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几部挑战智商的悬念小说(持续更新)

菜花小偷 收藏 6 49
导读:最近工作忙,没时间看长篇小说,转为看短篇和散文,发现惊艳的佳作不少,很适合我们这种上班族,下面发些大家分享。 悬沙迷局(1) 凉风袭来,拨开沈睿然额前的发,一张俊逸的脸上却嵌了一双迷茫的眼。修长手指快速移动鼠标,展现在沈睿然面前的是一张怪异的照片。 照片上显现出一座悬崖,不高,但却陡峭。峭壁上硬生生地横插了无数木桩,上方还黑压压地覆盖着一个个长方体。 沈睿然按动鼠标,架在木桩上的长方体赫然放大,恰是入殓用的棺木,寥寥十几副,一口一口,呈阶梯式向上攀沿。 悬棺葬虽说奇特,但也并不

最近工作忙,没时间看长篇小说,转为看短篇和散文,发现惊艳的佳作不少,很适合我们这种上班族,下面发些大家分享。

悬沙迷局(1)

凉风袭来,拨开沈睿然额前的发,一张俊逸的脸上却嵌了一双迷茫的眼。修长手指快速移动鼠标,展现在沈睿然面前的是一张怪异的照片。

照片上显现出一座悬崖,不高,但却陡峭。峭壁上硬生生地横插了无数木桩,上方还黑压压地覆盖着一个个长方体。

沈睿然按动鼠标,架在木桩上的长方体赫然放大,恰是入殓用的棺木,寥寥十几副,一口一口,呈阶梯式向上攀沿。

悬棺葬虽说奇特,但也并不罕见。令沈睿然震惊的并非这特殊的葬式,只因照片上,模糊可见最顶端的棺木上方,盘旋飘动着不明浮物。悬棺周边的岩石略显潮湿,而那浮物则像有了生命,扭曲、舒展着,如同一张幻化而出的人脸。

万有引力在这张照片前失去了效应!

沈睿然不是懂,但他确信这张图片并非做假,这是他从“天使之城”下载来的。

天使之城,一个聚集天才异士的网站。想要成为它的会员,必须选择试题,解出所选领域的复杂题目后,才可取得账号。

没有一个聪明人,会愚昧到在一群聪明人头上动土。

如用合成图片来蒙混,只能说是自取其辱。站内一干高手研究后,表示照片并非伪造,而发布照片的人本身就成了一个谜,他匿名发布帖子,告知了悬棺所在的古镇名称及其位置,意图在鼓动别人前去解开浮物之谜。

不少会员就该人的进行追查,发现他转接了海外代理,一些网络精英不依不挠,就着代理地址继续追查,最终发现,对方已把真实地址设置了重重保护,根本无从破解。

沈睿然坐在电脑前沉思,任务栏上对话框突然闪动起来,他点击打开,网友青猫的问候随之而来。

——考虑得怎么样了?一起去阴溪镇吧。

同是天使之城的会员,这个叫作青猫的人显然对浮物很感兴趣。

沈睿然迟疑了一下,输入了一句话——我很想去,可我没有足够的旅费。

沈睿然是个内向的男孩,他无法像其他学生那样,穿梭在兼职岗位上,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在校期间,他必须每个月去银行,领取姐姐沈灵汇来的生活费。

电脑另一头,青猫爽快地说可以借钱给自己。沈睿然没有表态,将聊天状态设置成“离开”后,便走去了沈灵的房间。

推开门后,见沈灵伏案小睡,沈睿然拿来衣服替她盖上。沈灵睡得很浅,被人一碰,立刻醒了过来,她是一个自由撰稿人,经常赶稿赶得天昏地暗。

“姐,你能不能借我一笔钱?”

“发生了什么事吗?”沈灵问。

虽为姐弟,但她的语气更像一个母亲。

为了尽快赶去浮物所在的古镇,沈睿然别无他法,只好把事情原委告知沈灵。

“那个浮物悬棺在哪里?”沈灵听后,沉声问。

“发帖的人说,是在湖北市一个叫阴溪的古镇。”沈睿然站在一边,答道。

“网上的流言蜚语,可信吗?”

