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日本害人又害己的“国家正常化”要不得__钓鱼岛战略大博弈之六

玉宇瑞明 收藏 18 4761
导读:《钓鱼岛战略大博弈》之六: 日本害人又害己的“国家正常化”要不得! ——日本“国家正常化”战略对中日关系及岛争的影响 玉宇瑞明 通过此前对日本岛争策略、“购岛”背景及“购岛”后日本强硬反应的分析,人们很容易看到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日本视中国为主要敌手。这就很让中国人大惑不解。历史上,日本讹走了中国那么多钱,杀死杀伤了那么多中国人,毁了那么多家园和城市,抢了那么多财富和宝藏,犯了那么多罄竹难书的罪行……而中国呢?一没有到日本杀人放火,二没有占领和轰炸日本,三没有向日本索要战争赔偿,日本人

《钓鱼岛战略大博弈》之六:

日本害人又害己的“国家正常化”要不得!

——日本“国家正常化”战略对中日关系及岛争的影响

玉宇瑞明

通过此前对日本岛争策略、“购岛”背景及“购岛”后日本强硬反应的分析,人们很容易看到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日本视中国为主要敌手。这就很让中国人大惑不解。历史上,日本讹走了中国那么多钱,杀死杀伤了那么多中国人,毁了那么多家园和城市,抢了那么多财富和宝藏,犯了那么多罄竹难书的罪行……而中国呢?一没有到日本杀人放火,二没有占领和轰炸日本,三没有向日本索要战争赔偿,日本人为什么必欲将中国中踩在脚下而后快?个中原因很多,但简单地说就是日本“需要”,特别是日本所谓“国家正常化”战略的“需要”。正是这种需要,让中国人再次无辜、或莫名其妙、或很“有幸”地成为了日本的敌人。而拉中国下马并且让自己总骑在马上威风前行,则是这种需要的基本目的。

去年12月日本众议院选举和今年7月日本参议院选举,自民党先后提出了“复兴日本”和“找回日本的富裕、自信、骄傲和责任”的竞选口号,且接连获胜并一改所谓“扭曲国会”的日本政局。那么什么是“复兴日本”“找回……日本”呢?直说了不过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民主党的小泽在《日本改造计划》中提出的“普通国家论”(国际社会一般称“正常国家论”)的最新版本。多年来,日本的“国家正常化”虽然没有明令施行,但事实上已经作为国家战略被历届政府所坚定推动。日本的内外政策、特别是对外政策,日本对华关系的理解与处理,都可以在日本这个没有明确但却实际存在的“国家正常化”战略中找到根源和答案。

日本要实现“国家正常化”,就证明它认为自己的国家是不正常或者“非常化”的。但在日本“非常化”的原因与表面方面,在实现“正常化”的目标与途径方面,日本国内有不同见解,也有很多误区,日本国内的主流意识又与国际社会的认识相差甚远。所有这些,不但造成了困难和问题重重的日本,而且也不可避免地扭曲了日本的对外关系、特别是对华关系,并对日本的前途命运构成重大威胁。

本篇文章主要谈以下四个问题。

一,日本“非常化”的原因与表现。日本为什么会有“国家正常化”的问题?

对于日本“非常化”的原因与表现,国际社会与日本的主流认识相差甚远,人们议论的问题也与实际存在的问题也相差甚远。在笔者看来,日本“非常化”的原因与表现至少可以分为四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关于国家权力方面的原因与表现。

一个正常国家应当有独立的主权、特别是独立的国防与外交权,并应该得到基本的国际尊重,这一点日本与国际社会的认识是一致的。但具体讲其原因与表现,分歧就出现了。在中国、俄罗斯、韩国甚至欧洲等国际社会看,日本有大量外国驻军、没有独立的国防与外交权,才是日本在国家权力方面最不正常的地方。但日本人至少在表面上不这样看问题。宪法不承认国家交战权,作为经济大国不能“入常”,在历史问题上经常受到邻国批评,才是日本更在意的,并且要远比外国驻军更在意。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美国成功偷换了战后约束日本部分权力的性质。

