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24军副军长张宏献口述:亲历抗美援朝

cjjp 收藏 1 2875

原24军副军长张宏献口述:亲历抗美援朝

原24军副军长张宏献口述:亲历抗美援朝

青年时期的张宏献 抗美援朝期间任24军侦察科参谋,离休前任解放军24军副军长,现年86岁。

部队的收拢集结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时,我正担任24军军部侦察参谋。当时24军驻扎在福建地区,下属的部队2个师在剿匪,1个师在修筑江西到福州的战备公路,为解放台湾做准备。中央做出派出志愿军入朝参战的决定后,我军就接到命令,开始进行入朝作战的准备。

最初24军是计划中第一批入朝作战的部队之一。但是由于入朝前部队需要收拢集结,而我军有2个师已经分散为小规模部队在山区进行剿匪作战,收拢的过 程非常缓慢。当时的军队基本没有机械化装备,连军属炮兵团的火炮都是骡马牵引。全军只在军、师机关有几辆供首长用的小汽车,步兵部队都只有靠徒步集结。

为此,我受命前往华东军区后勤部,调动一个300辆汽车的汽车团,将分散在山区各处的部队全部收拢集结起来。虽然有汽车团的帮助,部队的集结速度还是赶不上第一批入朝作战的要求,最后,我军被改为第二批入朝作战部队,由27军接替我军第一批进入朝鲜。

在确定第二批入朝后,24军前往上海南部及嘉兴地区,接替27军承担上海和杭州湾的防御任务。其中24军的军部设在松江县,下属72师的师部则设在嘉兴。从这一时期到1952年8月,24军一直在上海、杭州湾一带,在担负警备任务的同时,进行入朝前的准备和训练。

[历史背景]1950 年6月25 日,朝鲜战争爆发,9月15 日,联合国军发起仁川登陆,10 月5日,中国政府决定出兵朝鲜。入朝部队统计如下:

原24军副军长张宏献口述:亲历抗美援朝

朝鲜战争中国入朝部队统计

整编和训练

24军在这一时期,在编制上出现了较大的变化。首先是71师的师团两级部队全部调离,组建新的人民空军部队。原71师各团以下基层部队则被分散充实 到70师和72师中。经过这一轮调整,70师和72师的兵力得到了加强,两个师的员额由解放战争时期的8000-9000人增强到12000-13000 人左右。

部队的装备上,这一时期我军将解放战争时的杂式轻武器统一换装为苏式武器装备,但炮兵等重武器仍然维持原状。师炮兵营最大的火炮是美制107毫米迫击炮,军属炮兵团则有更加大型的山、野炮。所有火炮都采用骡马牵引。

我在解放战争时使用的是一支驳壳枪,入朝之前换成了国产51式手枪。总体来说,驳壳枪枪管比较长,射击的精度和射程都更加好一些,51式手枪则相对小巧一些,方便携带。

这时部队的电台和无线电设备也得到了加强,这些设备大多是苏联提供的。它们为我们随后在朝鲜的作战做出了很多的贡献。

作为侦察参谋,我这一时期的主要工作是为入朝作战准备各类侦察器材。其中最主要的是军用望远镜、照相机、计程仪以及其他一些测绘器材。这些东西都没 有制式装备,全凭我们参谋自行解决。虽然侦察科有特殊经费,但是为了采购到足够多的望远镜和照相机,我们几乎跑遍了上海的各大商店。

当时买到的望远镜都没有统一的制式和型号,基本是有什么买什么,只要是能用的就行。我们买到的设备中,许多都是使用多年的旧货,品牌也参差不齐,从高级的德国蔡司到说不上名字的牌子都有。尽管如此,我们总算是做到了每个参谋人员人手一个望远镜,每科一部照相机的水平。

为了保障这些设备能正常使用,我们也对相关人员进行培训。我们事先购买了大量的胶卷以及各种药剂。我在这段时间里学会了冲洗底片和配制显影液、定影液等各种药水。也经常给人照相。不过我拍自己的照片少,拍别人的时候多。

