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英雄安炳勋并肩战斗

syyntx 收藏 0 69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因为珍爱和平,我们回首战争,回首那战火连天的战场,回首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面,回首那些为保家卫国不畏生死、英勇奋斗的将士们;缅怀、敬仰为国捐躯的烈士,关注、关爱风烛残年的老人。正因为有千千万万个他,才换得了我们今天和平、富足、幸福、美好的生活;学习他们的民族气节和献身精神,激励我们更积极地去建设美好的未来。——谨以此文献给为中华民族解放、为保卫中华民族和平事业参加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全体将士们。

——题记

一、 相聚鸭绿江边

1950年8月,为了应对朝鲜突变的战局,中央军委将第42军编为东北边防军,迅速向通化,辑安(今集安)集结。我42军125师373团1营1连第1排,驻防五女峰脚下一个小山村,转入战整训。 我们战前整训严肃、紧张、丰富、有趣。练习队列、瞄准、射击、投弹、拼刺刀、跨障碍,野营拉练,讲美英有侵略朝鲜的野心,业余时间还进行体育活动、文艺表演。但是无论哪个场景都少不了这样的身影:二十五六岁的年龄,身体不算高大,但很魁梧;黝黑的脸庞,眼睛不大,却闪烁着坚毅的目光;动作敏捷,步伐坚定而有力。他就是我们的排长——42军125师373团1营1连,第1排排长安炳勋。

安炳勋排长在生活上关心我,在训练上帮助我,时时表现出大哥哥的模样,处处体现出老战士的作风。慢慢地,我俩成了好兄弟、好战友,无话不说:他的父母、妻儿,他家乡的红枣,他们攻打安阳的惊险一幕…… 我父母的早亡,我盼着与妻早日完婚,我家乡的八角十三层的黄龙府辽塔,我们区中队的次次战斗…… 交流今天的训练体会,憧憬未来美好的生活。举头遥望天空,他面向西南、我面向西北方向,久久地凝望着。月儿爬上树梢,星星撒满天空,熄灯号响了……

鸭绿江涓涓的流水声、池塘清脆的蛙鸣声,五女峰吹来的阵阵微风,又给我们送入了梦乡。

二、刀劈新仓里

一轮月牙儿升起来了,照射着白色的大地,映衬出朝鲜北方大地所特有的轮廓,这是一幅宁静美丽的图画。就在这幅图画上,一群保家卫国的中华儿女,演绎出抗美援朝战争的绝美华章:一个著名的战斗集体和一个英雄人物。

1950年11月29日夜晚,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3兵团42军 125师攻击前进至新仓里,战斗在部队最前面的我373团,突然与一支敌军遭遇(后来得知是美国王牌师——骑兵第1师第7团)。顿时,枪声大作、炮火轰鸣,弹道划破夜空,你飞我往,相互交映;汽车的轰鸣声、役马的嘶叫声、不同语言的喊杀声相互交织。混战中,敌军凭着精良的装备和优势的火力,对我部队进行狂轰滥炸,很快给我373团造成了重大的损失。

双方部队已无建制,各自为战。我第1排迅速抢占了东南方向的一个高地,敌人强大火力立即就压了过来,第1排排长安炳勋镇定地观察着战场态势:敌我之间地带相对平缓,无掩体可依托,一旦冲锋,会造成重大伤亡。于是,排长命令到:“郭忠臣,立即率领你班向敌人左侧迂回包抄!”。

“是”,我带领1班战士,采取有掩护物的地形迅速奔跑,开阔地带匍匐前进的方法,以最快的速度到达A高地脚下。山不高,却很陡。我确定了攀登路线,双手抓住裸露在积雪外的石头,脚寻找支撑点,一步步攀登。雪粘在手上的溶化了,再用手去抓冰冷的石头,在零下20多度的夜晚,战士们的手很快就冻僵了。战士赵德金掀开前襟把手插进去用肚子取暖。重复几次,感觉肚皮比手都凉了。大家向上望,什么时候才能攀到山顶啊!这时,我急中生智,拨开积雪、拔下几绺野草,一圈接一圈地缠在手指上,拧住。大家都戴好“手套”试着攀登,效果不错,但是“手套”的使用增加了抓空危险,一旦失手那将是粉身碎骨。战友们互相提醒、互相鼓励,继续攀登。