由于日本发动侵略战争,战后被国际社会强行约束了部分国家权力,包括当时美国代表战胜国对日本的占领行为,战后对日本政治、经济、军事、教育体制的改造,等等,事实上都是对日本作为一个正常国家的权力约束、甚至剥夺。但在1952年《对日和约》(这个条约中国政府不承认,但后来的中日三个政治文件可以视为同等意义)之后,从国际法意义上讲日本已经恢复为一个正常的国家,也就是说可以恢复它的全部权力。而就国内法而言,经过日本国内法律程序的日本宪法、特别是其和平精神,已经不属于权力剥夺的问题,而是属于日本国家道路的自我选择问题,并且事实证明这种选择是完全正确的。但是后来由于冷战和美国的需要,也由于日本贪图与美国结盟的种种好处,日美关系越陷越深,不但美军走不了,而且美国对日本的软性控制也大大增强。也就是说,美国已经成功地将战后国际社会的对日本的合法约束,转变为自己一家对日本的没有法理依据的约束与控制。这就是日本感到国家权力缺失的根本原因所在。但日本人似乎不敢这样认识问题(因为连那个写书要对美国说“不”的石原后来也对美国毕恭毕敬)。它主要把和平宪法对国家交战权的否定视为国家权力缺失的根源,并对邻国对其对待历史的错误态度的批评视为对自己的不尊重。这种认识虽然荒谬而且有害,但却有一个天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显示与美国的“亲密”关系。当然,日本这样做给人的印象只能是它并不真想做一个正常国家。

第二个层次是关于历史问题的原因与表现。

在国际社会看来,日本之所以在战后被剥夺部分权力,后来又被美国在缺少法理依据的基础上实行软性控制,根源在于日本不但进行了人类历史上最旷日持久、也最疯狂、最不可容忍的对外侵略战争。而且至今不肯认真反省自己的罪恶,甚至经常否认、美化自己的侵略历史,挑动受害国人民的神经。国际社会认为这是日本作为一个正常的负责任的国家的最不正常的地方。但是不少日本人并不这样认识问题。

不少日本人认为(或只是为了宣传),日本的侵略战争是为了“解放亚洲”,了不起与美、英、荷等进行的殖民战争“彼此彼此”。但这显然不是事实。早期的殖民战争是残酷的,但其用武时间、范围、死人数量,都不能与“大日本帝国”的“辉煌”同日而语。后期的殖民主义相对更文明一点。它主要是想做生意,只要当地人民不使用武力,殖民者也极少用武力对付当地人,这与日本大量屠杀无辜手无寸铁的平民也形成鲜明对比。所以从战争性质上来说,日本的侵略战争主要地不是帝国主义列强争夺市场与资源的战争,而是对它的贫弱的周边国家的侵略战争,或恃强凌弱的战争;主要地也不是为掠夺财富和资源的一般的殖民战争,而是要将其它国家亡国灭种、要将所有东亚人都变成日本附庸者的战争;不是不同文明之间合理的竞争,而是要用阴谋与武力灭绝它国文明、特别是中华文明的最野蛮的战争;更不是所谓“解放亚洲”或“仁慈”的战争,而是开动战争机器、用最残无人道的手段摧残、残害、压迫周边国家人民的战争。与其它西方列强大多只是要钱、或只是要地要物相比,日本不但要它国的金钱、财富和土地,而且要征服它国的民心,要摧残它国国民的民族意志。这是日本推动的最残酷的战争的最重要的特点之一。所以由日本发动的这一场侵略扩张战争,其手段之惨忍野蛮,其时间之长、为害之烈、范围之广,其影响和性质之恶劣之综合评估,均超越德国法西斯而为人类历史上之前所未有。

反省历史是一个国家进步的最重要基础与手段。日本不愿认真、勇敢面对自己的历史,也就很难获得进步的机会与可能,也很难被国际社会所接受、或建立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平等和正常关系。在这种扭曲的历史意识中,结出扭曲的“正常化”恶果就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

第三个层次是关于军国主义文化与社会基础方面的原因与表现。

军国主义的文化和社会基础不但决定了日本的对外侵略扩张性,而且决定了日本对外侵略扩张的残酷性与疯狂性。什么是军国主义?从历史形式上看是“军人极权主义”,即军人主宰国家政治,或军事与国家政治一体化,甚至国家政治服务、服从军人意志或军事需要。但这仍然都是形式上的。从内容和本质上讲,军国主义的基本特征就是将武力或军事手段作为解决内外问题的主要、甚至唯一手段。其它手段都是为这一手段服务的,或者是受这一手段制约的,所以日本军国主义又可以叫“武力至上主义”,与之相应的日本的和平手段也只能被视为阴谋。日本军国主义的这一本质特征,是在上千年武士文化、七百年幕府制度、七十余年侵略扩张(从1874年打台湾开始)的过程中逐步凝聚、生化而成的,所以根源叶茂,有极强的生命力与对日本民众的影响力。