与抗战时期要翻译缴获的敌方地图相比,这时的地图已经全部是上级下发的朝鲜地图。我们在这一方面的准备就相对比较少。

这一时期部队也进行正常的军事训练,包括作战、行军、夜间行军、灯火管制等等。这些训练都没有放松,不过和解放战争时期的训练没有什么大的不同。

为了更好地了解朝鲜战争的具体情况,24军组织了部分团以上干部代表,与第一批志愿军一起入朝参战,我们称之为“实习”。他们从朝鲜回来后组成了一个部队报告团,在各作战部队的部队代表中作报告。

[历史背景]24军前身为华中野战军6师、华东野战军6纵队,1949年2月编为 24军,下辖70师、71师、72师和直属部队。据24军战史:“本军于1951年2月起,开始我军有史以来,时间最长、规模最大、决心最强、要求最严、 以贯彻条令为主的军事训练。1952年6月上旬,由军参谋长李继开同志率领袁捷、周衣冰、孙伯威参谋长各团团长或副团长于6月10日,乘专车去朝鲜开城 65军,参观和实习抗美援朝战争,参加实习的同志于8月5日去9兵团受领我军入朝参战,接替27军在元山港的防务任务。7月,开始全军整编工作。陆军25 军74师于1952年7月编入我军序列。本军71师师团两级机关,全部上调组建空军,营以下分队全部编入70、72师。各步兵团仍辖3个营,每步兵团员额 增至三千多名,所有连队数量、质量都有显著增加和提高。在整编的同时,部队装备也进行更换和补充,杂式武器一律改装为国产武器、自动火器、反坦克火器、高 射火器、通信器材大大增加。整编后,齐装满员。全军近5万人(各师均为13500余名)。达到建国以来空前的水平。与此同时,还对全军连以上干部和骨干分 子做了朝鲜一般情况、美军作战特点、我军作战经验的介绍,将部队思想逐渐引向出国作战。”

入朝前的生活

总体来说,入朝以前,我的生活整体比较轻松。当时部队对军官结婚的标准也有所松动,从原来的“二五八团”(即只有25周岁以上,军龄超过8年,团职以上军人才可以结婚)放松到了营级军官也能结婚。

部队对军人子女的待遇也相当好。根据规定,每生一个孩子,部队会每月给予17元以补助孩子的生活费,同时补助17元用于雇用保姆,而在当时,每个战 士每月的津贴只有1元多,我作为营级待遇的参谋也只有2-3元。因此,这一补助十分丰厚,如果谁家生了两个孩子,每月补助68元,那他简直就是个富翁了。 部队在1951-52年驻训期间,我们有一大批孩子出生,后来当24军入朝时,这些孩子与他们的母亲组成了一个家属团,跟随部队北上,直到山东曲阜。

部队伙食这一时期依然延续解放战争后期的“两干一稀”标准,即每天早饭一顿稀饭,午饭晚饭两顿米饭。除了一般伙食外,每人每月还有一斤肉的配额,只有师长以上首长才有特权开小灶。

这一时期,我还参加了电影《南征北战》的拍摄。1951年,电影《南征北战》由上海电影厂摄制。包括粟裕将军在内的一些首长十分关心电影的摄制,要 求当年曾参加华东战场作战的24军派出军事顾问组协助拍摄。我们军就组织了部分参谋人员和军官,在70师师长的带领下前往剧组担任军事顾问。不过由于70 师师长忙于准备入朝作战准备事宜,最后顾问组实际是由我领头参加的。

和现在的影视作品不同,当时的电影追求的不是“像打仗”,而是完完全全“就是打仗”。摄制组动用了一个团的解放军参加拍摄,所有的阵地设置都有顾问组的帮助。如何排队形进攻、以什么样的姿势发起冲锋,这些都是我们教导的。张瑞芳的冲锋什么的各种动作还是我们教的。

顾问组的工作大概持续了2到3个月。拍完外景,剩下的工作由济南军区负责,我就返回上海,继续准备入朝作战。

[历史背景]1950年10月至1952年8月间,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共进行了两 阶段的作战。其中1950 年10月至1951年6月为第一阶段,这个阶段,以运动战为主,与部分阵地战、游击战相结合。志愿军连续进行了五次战略性战役,将战线由鸭绿江边推进至北 纬38°线附近。1951年7月开始朝鲜战争第二阶段,战争出现边打边谈的局面。1951年8月中旬-10月下旬,“联合国军”采取“逐段进攻,逐步推 进”的战法,并从8月开始,实施了长达10个月的以切断中朝人民军队后方供应为目的的“空中封锁交通线战役”即“绞杀战”。 对此,中朝军队在反“绞杀战”中进行了战术反击作战。

