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行贿”史_从警生涯27


日前传媒连续报导葛兰素史克公司大肆进行药品行贿活动以取得暴利。而且明确指出,药商的此举是造成人民群众只能购买高价药的很重要原因。本来咱国的医药有个非常响亮的名号“悬壶济世”。毛主席当年也倡导“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之精神,更有626指示要求把医疗的重点放到农村面向广大人民群众的指示。咱国的赤脚医生制度可着实令他国羡慕了好一番咧。可谁想自打“小股快流”以后,这些统统地成为了过去式。更出现了大肆行贿抬高药价坑害百姓的丧尽天良的事!当然干这些事那是要有背景的,否则可是干不成!比如这个葛兰素史克就是有高官后裔才如此嚣张也!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自打这股风盛行以来,很快就东效西仿南学北模立马成为“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事”了。笔者不才,也赶上了一回。

那还是在老伴工伤成为残疾人后发生的事!老伴所在的制药厂每况日下,工人们虽然拼命的干活但工资很难按时发放。正常人不能按时发放工资,老伴这残疾人的工资更是不用说了,拖欠三四个月、四五个月那是“干部交流,正常”。全凭我这个警察的工资还能按月发放一家人就这样维持着过。人常说屋漏又逢连阴雨,指的是人们常常是一场祸事未完又赶上一场。老伴不能按时领取工资那年,我就遇到了这样的困境。但是老伴领不来工资,全家就靠我一个人的几十块钱过日子。谁想母亲因病住院,作为儿子的我当然要跑前跑后在医院陪护,再就是支付医疗费。这样一来靠我的工资就很紧张了。自己呢一贯坚持正气两袖清风也没有外快顿时家庭资金就发生了严重饥荒。为了过日子,我首次到制药厂讨要工资。领导一副死猪不怕滚水烫的样子就是一句话没有钱。当然领导们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的钱那是断不了的,不过这到现在不是查(咱)百姓能够管得了的,君不见那些个趁改开大肆捞取人民血汗先富起来的既得利益者们那花钱真是“小股快流”般的长流不息咧。好了这些个查(咱)在职就管不了退休了就更管不了“天要下雨由他去吧!”还是说说我的行贿史。

虽然领导一副死猪不怕滚水烫,但我深知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母亲要治病,老伴要疗伤,孩子要吃饭,就是我也得吃饱了饭才能够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吧!所以我那天抱着壮士一去不复还的决心,你是死猪不怕滚水烫,那好,我是磁铁手雷粘住你就是不走。无奈之下,领导给我说了实情。他说,现在厂子里制定了一条制度,就是谁要工资谁就自己去医院推销厂子生产的药品。推销回来的钱,先保证发放工资剩下的再交回厂里。“你在县城也是人物,随便到哪个医院卖几箱药,老伴的工资不就有了嘛。”

我听了后觉得这也是个办法,可自己执法如山坚持正气,虽然在县城的确是个人物但基本不为自己的事情找关系托后门的,其原因只有一条就怕人家以后找上门来求自己“放一码”。这推销药品必然要找人,找人就得有人情,所以我当时犹豫不决。但面对“无米之炊”这个现实的问题,再看着领导那副死猪不怕滚水烫的样子也的确没有神马好办法了,也就打算豁出去一次了。顺便说一句,我这个不求人的秉性,当年县城是很有威望的,但就是为了处理老伴工伤的善后,彻底地用完了人情门户。甚至连地区行署主要领导亲自对我说“你从来没有为升官发财什么的找过我。这次为了处理你老伴的善后,我知道你可是费了很大力找了不少关系!”唉,这苦楚以后适当时候我会提到的!

我听了领导的话,就从厂里先打了张白条领出来一箱价值约260元的板兰根冲剂。拿好出纳事先开好的发票就把药箱捆在了自行车后架子上走了。这一路上就想推销到哪个医院去呢。正当胡思乱想地我抬头一看,嘿嘿,这已经到了某医院门口了。干脆就先上这里再说吧。

因为是第一次干这买卖,我虽然没有经过商贩过粮但和气生财的道理还是晓得的。而且自己是执法人员自然明白干啥子事都必须有程序,程序正确才能够有实体的正确嘛所以进的门去先到药房,见到穿白大褂的天使,当即低下平时觉得很尊贵的脑袋,毕恭毕敬请教人家本院推销药品的程序。天使头也不抬地问了我一句哪个厂子的药我答复制药厂的人家当即回复制药厂的药我们不要“我们只要......”说着抬头看了我一眼,嘿嘿嘿,我当即乐开了怀。认识,认识,认识嘛,我在西川公社工作时天使也在公社卫生院工作,那真是一个大锅吃饭咧。

见是老熟人,这个时候的我就忘形得意了“嗨嗨嗨,说啥呢。啥不要呢。我不管你什么厂不什么厂的,这箱药你可得收下。”

