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60周年纪念:美国视角下的战场

朝鲜战争60周年纪念:美国视角下的战场

时任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如此评价朝鲜战争:“无论是从政治角度还是军事角度讲,如果让全世界最为高明的专家找出一处这场糟糕的战争最不应该发生的地方,那么他们一定会异口同声的说,这个地方就是朝鲜。图为1950年美国战列舰上主炮向兴南港朝军开炮。

朝鲜战争60周年纪念:美国视角下的战场

(选自《最寒冷的冬天——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一书,本图集图注均选自该著作。)那些远赴朝鲜战场的美国士兵常常感到自己与同胞异常膈膜——没有人对他们所作出的牺牲表示感激,也没有人认为这场战争至关重要。图为1950年被轰炸后的韩国城市大田。

朝鲜战争60周年纪念:美国视角下的战场

(摘自《最寒冷的冬天》)在北朝鲜向南进攻的那天晚上,麦克阿瑟显得非常轻松。他说:”这很可能只是一次武力侦察而已。如果华盛顿不在那里碍手碍脚的话,我一只手捆在背后都能对付他们。”他补充道,韩国人还玩不转战斗机,但为鼓舞士气,准备送他们一些。图为美军从加州运兵。

朝鲜战争60周年纪念:美国视角下的战场

(摘自《最寒冷的冬天》)这一代人的国家安全意识均由二战铸就而成,朝鲜的举动很容易让他们联想到因没有及时阻止希特勒而引发二战。在杜鲁门看来,韩国在美国人眼中未必有多重要,但必须对苏联挑衅做出回应。艾奇逊称:唯有武力才能产生强大震慑力。图为写着圣诞快乐的美军炸弹 。

朝鲜战争60周年纪念:美国视角下的战场

(摘自《最寒冷的冬天》)当时几乎没人愿意相信,斯大林只是默许了朝鲜的侵略,而不是战争幕后的操纵者,否则今天的历史就会重写。然而默许也好,操纵也罢,在美国人看来毫无区别。《纽约先驱论坛报》曾头版刊登《苏联红军入侵韩国,坦克部队直捣汉城》。图为美战机挂载武器。

朝鲜战争60周年纪念:美国视角下的战场

被俘虏的美军少将迪安称:第一支奔赴朝鲜的美军根本没做好打硬仗的准备。士兵大多数娇生惯养,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在出征之前,他们甚至夸夸其谈地说过不了多久就会返回日本。然而,一夜之间,他们被朝鲜军队打得落花流水,连阵地都守不住。图为美军士兵从火车站下来,携带大量物资。

朝鲜战争60周年纪念:美国视角下的战场

1950年7月16日,《纽约时报》一篇社论写道:“在朝鲜战场上,我们的士兵在武器落后、寡不敌众的情况下进行了殊死搏斗,这让我们痛心疾首而又十分钦佩。他们的牺牲是值得的,换来了数百万韩国人的生命安全。美国不允许世界民主进程倒退。图为美骑一师在洛东江北岸的机枪阵地。

朝鲜战争60周年纪念:美国视角下的战场

(摘自《最寒冷的冬天》)为了广泛征兵,甚至是那些在日本犯有重罪的士兵或是即将遣返美国的犯人,都得到了在朝鲜战场上重新做人的机会。只要他们立下战功,他们的犯罪记录会被一笔勾销。美军骑1师一名中尉称,战前他大多数时间都花在处理这些事情上。图为美军骑一师在浦项登陆。

朝鲜战争60周年纪念:美国视角下的战场

1950年8月,朝鲜军队准备对釜山防御圈内的联合国军发起最后一次进攻。他们大约有13个师。在长达两个月的激战中,美军在大炮和空军的优势日渐明显,来自美国的新兵和武器不断补充进来,而朝鲜精锐部队已成强弩之末。图为8月末美军B-29轰炸洛东江西岸地区。

朝鲜战争60周年纪念:美国视角下的战场

美军指挥官弗里曼日后回忆洛东江战役惨烈场景时写道:我们甚至打不过这些东方疯子。他们一个接一个,人命在这里分文不值。他们与我们不同,既不依靠武器装备,也不指望通讯设施。我越来越感到担心,我们让美军跳进这个无底洞里,其实是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图为被美军轰炸的列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