入朝与防御朝鲜东海岸

1952年8月,24军全军进入朝鲜。我当时作为参谋,是最后一批入朝的24军部队。当时鸭绿江上美军的轰炸十分频繁,志愿军的工兵部队也一直在维修过江的各种桥梁。我是从吉安的一座浮桥上入朝的。

入朝之后我军的第一个任务是接替先期入朝的27军防守朝鲜东海岸。我们在徒步行军抵达预定地点后,接管了27军的防区。27军在撤走前,将其下属的炮兵部队和高炮部队移交给我们。这些火炮都是苏联装备,性能和数量都要比我们原本的好。

防御东海岸时期没有什么战斗,主要是应对美军的空袭和防空作战。这一带属于朝鲜的后方,居住着相当多的朝鲜人,但是在连日的空袭下,朝鲜境内已经鲜 有完整的房屋。我没有见过朝鲜人民慰问志愿军的情况,他们连饭都吃不上怎么可能来慰问?很多时候反倒是我们的部队要拿我们自己的补给救济这些朝鲜人。

不过朝鲜人民对我们的态度总体上是友好的,大多数年轻人都对志愿军的到来表示欢迎。

说到后勤,我们当时的全部给养都是由国内供应的,朝鲜方面没有给我们提供任何物资。我们在这一时期也没有遇到朝鲜人民军的协同,他们在受到毁灭性打击之后战斗力尚未恢复,承担作战任务不多。

守卫东海岸的任务持续了四个月,随后24军奉命前往朝鲜中线,接替15军在上甘岭一带的防御。

[历史背景]1952年10月14日至11月25日,联合国军发起上甘岭战役,调集 兵力6万余人,大炮300余门,坦克170多辆,出动飞机3000多架次,争夺朝鲜中部金化郡上甘岭及其附近地区。志愿军参战部队依托坑道与敌反复争夺, 最终只失去了537.7 高地前沿的两个班阵地。据2 4军军史:9月11 日,本军入朝前卫团,跨过鸭绿江。至13 日,第一梯队第72师,已全部进入朝鲜境内,随后,本军率第70、74师,跨过鸭绿江。全军指战员,昼夜兼程向元山港开进,每个战士均背负全部冬装、弹 药、主副食品等20余种行装。经过20余天的艰苦行军,10月5日第72 师已顺利到达东海岸元山港鱼隐里一线地区,10 月上旬,本军各部队先后到达指定地域,接替第27军的防御任务,该军原81师炮兵团和各师高射炮兵、担架兵分别调入我军序列。本军以81师炮兵团组建第 74师第352兵团。各师均建立独立高炮营,使我军各师属炮兵建制齐全。

上甘岭地区的防御作战

24军在1953年初进入上甘岭地区阵地,接替15军进行防御。当时我军共承担东西43.5公里宽的阵地防御任务。为此,还为我军配属了相关的炮兵部队和一个坦克团。

由于我军是第二批入朝的部队,不再进行大规模的运动战,后勤补给情况比第一批有了很大的改善,基本已经是依靠卡车供应给养了。部队没有像宣传中的那样延续“一把炒面一把雪”的伙食,我在朝鲜就没有吃过炒面,都是自己部队做饭吃。

部队接防后,首要工作就是摸清当面之敌的部署、番号等相关情况。作为军部侦察参谋,我们普通的侦察手段主要包括正面侦察和纵深侦察。正面侦察就是通过作战部队在一线阵地对当面之敌进行观察了解。纵深侦察则主要通过望远镜等观测器材进行侦察。

在换防之后,出于保密需要,志愿军司令部命令24军在一个月内不准出动执行任务,这给前线情报获取带来很大麻烦。我军当面有三个师,由西向东分别是 美军7师,南朝鲜伪9师和首都师。不久以后美军3师接替美军7师,我们在阵地上观察到了这一换防情报,就向上级报告。志愿军司令部对此的回答是要求有确凿 的证据,但我军不许出动,证据从何而来?

