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学者》7月23日刊载评论文章称,菲律宾正在努力寻觅战略伙伴,加强与亚太地区其他国家的关系,以应对日趋紧张的地区局势。

文章中写道,菲律宾对东亚日渐紧张的气氛十分不安。中国的迅速崛起在领土纠纷问题上的姿态让菲律宾倍感焦虑,而中菲间的南海争端则加剧了这种焦虑,菲律宾在重压之下如坐针毡。因此,菲律宾积极寻找战略合作伙伴,日本与澳大利亚成为其主要合作对象,但是这种关系只获得了日本的同意。

事实上,菲律宾已经于日本开展了战略伙伴关系,并优先考虑安全合作以提升双边关系。该伙伴关系涵盖多个方面——经济、政治和社会文化等,而随着双边关系向战略层面的转变,菲方期待着在军事及海洋事务上更密切的合作。

文章指出,到目前为止,仅有日本确定同菲律宾发展战略伙伴关系。两国间的战略伙伴关系源于加强双方经济联系的初衷。2011年,该关系因菲总统阿基诺与当时的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共同签署的联合声明而正式生效,声明中表述了菲日两国共有的价值观以及共同利益。在今年1月份,日菲两国外交高官会晤时,日方同意向菲律宾提供几艘巡逻船,以帮助菲律宾加强海岸线的巡逻与提高领海意识;而在6月份,两国国防部门高官会晤时,菲方则表示有意允许日本海上船只使用菲律宾海军基地。

此外,菲律宾认为澳大利亚是菲发展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对象。正如阿基诺所言,两国在价值观、国家背景以及目标上有相似之处,同时他认为,如今正是两国加强合作的“良辰吉时”。2007年,菲律宾同澳大利亚签订了《访问部队地位协定》,2012年9月该协定生效。《访问部队地位协定》为澳大利亚在菲律宾驻军提供了全面的法律框架。

不过,《外交学者》的文章中也指出,与澳大利亚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似乎是菲律宾的一厢情愿,因为澳大利亚官方并未对此做出回应。文章认为现有的双边关系对两国而言均有益处,因为两国在贸易、发展以及有效管理和安全问题上实现了稳定的合作。

最后,对于菲律宾寻求战略伙伴关系的行动文章给出了自己的见解。文章认为,菲律宾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旨在形成一个同盟,以保护自己的领土不被中国“侵占”。但就合作性质而言,菲律宾与一些国家的合作并未能达到战略这一层次。在东南亚,美国依旧是该区域的首要保护人,但是像菲律宾这样的区域国家,仍需要某种保证以便在面对更强大的中国时,可以排解他们的不安全感。考虑到弱小国家在军事上的天然缺陷,菲律宾拉拢其他国家的举动可以被解释为,试图确保将发生军事对峙的风险降至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