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制衡:基层改革是重点

不要二分法 收藏 0 110

权力制衡:基层改革是重点

观世事如棋


上学时,老师反复跟我们说,对待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要剔除其糟粕,吸收其精华。其实对西方文明传过来的东西,也应该是同样的指导思想,可不能搞简单的拿来主义。jy让人反感和可笑的地方就是逢中必反,逢西方必赞。如果我们也是相似的逻辑也是可笑的。


其实美国确实有很多值得中国学习的地方,这一点无须多说。可关键是我们要学习美国好的适合我们自身的东西,并不是美国好的地方我们就可以生搬硬套的。


很多jy抨击中国总喜欢拿体制说事,我并不想说中国的体制就是尽善尽美,这是不可能的。我在前面说的已经很清楚了,自冷战结束以来,中国的高层政治经济体制表现明显优于同时期的西方。否则这个也不会这么多年高速稳定发展。


我也说了,中国的基层的治理结构在很多方面是不如西方的(当然也有优于西方的地方)。西方的基层普选和司法独立至少给了民众用选票表达不满和改变,以及用法律武器抗争的机会。而中国呢,你只能通过上访和呼吁高层介入,来纠正地方政府的错误甚至违法行为,对老百姓来说,成本太高。


所以中国真正应该进行改革的方向就是基层,而不是高层,是从下往上,而不是从上往下。


jy谈论体制问题,矛头都会直指高层,而不会对基层政治体制改变有多少兴趣。这是jy的一个标签。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现象?就是因为基层不掌握立法权司法权以及货币发行权等最终的权利。基层权利制衡和地方的司法独立,并不能保证精英们把优势的经济文化资源能够转化为权力,从而更好地保护自己的利益,反而因为基层权利制衡和地方司法独立会使地方政府的运作更加透明,更加透明的基层治理结构会曝光现在地方上不法的钱权交易。这种钱权交易对下瞒不住老百姓,对上因为高层不普选,无法通过普选掌握立法司法权,也无法得到法律的保护。


对于中国来说,基层权利制衡和司法独立(直辖)是必由之路。因为中国太大,人口太多。


中国现在有两千八百多个县级行政区,41万个乡级行政区。对于中央来说,总会有监管不到位的地方。


对于高层来说,普选是不可行的。原因还是中国太大,人口太多。说句实在话,不是说给你一张选票,你就能监督得了的。


反而,普选和多党制给了治国不利推委责任的借口。


看美国就知道了。本世纪的金融危机是美共和党造成的,所以美国老百姓08年选民主党上台。可是刚过两年,民主党解决金融危机不利,共和党又洗刷了罪名,又回来了。


中国高层还是有很多的制衡的,各个省市的各种思潮(左、右)的,各个派别的以及国际局势对国内的制衡,以及历史的制衡——人到了他们这个层次,没有什么比名声更让人珍惜的,中国人是喜欢评判历史的!


倒是底下的这部分人得给他们多一点制衡。上级监督太远,下级监督太险,同级监督太难,纪委监督太软,组织监督太短,法律监督太晚,一句话,天高皇帝远。所以做出那些让人侧目的事情就不奇怪了。


中国的问题重要在于高层有各方的制衡,但民众对基层的制衡不够。而西方比如欧洲,出现的问题是由于高层也普选,导致民众缺少制衡。


很多人说,民众也需要制衡吗?当然也需要,人是有惰性的,全民普选会放大这种惰性,被选举人不敢提出百姓短期受损但长期受益的竞选纲领。如果是在基层,危害不大。基层制订的政策主要都是短期的,修个桥铺个路,几年时间足够了。


但是对于国家高层来说,尤其是利益错综复杂的大国高层来说,危害就大了。如果因为选举,为了短期利益放弃长期打算,造成的损害很可能后来者无法挽回。


三权分立在最高层是根本不可能真正实现的。我们还记得英国关押的利比亚的洛克比嫌犯吗?当他们被释放的时候,是完全基于法律的考量吗?所有的司法独立法律至上在国家利益面前就是个渣!但是我真诚地希望基层的司法机构在人财物方面能够不受制于地方政府,保持一定的独立。


现在老百姓之所以对地方政府火气怨气那么大,就是因为地方政府不遵守中央政府所制定的规则。现在传媒这么发达,老百姓能够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中央的政策,你地方政府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老百姓能不火大吗?


所以老百姓迫切希望能够通过法律手段对地方政府予以制约。


官是什么?就是整个社会专业做管理的人。会当官和会做事不是一码事。可能有会做事的人也会管理,但并不代表会做官就一定要会做事。你修理过机械吗?机械(名词)就是机械(形容词),每个螺丝每个部件你都要按规定的顺序来。把顺序上反了,你就得重来。如果有个老师傅盯着你,教你什么东西先上,什么东西后上,你就轻松许多,不用担心做无用功。


明白我的意思吗。官员就是这个社会做计划专管理的人。他们管理的好,整个社会做事就会事半功倍。管理的不好,做事就会事倍功半。我们常见的马路一次次重复地被开膛破肚,那就是官员们没有管理的好,而因此浪费的资源和劳动,对于我们生活的不便,想必我们都有亲身感受。


对于基层或某个专业领域来说,会做事然后比较容易会当官。理由见我上面的比喻。


但是越往高层去,对于会做事的要求就越低。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分工太细了,行业领域那么多,你想让一个人会全部领域的东西就根本不可能实现。


