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军口中的“关系”,在行业内被称之为“看水佬”“这些人一般是海关内部人员,这些人专门负责帮货运公司过关,如果到了风声紧的时候,也会提醒货运公司暂时不出货的” ]

“你看能不能先发几吨,我们帮你操作出去,您觉得满意我们再谈下面的合作。”尽管自称从业时间不久,但李军(化名)已经表现出对稀土走私业务少有的成熟。

昨日,《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以稀土老板的身份,找到了这样一家可以暗中操作稀土出口的货运公司。李军为该货运公司员工,主要负责联系出货商并接货。在与本报记者长达数小时的交谈中,一条从该货运公司接货、运货再到如何从海关眼皮子底下走货的稀土走私链条,清晰地呈现眼前。

本报记者采访获悉,李军所在公司有正常出口渠道,金属块状的稀土产品都是以铁合金名义出,粉末的则以滑石粉出口。在这个稀土走私链条上,出货商在与货运公司取得联系后,后者有人专门接货,有人专门配货,有人专门打通海关报关事宜。相关的稀土走私者只需付出运输费,通过伪装出口就可成功逃避配额管理和相应税负。

近日有消息称,工信部拟联合多部委开展全国稀土整治工作,目前整治方案已经进入各部委会签阶段。但这丝毫没有让部分已经运作纯熟的稀土走私有所收敛。

稀土走私隐秘链条

根据李军(化名)的介绍,其所在的公司叫东富中港货运公司,专业从事内地至香港的货运运输。除了普通货物外,也可以承接稀土产品等各类敏感货物的“暗中操作”。“我们负责运货出口到香港,客户收到货,您付您该付的运费就行了。”

但与其他公司从货源就参与的一条龙服务不同,东富中港货运公司只负责在其所在地东莞收货,“我们只在东莞收货,你们把货发物流,到我广东的地址就行”。

李军表示,对于稀土的具体货源并没有严格的地域限制,无论是从包头发货还是赣州发货,其公司都可以做。

而在东富中港货运公司内部,有很多人做着与李军相似的工作,即只负责操作货物,每天通过与稀土出货商单线联系,将分散在各地客户的货物成功接到东莞。当货物到达东莞后,这家货运公司再安排专门的人配货到深圳出关,“我们接到你的货,当晚就可以安排,都是我们自己的车到深圳,可以完全放心的”。

本报记者采访了解到,从配货环节开始到海关“通关”,均被李军称之为运输环节,这块工作一般是交给公司另行操作,有专门负责操作出货的人员,收货人一般不插手。

昨日,本报记者以稀土老板的身份,委托李军帮操作一批50吨左右的碳酸镧,其表示,几十吨的货想一次搞定很难,一般需要3~5天时间。

记者了解到,东富中港货运公司通关到香港的运输费是以量计价,以上述碳酸镧为例,每吨收费为3500元,而由于稀土品种不同货值会有高有低,产品市场价格偏高的,其收费也偏高,但整体幅度不是很大。

李军介绍说,最近其所在公司的通关情况不错,其也在不间断地收货。就在与记者的交谈时,其就接到过出货商的电话,“也是走你一样的货,还没合作过,(对方)只是咨询了一下操作流程”。

根据采访,李军所在公司每天出5部车,以每部车安排2吨稀土计算,情况好的话可以出10吨。以此测算,每个月通过这家公司流失到海外的稀土量高达几百吨。

神秘的“看水佬”

实际上,每次货物出口,报关单都有明细的品名,比如7月20日柜,报关资料为货柜内有服装、滑石粉、玩具等。李军介绍,出口的货柜里一定要有这些货(铁合金或者滑石粉),“因为过关的时候会抽查,有人会按照报关单进行清点”。

而为了让稀土安全出关,承担通关的货运公司另有办法:比如10个吨袋中夹带着2吨稀土氧化物,其余的都是滑石粉,海关抽查也只是直接抽查滑石粉。“例如滑石粉有5吨,我们报关员就报8吨,另外3吨就是你的货。”

即便海关有时候查到了敏感物,李军说,也不会轻易让货物进调查科。“我们如果在关口处没关系,我们不会接这些货的。”李军说。

李军口中的“关系”,在行业内被称之为“看水佬”,就存在于货物进出的海关——文景渡。“这些人一般是海关内部人员,这些人专门负责帮货运公司过关,如果到了风声紧的时候,也会提醒货运公司暂时不出货的。”他向本报记者透露。

“凡是禁止货物海关都会查,但我们看水的还是很不错的。”李军还称,在整个运输过程中,不存在货物公司拿出货商回扣的情况,像打通海关关系等事宜,一般也都是货运公司自己去办,其中部分好处费就流入“看水佬”的腰包。但至于是每走一批货就给一笔好处费还是定期分成,李军并未给出答案。

实际上,东富中港货运公司并不是没有出过事。此前,这家公司就曾帮出货商走私敏感物被查了出来,但后果也只是交一部分罚款而已,“出的那次事,我们有一部车被查到有2吨镧铈合金,最后罚了2万”。

“我们出问题不需要你们出一分钱,都是我们内部解决,像罚款都是我们承担。”李军说,碰到这种情况,上头都是一句话,走货适当,不能太猖獗就行。“你如果装满满一货柜,你试试谁都保不了你”。

随着国家三令五申,多次出重拳打击稀土走私,东富中港货运公司同样感受到了压力。“说句实话不是不害怕,因为现在确实严格了很多。”7月23日,该公司另一位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上月底,其公司一平板车46吨的稀土走了3次,目前还没走完。

李军也称,现在货运公司的收货慢慢地也会停止,“有几个稳定客户就行了,慢慢发展下去,客户越来越多也不好的”。

但一些供货商们未必这么想。“现在国家重点是控制开采源头和生产源头,出货环节这块,虽然比去年差了些,但还算不错。”

同日,百川(微博)资讯稀土分析师杜帅兵分析称,虽然稀土价格前段时间下滑很厉害,但走私这块利润还是不小,海外肯定也有需求。“走私的稀土不仅逃避了关税,还逃避了中间的资源税、增值税等,实际利益要远高于正常出口的稀土,这一块市场肯定会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