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老兵痛斥如今抗日剧:竟然有空谈恋爱喝小酒 都扯淡

洋河一级代理 收藏 3 3150
导读:本文摘自:《海峡导报》2013年7月22日第3版,作者:詹文,原题为:《“我不识字,但我能扛枪打鬼子”》 93岁的远征军老兵洪发祥,坐导报记者对面。 房间里有股霉味,他说话的时候,不时抬头看屋顶,墙壁裂了好几道缝,打了补丁。他讨厌台风,一下暴雨墙壁就渗水。 这间10平方米的屋子,就是他的家。 而在60多年前,他为了另一个“家”,把命豁了出去。参加远征军,在缅甸战场打日本鬼子,每天爬过死人堆,看着一个个战友死去。他怀着一个很神圣的信念:我不识字,但我能扛枪打鬼子,为家,为国。 但后来的很

本文摘自:《海峡导报》2013年7月22日第3版,作者:詹文,原题为:《“我不识字,但我能扛枪打鬼子”》

93岁的远征军老兵洪发祥,坐导报记者对面。

房间里有股霉味,他说话的时候,不时抬头看屋顶,墙壁裂了好几道缝,打了补丁。他讨厌台风,一下暴雨墙壁就渗水。

这间10平方米的屋子,就是他的家。

而在60多年前,他为了另一个“家”,把命豁了出去。参加远征军,在缅甸战场打日本鬼子,每天爬过死人堆,看着一个个战友死去。他怀着一个很神圣的信念:我不识字,但我能扛枪打鬼子,为家,为国。

但后来的很长时间里,这段往事成为他不能说的秘密。母亲临终还嘱咐他,低着点头做人。

现在,他靠着一个月270元的低保过日子。

昨天,当导报记者对话这位老人时,他从昏黄记忆里重拾起当年的生与死、爱与恨。母亲的家,自己的家,还有那个让他豁出命去保护的“家”。

最近,我们一直在关注这个群体——中国远征军。这些老人,没有军功章,几乎都靠低保和补助过活。

对话他们,不只是留下那段历史记忆,更是追寻他们的家国情怀。

那些千秋家国梦,被他们写在了生命里。

我跟妈妈说我去打鬼子

“我就一个农民,不识字,但我能扛枪打鬼子。为家,为国。”

导报记者:1942年参军,1945年你退伍回了同安。这3年,有跟家里联系过吗?

洪发祥:没有。跟家里完全断了消息。抗日胜利后,我从长沙退伍回同安。一进门,看到我妈,我喊她,她抬头看到我,一下子就哭了,抱着我大哭。她说,别人说,你肯定早死了,但我不信。

导报记者:当初你要入伍时,母亲是不同意的?

洪发祥:对。我是长子,她怕我不能给她送终。

导报记者:最后她还是没拗过你?

洪发祥:我跟她说,我是去打鬼子的,日本鬼子都杀到我们家门口啦。我不去打他们,他们就杀我们。家会被霸占,国家也会没掉。她哭了好久,一边打我,说白生我这个儿子,一边哭着送我走。

导报记者:那时候,你知道入的是国民党的军队吗?

洪发祥:国民党是什么,我当时都不知道,只知道说出国去打鬼子。在江西集合时,蒋经国跟我们说,为国家,为人民,为中华民族去战斗。他哭,我们也哭。那时候,我脑子里才第一次有了中华民族这个词。

我就一个农民,不识字,但我能扛枪打鬼子。为家,为国。

抗日胜利后,落了一身伤

“抗日胜利后,我回同安扛锄头当农民,打仗落了一身伤”

导报记者:你是什么时候成的家?

洪发祥:30岁,30岁才娶上媳妇。抗日胜利后,我回同安扛锄头当农民,打仗落了一身伤,年纪大了,又穷,没姑娘看得上。

导报记者:后来的日子里,会跟家人讲起当年杀鬼子的事吗?