枪声更近了,快到山顶了,战士们更加谨慎,生怕弄出一点响动惊动敌人。我左手勾住崖边的一棵小树,右手抠住石缝,向上一挺,看到距我们五六十米远处有几十顶反射着月光的钢盔,立即退了下来,“注意!”,战士们动作更轻了。接着,我脚用力一蹬,跃上山顶,匍匐前进几步,枪口对准那三四十个向我正面阵地疯狂射击的敌人,做好掩护攻击准备。

全班9名战士,依次登顶,迅速展开攻势。我低声下令“投弹!” 9只手榴弹飞向敌人阵地。“轰”、 “轰”、 “轰”,团团火光窜上空中,照亮整个山头阵地,敌人人仰马翻、血肉横飞,鬼哭狼嚎。

排长见势,喜形于色,高喊:“上刺刀” “杀啊……”正面阵地的战士迅速跃出掩体向敌人杀来。我1班战士射尽弹夹内的子弹后,也随着呐喊声杀向敌人。敌人死伤大半,剩下的鬼子丢盔弃甲、狼狈地向新仓里方向逃跑。我全排战士穷追不舍,与敌人开始了肉搏战。

我正追杀一个美国鬼子,边追边喊“缴枪不杀!”他忽然转身,嘴里叽哩呱啦地说着什么,随即端枪反扑。我立即迎战,适时出击,敌进我退、敌退我进,只听见刀枪“咣”、“咣”的交错声,只看见凛冽的寒光在闪动。美国鬼子体型都很高大,硬拼是拼不过的,我只有充分发挥自身灵活的特点,才有胜算。我从正面发起佯攻,见美国鬼子全力刺来,向右一闪,鬼子刺空了。我立刻左转身,挥刀刺出,“扑哧”一声,整个刺刀刺进这个美国鬼子的左侧肋骨间,只听他嚎叫一声便栽倒在地,抽搐了几下,就再也不动了。

我刚拔出刺刀,便无可抗拒地向前一个趔趄,左臂像被打了一棒似的,转头看去,美国鬼子正端枪向我射击。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 “突、突、突”、 “突、突、突”,一阵枪响,只见这个鬼子上身左抖右抖、头右晃左晃、双手撒开枪、双臂前后乱摆,就“扑通”一声躺倒在地。

排长抱着冲锋枪跑到我的跟前,一把抓住我淌血的胳臂,从自己左腿上解下绑带,娴熟地处理伤口。我看见他的左脸被白色东西罩住,而白色的中下半部分被浸成了黑色,一直黒到了前胸、黒到了左袖。他背对着月光,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有亲密战友间的意会——我的感激和他的鼓励。我俩肩并着肩,一起奔向B高地。

旭日喷薄而出,映入眼帘的却是恐怖的世界,到处都在燃烧,到处都是硝烟,弹坑,尘土覆盖了洁白的雪地,横尸遍野,空气中弥漫着火药与血腥的味道。右翼的兄弟连队与据守B高地的敌人打成胶着状态。安炳勋带领全排战士摸进敌人右侧半山腰的树丛中,说:“任何一点外力都可能打破目前的僵局”,“背起枪!”接着又做了一番交代。战士们双手放在嘴边,做成喇叭形,一边往山上奔跑,一边高喊:“冲啊!”“冲啊!”“杀啊!” B高地的敌人只听其声、不见其人,摸不到虚实,吓得手足无措。兄弟连队及时抓住战机,发起集团冲锋。冲锋号声、喊杀声瞬间连成一片。面对惊天动地的冲锋声和处于被两面夹击的劣势地位,骄横百年的美骑兵1师,立即被吓得魂不附体、屁滚尿流,逃的逃,投降的投降。最终成了我兄弟连队的囊中之物。