作为日本军国主义灵魂的“武力至上主义”,可以很轻易地同各种政治制度、时代条件相结合。它可以在幕府时代横行霸道,也可以在天皇体制下为所欲为;它可以披上“民主制”的外衣,也可以不要军人干政的形式,但是“武力至上主义”的影响无所不在。每每在国际关系上遇到重大障碍,日本首先想到、或真正相信的就是自己的武力和军事实力,这就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最可怕之处。

第四个层次是极端的自我中心主义的民族意识方面的原因与表现。

军国主义思想长期主宰日本命运并对他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有着更深层次的历史与地理文化因素。日本国地理的狭隘性,民族的单一性,社会的封闭性,政治的世袭性与恶质性,生存和发展资源的有限性,等等,造成了以极端自我中心主义为基本内容、以军国主义为主要特征的日本问题(后文将用两篇文章专门论述这一日本问题)。这种极端的自我中心主义,是一种更广泛、更有影响但却更不引人注意的国民意识或民族意识。这种以极端的自我封闭、极端的自我膨胀,极端的自我伤害,极端的行事方式、极端的自我努力等等为主要内容和特征的极端的自我中心主义,才是日本军国主义从未死过、并且随时可以“发扬光大”的更深层次的原因。而极端的自我中心主义与军国主义最有效的结合,就是极端的自我膨胀,突出表现为日本一贯的、远远超出自身潜能的庞大野心。

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就一直在做极限运动。对外武力扩张是在做极限运动,战后搞经济是在搞极限运动,现在想与中国再次对着干也是在做极限运动。但国家同人一样,如果老做极限运动是不行的,是会伤寿的。国家也要讲休养生息,也要张驰有度、量力而行,方能久远。但日本人作为一个整体似乎从来不这样想问题。它总是给自己定一个很大的、一般来说都是不切实际的目标,然后极尽所能去拼这个目标,但因能力与目标之间差距太大,自己的欲望又太无边无际,最后结果往往适得其反。极限努力→成功→野心膨胀→极限努力→再成功→再膨胀……直到把自己玩死,这就是极端的自我中心主义循环与归宿。

日本人很聪明,做事很认真也很努力,又有很强的意志力,但却因为太贪心又太吝啬,这些聪明、认真、努力等所有优势反而成了害苦日本人的毒药。日本人越有这些优势,越支持它的贪心,日本人的贪心就越大,最后也就越是力不能及,越是需要更大努力、然后又支持更大野心。正是在这种恶性循环中,日本注定活得特别累、特别辛苦,又特别不惹人待见,如不纠正势必有一个特别不好的最终结局。

通过以原因与表现分析,就因果关系论,日本要实现“国家正常化”说易也易,说难也难。说易,是说只要日本勇敢地从自己的历史深处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并且切实地解决自己的问题,比如确立合理的国家目标,放弃国家投机与冒险,放弃“武力至上主义”,坚持和平主义,把国家发展建立在合理合适的基础之上,重建与周边国家的互信以及与美国的平等关系,等等。日本这样做了,它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正常国家、甚至新型在国也并非难事。但是如前所述,日本的“非常化”有非常深刻复杂的历史与原因。它不是一时所形成,也决非一时可以解决,所以日本的“国家正常化”之路将注定充满曲折、甚至死亡风险。

人们从日本的“国家正常化”的实践已经明显可以看出这样一种风险。对于不少日本人来说,对第一层次的原因与表现,他们只对恢复失去的国家权力、特别是废除和平宪法有兴趣,但又对美国的软性控制无可奈何或视若珍宝(但是讲美国的支持是让日本上瘾的毒品也许更合适);它对受人尊重有兴趣,但对反省历史、承担责任又没有兴趣。所以它对第二个层次的认识非常勉强,对第三、四层次的问题毫无警觉、甚至自认为是镇国之宝。而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日本缺乏从根本上改造国家的勇气是一个根本性原因,但是国际形势特别是美国的影响,也造就了一个“非正常”的日本的非正常的“国家正常化”之路。