洪发祥:提都不敢提,讲了会死的。我妈半夜爬起来,把当时国民政府发的证书、军服、从军证全都烧了。我也不敢待在同安,全家跑到厦门岛内,在洪本部跑船。我妈临终时都不放心,交代我要头低点做人。

导报记者:嘴里不能说,但心里会不会经常想起那段日子?

洪发祥:经常梦到。我最爱看杀鬼子的电视,每次都边看边骂,假,太假。电视里,还有空谈恋爱,还有时间煮饭吃,还能喝两口小酒,兄弟牺牲还抱头大哭为他送葬,都扯淡。

战场上不停有人死掉,拖走

“去缅甸没公路,基本都是跑步,跑了三四个月。”

导报记者:21岁第一次离家,就去了那么远的缅甸,一路上会想家吗?

洪发祥:想爸妈,想得一塌糊涂。去缅甸这一路,没公路,基本都是跑步。白天跑,晚上跑,跑了三四个月。

跑了一路,哭了一路。有3个是福建的,我们仨结拜了。我哭,他们也哭。

导报记者:背着枪边哭边跑?

洪发祥:哪里有枪。去了我才知道,我们是后补连。缅甸战场上,不停有人死掉,拖走,然后要不停补充人进来。

到缅甸边境了,100多人集合。八九个人一组,全都补充到不同的连队去了。我被补到重机枪组,那就剩几个老兵。

导报记者:那时候给你发了枪?

洪发祥:对。刚拿到枪,就开打了。

导报记者:征兵的时候,说有美国军官先训练?

洪发祥:训练个鬼。刚摸到枪,鬼子的飞机就来了,轰轰轰的,炸弹扔下来。我负责给重机枪送子弹,一箱子弹一长串,拼命往弹夹里送。

脑子里都嗡嗡的,全是机关枪“锵锵锵”的声音,弹片到处飞。

抱住机枪稀里糊涂扫

“每天没完没了都在打,你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导报记者:多长时间打一次仗?

洪发祥:24小时,随时在打。至少几百场,算不过来,这边跑那边打,每天没完没了都在打。你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导报记者:有军官在指挥吗?

洪发祥:没有,稀里糊涂地打。到处都乱,只看得到烟和火,其他什么都看不到,连鬼子都看不到,我们都在防御。

导报记者:鬼子都看不到,那怎么打?

洪发祥:听到鬼子打过来了,我们就往那个方向拼了命打。“嘎工纠-纠-纠”,鬼子的枪声都是这样的。听到这声音,就会怕,累到要死了,听到这声音都会跳起来抱住机枪扫。要不然就是你死。

在那里,手枪根本用不了,鬼子在哪都看不到,手枪往哪里打?你到底打死了多少鬼子,你也不知道。

每餐就一块压缩饼干

“我不后悔,就是有点不甘心,想被认可。”

导报记者:那时每餐就一块压缩饼干,会有多饿?

洪发祥:饿到要死。一饿就喝田里沟里的水。趴下来,嘴巴凑过去就喝,连着泥巴沙子一起喝进去。看到地里有地瓜、青菜,拔起来就吃。

导报记者:够吃吗?

洪发祥:不够。当时缅甸一块好的地都找不到,别说能找到有地瓜青菜的。鬼子的飞机,十几架成群地来,不停炸,桥啊路啊,整个缅甸基本都被炸烂了。

导报记者:刚摸到枪就看见那阵仗,会怕吗?

洪发祥:不怕。怕天怕地,你怕,就会被鬼子打死。不想死就只能打。每天都有很多人死掉,死了也没有人收尸,堆在那。

一边打一边跑的时候,都会踩到人。低头一看,这不是昨天刚给自己送弹夹的吗,叫啥名字你都不知道,人就死了。

导报记者:当年拼了命打仗,后来并没有因此获得荣誉和福利,后悔吗?

洪发祥:不后悔,重新再过一次,我还会去打鬼子。我就是有点不甘心,想被认可。


4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