天使也认出我来了,逐一改板着的脸笑着说先进来吧。我手忙脚乱地把药箱解开抱进药房。放在桌子上。天使皱了皱眉头说“你堂堂的一个科部级,咋接也干起这个来了?这事不好办呀。”我简要地说了说当前我家面临的情形,县城小神马事传播的都很快很广泛所以老伴工伤致残的遭遇天使也知道。也许是老伴的遭遇打动了天使,人家告诉我实情“制药厂已经有人把院长搞定了只收那些人送来的药。所以你?唉,看在过去交情上,你也是第一次来,老伴又是如此遭遇。这样吧,这箱药我就擅自做主收了。”说着人家问我要了制药厂开具的发票四下里找笔。我看见天使跟前就有根笔急忙殷勤地提示说那不是笔嘛人家说不是那根说着就找到了一杆笔在发票上签了个字“你拿着发票去出纳室拿钱就行了。不过科部级大人,以后你不要再送来了。”我感激万分地谢了天使后连忙到出纳室。

果然,天使的签字好使!出纳拿过发票看了看就打开保险箱取出一叠子钞票数了起来。在一旁的我看见久违的钞票这兴奋。呀,这事真好办嘛,这么快就推销出去了,老伴几个月的工资也就回来了嘛。还一下子积攒了这么多,给母亲的住院费也够了。哈哈哈!

正美美的梦着呢,出纳叫了我一声“给,数数看对不对。”“啊,不用数不用数,对着呢对着呢”我忙不迭接过钱连看都不在细看有几张的就要往口袋里塞。毕竟出纳是财会人员职业素质高。人家挡了一下“好朋友清算账,你还是当面数清楚再装也不迟。”我见人家如此执着觉得人家也是为自己好也是制度所要求,我也就数了起来。这一数,我发觉钱数还真不对。定了定神心里想自己想钱想疯了还是想的忘钱的规格了没有数对还是没有看对。于是又数了一遍,嗨嗨,还是不对!我看了看出纳,再数了一遍。不对,发票上写的明明白白260元,而我手中的钱数了这几遍都是234元,差26元。我低头私下里看了看,又掏了掏口袋都没有发现异常。这个时候出纳说话了“咋接,钱数不对?我不是给你说了数数嘛。拿来我再数数。”出纳接过去数了数递给我“没有错,对着呢。”我接过来又数了一遍,还是234元呀。“咦,怪事?你看你数就是对着呢,我咋接数了这多遍都是234元呢,整整差26元嘛。”

“嗨。我当你数出神马数来着?我给你的就是234元呀。”

“神马?你给我的就是234元?那,你为什么要少给我26元呢?什么意思?”我的话还开始硬了起来咧。出纳听了笑了笑说“嗷,是这回事?天使没有给你说明白。你是第一次推销药品吧。尔格这事都有个回扣,就是你推销药品,要给我们留一定的返还款。为了省事这返还款呢,就从药品费直接扣除了。所以才......”

“那这返还款是多少呢?这钱是我承担还是厂里承担呢?”

“这返还款一般是百分之二十到三十左右,当然还有更高的。你今天是认识天使,人家是按内部职工办的,才要了你百分之十嘛。至于是谁承担这返还款我们医院就管不着了,那是你跟厂里的事。”

我听了这才如梦大醒,啊,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一套程序。“可是你咋接知道天使是按照内部职工对待我的呢?”

“唉,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呢?看在你的身份特殊我给你说了吧,以后你就知道了。人家签名的时候,使唤的笔颜色是不同的。我们就按颜色办。”

我彻底明白了。

我拿着差26元的药品款返回厂里办理相关程序后好代领取已经拖欠了五个多月的老伴工资呀。可是这26元的“返还款”咋接办呢?作为执法人员的我当然知道这也是行贿的违法行为嘛。这咋接给厂方说呢?想了想我打定主意,这钱不能找厂方解决,就自己出了吧。正好遇到一个熟人,我急忙挡住人家借了26元钱说好明天一定还!人家还奇怪的说你咋接不借个整数还借个26元钱。我也没有给人家解释。就到了厂里出纳室交上260元,然后在工资单上签字领了工资走呗。出纳等我把工资单签完后,说我你这样做以后我们咋接再到医院推销药品呢?我还没有懂得人家的意思,问什么意思?人家说你把整箱的钱都拿回来了,以后人家医院会不会?我立刻明白了当即答复就我而言,这种事没有以后!我说到做到了。以后为老伴的工伤善后费用问题,厂方也是采取要我设法卖药解决否则无法解决的无耻条件。由于老伴已经肢体残疾了我不能再给她增添精神负担,咬牙接受了厂方要求四处推销药品。但我推销药品就给对方明确说明,就请看在我们几十年的交情份上帮助我一把,歪门邪道那就算了。还好,朋友们的相帮,再没有发生“返还款”问题,也把老伴的残疾费解决了。但是我在县城的人情门户也就用完了!

我调北京工作后,有一次回县城见到了不少老朋友,大伙还略带调侃略带认真的问我当年留下什么后遗症没有?我心里很清楚,我这辈子没有机会还朋友们的人情了!虽然朋友们谁也不会计较也不会要我还的!但我永远亏欠朋友们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