二,日本 “国家正常化”的目标与途径选择——日本“国家正常化”主要矛盾与问题分析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日本对自己“非常化”原因与表现的认识,不但非常肤浅,而且不合一般情理。但这还不是最离奇的。更离奇的是日本对“国家正常化”目标与途径的选择。

按照循序渐进的事物发展规律,日本要想成为一个新兴大国或实现所谓“复兴日本”,第一步它要定一个正常国家的目标和标准(比如独立自主、和平发展、自尊自强等等),第二步才应定新兴大国的目标标准。但是日本不同。它没学会写“楷体”就先写“草体”,一上来就定了个军事政治大国的目标。“入常”,做地区领袖,甚至遏制中俄,就都属于这个“大国化”目标的具体内容。这当然不是新兴大国的目标,而是重走旧日本帝国老路的目标。但是这可笑吗?日本人认为不可笑,它们认为美国可以帮助它恢复昔日的辉煌。这就不能不对日本“国家正常化”的主要矛盾和主要矛盾方面进行一个简要的分析。

在日本的“国家正常化”之路上,就历史问题而言,主要矛盾是日本同受害国的关系,主要矛盾方面是日本。日本如果能够采取主动负责的态度,这方面的正常化或重建周边国家对它的信任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就日本想收回自己独立的国家主权而言,主要矛盾则是日美关系,而美国则是这个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

如前所述,从国际法意义(历史认识不正常属于道义而不是法理范畴)上讲,日本已经恢复为一个正常的主权国家,它可以不要外国驻军,也可以有独立自主的国防与外交政策。但实际情况正相反,它自己总感觉不正常和别扭,其实不是别的原因,而是美国因素。美国在日本的驻军,美国对日本军事、政治、外交的深刻与复杂影响,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左右日本的领导人选,都让日本人很不自在。但另一方面日本又很依赖美国的存在。这种既反感又不能离开的日美关系,是由日美两方面的原因造成的。

对于美国这个全球霸主来说,在越来越重要的东亚地区拥有一个足够强大、足够忠诚的战略盟友,是美国的一个战略选择。中国、俄罗斯不够“忠诚”,其它国家又不够强大,日本就成为最合适的“国选”。而对于日本来说,它想在历史问题上耍赖,想在领土等问题上抢占周边国家的利益,它视中国俄罗斯为自己的主要对手,它想控制海洋以海立国,都必须仰仗美国的支持和“保护”。二者趣味相投,自然也就实现了“魔鬼组合”。但在种组合中起主导作用的,仍然是美国。

对于美国人来说,它不会白给日本当“保镖”。日本出让它的部分主权,就是它请“保镖”的最主要的代价。而美国控制日本的方法,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不断鼓励日本犯错误。比如在在历史、领土、甚至“修宪”等问题上,美国对日本都特别大度,不但极少批评,甚至鼓励日本闹事。日本闹的事越多越大越欢实,它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也就越紧张,也就越离不开美国的“保护”。所以美国不怕日本闹,日本闹的越欢实美国越放心。如果日本在历史、领土等问题上与周边国家和好了,美国对于日本还有什么用处呢?所以支持日本在历史和领土等问题上的态度,是美国拴紧日本的最廉价又最有效的“法宝”。但日本不这样认为。它不认为这是美国拿住了自己的软肋迫使日本为己所用,反而认为美国这样做对日本来讲既有面子又有实惠,屁颠屁颠儿地高兴,自然也就甘心奉献“忠诚”。这样一种让人哭笑不得的局面,是美国霸权主义和贪婪而又吝啬的日本结合的必然结果。

所以就日本国家权力缺失的主要矛盾看,矛盾的主要方面即美国非常强势,次要矛盾方面即日本则几乎毫无抵抗能力。在美国的“保护”下做一个二流国家或者“非常国家”,就成为日本的一个必然命运。并且这个命运在日本民族没有真正觉醒之前,在真正的日本民族解放运动没有实现之前,日本的完全独立事实上根本不可能。

但“聪明”的日本又不甘心这种“二流国家”的命运安排。怎么办?它不敢从美国手里要回自己的权力,却自以为可以利用美国的力量做“一人之下、万上之上”的老二。为了做这个老二,一些日本人也会学当时的中国汉奸伎俩,即日式“曲线救国”。我们可以用文字简略地描述一下这个“日式曲线救国路线图”。