针对这一情况,我向24军军首长提交报告,建议组织小部队活动,通过捕俘和缴获的方式获取情报消息。

军里也同意了这一行动。

刚开始,我军的小部队活动以巡逻为主。我军第一次与美军遭遇后,双方发生了交火。我军在这次战斗中没有俘获敌人,只缴获了敌人的一顶钢盔。凭借钢盔上涂着的美军3师的标志,我军证实了当面美军换防的事实,也成为之后我军一系列小部队行动的开始。

小部队活动的形式非常多样化,包括组织部队巡逻、伏击敌军巡逻队、对敌人据点实施突袭等。通常行动的规模都在一个排或者一个连的级别,参战部队会得到后方炮火的预先准备,并且在行动前配发无线电步话机保障通讯畅通。所有的行动都在夜间进行,以便我军发扬夜战优势。

之所以选择小部队活动,除了控制战斗规模,主要原因在于美军和南朝鲜伪军的炮火都十分强大,在大规模战斗中我军占不到太多便宜。当时美军的战斗力很 强,一个排阵地可以召唤全师的炮火进行支援,我们在进攻美军阵地时,派出的部队经常无法原路后撤,要从其他部队的防区撤回。南朝鲜军虽然战斗力比较差,但 全部美械的炮兵火力还是比较强。

在小部队活动中,战前的侦察与对敌人规模的判断十分重要。某次我军74师准备在前沿袭击一个敌方占据的无名高地,我和74师侦察科一起在战斗前估计 敌方力量。当时我看山包也不大,估计敌方最多也就只有一个加强排的兵力。我们就按照这一结论,准备了一个加强连的兵力和相应的炮兵,于当天夜间发起进攻。

当夜,炮兵按照计划进行了突然炮击,随后我军加强连发起冲锋,在将敌军消灭击溃后打扫战场并收缩阵地。但在进攻发起时出现了我们意料之外的情况:这 个山包上的敌军不是一个加强排而是一个加强连!我军进攻部队与敌人相比没有任何数量优势。这件事至今想起来还有所后怕,因为没有数量优势,进攻很可能会遭 遇失败。

好在我军还是顺利地歼灭了敌人,尽管没有抓获俘虏,但缴获了相当的武器和其他资料。战斗后志愿军司令部以“我军一个连成功歼灭一个连”的名义对我们进行了通报表扬,这个令人后怕的错误也就不再深究。

这一时期,小部队活动不仅成为我军的主要战术,还成为我军杀伤敌人的主要手段。相反,美军很少采用类似的战术对付我们。这主要是因为美军夜战能力不如我们,而且他的卡宾枪也不能在近距离上有效压制我们的苏制冲锋枪。

我作为侦察参谋,审问了部队抓捕的几十个俘虏。这些俘虏来自8个国家,不仅有美国人和南朝鲜人,还有比利时、南美一些国家以及越南的战俘。我们当时 只有英语翻译和朝鲜语翻译,对大多数国家的俘虏只能用英语和手势勉强交流。那个越南俘虏就比较麻烦,完全听不懂,不得不全军动员寻找越南语人才,最后找到 一个粗通越南语的战士才勉强解决问题。

不同的战俘审问的难度也不一样。有的战俘无所顾忌,把他知道的全部告诉你;有的则口风很严,我们曾经俘获一名美军飞行员,大概因为军阶较高的缘故, 他什么都不肯讲,除了重复自己的姓名军阶和驾驶的飞机型号之外就一言不发。我们因为有政策,也不可以打骂战俘,只好将他送进战俘营去。

我们也有战士在这一过程中被敌人俘虏的,不过其中一个战士被俘后的经过颇为有趣。他清晨离开阵地去搜寻修筑工事的木料,结果却误入了南朝鲜伪9师的 阵地,在核对番号之后他被伪军俘虏并解送师部。由于志愿军俘虏对于南朝鲜部队而言非常少见,正在吃早饭的南朝鲜师长主动将自己的饭菜让给我们的战士吃。不 料小战士非但不吃,还嘲笑起南朝鲜军的伙食标准来:你们师长也就吃这么点,我们阵地的坑道里大米白糖都多到吃不完!后来这名战士被送到战俘营,在停战后交 换战俘时回国。