中午时分,我1排折转左前,下一个目标便是C山头,收拾它已如探囊取物。原来,它与另两阵地是互为犄角的阵型,是凹回去的部分,攻击A、B两阵地时都受到了它的钳制,现在,它成了突出的部分。排长果断的命令:“上刺刀”,“冲锋”!全排战士势如猛虎扑食般,扑向敌人。这伙敌人领教了我排连下两个山头阵地的厉害,闻风丧胆,无心恋战,没打机枪,没放几炮,就溃不成军。安炳勋排长身先士卒,带领战士穿树丛、跨障碍、越战壕,沿线追杀,越战越勇。

就在这时,接到373团首长命令:撤退!

太阳转向偏西,想拉住这支部队,可是他们已经走远了。

这次撤退,是我373团的遗憾,是我125师的遗憾,更是我42军永远的遗憾!

这次战斗,我一个排共有22名战士长眠于朝鲜新仓里,可换来的是全歼装备精良、武装到牙齿的美军王牌机械化师的一个排,又击溃一个排的辉煌战绩。这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的“安炳勋英雄排‘刀劈三关’”。

为表彰这次战斗的辉煌战果,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部授予安炳勋为“国家二级战斗英雄”和“特等功臣”称号,将我1排—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3兵团42军125师373团1营1连第1排,命名为“安炳勋英雄排”, 同时记集体1等功。

三、血洒道城岘

新仓里的硝烟还未散尽,战争的阴霾又笼罩在“三八线”的上空,为打破美国政府“先停火,后谈判”,争取喘息时间,卷土重来的阴谋,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于1950年12月31日—1951年1月8日,对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及其指挥的南朝鲜军进行了突破“三八线”的进攻战役。在这次战役中,中华儿女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壮丽的诗篇。

1950年12月31日傍晚,一排排炮弹从我军上空呼啸而过,在敌人阵地爆炸。顷刻间,火光冲天,染红了南方的天空,声音震耳欲聋,此彼伏起。这是我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次大规模使用火炮集群射击,让美国鬼子也尝一尝被炸的滋味。两刻钟后,3颗红色信号弹划破夜空,在横亘朝鲜半岛400华里,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敌军发动了突然袭击。战士们抖掉身上的积雪,扔掉头上的伪装,跳出堑壕,冲向敌人阵地,如排山倒海、似雷霆万钧。

我373团第1营一举突破三道封锁阵地,以神勇的速度向敌纵深推进20华里,消灭和击溃多股敌人。

雪止风饕,鱼肚白出现在东方的天空,南方上下弯曲的白线就是山梁的轮廓。战士们气喘吁吁,呼出的热气在胡须上凝成冰珠,在睫毛、帽子上结满白霜;汗气从棉花中钻出,在棉袄外结成白霜。白色罩住了土黄的军装的本色,俨然就是一个雪人。“冲过前面那道山梁,道城岘就被我们拿下来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冲杀在前面的战士一排排倒下,我1连被迫停止向前推进。这是一个两边悬崖陡壁,中间羊肠小道的狭窄地带;几十个敌人分散在山口前,依托岩石作掩体,向我军射击;中间一挺重机枪狂吼着,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安炳勋英雄排”抢到了攻坚任务。在连机枪班的掩护下,我1排迅速向敌人接近。战士们分组掩护,交替前进,很快就解决了几个阻击我前进的南朝鲜兵。这时敌人的重机枪更疯狂了,接连有战士被它击中。排长命令道“集中火力,干掉它” !全排战士都把子弹射向这可恶的家伙。我看准位置,扣动了扳机,没打中。紧接着“嗖”、 “嗖” 、“嗖” 、“噼啪”、“噼啪”,敌人的子弹从我的头顶、左右、阵地前倾泻而来。我本能地缩回头想:引来机枪集中射击,一定是这个位置对他有威胁,是报复性射击。于是我信心更足了,风速、偏差不变,枪口略抬,屏住呼吸,“砰” 的一声,敌人的重机枪哑了。