沈灵简单一句话,已表明了对此事的态度。

沈睿然纳于言辞,只是直直地盯着沈灵,不说话,也不离开,等着她改变主意。沈睿然的世界很狭小,他的才能被浪费在大学的三点一线上。他想去阴溪镇,带着一份对未知的好奇、一种摆脱束缚的渴望。

被弟弟盯了许久,沈灵头一次见他这样固执,心道:权当是一次旅行,到了当地,找不到悬棺,睿然也必会放弃。


于是,姐弟两人就一同踏上了旅程。外出时,沈睿然联络了青猫,约定到阴溪镇后,以手机联系。

航班在市降落后,沈灵在机场租车处打听了许久,均没有前往阴溪镇的班车。工作人员告诉她,过去少有人去阴溪镇,它在两个月前被某财团买下,用于农业开发。班车要等半年后才通,要想过去,必须中途转车。

沈睿然一路跟着姐姐,几经辗转。班车驾驶员是个热心人,让他们在一个路口下车后,叮嘱道:“往前面路口开的车全是去阴溪镇的,想办法叫司机停下,让你们搭车。”

山道上人烟稀少,偏又逢此地气侯多变,蓦地下起雨来,两姐弟打着伞等了一个上午,也不见有车经过。正焦急时,忽见远处车灯闪烁,一辆艳红色的雪铁龙正朝阴溪镇的方向飞驶而来。

沈灵忙跑到路中央,挥手拦车。

在距她几米处稳稳停下。车窗降下,驾驶座上坐了一名染着金发的少年,估摸年纪约在十八九岁。

“你是……青猫?”雨中,沈睿然从姐姐身后走出。

他虽与青猫没有见过面,但在这偏远之地,一身时尚装扮的必定是从外而来。

听对方这样称呼自己,少年一惊,随后打开右边的车门。沈睿然见他着装考究,一身品牌的运动行头,一看就知价格不菲。

“你是沈睿然吧,没想到在这里就碰上你了。别站雨里了,快点上车。”

沈睿然坐上副驾驶座后,青猫又想起沈灵,他不知这两人是姐弟,以为是路上相遇,撑伞下车,为沈灵打开后座车门,问:“这位小姐也要去阴溪镇?”

沈灵没想到青猫竟是一个与睿然年纪相仿的男孩,顿时对浮物一事更加怀疑,轻应一声,直接坐进了车里。

阴溪镇的天气确实多变,大雨过后,即又转晴。挡风玻璃前刮雨器停止了摆动,青猫开车,一路说个不停,他扔给沈睿然一个相机大的仪器,竟是定位系统。

上车后,沈睿然就发现青猫的装备件件非同小可,就连水壶也是最适用于野外露营的恒温水壶。百度沸水注入其中,如不将壶盖打开,短期内是绝不会冷却的。

对这些高档装备,青猫却不以为然,他道:“我昨天就转车到了镇上,住在一家旅社里,下午网购了这辆。今早租车回市取货,为回去时方便点,别再坐那种摇摇晃晃的车了。”

前座的男孩看来是位出手阔绰的富少爷,来来去去,也不嫌麻烦。

沈灵在后唤了弟弟一声:“我的笔记本在背包第一层,帮忙拿一下,我要记录一下行程。”

上车时,沈睿然顺手拎了姐姐的行李。听沈灵要取东西,他便拉开腿上的背包,第一层内放了不少簿册,沈睿然找到笔记本,向后递给沈灵。

“原来你们是姐弟,我还以为是萍水相逢呢。”青猫突然开口。

沈睿然意识到,他并没向青猫提起要与姐姐同来,他是怎么知道的?

察觉到沈睿然目带疑惑,青猫笑着解释:“很容易推理啊,如果是刚认识,你帮她拿行李,在她的指示下,取出笔记本都可以理解。但这么多簿册中,你怎么知道哪一本是她用来写笔记的?”

青猫笑起来时英俊而阳光,他接着说:“不过姐弟这层关系,只是我照你们的年龄推测的。你刚这么困惑地看着我,看来我又猜对了。”

进入阴溪镇后,青猫没有先回旅社,说是天气不错,不如直接开车去当地的悬棺墓葬区。

下车后,一座悬崖如屏风般挡住了视线。三人面对悬崖,背后是一个小坡,周边荒芜一片,却很是宽广。

沈睿然抬头望去,顶上的情景赫然对印了照片上的——在那峭壁上,黑突突地架了十几副盘旋而上棺材。

“用这玩意吧,看得更清楚些。”青猫递给沈睿然一只军用望远镜。

崖壁上的景象被聚焦在了一个圆环之中,透过高清晰望远镜,沈睿然果真看见最顶端的棺材上方,有类似沙尘的东西,悬空飘浮。

近处观看,更令人为之震憾,沈睿然看过后,又把望远镜给了姐姐。

沈灵同样全身一颤,悬棺上的浮沙绝非风吹所致,而是确确实实盘旋在上,变幻莫测,仿若被一个神秘物什操纵而动。

胃部忽然绞痛起来,沈灵怀疑来时山路崎岖,晕了车,一时难以忍耐,蹲到了地上。

看她模样难受,青猫抢先开口:“灵姐不舒服吗?要不要到车里坐会儿?”

沈灵摆摆手,说想在外透透空气。见后方的小坡上停了一辆板车,青猫背着行囊,热心地带着沈灵过去休息。

沈睿然仍站在坟壁底下,仰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