不过他的这段经历,我倒不是听他本人说的,而是从我们俘虏的伪9师情报队队长和文书口中得知的。伪9师有一个四五十人的情报队,由于我们多次捕俘以及他们行动失败,这个情报队的成员几乎被我们抓光了。南朝鲜伪军的情报队水平很差,不懂中文还来装中国人。

在整个中线防御作战期间,只有上甘岭地区的战斗相对激烈,双方部队围绕阵地反复争夺,这是有其特殊的原因的。上甘岭一带两军阵地交叉,敌我距离较 近,因此经常爆发激烈的战斗,经常出现敌人白天攻占我表面阵地,夜间我军又依托坑道反击夺回阵地的情况。由于作战的规模也是连排级别,这一地区的作战成了 我军消耗敌人兵力的一个手段。除了小部队行动,冷枪冷炮运动也是这一时期我军重要的作战手段。

冷枪就是使用狙击手射击敌阵地表面的敌军,冷炮则是组织单炮或者炮兵连,对敌人某个阵地或者目标进行突然炮击。这两种战法除了杀伤敌军以外,还使敌 人长期处于紧张状态。志愿军最著名的狙击手张桃芳就是我们军214团的。实际上在214团换防后撤休整时,张桃芳只取得了毙敌213人的战绩,于是他主动 留在阵地上,直到击毙214名敌人之后才撤下阵地。

24军军指挥所当时开设在一个山洞中,洞外有茅草和木材搭建的简易房屋。美军当时对我们的阵地一直盯得很紧,也经常发动空袭。有一次,在我们西边山 沟的一个电台的驻守人员在夜间打开了手电筒一小会儿,不久就引来了美军飞机的轰炸,导致电台受损。不过在大多数时候,得益于从抗日战争时期就接受的夜间行 军、宿营和灯火管制训练,我们的损失总体上比较小。

在防御过程中,我们也得到了志愿军司令部派来的其他支援,包括炮兵部队和一个坦克团。这个坦克团装备了中型坦克,部署在我军与友邻23军的接合部附近的平原地区,以防美军机械化部队在这个方向上突破。不过直到我们撤出中线阵地,这个坦克团也没有投入战斗。

[历史背景]1952年1月29日,志愿军司令部为大量杀伤、消耗“联合国军”有生力量,向第一线部队发出战术指示,要求普遍组织特等射手,对敌单个目标进行狙击活动。

从5月起,志愿军一线部队全面开展群众性的“冷枪冷炮战”。至1953年7月,步兵 狙击作战,共歼“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5.26万余人。据24军军史:1952年12月23日,本军奉志司命令,开赴中线,接替第15军在上甘岭、金化和 平康地区防御任务,本军在严寒条件下,负重行军400里,于1953年1月上旬,进入了上甘岭,平康地区..本军当面之敌为美3师、美独立第5团、比利时 营、希腊营、卢森堡排及伪9师、伪首都师一部,共5个国家军队。敌我双方均构筑有以坑道为骨干的坚固工事体系,依托阵地长期对峙,缓冲区一般相距为1至2 米,近者仅15米,多数在200米左右,本军运用多种不同的战术手段和不同的作战形式在5个多月的阵地防御中,小分队出击达150余次,歼灭敌人1500 余人,捉回俘虏45人,我军在5个月的冷枪冷炮狙击杀敌运动中,获得毙敌14000余人(含冷炮毙敌4000余人)的重大胜利。全军涌现出“百名狙击 手”13名……

金城反击战、停战与西海岸防御

在朝鲜战争停战前夕,24军配合志愿军其他部队,又进行了金城反击战等一系列针对伪军的作战行动。尽管当时停战协定即将签署,但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 在是否继续作战上存在着分歧:联合国军希望尽快结束战争,签订协议;南朝鲜军则认为目前占据的土地不够,因此希望继续持续战争。

我军因此在这一阶段主要重点打击南朝鲜伪军部队,在金城反击战中,我们军在进攻部队的西部侧翼,并未参加大规模正面进攻。不过考虑到停战协定签署后,两军要各自后撤2公里。为了保住现有的主阵地,我军各部队都接到命令要向前至少推进2公里。