在日本右翼、包括许多政府要员的脑海里,有一张很刺激、很冒险、但也很适合日本民族思维习惯因而国内阻力最小、但国际风险却最大的“路线图”。这个“路线图”的直接目标就是所谓“军事政治大国”,实现军事政治大国目标的主要途径与方法则有几点:强化日美同盟,而这个同盟的主要防范对象就是中国与俄罗斯,这是最重要的也是第一位的;其次是修改和平宪法,让日本拥有交战权,并可以与美国一起作战;独立强军,这是最核心的、日本最寄于厚望的,包括建国防军、提升日本全球军事能力特别是控制海洋能力,甚至包括发展核武等等;再次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找回日本所谓历史“尊严”“骄傲”;再次是在东亚地区拉帮结派,做“安全繁荣之弧”、“价值观同盟”或“棱形战略同盟”的领袖或盟主,并从政治、外交、军事上围攻中国,威慑和挤兑俄罗斯。直到中、俄这些主要对手都倒下了,日本在亚太地区、甚至整个世界就稳居“老二”地位了。到了那时,别说做“正常国家”,就是“入常”,就是与美国平分天下,甚至独步亚洲,谁不服就收拾谁,也并非不敢做。这就是日本的“曲线救国路线图”,或者叫“扭曲的日本正常化(大国化)路线图”。但由于它想的做的都是旧日本的老一套,也可以叫“旧日本复兴路线图”,或可以叫“大日本帝国路线图”。但不管怎么个叫法,最终结果可能是“日本灭亡路线图”,这个稍后再讲,这里先讲这张“路线图”对中日关系和钓鱼岛问题的影响。

三,日本扭曲的“国家正常化”置中日关系和中日岛争于不可调和的对抗状态。

在上述“日式曲线救国路线图”面前,美国成为日本的上帝,而中国再次成为日本利益的牺牲品。首先,由于日本这个“路线图”的本质就是要恢复旧日本在亚洲的霸主地位,进而必然地将中国和俄罗斯视为最强劲对手,中日之间的矛盾就不可调和;其次,美国和日本在遏制中国方面有高度的一致性,这是美日同盟的一个重要的本质特征;第三,日本把成就自己梦想与辉煌的希望,寄托在中国的倒霉上面,它要踩着中国的肩膀而不是同中国一起创造亚太新世纪,也使中日矛盾很难调和;第四,日本较强的经济、技术、军事实力和国际影响力,在日本视中国为敌的情况下势必对中国构成重大威胁。以上四点,决定了中日关系在日本的扭曲的“国家正常化”面前,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善而只能处于对抗或停滞状态。

日本追随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意图,日本对使用军事手段的热衷和崇拜,加上中日的历史恩怨,都将对钓鱼岛问题的和平解决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并且从日本的战略意图看,钓鱼岛问题只不过是日本精心制造的一个借口。通过扩大和升级钓鱼岛对抗,一方面日本可以利用日美安保条约更紧地拉住美国,并让中美关系因此而产生更多裂痕,这在战略上对日本是有利的;另一方面日本也为自己找到了美国认可的扩军备战、修宪和成为军事大国的理由。钓鱼岛对日本有如此重要的“战略价值”,它怎么不可能不被日本利用呢?

四,扭曲的“国家正常化”为什么会玩死日本自己?

日本扭曲的“国家正常化”战略之所以会玩死自己,原因有两个:一是它树敌太多,二是美国因素的复杂性。

日本不愿正视自己的历史,不愿从反省自己的历史开始重建与周边国家的互信,而且在历史、领土等问题上态度强硬,不断挑战它国人民的神经与底线,就势必将自己置于四面楚歌的窘迫境地。中国、俄罗斯、韩国、朝鲜等都会用警惕的目光注视着它的一举一动,欧亚非美的其它国家也会对它投以怀疑和不信任的目光。面对这样的警惕与怀疑,美国帮不了它,阴谋也帮不了它。并且这种警惕持续下去,也势必对日本经济重振与社会进步产生巨大压力,使日本的“国家正常化”之路充满更多的困难与障碍。所以只要日本继续深陷军国主义和极端的自我中心主义的泥淖而不能自拔,它的权力和能力越大,它对世界的伤害也就越大。但当这种强加于别人的危害反弹回来,又会大大地伤害到日本自身的安全与利益。所以日本人的聪明、努力、意志力及强大的经济与技术力量如果不能用到正确的方向,它只能更快更恨地毁掉自己而不是成就自己。在日本不打算彻底改变自己好战和强硬姿态的情况下,亦即日本不准备彻底改变它同邻国关系的情况下,它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只能越来越小。而它当准备孤注一掷用战争解决问题之时,历史将不会再给它任何取胜的机遇。即使在美国参战的情况下,即使在不能战胜美国的情况下,其它国家也会拼全力首先消灭自己的宿敌。美国保不了它,日本的天照大神同样保不了它。所以现在日本在扭曲的“国家正常化”之路上走得越快越急越有成效,日本离自己玩死自己的时间也就越近,对此人们不想期待,可能又不得不期待。

