请注意:不仅仅是张学良的责任)与济南之“逃课”,哪个程度更重?

其次,有“人祸”但不在张学良一边。前边说了,要从尊重“天灾”(日本侵略)、诘问日本入手。有人按“事后诸葛亮”思维认为张学良应该有预见性,其实不然,对待列强的军事侵略、经济侵略、人身侵略,从来就是这么做的,日本人也没有放胆大规模侵略(正如乙父本来是考察了这条线路,发觉从来没有出过事的),让张学良长“事后诸葛亮”眼睛预见到,是否要求高了点?

咋诘问日本?也得诘问列强:为什么列强早就可以灭亡中国(比如说瓜分中国)而没有做?为什么济南惨案后日军没有敢进一步进攻?为什么“中原大战”时日本没有全面侵略中国?答案很简单:怕经济制裁!列强本来通过殖民侵略就获得了丰厚利益,这基本上是“白赚”,可一旦直接统治,这些“白赚”的东西就没有了,而通过直接侵略所得可能会比“白赚”多一点(请注意:仅仅是可能),但投入也大,“不划算”的可能性极大(几乎100%)。日本呢?怕中国经济制裁,也怕西方经济制裁(一旦中国坚决反对日本侵略,老百姓一旦闹起来,直接、间接间必然危及西方列强利益,西方列强必然干涉。日本如果硬顶,则会受到经济制裁)。——请注意:它们怕的,绝对不是纯军事上的胜负,国力差距太大,军事胜负是没有悬念的!

东北为什么丢失?为什么日军在“九一八”后继续进攻(而在济南事件后没有)?西方列强和中国都没有经济制裁的意思!英美支持、蒋介石集团纵容!

所以,可以说,东北丢失的根源就在这里,与张学良那几天里的不抵抗命令没有因果关系(而且从纯军事上看,东北军即使抵抗了,也守不住东北)。


本文内容于 2013/8/1 10:36:38 被cr361编辑

你这人真逗,假设小六子丢失国土没罪;丢了老爹的基业就已经是应该自裁谢罪的东西。PS.他老爹可真是枭雄,在日本人俄国人和满清国府之间蹦跶,楞是蹦跶出中国首屈一指的航空兵、战车兵、最完善的军工体系和后勤体系。甚至拥有中国首屈一指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直接具备一次性摧毁关东军司令部的能力(当然,胆子和政治形势不允许)。

更何况,即便是要撤退,你见过“缴枪撤退”的吗?那叫无条件投降。成建制的部队放弃武装的后果,中国人2400年前就知道————坑杀之!!!让我给你解释一下吧:国府命令:不抵抗,政治解决;执行方:疏散人群,搬迁工厂。警察部队武装巡逻,逐步撤退。东北军齐装满员上车武装转移。

即便是小日本突然袭击,也可以考虑分发弹药,直接上山——————为啥?他老子是胡子出身,东北军大佬都有丰富的山地转移经验。

实际情况是小日本跟打鸭子似的,之间屠杀没有弹药的东北军将是,直接占领战车队和航空队。缴获数十万条辽造步枪。别的不说就这资敌一条就是罪不可恕了。

要说主要责任不在小六子,也许老朽不跟你发飙;你都给摘干净,完全没罪,那还得了??

92楼cscs90

这个例子跟张某人没啥关系,太牵强了,而且比喻并不恰当,还有,九一八就是日本关东军的“独走”冒险,准备并不充分,战后资料都能证明这一点,这是最大的事实,何来就算抵抗也守不住之说?你想为张洗白白太明显了吧。。。

20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