停战协定签订后,我们军原本计划第一批秘密撤出朝鲜。但彭德怀一句“先来先走,后来后走”,于是我们部队继续留在朝鲜。24军在向21军移交了上甘岭地区阵地和炮兵、高射炮等装备后,全军转移至朝鲜西海岸执行防御任务。

因为停战的关系,在西海岸的防御工作比较轻松,唯一的作战行动就是一些规模不大的剿匪。这一时期,作为情报科长,我成了24军与朝鲜人民军打交道最多的人。

这时剿匪主要的对手是南朝鲜派遣而来的特务和小规模武装。他们大多是当地人,在本地有很多同情、合作者为它们通风报信。我们主要派出侦察部队进行剿 匪作战。一次,一支包括5名匪徒的小部队在山上休息。我们的部队接近他们的时候,放哨的女匪徒因为担心被发现而没有报信。当我们的部队接近他们的时候,他 们虽然在睡觉,但是每个人都紧握着自己的枪。我们的战士一脚踢开枪,在战斗中击毙了3人,生俘了剩余2人。

我们随后向外宣传了剿匪的消息,但对具体的俘虏和击毙情况严格保密。许多本地帮助过他们的人因为害怕被供出所以纷纷前来自首,最后自首的人多达四五十个。

我在1955年9月,随24军回到国内。在此之间,我只在休假期间回国两次。

[历史背景]1953年夏季反击战役中,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兵团在第24军配合 下,对金城以南地区南朝鲜军4个师防守的坚固阵地实施进攻作战,这是抗美援朝战争的最后一次战役。24军军史:1953年夏季进攻战役(也称金城反击战 役),历时49天,本军经历了大小战斗40余次,歼敌13000余人,其中美3师第7团、第15团、伪军“王牌”首都师第26团,伪9师第28团、第29 团、第30团均遭我歼灭性打击。美3师第65团、独立第5团和比利时营、希腊营、卢森堡排亦遭到我严重打击。我军阵地向南扩展33平方公里。这次战役,是 我军入朝以来,最大的一次作战。

朝鲜停战前后,志愿军大部分部队先后凯旋回国。第1军、第16军、第21军、第23军、第54军暂驻朝鲜执行维护停战协定实施任务,并参加朝鲜经济恢复和建设,帮助朝鲜人民重建家园。1958年3月至10月,上述5个军胜利完成任务后,分三批全部撤离朝鲜回国。

原24军副军长张宏献口述:亲历抗美援朝

朝鲜战争参战国伤亡情况官方统计表

注1:中国人民志愿军牺牲数字为抗美援朝纪念馆最新统计,包括战斗中牺牲、伤重不治 死亡21679人,生病死亡13214人,事故死亡、失踪人员死亡以及约2.13万支前民工死亡。负伤数字为各级医院收治伤员人次数,由于存在多次受伤收 治的重复统计,实际负伤人数应在20万-25万之间。

注2:苏联在朝鲜战争期间,出动多个歼击航空兵师和部分高炮师、探照灯团协助志愿军作战。主要任务是从中国境内起飞歼击机参与朝鲜上空空战。苏军损失飞机345架,202名飞行员在战斗中阵亡。

注3:韩国军队伤亡数据中,前者为战争结束后美联社报道、并获美国国防部认可的伤亡数字。后者为1976年韩国国防部战史编写委员会出版的《韩国战争史》中数据。近年来,韩国在朝鲜战争中的伤亡数据正被人为不断缩减。

注4:美国国防部公布的阵亡数字包括战斗直接伤亡、伤重不治死亡、失踪人员死亡和被 俘死亡,不包括因为疾病和其他原因的死亡。“其他原因死亡”数字原为20617人。1989年美国国防部称当时数据包含了美军全球死亡数字,实际在朝鲜死 亡人数为2830人。但这一数字不包括美军在日本的其他原因死亡人数。

部分参战国武器情况对比

联合国军

美式武器,海陆空齐备

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陆海空齐备,在朝鲜战争中主要装备的是美式武器,其性能和数量基本代表了当时世 界的一流水平。轻武器上,全面装备半自动步枪;轻机枪和重机枪的配发也十分普遍;迫击炮从排一直配发到营、团;每个团都配有一个反坦克炮兵连;每个师都有 专门的炮兵团,装备数十门105毫米或155毫米的大口径榴弹炮;各师还有独立的装甲部队,装备数十辆坦克。后勤补给则基本畅通无阻,弹药充足,保障及 时。空中力量上,美国空军拥有当时最大的战略轰炸力量和战斗机群;海上则有多个航母战斗群担当掩护和对岸支援。