复杂的美国因素也会让日本自己玩死自己。日本在美国控制全球、特别是东亚地区的战略布局中占有特别重要的地位,但这却不意味着美国的其它双边关系、特别是中美、中俄关系就不重要。美国为了控制全球要利用日本,但却很难为了日本而同中、俄等大国刀兵相见。美国现在处处护着日本,也很少批评日本,让不少日本人觉得美国是真朋友、铁哥们儿。但这仍然是一种幻想和错觉。日本在领土问题上护着日本,是美国人拿别人的领土耍大方,伤不到自己根本利益,又换来日本的忠心,美国何乐而不为?至于美国人支持日本修宪、扩军、在地区事务发挥重要作用,甚至支持日本“入常”,也不过因为当前的美国在东亚地区需要一个好斗而强势、但又能够控制的日本。如果日本不能控制,或者日本所作所为伤害美国利益,甚至将美国强行拉入一场大国间战争,美国还会做日本的“保护神”吗?在利益和面子、面子和里子尖锐冲突时美国人会要什么?会要利益,要里子,不会要面子,那时日本就彻底玩完了。美国本来就不是真心帮日本,两家本来就是酒肉朋友,露水夫妻,大难临头之时,岂有不各寻去处的道理?

总之日本不能继续挑事闹事,不能让周边国家忍无可忍。非要如此,日美同盟救不了它,美国也不一定愿意救它;这就叫做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但是如果它愿意以和平、真诚的态度对待周边国家,它实际上又不需要什么日美同盟的保护,更不需要以自己的国家主权为代价。同时那个依靠军事实力做大国的时代。那个完全用武力、阴谋说话的时代,亦即旧日本“辉煌”的时代也早已过去,不会回来,中国人民和亚洲人民也决不允许它回来!

日本扭曲的“国家正常化”战略决定了它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态度与方针政策。在日本不能改变它的扭曲的“国家正常化”战略之前,钓鱼岛问题和平解决的可能性极小,想在短期内解决的可能性更小。在小小钓鱼岛上,日本想要“钓”到的东西太多太大,多的、大的超过人们的想像。那么日本到底要在钓鱼岛“钓”到什么呢?朋友们如有兴趣,请关注下一篇。

下篇预告:警惕日本挑起岛争的包天野心!

本篇主要参考资料:

1.《第二次世界大战》,世界知识出版社,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黄玉章等著,1984年第一版。

2.“日本‘国家正常化’:美国的对策”,《现代国际关系》2007年第9期,作者:刘卫东

3.其它网络资料

本文内容于 2013/7/26 16:34:59 被小编a4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9楼dl8418

没有国家的正常化,就没有日本今后的发展,就没有日本在国际关系的地位的提升,比如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等。这应该说是日本在二次大战结束后做为美国的殖民地总体的诉求。

但是日本的目的不能说不对,但是一个没有对发动侵略战争进行彻底的清算和反思的日本是不会为国际社会所容忍的,一个以为抱到美国大腿狐假虎威的日本也不会成为一个国际社会负责任的国家。

因此日本需要做的日本政府和日本各个政党,日本国民和日本所谓的知识精英都一清二楚。那么在明知道能可为而不为,只能说日本的政府和整个日本国民是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的。

精彩,楼主继续努力。

日本人,就像他们国家里夜店的牛郎一样。最初做牛郎的时候,被美国GG戳入菊花里时,是痛苦的;可是时间长了,就离不开了,在世界其他国家人面前是个男人,在美国GG面前又是一个乖巧的“小女人”,怯怯滴拉着美国GG翻出来的裤兜。。。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