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称印度炒边境事件有图谋 令中国屡陷被动

lengjian75 收藏 1 412
导读:评论称印度炒边境事件有图谋 令中国屡陷被动 边界问题,中国媒体应抢先发声   近几月,天南河谷“帐篷对峙”事件风波、“中国拦截印军巡逻队”等所谓解放军“越界”话题频现印度部分主流媒体。21日,《印度斯坦时报》又宣称,一支中国军队跨过“实控线”拉达克东段,携带横幅要求印度撤出“占领”区域。印度媒体的此种行为不仅给中印关系的深入发展制造障碍,也让正处良性势头上的两国高层互动面临不小尴尬。   长期以来,频繁炒作中印边界特别是中国“越界”话题已成印度部分主流媒体相互攀比的“时尚”。这些媒体打着

评论称印度炒边境事件有图谋 令中国屡陷被动

边界问题,中国媒体应抢先发声

近几月,天南河谷“帐篷对峙”事件风波、“中国拦截印军巡逻队”等所谓解放军“越界”话题频现印度部分主流媒体。21日,《印度斯坦时报》又宣称,一支中国军队跨过“实控线”拉达克东段,携带横幅要求印度撤出“占领”区域。印度媒体的此种行为不仅给中印关系的深入发展制造障碍,也让正处良性势头上的两国高层互动面临不小尴尬。

长期以来,频繁炒作中印边界特别是中国“越界”话题已成印度部分主流媒体相互攀比的“时尚”。这些媒体打着“言论自由”之旗,行撒泼搅局之实,越发成为一股不受制衡、颠倒黑白的“负能量”。而“印媒炒作——国际关注——政府降温——再度炒作”的恶性怪圈,也让中国屡屡陷入被动。

中印关系对中国的战略安全至关重要,某种程度上还超越双边和地区范畴,具有全球意义。如果这些印媒炒作仅是为博得眼球、扩大发行量等商业利益,我们似乎还犯不着与其大打“笔仗”。可事实上,这种炒作的背后有着舆论上将争议地区“合法化”的深层次图谋。对此,中国须保持警惕。

目前,国际法上领土的取得方式有五种:占领(先占)、时效、添附、征服和割让。其中添附和征服明显不属于中印领土争议范畴。添附是指由于自然形成或人造的新土地出现而使得国家领土增加,比如围海造田。而征服所指的一国直接以武力占有他国领土的全部或一部,更与中印无关。

那么再看看另外三种情况。“先占说”从不成立,印度也心知肚明。以藏南为例,有充分的文件和证据表明历史上该地区就属于中国。如当地重镇达旺曾是六世达赖喇嘛的出生地。早在17世纪中叶,西藏地方政府在当地就派驻有官员,实施管辖和收税。

“割让说”也难获法理支持。有一段时间,印度总是拿1914年西姆拉会议说事。民国期间,分裂主义势力控制的西藏地方当局为获得英印政府对“独立”的支持,在所谓“印藏边界”问题上屈从其要求,甚至在西姆拉会议上背着中国中央政府,同英印当局以私下换文方式承认了英国人标出的“麦克马洪线”。由于国际社会普遍承认历史上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因此该“边界协定”无疑是非法的。

于是,“时效说”成为印度主要选项。根据国际法,时效取得的条件:一是占领国以行使主权的形式占有领土;二是占有必须是无间断和平进行;三是占有必须公开。在此情况下,如果国际社会许多不了解中印边界问题的人听多了印媒的一面之词,久而久之,“时效说”必会朝有利印度的方向发展。

要防止“时效占有”的图谋得逞,中国应采取有力、有据的反制措施。现阶段,宜分政府和媒体层面进行。在政府层面,中国从不承认印度的“非法占有”。早在1987年,中国就对“阿鲁纳恰尔邦”成立予以强烈抗议。此举表明印度“时效占有”并非“无间断和平进行”,符合国际法中关于“竞争国家采取外交抗议等适当对抗行为”的理念。在媒体层面,中国主流媒体应该善于抢先发声,密切与外交、边防等职能部门的沟通,加强对中印边界事务报道的力度和精确度,用事实回击印媒的不实之词,以正国际视听。(中国南亚学会常务理事 钱峰)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