中国人民志愿军

入朝初期:“万国牌”武器,海空军只能交“白卷”

志愿军最初的武器装备都是抗战和解放战争中缴获的“万国牌”武器装备。这些来自美国、日本、德国、意大利、苏俄、捷克甚至西班牙的枪械性能不同、弹药不一。

为保证入朝作战的武器性能和稳定的后勤供应,志愿军对入朝部队进行了加强:一方面将武器按照生产国集 中到一支部队,形成日械营、美械营等,简化后勤补给;另一方面,集中将美械装备配备给首批入朝部队,既利用美械优秀的性能增强战斗力,也期望部队通过缴获 美军弹药减轻后勤压力。

同时,考虑到朝鲜战争可能较大的弹药消耗,我军特地将参战部队的弹药基数由每人80发提高到超过 200发,为此几乎搬空了国内美械部队的弹药库存,并将国内美械部队的弹药基数削减到仅3-5发。即使如此,后来的战斗中我军依然出现了严重的弹药短缺。 许多部队在战斗中耗尽弹药,只得端起刺刀与敌军展开白刃战。

至于重武器,志愿军的短缺程度更加严重。美军营、团一级普遍装备的迫击炮,在志愿军中属于师级装备的 武器,榴弹炮、山炮则只在军属炮兵团才有,坦克则根本没有。这导致了后来广泛流传的“一个军火力不如一个师”的窘境。1950年进行的长津湖战斗中,9兵 团对美陆战一师发起炮火准备时依靠的竟然只有中小口径迫击炮,累计发射的炮弹不足1万发。新中国当时全国仅有不足20个高炮团,大部分要保卫北京、上海、 福建沿海的重要城市,入朝高炮团也优先用于掩护鸭绿江边的渡口和电站,而战场上空对于联合国军则是完全敞开的。

至于空军、海军,志愿军此时还只能交出一张白卷。

入朝中后期:苏制武器来援,依然落后美军枪械

1951年1-2月,苏联向我国提供了36个师的轻武器和弹药,计步枪14万支,子弹5800万发; 冲锋枪2.6万支,子弹8000万发;轻机枪7000挺,子弹3700万发;重机枪2000挺,子弹2000万发,手枪1000支,子弹10万发;另有 TNT炸药1000吨。这些武器换装了34个在朝鲜作战的志愿军师。尽管它们大部分仍然落后于美军的同类枪械,但第一次完全统一了志愿军的武器制式,便利 了后勤补给与供应。

这一时期,在苏联的援助和培训下,装备米格-15战斗机的人民空军也在苏联红军的支援下投入朝鲜战场。米格-15是当时世界一流的歼击机,在空战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与联合国军相比,志愿军空军只具备有限的防空能力,基本不参与对地攻击作战。

在抗美援朝运动战基本结束的1951年10月,中苏达成协议,苏联向中国提供60个步兵师的全套装 备。与之前不同,这次的武器装备中包括了师属榴弹炮、火箭炮、反坦克炮、大口径迫击炮、坦克和自行火炮、高射炮等重装备。与此同时,中国接收了苏联10个 坦克自行火炮团,第一次组建了性能上堪比美军的装甲力量。不过由于朝鲜的山地环境,装甲部队入朝的数量有限,也没有大规模参加战斗,而60个步兵师的武器 因为到货较晚,只有3个师投入了朝鲜战场。

到朝鲜战争末期的金城反击战时,通过集中炮兵和技术兵器,志愿军已经能在突破地带实现对南朝鲜军的装 备和火力优势。通过发扬火力减少部队伤亡。但即使这一时期,志愿军的装备,尤其是重装备仍然十分缺乏。以24军为例,该军1952年才入朝,此时的志愿军 装备已经大大改善,但其炮兵和高射炮兵部队直到入朝接收了原27军的高炮团和炮兵团后才得以组建。而在上甘岭阵地与21军换防时,这些炮兵和高射炮又被移 交给了21军。通过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志愿军勉强保证了主要作战方向上重点部队的齐装满员。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