对于高层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会做官,会管理。他们的管理分为两大类:一是会选人,就是选择合适的人去做专业的事。第二个就是会决断,各种各样的计划方案送到你面前,你要选择出最符合全局的那一种,而最符合全局的未必是从局部看最好的一种,因为局部必须服从全局。围棋的“动须相应”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政治家和普通人不同。评价一个普通人,我们要看他做事的动机。“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但是评价一个政治家,我们只能以成败论英雄。是因为他的决定关乎很多人的身家性命和利益。


在西方选举政治中,谁能够控制或者主导舆论,谁就能左右民意;而谁左右民意,谁就能掌握权力。职业政客深谙此道,自然会在赢得民心方面做足功夫,趋利避害。这本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然而,西方选举政治体制下的媒体功能异化以及由此导致的金钱政治,用人不当,决策短视,政局不稳等副作用,不能不引人反思。


首先,当媒体过度介入政治,并一味追逐看点时,不免导致政治娱乐化局面,那些最善于打动观众的演员,比讲原则、有担当的政治家更能在舞台上站稳。长此以往,国之重器势必落入小丑之手。


其次,选举政治沦为选秀节目之际,身处秀场的政客们为取悦选民和控制了公共话语权的利益集团,可以牺牲原则,在财政改革、福利制度等诸多方面做出妥协,为眼前利益牺牲长远利益。由此,施政方略势必落入务虚不务实的泥潭,烫手议题难免遭到击鼓传花式的推诿。


其三,媒体为自身利益丧失独立判断标准,沦为特殊利益集团的广告牌时,民意不免沦为可以竞拍买卖的标的物:谁给的钱多,谁的主张就能占据头版以及黄金时段。政治—金钱—媒体,这三者间如影随形关系的核心是金钱,政治较量的结果最终取决于金钱较量,这决定了大量社会财富将耗费在无休止的公关、游说中。


所谓“民主政治纠错成本低”。这实际上只是表象,民主政治真正特点是越民主越趋向政治的无为化,越趋向眼前利益。这点实际上是社会大众集体智慧的特点。中世纪后期的波兰,古雅典城邦,绥靖政策下的英国都是如此。张伯伦签署慕尼黑协议后,在英国可是受到民众热烈欢迎。当时舆论调查,有90%的英国民众认为政府应该尽一切手段(注意这个一切)避免战争。


知道西方人为什么向中国兜售民主自由了吧,这是大杀器。他们如果真的为中国好,就应该把高科技卖给我们,凭借中国丰富的人力资源,可以把高科技做成白菜价,对西方普通消费者也有好处嘛。为什么西方人不这么做呢?


我们从西方人不愿出售高科技,而兜售民主自由,就应该知道民主自由是个什么东西了。当然了,我们不是不要民主自由,而是要符合我们自身发展阶段的民主自由。盲目照搬他人只能是死路一条。


公平与效率从个人来说是很虚幻的东西:我作为一个资本家,我需要给工人多少报酬才符合公平?我需要给多少报酬才能提高效率?


我作为资本家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体力,付出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我还愿意做资本家吗?


如果这个社会不鼓励人做资本家的话,还会有向前发展的动力吗?


大家一定要记住:资本家在剥削工人的时候,同时也促进了社会的发展!


大家看明白没有,公平和效率的关系从个人来说很难界定!


但是资本家在经营企业的时候,应该遵纪守法。法律规章规定给予工人的工资待遇劳动保护等等工人应有的权利一样也不能少。


现阶段很多的劳资纠纷其实都是资本家依仗自己的强势践踏法律的结果。


还有一点资本家作为一个利益集团可以有自己的声音,但是不应该干预法律的制订,这应该由政府基于社会利益最大化这一原则来制订。这也是我为什么反对高层普选的原因之一,因为高层议会可以制订法律,如果普选的话,资本利益集团就会仰仗自己掌握的财富和话语权,来迫使议会制订有利于自己的法律,在这种情况下,谈公平和效率是可笑的。


本人还认为公平和效率不应该是一成不变的,在社会需要提高效率的时候,就要先保证效率,再兼顾公平。在社会需要公平的时候,宁可舍弃一些效率,也要保证公平。


为什么资本利益集团干预选举,干预法律的制订就不公平了呢。道理很简单吗,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拿人钱财,给人消灾。人家花了钱捧几个人上去(或自己亲自上去),为的是你工人和老百姓吗。那肯定是胳膊肘朝里拐了。


那,资本家不干预了,主要都是老百姓自己选的,是不是就能保证公平了呢。


也不行。就拿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来说吧。据jy们说小黑子的选举资金主要都是由小额捐款组成的,意思是小黑子的当选完全是民意充分表达的结果。


可问题来了。小额捐款也是钱呐,就是不捐款,把票投给你了。也是希望你维护他们的利益。怎么维护?增加自己的收入,至少是不能削减自己的收入。可是看看我用公司做比喻的老美的困境,不削减收入行吗?老美现在中产阶级的高收入靠什么支撑?一是花别的国家的钱(印钞票剥削或借贷别国),二是花子孙后代的钱。花别的国家的钱暂且不提,好歹是别的国家。和本国人民的公平关系不大,jy可以说那是美国的本事。可是花子孙后代的钱,对于那些将来成为美国公民的人来说公平吗?


虎毒尚且不食子呢,人类社会越过越抽抽了,连动物都不如了。


所以我说西方民主最大的一个漏洞就是子孙后代没有人为其代表!!!


要想公平,高层就得倾听民意,但是不能完全被民意所左右。老百姓合理的需求要满足,不合理的需求就不能满足。


对于象中国这样的大国尤其如此,因为中国犯了错,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帮助弥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