只听排长说:“好样的”、“上”。全排战士不顾一切往山上爬,2排、3排战士,紧随跟进。这时,又有几个战士倒下了。安炳勋第一个爬了上去,机敏地躲过机枪扫射,冲向重机枪,一脚踢开敌人的接力机枪手,调转机枪口射出了复仇的子弹。我紧随其后,先解决掉了那个南朝鲜机枪手,然后跳到排长侧面,为机枪压弹。敌人见状纷纷逃命,但他们最终没有几个能逃脱出志愿军战士的枪口下。

“嗡……”,一群飞机出现在天边。轰鸣声越来越大,一枚枚炸弹、燃烧弹投向我志愿军战士冲锋的阵地。山尖被削平了,树木燃烧了,一个个战士倒下,一个个火人在山坡上狂跑。排长愤怒了,机枪对空中怒吼了,“突、突、突” “突、突、突” 。敌机转向我们飞来,机关枪也响了起来,“咕、咕、咕” “咕、咕、咕” 。我们周围的岩石被机关枪子弹击碎,碎屑飞上空中,小树被子弹打断,滚落在地。紧接着,敌机伴随着令人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俯冲下来。“柔……” , “轰”,炸弹在我们后边爆炸了。我被压住了,奋力向上拱,碎石、尘土从身上滚落,我仍然被什么东西实实在在的压着。我用右手扑落眼睛周围的尘土,睁开眼睛,看见两个缝有匝道的棉袄袖筒坠在我的胸前,袖头上的红杠杠已残缺不全,随风飘动着。“排长”!一回头,我的左脸正好贴在排长的右脸上,黏糊糊的。排长的狗皮帽子不见了,鲜血从额头、鼻孔、嘴角流出,流到我的衣服上。危急时刻,是排长趴在我的身上保护的。

我把排长轻轻地放在金达莱树前,让他仰靠着残损的干[gān]枝,“排长”!“排长”! “排……长”!排长微微地睁开眼睛,“攻击前进,济……宁……里……”,眼睛依然睁着,似乎想要看到战友们消灭前面的一切敌人。

新年的第一缕曙光照耀着朝鲜道城岘大地,照射着志愿军战士用生命夺回来的无名山口,也照亮了安炳勋用鲜血染红了的雪地,排长的鲜血不仅染红了他脚下这块的土地,也染红了他从鸭绿江边到道城岘的每一个脚印,更染红了他从燕赵大地走来的人生轨迹。

安炳勋排长,我们一定会牢记你的遗愿:消灭一切压迫我们中华民族的敌人,保卫无数烈士用鲜血换来的胜利果实,坚守我们中华民族这块神圣的阵地!

(原中国人民志愿军42军125师373团1营1连1排副排长 郭忠臣老人口述 郭柏丰整理)

寻找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2军125师373团战友

郭忠臣老人,抗美援朝时期服役于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2军125师373团一营一连,是1952年10月第一批入朝作战的志愿军战士。

1952年11月换防回国,驻防广东省惠阳县莲湖乡(好像是莲湖乡),防备国民党军队反攻大陆和抗美援越。1954年11月退伍,退伍前是373团一营一连一排副排长。

1990年退休。身体无大毛病、还很健康。

现在经常叨念起那段惊心动魄的经历,想念那些为国捐躯的战友,身边的老战友一个个离他而去,现在更愿意与健在的全国各地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2军125师373团战友叙说陈年旧事

有意者加我QQ: 1105153105 (与你同行),请说找 战友、抗美援朝等内容。

邮箱:syyntx@126.com

地址:吉林省松原市(详细地址和电话私聊时告知)

邮编:138000


本文内容于 2013/7/24 14:23:03 被小编a45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