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院士揭秘:入选后或可享受副省部级待遇

小战士卡罗卡 收藏 0 10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如何防止工程院成企业家的俱乐部

如果一些企业家或者政府高级官员在中国的工程理论界缺乏学术成果,或者他们没有将自己丰富的工作经验转化为具有普遍意义的系统理论,并且用来指导工程建设项目,那么,这样的企业家和政府高级官员应当被拒之门外

文 乔新生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廉政研究院 教授 院长

新一轮中国工程院院士的评选工作开始,又有一批企业家和政府官员进入候选人名单。部分学者担心,长此以往,中国工程院将会变成企业家和官员的俱乐部,工程院作为中国工程界的最高学术机构将会名不副实。

这种担心不无道理。中国工程院是中国工程界的最高学术机构,它反映出我国工程学的整体水平。如果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在工程学领域缺乏建树,在国际工程学界缺乏知名度,那么,不仅会影响中国工程院的声誉,而且更主要的是,有可能会导致中国的工程学不断退步。

工程学是一个非常大的概念,中国工程院中的工程管理学是工程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既是管理学的重要分支,同时也是工程管理哲学和涉及工程所有学科的集合。因此,严格遴选工程管理学的院士,不仅关系到我国工程管理学的发展前途,而且也关系到中国工程管理学以及其他工程学发展的方向。正因为如此,评选工程管理学院士的时候,必须严格标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在工程管理学领域具有丰富经验和扎实理论功底的学者脱颖而出。大量企业家和政府官员成为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并不必然意味着中国工程管理学的整体水平低下,但是,如果企业家和政府官员不是凭借扎实的学术功底和辉煌的工程管理学术成果当选工程管理学的院士,至少会给人这样一种印象,那就是在中国的学术界“官本位”现象依然非常严重,“胜者通吃掉”的现象普遍存在。

管理学特别是工程管理学是建立在现代系统学、控制学和信息学基础之上的实用性学科。管理学的价值就在于,通过对管理对象的系统化分析,从信息控制的角度,提出解决问题的科学方法,从而提高管理效率,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近些年来,随着我国大型工程建设项目的不断实施,越来越多的管理者成为中国工程管理学的院士。吸收这些管理者进入中国工程院,成为工程管理学的院士,不仅可以丰富我国工程管理学的理论宝库,而且更主要的是,可以让更多的理论工作者充分意识到,只有理论联系实际,不断解决工程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工程管理的理论之树才会常青。

不过,大量的企业家和政府官员进入中国的工程院,的确给人以强烈的暗示,那就是在中国的工程管理学界,只有具备一定的管理权力,才有可能获得中国工程院的青睐,从而成为中国工程院的院士。究竟是因为这些管理者拥有行政管理权力,才获得了中国工程院院士的称号,还是因为他们具备了丰富的管理经验和扎实的工程管理学理论,而成为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呢?这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也是公众强烈质疑的问题。在已经当选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既有原铁道部部长,同时也有三峡工程的管理者,他们以自己实实在在的业绩,向人们展示了工程管理学的魅力,但是,正如人们所知道的那样,中国工程院之所以成为最高学术机构,就是因为中国工程院的院士们不仅有现实的工程建设成果,而且有指导实践的丰富理论,正是因为他们善于把工作实践总结为科学理论,并且用科学理论指导工程建设,他们才获得了中国工程院院士的称号。假如只有丰富的工作经验,而没有将工作经验上升为理论的能力,那么,这样的管理者是否能够成为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应该是在工程领域具有丰富理论经验的科学家,而不是在工程建设中具有丰富实践经验的实干家。中国工程院首先是一个学术机构,它让那些在工程领域具有丰富理论体系的科学家们借助于中国工程院这样一个学术平台,不断地推广自己的学术成果,用自己的系统理论指导更多的工程建设。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应该彻底摒弃那种身份时代的判断标准,真正从科学理论发展的角度出发,仔细衡量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的资格问题。如果那些企业家或者政府高级官员具备丰富的工程实践经验并且可以将自己的实践经验转化为系统的科学理论,那么,我们应该为这样的企业家和政府高级官员成为中国工程院的院士而积极赞赏。反过来,如果一些企业家或者政府高级官员在中国的工程理论界缺乏学术成果,或者他们没有将自己丰富的工作经验转化为具有普遍意义的系统理论,并且用来指导工程建设项目,那么,这样的企业家和政府高级官员应当被拒之门外。

当我们把科学理论标准作为评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唯一标准的时候,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只要我们把所有候选人的理论成果公之于众,并且接受科学界的检验,那么,一切有关中国工程院院士的争议就会烟消云散。

笔者的观点是,中国的企业家和政府官员当选中国工程院的院士不是问题,问题是这些人是否具有丰富的理论知识,是否具有真正意义上的科研成果。如果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都能公开自己的科研成果,接受整个社会的检验,那么,有关这个问题的讨论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笔者真诚地希望中国工程院能够开门评选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发挥社会监督作用,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中国的工程院成为中国工程界的最高学术机构。(全文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